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作品相关
太白剑宗之临路歌:二、庐山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1907  |  更新时间:2019-05-20 21:57:02 全文阅读

江夏离浔阳只隔了一条长江,明月奴和白玉京二人远远地跟着那人上了同一艘船。那人在船头,明月奴在船尾。长江水浩荡,船儿摇摇摆摆,向着浔阳而去。

这已经是白玉京见到那人的第三天了。

三天过去了,明月奴还没有想好怎么和那人说。

明月奴有耐心,白玉京却没有。他仗着年纪轻,又身材瘦小,穿过拥挤的船舱,来到了船头。只见那人站在船头,任东风吹起他的衣袂。正伫立遥望,也不知想什么。

白玉京蹑手蹑脚地来到那人跟前,便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

“你们怎会来此?”

尽管那人还望着前方,但早就发现了白玉京。

白玉京笑道:“你知道我们?”是来寻你的几个字却没有说出口。

“你这小孩倒是鬼机灵,明明是我先问你的,你倒反问起我来。”那人原本带着些惆怅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你应该知道,我朋友众多,朝野之事,就没有我不知晓的。”

“那你倒是说说,我们怎么会寻到这儿来的?”白玉京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你们从南陵过来?”

白玉京听了,顿知此人早就知道他们二人。

又听那人说道:“韦公身体安好?”

他说的韦公正是时任南陵县尉的韦冰,一年前他两还在江夏相逢,饮酒作乐。至今黄鹤楼上还遗留着他送给韦冰的诗句:“我且为君槌碎黄鹤楼,君亦为吾倒却鹦鹉洲。赤壁争雄如梦里,且须歌舞宽离忧……”

而明月奴和白玉京能寻到此处正是得了此人指点。

“韦爷爷身体好的很,不用你操心,你这又是去哪儿?”

那人笑道:“你可知浔阳哪里才是好去处?”

白玉京笑道:“你要去庐山?”

“孺子可教。”那人说道:“你可去过庐山?”

白玉京摇了摇头,说道:“庐山瀑布真有你说的那般飞流直下三千尺吗?”

“那是自然,等你见了,你就会知道可能不止三千尺,真如天河垂落一般。”

翌日,白玉京见到了那人口中所说的天河垂落,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庐山常年云雾萦绕,那一挂银川正如从云端垂落而下。映照着日霞,仿佛升腾起五色光华,美不胜收。

瀑布坠落于地声如雷霆,但丝毫遮盖不住那人的歌声。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

明月奴和白玉京落在后面。

“玉京,你还记得我教你的那一剑吗?”明月奴突然开口说道。

白玉京点了点头。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白玉京还记得明月奴施展这一剑时,不正如这一挂银川,从云端垂落而下。心中对于明月奴不禁更多了几分佩服,“姊姊她也从没有来过这庐山,竟然单单见了诗句,便创出如此剑法,真可谓天人也!”

“你去将这一剑使给那人看看。”明月奴说道。

白玉京微微诧异,但既然明月奴说了,他也不多问,小跑上前。

那人不愧是当初闻名江湖的剑仙,虽然曾被龙虎道人所伤,但依然于瀑布声中将明月奴与白玉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此时见白玉京小跑而来,笑道:“你也会剑法?”

白玉京笑道:“那是自然!”

那人又问:“剑法如何?”

白玉京没有立马回答,而是取下背负的剑匣,拿出一把古朴长剑,长剑拔出,剑身闪闪寒光,笑道:“看剑!”

那人只见白玉京小跑着一跃而起,竟然有丈余高,以白玉京年龄来看,着实了不起。

蓦然,白玉京在空中如翻跟斗般,双脚朝上,头朝下,手中利剑刺出,一道亮光垂落而下。虽远不及明月奴使来,剑气纵横,光芒四射,如天河决口,浩浩荡荡,但其剑锋之利,绚人眼目,令人胆寒!

那人轻笑,大袖一拂,白玉京顿觉身子一轻,又倒转了过来,稳稳落地。

“你看这剑法如何?”白玉京笑着问道,满脸自得。

“确实是一等一的上等剑法。”那人笑了,说道:“你也才十来岁,竟然就学得如此剑法,佩服佩服。”可能上了年纪,喜欢回忆和感慨,又说道:“我当年和你这般年纪都不会使剑。”

他是到十五岁那年才好剑术,也不得不说天赋过人。常人若等到十五岁练剑,怕一辈子都难以有所成。

白玉京笑道:“这都得谢谢姊姊,若没有她,我也不会使剑。”

“哦。”那人似乎来了兴趣:“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白玉京听他这么一问,偷偷回头瞧了一眼明月奴,见明月奴没有任何反应,才说道:“你知道龙虎道人吧?姊姊就是和龙虎道人交手后,又遇上官兵作乱,为了保护太上皇受了重伤,好在被玄鸣和尚救了,安置到我家……”

“玄鸣和尚是谁?”那人问道。

“他是大慈恩寺振上人的弟子,你应该不认识。对了,他姨父你肯定认识,正是前些年新任尚书右丞的王摩诘。”

那人听到王摩诘三字,也是微微一怔。说起来,当年因为玉真公主的事,二人间也落下了些矛盾,自此酒会诗宴几乎不相往来。

“她为什么要去保护太上皇?”那人听他说玄鸣是王摩诘的外甥,也就没了兴趣。

白玉京又将明月奴为了请太上皇下诏书救她爹爹的事一一道来,这些事不是明月奴告诉他的,而是他从太师父公孙大娘听来的。姊姊不擅言语,满腔心思无法说出口,那就让他来代她说。

一老一少就在这瀑布下面,一个说着,一个听着,而明月奴一人在几丈外痴痴伫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