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三卷 剑仙风骨
第九十三章 人生因情多无奈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333  |  更新时间:2019-09-03 20:51:59 全文阅读

站在柳山凌身边的韩语立和楼阁中靠着柱子抱刀而立的白令君都面色微变,但很快默契地将刚刚听到的话散回到这深沉的夜色之中,当作无事发生。

风千陌,不管姓哪个“风”,都是万军山最小的那个弟弟。江湖阔大,像以前处处庇护,必然是做不到了。但只要风千陌真的有难,到了不得不来求他们的时候,他们三个依旧会毫不犹豫地出手。

韩语立今夜来找柳山凌,一直想问却没有问出来的,其实是另外一事。

“大哥,清心山和荒虬岭那边?”

柳山凌听到这两个名字,也有些无奈。风千陌和风沫羽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往小了解决,王府内部完全可以放放水,哪怕是将风沫羽终身监禁,只要不动她的性命,风千陌的境地都会好过很多,王府和风千陌也不必走到对立面。

但在这件事身后的影响,却可以谈得上深远。

镇北辖境历来对国师府刺客和各类谍子严惩不贷,只要这些人背了一条人命,就无可争议的是死刑。这么多年,从官府到江湖,乃至民间,都默认了这一规则。镇北王府的态度也历来如此,这样,对国师府谍子痛恨至极,从严处置在镇北境内可以说蔚然成风,说是镇北辖境人们心中的一条铁律也不为过。

这种情况下,国师府对镇北辖境的渗透相应也一年比一年少,当然,剩下的那些谍子也埋得一年比一年深。

近年来,镇北辖境民众甚至对东苍皇朝都抱起敌意,可能这也是东苍皇帝对镇北辖境始终忌惮,不敢相信的原因。

拥兵自重,功高震主,境内民心所向……封王就藩最要性命的几个特点,镇北王全占齐了。但国师在一日,镇北王就没办法放下这些,卸甲归田;哪怕是东苍皇帝本人,哪怕信不过镇北王,也不得不用镇北王的势力制衡国师府。

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镇北王府选择公然包庇风千陌这件事,就很可能会极大地伤害镇北江湖和民众的心,好不容易自然形成的风气也会打开一个口子,国师府谍子极有可能卷土重来。

风沫羽可是身负一个门派的血债……偏偏,听涛阁剩下的弟子中,如今有一位绝对不是一般人,更半点不愿意松口。

曾经听涛阁的水玦,如今是在镇北辖境江湖宗门中可以排进前三的荒虬岭的座上宾,而论财力,在王府默许下多年暗自通商东苍皇朝的荒虬岭,在江湖中更是绝对的一骑当先。

曾经的水玦,现在的吴凌阙,不止在荒虬岭有一座山头,自立门户,更不合规矩地以宗主女婿的身份,在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的祖师堂中拥有一把座椅。这把座椅半点不靠后,吴凌阙说话更是极有分量。

要命的点就在于,那天本就心存死志的风沫羽就瘫倒在了人多眼杂的王府大门口;而如今已经羽翼渐丰,耳目众多的吴凌阙自然能从各种渠道知道那两人是谁。有灭门之仇的吴凌阙就是咬死了风沫羽不愿松口,哪怕不合规矩地向王府施压,也要要她的性命。

镇北辖境,王府声音永远最大不错,但这次,道理却实实在在握在荒虬岭的手里。一向冷静理智,与镇北官方和睦共处的吴凌阙这次是彻底红了眼睛,不处死风沫羽决不罢休。

有这样的江湖势力推波助澜,这件事根本不可能压下去。更不可能搞什么狸猫换太子,因为问斩当天,很久不出山门的吴凌阙将亲自旁观。

吴凌阙本就对风沫羽恨之入骨,两人又交过手,绝不可能认错。

至于时间,那吴凌阙更半分不肯退让,恨不得立马行刑,推到后天都已经是镇北王府的极限。

“风千陌绝对会去劫法场,偌大一个万军山,三位宗师坐镇还看不住一个入品境,让人跑出去劫了死囚,怎么都说不过去。所以,对外只说是我放的,也是我将消息压在了万军山。”

韩语立皱了眉头,立马表示了反对:“可这样……似乎也……”

某种意义上,柳山凌就是万军山,乃至镇北王府的一大象征。如果以私人身份放了风千陌,依旧有损王府形象。如果真要背罪过,还不如找另外两个名气小些的当家的。

柳山凌听出了韩语立的话外之音,拍拍韩语立的肩膀:“别想那么多,不可能让你们俩背罪名,那样我还是脱不开关系的。现在我背下来,干干净净落得个清清爽爽。”

柳山凌内心深处,更担心荒虬岭真的跟着吴凌阙失去理智,到时候不断施压下来,让韩语立和白令君真受到什么伤害,得不偿失。换成柳山凌,就算荒虬岭真的失心疯了,也没那个胆子多说话。而且镇北辖境江湖多得是明眼人——你跑去限制镇北王府最强的战力,傻子才会跟着附和。

当然,处罚也不能轻了,该有的样子还是要做。

“至于王府的形象……一个首席供奉的名号够不够还?不够的话,大不了再把盘龙枪的所属权换成王府。我还不信,镇北辖境还有跟我死磕的?”

