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作品相关
太白剑宗之临路歌:一、鲁儒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2461  |  更新时间:2019-05-11 22:02:23 全文阅读

“他睡觉了。”

这是白玉京下楼说的第一句话。

斗笠垂下的黑纱被一旁的风吹的摇摆,白玉京似乎看见女子神色复杂的脸庞,又缓缓道:“姊姊,你不上去瞧瞧?”女子一阵沉默,娘亲已经被她回了宣城南陵,她此来正是接他回家。

她想过很多次与这人的会面,但真正面对的时候她发现她内心似乎有些胆怯。

当初无论是去见受命于天的太上皇还是武功绝顶的龙虎道人,她心中都没有一丝怯意。但此时此刻,她犹豫了。

遥想那年,应该是天宝元年,她才四岁,他奉诏入宫,就一去不返。听娘亲说,五年后曾回来过,但她却没有一丁点印象,怕是回过南陵,也未曾回过家。

那人的身影如今早已经模糊不清,尽管整个天下都流传他的诗名。

“小二,给我们准备两间上房。”这时,那一老一少两位儒者打扮的人吃好了饭,年轻人叫道。他的声音分明不大,但在楼下的青衣小厮却听得一清二楚,噔噔噔小跑着上楼。

“两位客官是要住店?这边请……”那青衣小厮躬身笑道。

“等等,我们也要两间上房。”女子突然开口道。

白玉京诧异地看了女子一眼,他不由自主地看向那起身的两位。老者长相清癯,看起来应该年过花甲,头发都花白一片,但精神抖擞,一双昏黄的眼睛中隐隐熠熠生辉。在他身旁的年轻人冠面如玉,眉清目朗。

只是这二人打扮古拙,头上的高冠如山峰重叠。此时起身来,那宽大的衣袍更是拖到地上。白玉京微微诧异,这等装扮也能行走江湖?

那年轻人见白玉京望来,不由微微颔首,脸带笑意。

“两位……贵客也要住店,那都这边请。”青衣小厮微微一怔。

“请。”年轻人施礼道,却是让白玉京与女子先行。女子没有说话,跟着青衣小厮下了楼。一行五人经过大堂朝后门进去,后门外是一座宽敞的院子,院落中种有几棵桃树,此时开得正盛,风一吹,花雨簌簌。

青衣小厮给他们四人都选好了房间,那年轻人在进房间前突然朝女子开口道:“鲁人颜师卿。”

女子还没开口,白玉京就笑道:“原来你就是传言中的鲁儒呀。”

他说的鲁儒当然不是褒义词,特别是在谪仙人一首嘲讽鲁儒的诗哄传天下后,世人对鲁儒更是嗤笑不已。“鲁叟谈五经,白发死章句。问以经济策,茫如坠烟雾……”鲁儒也就成了迂腐的代名词。

“不得无礼。”女子叱喝一声,朝那年轻人淡淡说道:“原来是颜家子弟,小女子明月奴。”

这女子正是谪仙人李太白与南陵刘氏所生的女儿明月奴。

谪仙人李太白好明月,在湖北安陆时与许氏生的大儿子取小名为明月奴,大名伯禽。后与刘氏在一起生了女儿又取小名为明月奴,只是与刘氏关系不和,奉诏离去时明月奴又年幼,所以明月奴一直未有大名。

颜师卿也是好风度,听了白玉京的话并没有生气,朝明月奴施了一礼,与那一直未发一言的老者一齐进了房间。

白玉京看了看明月奴,两人也进了房间。

“姊姊,那二人?”

