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六十九章:观伤知剑利,切脉有禅音。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3243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04:01 全文阅读

“赵师兄,姚掌柜,就此别过!”白玉京向二人告辞,赵师全却是突然道:“白师弟晚上若有空的话不如去一趟揽月楼,我有事与你相商。”

白玉京微微一怔,随即答应了下来,虽然不知什么事,但毕竟刚才人家也有帮忙。而后他带着坂上樱子出了天元当铺,一出了当铺,坂上樱子连忙拱手相谢。

两人一路朝西走去,路上并无说话,待行了三里来路,才来到一间客栈。

“道长,我到了,这次多亏了道长,不然小女子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坂上樱子说道。

“姑娘客气,若天元当铺的人还敢来闹事,你可托人去城东口武林客栈寻我。”白玉京说完,朝她拱手告辞,他已经知道了这姑娘住处,就不便多留。

坂上樱子心中更是感激不尽,连连告谢。等白玉京走远了,她才进了客栈。

“宫姑娘,你回来了?”

这人姓田,既是掌柜又身兼小二,长得又黑又胖,但动作颇为灵敏。老远见着坂上樱子,便出声招呼道。

坂上樱子点了点头,她在大明化名宫英,所以那田掌柜才会叫她宫姑娘。她从袖中拿出姚掌柜赔礼送的一张百两白银宝钞,递给田掌柜,说道:“还得麻烦掌柜的再辛苦一趟,将那位季大夫请上门来。”

田掌柜熟练地接过宝钞,低眉垂眼地笑道:“姑娘客气了,我这就去请。”

坂上樱子这才放下心来,急步走上楼去。那田掌柜等他走后,才摇了摇头,露出一丝疑虑,心道:“这姑娘也不知什么来头,出去一会儿竟然还真弄来了银两。”

这家客栈确实不怎么样,房间很简陋,除了一张供人睡觉的木床就只有一张四方八仙桌和几张板凳,木桌上放置着一盏油灯。而木床上躺着的那位则是宫行。他脸色惨白,几乎没有一丝血色,呼吸缓慢,若不仔细观察,还以为已经断气归天。

坂上樱子看着宫行叔这般模样,脸上也生出一些焦虑,她伸手将宫行的衣衫掀开一点,露出胸膛部分,查看伤口有无好转。只见一道异常显眼的创口大约一寸七分,正中左胸膛心口位置。江湖上任何一人见了,都会明白这是剑伤。

按理说这一剑绝对洞穿了宫行的心脏,但老天偏偏给他开了一个玩笑,让他的心脏异于常人生长在了右肋间,使他多了一线生机。事实上也是如此,这一剑虽然重创了宫行,但远远无法让他致命,凭借着他那身浑厚的真气,创口也在慢慢复原。想来半月时日,便可好个七七八八。

现在奇怪地是仅仅这么一道剑伤,宫行根本不可能长时间失去意识,至今未能苏醒。

坂上樱子为此也请了好几位大夫,但都不知所其然。直到遇上那位江湖郎中季大夫,他似乎有些眉目。但可惜得是此人爱财如命,治病之前先收诊金,而且不是一般的贵。本来这些都不是什么难事,但偏偏宫行叔昏迷后放置腰间的钱囊在逃离中遗失了,坂上樱子无法之下也只得去变卖玉镯。

没多久,田掌柜将季大夫请了过来。

这位季大夫虽然爱财如命,但长相清瘦,打扮简朴,若非随身背着一副古旧的木制药箱,看起来与那些教书育人的老夫子没有什么区别。

坂上樱子见了此人,脸上闪过一丝喜意,连忙将他请上前来,说道:“大夫,你快来看看。”

季大夫瞧了瞧床上的宫行,缓缓道:“待老夫再仔细号一下脉象。”

说完,坐到宫行面前。

他与寻常大夫号脉不同,没有单单在手腕寸关口断脉,而是按了按头颈动脉,又摸了摸祖庭,这才伸出三根手指搭上了宫行的手腕上。时间不长,季大夫脸上便露出凝重神色。

一旁的坂上樱子见了,神色越发紧张,问道:“大夫……”

他还没有说完,季大夫轻轻地摆了摆手,示意他安静一下。他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宫行胸口的创伤,一瞬仿佛良久,才轻叹一声:“高,实在是高!”

“季大夫,我家姥爷他究竟怎么了?”

