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蓬莱寻仙 > 江湖
第六十八章:偷梁换柱也,熔玉削金乎。
作者:酒不离食  |  字数:4038  |  更新时间:2020-02-18 13:03:55 全文阅读

“黄花。”那姑娘神色微微一变,施展轻功朝客栈外而去。手持银钩的中年汉子见她走了这才松了一口气,又见一道身影闪过,正是白玉京。

白玉京刚出客栈门,就见那姑娘随意解了一匹马栓绳,骑了上去,还张口喊道:“竟然敢偷本姑娘的马?”白玉京这才发现有人骑了一匹黄马在前面街道上奔驰。

那姑娘说别人偷马,她此刻骑的也不知是谁的马,白玉京还没来的及开口,那马儿已经载着她冲出去数十丈远。他左看右看,那系马之处哪有其他马匹,只好摇了摇头。

心道那姑娘过后肯定还会回来,就在这附近大街上闲逛起来。

“你们也太欺负人了,我那玉镯本是天然火玉,至少值价八千,你们竟然只愿意出八两银子。”

只见前方拥挤着一些看热闹的人群,又听得一道尖锐的男声传出:“你这姑娘,也太不知好歹。我本来还怜你急需钱给亲人看病,才给你这黄玉镯子出价八两,不想你还硬要说你这是天然火玉。真是笑话,就算是我们大明皇宫,也没有多少件火玉镯子,你哪来这般珍贵玩意。”

“把那镯子还我,我不当了。”

天元当铺,杭州府三大当铺之一。这当铺该有的护栏都没有设立,甚至在大厅间即可做买卖,一点也不怕有强匪做那偷抢之事,足见背景深厚。

“是她……”白玉京临近了一看,隐隐记得,那天在天台山下,姚明月说有个日本女子远涉大明,就是为了寻找白衣人。她那刹那回头,白玉京就记住了她的长相。

“不当了,可以呀,你尽管拿走就是。”那中年男子将一个镯子递给那女子。

那女子正是坂上樱子:“这不是我原来那只手镯。”语气又急又怒。

“要打起来了。”围观的人群中不知是谁惊叫一声,颇有些幸灾乐祸。

“这姑娘可真长的漂亮,这下怕是不仅镯子丢了,人也要丢在这当铺里了。”有人轻声笑道,声音说不出的下流味道。

“听说六爷就好这口,或许就是他看上这姑娘了。”又有一人接话道。

白玉京听着他们说些不堪入耳的话,心道这姑娘在此,那白衣人会不会就在一旁,他四处打量一番,却是没有任何发现。

坂上樱子气急,突然拔剑刺向那中年男子。

“啊——”

那中年男子的武功倒是不弱,随手打落坂上樱子的长剑:“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在我们这里撒野,别说你一个外乡人,就算是本地三大门派也要给我们六爷几分薄面。”

坂上樱子心中满是屈辱,若不是宫行叔受了重伤,命悬一线。何以落得如此地步,要典当玉镯。不想,眼前这位一家小小当铺的伙计竟然也敢如此欺我,实在是欺人太甚!

所以,她不想再与他争论,直接拔剑相向。但更让坂上樱子感到耻辱,甚至绝望的是自己竟然不是眼前之人一招之敌。心中顿生无奈:“看来宫行叔每次比试都让着我。”

长剑崩飞,人也跌倒在地,看着一脸贱笑的中年男子向她走来,坂上樱子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这大明堂堂礼仪之邦,天朝上国,怎么国人也都这般阴险狡诈。

“你,你想要怎样……”或许坂上樱子自己也没有觉察,她现在的声音似乎带着些颤抖。

“得饶人处且饶人,人家来你家做生意,有再大矛盾也没必要闹得刀兵相向。”白玉京看着略显狼狈的坂上樱子,朝那中年男子说道。

那中年男子应该是本店朝奉,眼神犀利,对于看起来道士打扮的白玉京他却不敢像对待来此典当显得有些落魄的坂上樱子一样。

他微微躬身,拱手施礼道:“鄙人添为本店第三柜缺,姓李,名修,敢问道长尊姓大名?”缓了缓,又开口说道:“本店一向公平公正,若非这女子无理取闹,何苦伤了和气。你可以问问杭州府任何一人,谁不知道我们家六爷义薄云天。”

他这话看似和气有礼,但最后抬出六爷的名头,显然是想压一压白玉京,让他不要多管闲事。

白玉京淡淡一笑,也不搭理此人,笑道:“这位姑娘,需要我扶你起来吗?”