“应该也是来寻他的。”明月奴淡淡说道。

翌日,上午辰时一刻,天晴。

酒楼外,颜师卿看着明月奴,缓缓道:“家师说有你在此,今日难以替他报昔日之耻,不如归去。”

“那何不归去?”明月奴淡淡道。

“你就不想听听昔日何事?”颜师卿说道。

“不想听。”

这时,白玉京匆匆从酒楼内跑出来,说道:“我刚问小二了,他醒了。”又朝颜师卿说道:“我想听,你快说来听听。”

颜师卿苦笑。

在他一旁的老者突然道:“师卿,我们走吧。”

颜师卿摇摇头,说道:“昔日江湖传闻,龙虎道人败在一名女子和一名和尚联手之下,那女子名叫明月奴,若真是姑娘,颜某自当归去。”

“姊姊就是明月奴,这江湖难道还有其他明月奴不成?”白玉京说道。

“那可未必。”颜师卿突然解下了腰间的长剑,长剑剑鞘华美,剑柄带有明黄色剑穗,剑镗镶有明珠,日色落入其上光华流转。这像是一把君子佩剑,不像是杀人的剑。

“当年李太白辱我等鲁儒,家师气愤不过与之比剑伤了经络,至今未愈。颜某近来修行有成,特来代师报昔日之仇。不过,既然姑娘在此,颜某只好先向姑娘请教。”

明月奴点了点头:“请!”

“你的剑呢?”

“你尽管出招就是。”

颜师卿看着空手的明月奴,神色一正,施礼道:“还请姑娘持剑!”

“果真是鲁儒,迂腐不化,我姊姊若真拔剑,你就更没有出手的机会了。”白玉京笑道。

颜师卿神色不变,继续道:“还请姑娘持剑。”

明月奴见此,开口道:“玉京,剑来。”

白玉京突然身子一翻,背负的剑匣转动着离了其背,飞向明月奴。明月奴宽大的袖子一拂,剑匣张开。袖中伸出白皙的五指,轻轻地握住了一柄古朴的长剑。

长剑一转,那剑匣被拨动,稳稳地飘落到白玉京手中。

“请出剑吧!”明月奴说道。

“失礼了。”颜师卿话声一落,手中长剑“吟”得一声出鞘。“小心了,迅雷风烈!”

孔子迅雷风烈必变,人不可无敬畏之心。而颜师卿这一剑正是迅如雷霆,暴烈如风,明明只有一剑,但在白玉京看来,似乎有无数剑影笼罩明月奴周身。

在他出剑的刹那,明月奴似乎有些失神,她突然回头仰望一眼。酒楼三楼窗户珠帘半卷,一道身影正痴痴伫立。

白玉京不由惊呼:“姊姊……”

但就在颜师卿的剑要碰上明月奴的身子时,似乎有一根无形的线牵引着明月奴,将她的身子移动到了三尺开外。颜师卿眼中精光一闪:“风行草偃。”

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遇风必偃。长剑一转,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剑光顿如展开的折扇。

而姚明月正如那草一般偃了下去,整个人的身子向后倾倒。而颜师卿的剑则来回横扫,致使姚明月向后倾倒的身子几乎贴到了地上,眼看无处躲避,她突然如圆规一般从颜师卿右侧旋转到了其身后。

此时,姚明月在后,颜师卿在前。瞬间,颜师卿步入险地。

但颜师卿反应之迅速,也足以让人称奇,却见他猛然反手一刺,仿佛自尽一般,但剑身却是从右手腋下穿过,刺向姚明月。

三楼那道人影微微一叹:“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

这一剑正是“杀身成仁”。

若换了其他江湖中人,就算是那些成名的一流高手,怕也会被颜师卿这出乎人意料的一剑给反制。但姚明月终究不是常人,似乎早就料到此剑一般,手中长剑剑鞘由下而上,刚好顶在了颜师卿的剑身上。

刹那,颜师卿闷哼一声,却是被自己的剑割伤了胳膊内侧。这一剑确实是险招,不成功,便成仁。

“承让!”

姚明月的话让颜师卿神色一黯,那老者也摇了摇头,颜师卿朝明月奴行了一礼:“谢过姑娘手下留情。”他往酒楼三楼看去,只见珠帘落下,隐隐一道身影缓缓离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