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九十二章 他姓枫!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194  |  更新时间:2019-09-03 17:00:23 全文阅读

风千陌沉默无声。吃一剑……那可是化生境的一剑……

柳山凌就像没有看到风千陌的表情一样,继续说道:

“我不会用气机锁定你,你尽力逃就是了。如果吃完这一剑,你还能再站起来,我放你走。站不起来,就乖乖留在万军山,不许再做任何出格的事。怎么样?可还公平?”

风千陌抹了把满脸血污,深吸一口气,直接摆开了架势:“大当家,请出剑!”

多说无益。后天午时就是风沫羽行刑的时候,风千陌根本没得选。

柳山凌随手抽出一把剑,风千陌瞳孔微缩——竟是他的桃木剑。

柳山凌皱了眉:

“与我对敌,还敢分心?”

柳山凌身上的气韵截然一变,哪怕刻意收拢在身边,只是透出了一丝一缕,依旧让风千陌身心一沉,骤然间有些喘不过气的感觉。面前的,不再是昔日和蔼可亲的大当家,而是他此刻真正要面对的敌人!那种不可战胜的感觉,甚至胜过了浑身伤痛带来的压迫力,让风千陌第一次感觉迈动双腿都那么困难。

一种发自心底的恐惧,让他彻底忘记了眼前人的身份,只知道,面前的,是一位不可战胜的,真正站在了武道巅顶的,化生境大宗师!这就是化生境宗师的威压!

在风千陌浑身发僵的时刻,柳山凌反而没有选择出剑。他一反常态,语气中满是令人厌恶的狂傲,身上的威压还在不断更多的压向风千陌:

“怎么了?威风凛凛的风少侠似乎在浑身颤抖啊?刚刚不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眨眼就变成懦夫了?”

“我还没有出剑,你就已经是这副样子了,就算出去了,你又能有什么作为?凭着你这把小木剑,去劫法场?”

“算了吧,我们一直把你放在温室里,你还真以为你出世之后就是棵参天大树,能天下皆知?对自己既然有废物的认知,就做废物应该做的事。”

“你就是个废物!你谁都救不了,包括你自己!”

就在这时,风千陌在那威压之中猛地向前踏出一步,一手前伸,大声喝道:

“只管出剑!”

柳山凌眼睛一亮,大笑一声:

“风千陌,你的速度,还应当更快!”

那柄木剑,以它问世以来最快的速度,急速射向风千陌。风千陌猛地吸气,以身体中藏着的一缕本源剑气,瞬间重新与木剑中那道剑气产生联系,周身一转,一手握住剑柄,竟是人随剑走,一下被带离地面。

还是那道青光,周边包裹着一股更加磅礴厚重的灵力,瞬间破开密林中的诸多阵法,激射而去。

“大当家!”

那道青色身影倏忽远去,只留下一声哽咽呼喊,后面要说什么,却凝噎于喉,再不能语。

原地万军山众人瞠目结舌,只有韩语立和白令君表情未变。但片刻之后,所有人也全都了然于心——理当如此,乐见其成。

整整一炷香时间,所有人围着那道黑色身影,伫立无言。自然,自始至终也无人追赶那道远去的身影。

有些年轻些的万军山守卫,有些耐不住性子,偷偷抬头打量着今晚的夜空。刚刚还乌云密布的天幕,此时已经透出了几颗星星,在漆黑一片的夜空中格外引人注目。但其实在它们的身边,还有许许多多明亮的星星被乌云藏匿了起来。那些星星静静的等待在云翳之后,但其实它们也都有着各自的光芒,或许过不了多久,就又会是漫天星光的景象了。

那些躲起来的星辰,愿意为一颗闪亮的星辰演上一出戏,哪怕一开始都被蒙在鼓里,也没什么怨言。他们此时都站在这里,见证了那颗青色的陨星,在今晚最后的时刻,终于划破了万军山的天空,向着南方急速而去,去完成他的使命。所有人的心里,都莫名的慢慢放松下来……

终于,人群中央的柳山凌打破了沉默。

“走吧。”

万军山内都是自家人,也没必要做样子追了。今晚发生了什么,究竟是风千陌借势跑了,还是柳山凌放的人,所有人心知肚明。

……

夜更深了,因为风千陌出走而闹腾了一阵的万军山终于安静下来。一切归于平静,当然,各处该有的岗哨流动,以及密林中阵法的恢复,都在这夜色中无声无息的进行着。

后半夜,月亮已经探出了头。

在高高的楼阁顶上随意坐着,哪怕是残月,似乎也更明亮了一些。

夜风很凉,柳山凌不走江湖已经很多年,也很多年没有像个侠客一样深夜在风中赏月了,更很多年不曾饮酒。

“来了?”轻轻又饮了一小口,柳山凌声音平静。

“大哥用心良苦啊……”一袭白衣轻拂,缓缓在柳山凌身边落座。

“还好吧……”这位整个皇朝的四大宗师之一,哪还有半点刚刚强装出来的狂傲,甚至声音中,透着一些沧桑和落寞。

“大哥,辛苦了。”韩语立没有多嘴,只是缓缓又为柳山凌斟上一杯酒水。酒水很淡,消不了愁,误不了事。

“语立,其实我对你,倒是和对千陌的情感更像些,都可以说是我看着长大的。”柳山凌拿过酒壶,也为韩语立斟上一杯,脸上又泛起些笑意,眼神中满是缅怀:

“十五年前,我带着千陌刚到这里的时候,你也只有十五岁吧?还是个有些害羞的少年郎,拿着王府的无事牌都不敢见我。”

“当时十八了,犹然胆子小;今年已是三十三岁,胆量还是不太行。”韩语立喝了口酒,还是带着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

“三十三啊……”柳山凌喃喃着重复了一遍,念着念着,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咱们的韩二当家可也不年轻啦!还不找个媳妇儿?”这是柳山凌成为王府大供奉之后,第一次这样随便开玩笑。

大供奉,多威风啊。

可也太忙了,忙得很多东西都忘了,连身边的人也忘了……一直只因为韩语立事事都似运筹帷幄,成竹在胸,便好似自然而然的,唯独对韩语立,这么多年半点没什么额外的关心。

韩语立笑意多了些,直接躺倒,望着夜空:“大哥都不急,我急什么?”

柳山凌晃了晃酒杯:“语立,你的身份,这么多年我没有问过,今晚借着酒劲,无礼问上一问?”

韩语立躺着不动:“那我无礼随便答答。”

一阵沉默,两人都是哈哈大笑。

韩语立的身份,如今镇北王府只有镇北王本人和府内那位陈先生知道而已。枫卿童认出了昆仑扇,也算半个。

柳山凌这么多年对韩语立的身份不闻不问,是因为信得过;今晚问了,也是因为信得过。

“守墓人而已。”韩语立终归还是答了,静静看着星空,没有其他动作。与其他人不同,他这辈子,都会守在这片土地上,不离一步。他的不离一步,是真的不离一步。

柳山凌没有再多问,也仰倒下去,望着夜空:

“当年二十七岁,今年已是四十二岁了,岁月不饶人啊……当年带着的那么小小的一点,都长成大人了,今年也该十六七岁了吧......”

韩语立没有打断,默默听着。

“不愧是万军山长出来的!我在他这个年纪,可没办法在化生境面前踏出一步!谁说境界就决定一切了?入品境又怎么了?在我柳山凌的眼里,他风千陌就是武道天才!我带他回来的时候是,现在依旧是!我这万军山山主说的话,够不够分量?!谁敢质疑,我去拧了他的脑袋!”

不过这位面色冷峻的山主转而有些黯然了:

“你说,如果千陌知道,他的浑身经脉,就是我亲手打断的,他会像今天一样,愤而向我出剑吗?”

韩语立没有半分犹豫,语气平淡,理所当然:

“不会。”

柳山凌像是没有听到,继续慢慢地聊着往事:

“当时我被贬往北方,路途中从司徒老儿手上抢走风千陌,只是单纯想要削减那老儿未来的实力罢了。二十岁神起境的资质啊!谁不想收在麾下?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带走他,不能让他到了国师手下变成杀人机器。但当时毕竟只有神起境啊……如果不做出退步……可这一退步,就把陌儿的一生都退没了……”

韩语立轻轻拍了拍柳山凌攥紧的拳头:

“不必自责,哪怕当年有私心,可今天来看,结果是好的。从如今那女孩子的稀碎境界来看,国师看中的,似乎不是这两个孩子的修炼天赋……”

“嗯……千陌走出新的路了。”

韩语立站起身,伸出手,将柳山凌拉起。

夜风之中,二人昂然而立。

“我希望他以后以入品境遇见化生境,能像今天这样,犹有勇气出剑!破不了护体罡气,那就干脆不再修力!他还要更快,更快,快到任何人,都没有时间拿起兵器,做出防御!快到胜负就在一招,生死只在一息!快到同境无敌,越境皆斩!”

“他的天赋,早就被无数人证明。那些人中,有我的敌人,也有我的知交,虽然他们都已埋葬在风沙之中。但那个姓氏,永远冠绝天下武道,我辈武夫也永远无权否认!”

夜空下,阁楼飞檐之上,两人英姿豪放;阁楼檐下,一彪形大汉抱刀而立。他们,是最好的兄弟,也是那远去的年轻人,永远的兄长。

柳山凌最后一声,声音如呢喃,在另外两人耳中,却如平地起惊雷:

“因为,他姓枫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