坂上樱子流露出一丝感激神色,想要站起来又觉浑身酥软,双手竟然有些脱力。白玉京眼角含笑,伸出右手一把将她拉了起来。

“谢过这位道长。”坂上樱子脸色微微通红,好在她早就学过大明官话,说的远比那柳鸣生流利。

白玉京没有在意她神色,转身朝那李修说道:“我看这位姑娘也是初出江湖,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李修毕竟是做生意之人,随即哈哈一笑,说道:“哪里哪里,听道长口音应该不是我们杭州府人吧,不知师从何处?”

白玉京笑了笑,说道:“贫道江西葛皂山白玉京。”

李修心中顿生一个疙瘩,葛皂山的道人。看他这样子是要替那姑娘打抱不平,这下可不好办了。若是平常,李修自然会给白玉京一个面子,毕竟葛皂山也是道门三山之一。

但火玉雕琢的镯子几乎价值连城,万金难求。眼下都已经到了他手上,怎么可能因为白玉京打抱不平就还回去的道理,再说这事传了出去,对当铺名声也不好,还不如来个死不认过,料这道人也奈他不得。

他这沉思间,坂上樱子却是急了。宫行叔还等着钱买药治病,她朝白玉京说道:“还请这位道长帮忙评评理,小女子我将家传的火玉镯子拿来典当,此人竟然硬说是假的,真是岂有此理,我不当了他也不归还,竟然拿个普通镯子来欺我。”

李修听了,嘴角浮现一丝冷笑。终究是利欲熏心,他朝白玉京笑道:“这位道长,你自个看看,这件镯子可是天然火玉?我们天元当铺开业几十年,一直童叟无欺,这镯子姑娘你如果不想当了,我可以看在这位道长的面子上做主让你拿回去。但是,硬要说我们当铺昧了她的火玉镯子,就休怪鄙人不客气。”

“你,明明是你调包了……”坂上樱子话还没有说完,白玉京喝道:“休得胡说。”他这话也不知道是说坂上樱子胡说还是李修胡说,反正坂上樱子是被他吓了一跳,不再多言。

李修见这般情形,脸上笑意更浓。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你们二人还不是过江龙。这里是杭州府,是六爷的地盘。

白玉京笑道:“那玉镯可方便给我瞧瞧?”

此刻,李修还有什么不便的,将玉镯递给了白玉京。

白玉京拿过玉镯,看也没看,又开口说道:“李朝奉,你那玉镯不方便给我看吗?”

李修神色微冷,说道:“这位道长此话怎讲,那玉镯不是在你手上,众人刚都瞧得清清……”他那楚楚还未说完,便目瞪口呆,再也说不出一言半语。

那坂上樱子也是一脸惊呆的模样,更别说那些正准备看好戏的人群。

只见白玉京拿着玉镯的右手轻轻合拢,那玉镯就仿佛冰雪一般慢慢消融,无数粉末纷纷掉落,又被风吹起。白玉京神色淡然,再次朝李修说道:“难道还不方便?”他的眼神温润,但落在李修身上,李修只觉遍体生寒,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据说,只有那些真气大成的一流高手能凭借真气熔玉削金。

眼前这位年岁明明不大,竟然也能施展出这么一手,着实将李修吓坏了。这等年轻的一流高手,几乎闻所未闻。

李修此时心中满是畏惧,浑身颤抖。他已经不再考虑能不能留住那天然火玉镯子,更多得是如何平息眼前人的怒火。若让六爷知道,他得罪了这么一位人物,或许他全家都得去西子湖喂鱼。

“怎么回事呀,李修,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李修正准备将那火玉镯子拿出来的时候,从内间走出来两位男子。这二人一位身材清瘦,青衣黄冠,显得闲云野鹤;另一位则是富家员外打扮,肥头大耳,一双眼睛虽小,但眼珠子非常灵动,似乎每时每刻都在算计着什么,而开口说话的正是此人。