坂上樱子急忙问了一句,又怕季大夫不说伤心,说道:“大夫,请你尽力将我家姥爷治好。诊金不够的话,等他好来,保证十倍奉上。”

季大夫摇了摇头,说道:“非是不尽力,实是无能为力。”

怎么可能,一瞬间坂上樱子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季大夫缓缓说道:“我看姑娘你应该是非寻常中人,你家姥爷就更不用多说,至少也是江湖一流的好手。这区区一道剑伤原本奈何不了他,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因为那也仅仅是他个人猜测。若猜测为实的话,他可不敢接下这笔生意。

“但怎么啦,你赶紧说呀,我家姥爷到底还能不能救?”坂上樱子说道,“若能救,你尽管开口,只要我家姥爷能苏醒过来,你想要多少银两我都能帮你弄来。”

季大夫听了,心中也颇为意动,神色一阵犹豫。缓缓开口道:“姑娘,不是老夫不说,只是老夫心头害怕。依老夫看来,导致你家姥爷昏迷不醒的不是剑伤,而是伤了神,出手伤你姥爷的那人怕是江湖上的绝顶人物。老夫实在是招惹不起,他留下的剑伤老夫也无力清除。”

季大夫这话一出,坂上樱子整个人也浑身一颤,喃喃道:“我早该想到的,我早该想到的……”

“姑娘。”季大夫见坂上樱子似乎魔怔了一般,连忙出声喝道。

坂上樱子也从震惊中惊醒,直直地望着季大夫说道:“难道真得没有一丝办法了?”

季大夫微微沉思了一会儿,才开口道:“确实没有办法。”

坂上樱子一听,心里便凉了半截,又听那季大夫慢慢道:“不过,这种情况并不是说你家姥爷必死无疑,如果你家姥爷能撑过去的话,必然可以死里求生。”

说到这儿,季大夫眼神有些闪烁,其实他自己也不敢肯定。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坂上樱子原本已经心灰意冷,此时却如久旱逢甘霖一般,浑身舒畅。

季大夫心底暗暗道了声抱歉,不过表面上还是很平静地说道:“如果期间能有一位江湖一流高手为他通畅脉络,刺激他的血气循环,或许会更有把握一点。”

一流高手?坂上樱子第一个念头想到的就是柳鸣生。只是眼下根本不知道他在哪儿,而且江湖上的人都在到处找他,他若真出现在这客栈中,人多眼杂,定然会泄露行踪,惹来众人围攻。

一时间,坂上樱子有些沮丧。那季大夫见此,摇了摇头,告辞离去。

白玉京与赵师全聊过后,才知道铸剑山庄剑胆丢失已经惊动了江湖各大门派,无论是武当派,还是少林寺都有派出高手前来江南。

而更让白玉京惊讶的是,琴心竟然是在清泠大家身上。最近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门,都有不少人在寻她。据说,她近日也逃到了杭州府一带。赵师全还透露了一个消息,正魔交战摩云岭之事怕在所难免,正道诸门已经在筛选应战之人。葛皂山作为道门三山之一,也必然要为此出力。

等白玉京回到武林客栈的时候,那青衣小厮立马迎了上来,道:“白道长,有位姓宫的姑娘等你多时了。”

白玉京此时也看见了坂上樱子,正一脸急切的样子。

坂上樱子说道:“道长。”

“姑娘怎么这么急来见我,那天元当铺果真敢事后寻你麻烦?”白玉京略微惊讶。

坂上樱子脸色微微一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不是这样的,道长,小女子此来是想请道长帮忙救一个人。”

“救人?”白玉京怎么也没想到这姑娘是来寻他救人的,莫非是白衣人受伤了?等他见到宫行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是那个仆人。

看着宫行身上的剑伤,白玉京眉头紧蹙,这人左胸被人刺了一剑竟然没死,也真是命大。

“你说你姥爷前天在西湖畔被人一剑伤了左胸,只因为心脏长在右边才侥幸留住了一条小命?”白玉京问道。

“是的。”坂上樱子似乎想到什么,满脸惊恐神色。

白玉京虽然想问问那个刺伤这宫行的人是谁,但又觉有些不妥,只好道:“大夫怎么说?”

坂上樱子连忙将季大夫的判断和白玉京说了说,白玉京点了点头。他抓起宫行一只手,真气透过手少阴、手阙阴、手太阴三条经络进入宫行体内。

“当——”

一道轻鸣在尚青脑海响起,起初细如蚊蝇嗡嗡,慢慢大如晴空霹雳。这声音韵味无穷,有淡淡的禅意,仿佛千年古刹中亘古未息的晨钟暮鼓,声声震人发醒,最后又慢慢湮灭寂静。

这是?

少林钟声!

白玉京想到当初在少林听到的钟声,不正是如此,由生至死,由有到空,后归于寂灭。想到此,白玉京神色一怔,这人好厉害的手段,难道是无空大师出的手。

白玉京收回真气,坂上樱子一脸急迫地问道:“道长,怎么样?”

“伤你姥爷之人着实厉害,贫道不才,恐无法帮忙。”白玉京摇了摇头说道。

坂上樱子听了,满脸失望神色。

“不过正如那大夫所说,贫道先试着给他通通经络,能不能死里求生就全看他造化了。”白玉京想了想,还是决意救上一救。

坂上樱子连忙道谢。

等白玉京出了那客栈,已经是月上三更。街上寂静无人,突然想到白天客栈那些江湖人说的事,暗道:“那白衣人会不会这时候去飞来峰?”想到这,他不禁朝飞来峰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