楼阁下终于传出了声音,似乎是有些恼火:“大哥,为了一个破宗门这样,你的损失太大了吧?”

飞檐之上,柳山凌爽朗一笑,毫不在意:

“傻不傻?我哪有什么损失?没了一个大供奉的名头,我该管的不还是管?除了得捏着鼻子看高老头脸色,根本没差……至于盘龙枪,又不是没给过王爷,换了所属权,我要用的时候,王爷会不给?”

楼下白令君自顾自挠了挠头:“说得也是……”但他总感觉哪里不对头,至于是哪不对头,又有些说不上来。

韩语立没有在这件事上再做纠缠。他语气轻缓,问了今晚最后一个问题,也是今晚第一次真正有些小心翼翼:

“听涛阁云起道人与大哥亦师亦友,早年解了大哥心结,如今这样遭遇,大哥当真不迁怒那小姑娘?”

柳山凌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良久无言。身旁两人能明显感到,柳山凌周身的气场在慢慢发生变化,境界不低的两人同样能感受到那股不小的压力。

良久,柳山凌才轻轻呼出一口气:

“如果没有千陌这层关系,我会亲手捏死她。当然,”

那一直沉稳的黑衣男子目光如炬,眺望南方:

“我们不可能也小孩子过家家,跟一个女孩子过不去。真正要杀之人,在那国都之中。”

柳山凌收敛了周身迸发的气势:

“千陌过了我设的关卡,没有退缩,我自然放他走。但他剩下的路,就真的只能自己走了,为了江湖里的声音,后天我们绝不能再帮得更多。劫法场成与不成,都看他自己的造化。”

“这两天,万军山全山戒严,消息来往全部严查,风千陌出逃的消息不得走漏一丝一毫,只说始终囚在万军山内。”

那高大身影面有担忧,不知道自己今晚的决定究竟是对还是不对。似乎无论是什么结果,风千陌劫法场成与不成,他柳山凌做得都不算对。但柳山凌知道,如果今晚不放风千陌,他柳山凌被记恨上倒是小事,就怕风千陌会连记恨的心思都不再有,余生彻底废在这万军山。

境界再高,终归还有这样那样的无可奈何。柳山凌轻叹一声:

“走吧,好好等两天。”

无声无息,三人消失在黑夜之中。

……

万军山山林之外,一道血色身影急速狂奔,在荒原之上熟练地不断转换方向,沿着规定的隐秘路线不断向前。

他攥着木剑上挂着的锦囊,在星光之下风驰电掣,也满脸泪水。

从来都是别人在保护他,从来都是!自己一直在给别人添麻烦,自己总是在让真正关心自己的人付出代价……

三师兄,水玦,云起前辈,给了自己新的武道之路的师父,万军山三位当家的……

那被挂在木剑上,专门为风千陌准备的锦囊中,有着最好的疗伤药,不用想绝对是出自二当家之手。此时风千陌能在赶路中不断恢复身体,调养灵力,身体状况不断好转,全是那疗伤药的功劳。否则以这样的身体,根本就走不到镇北王府,更不用说救人。

柳山凌还在锦囊中放了风千陌在秋水镇当掉的那块抹去痕迹的琉木令牌,外加一块本来属于白令君的紫金令,此时风千陌将两块令牌挂在腰间,才能在这暗哨密布的荒丘之间一路无阻……

风千陌咬紧了牙关——哪怕自己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叛徒,做着对不起镇北王府的事情,三位当家的分明也一直在为他安排后面的路……

柳山凌的那两记鞭腿,彻底剔除了风千陌体内的淤血,方便后面药效的吸收;以化生境威压面对风千陌,也是因为风千陌以后很可能会真正遇到化生境的对手;最后嘱托的一句“还要更快”,其实告诉了他后面的武道之路该怎么走……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明明是最没用的三个字,却也是现在唯一能说的三个字。

泪水在风中不断被甩向身后,风千陌没办法回头。

离开前本想说一句后会有期,可很多东西欠下了,就没办法还清了。自己走出了万军山,还能再以什么身份回去呢?

“我这样的麻烦鬼,不如后会无期吧……”

风千陌身披星光,心绪万千,泪眼朦胧。

已经辜负了很多人,不能再辜负她了啊。

一起经历的东西永远不会忘记,说出口的那些大言不惭也永远不只是年少轻狂。哪怕现在的他依旧孱弱无力,依旧没办法真的践行诺言,但这条性命,风千陌不会留在自己妹妹的后面。

风千陌一息尚在,风沫羽可以不退一步!

就像身边的人在不断保护他风千陌一样,现在,风千陌也有了一定要永远保护下去的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