李修见了此人,连忙恭声道:“姚掌柜,他们……他们……”一时间结结巴巴不知说什么是好。

那姚掌柜见他这模样,怒斥一声:“够了。”他挥了挥手,招来一名伙计。那伙计不等姚掌柜吩咐,就将刚才所有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李修偷换了玉镯的事情并没有说出口。

姚掌柜此时心中也是纳闷,他自然清楚里面的头头道道。但白玉京如此年轻便有如此修为,别说是他,纵然是六爷也不敢轻易得罪。他的目光慢慢放在了白玉京身上,正欲开口询问,不想他身旁那清瘦男子却先开口说道:“白师弟何故在此?”

白玉京也没想到在此地能遇上武当中人,这清瘦男子正是武当三剑客之一的赵师全赵真人。“赵师兄,铸剑山庄匆匆一别,今日又见面了,还真是有缘。”

“原来是武当高徒,幸会幸会!”姚掌柜说道。

白玉京和赵师全相视一笑,让姚掌柜一阵莫名其妙。赵师全笑道:“姚掌柜,这位是葛皂山全清子道长弟子白玉京。”他说到这又朝白玉京,笑道:“白师弟,这位是此店掌柜姚千泰,向来公正,你若有什么事情尽管与他说,我想姚掌柜肯定会帮忙的。”

他这话说得摆明是要为白玉京撑腰,更是挤兑了姚掌柜一番。

姚掌柜心中唯有苦笑,笑道:“原来是葛皂山道长,失敬失敬。”又朝李修喝道:“你还不滚过来给这两位贵客赔礼道歉!”

李修早在姚掌柜出来时就脸色变得苍白,此时更是惊惧,连忙将藏在袖中的火玉镯子拿了出来,朝白玉京与坂上樱子说道:“是小的有眼无珠,不该起了贪心,这就还给这位姑娘。”

姚掌柜见他拿出那镯子,一眼就认出了是件天然火玉镯子,双眉微蹙,又舒展开来。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他猛然一掌打在李修的胸膛上。

李修整个人直接被打飞出去,在空中喷出一大口鲜血,其中似乎还夹杂着破碎的内脏。

“李修此人身为朝奉,竟然如此欺诈客人,实在是罪不容诛。”姚掌柜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白玉京二人面前,朝坂上樱子说道:“姑娘,这是你的镯子,请收好。”除了白玉京与赵师全,谁也没注意到他在打飞李修前先把火玉镯子抢到了手中。

坂上樱子虽然被姚掌柜这一手给震惊到了,但还是接过镯子,冷声道:“哼,这种人就该是如此下场。”

姚掌柜也不生气,随口说道:“钱生,给这位姑娘奉上纹银一百两。”说完,又朝坂上樱子说道:“小小薄礼,还请收下,就当是姚某代本店赔礼道歉。”

白玉京微微皱了皱眉,眼前这姚掌柜如此手段确实不为他所喜。而在坂上樱子看来,这小小当铺的朝奉敢如此待她,死了也不能原谅,眼前这姚掌柜也不是什么好角色,竟然想以区区一百两纹银打发她,岂有此理!

不过当大明通用的宝钞送到坂上樱子面前时,她又是一阵犹豫。宫行叔重创在身,自己身上没有银两根本无法帮他寻医求药。终究理智胜过情绪,她还是收下了那一百两宝钞。

姚掌柜见她收下了宝钞,说道:“刚好我已经在听春楼备好了酒席,不知赵道长和白道长还有这位姑娘可否赏姚某这份薄面,也好让姚某尽一尽地主之谊,顺便为刚才不愉之事致歉。”

白玉京连忙笑道:“姚掌柜客气了,白某待会还有事,就不便久留。”他看了坂上樱子一眼:“这位姑娘,要不要我送你一程。”他却是打定主意,想通过这位姑娘找到白衣人。

坂上樱子听了微微一怔,又心想刚才多亏了这位道长出言帮忙,显然也不是坏人,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