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二卷 阡陌纵横
第三十七章 无用黑牌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046  |  更新时间:2019-06-25 18:09:42 全文阅读

“走吧,先去驿站!”枫卿童将剩下的事情全部交给白令君后,带着两个小“拖油瓶”按白令君的地图直奔驿站。

一开始,小红袍十分看不起风千陌,一再质疑这入品境的毛头小子会不会拖大家后腿。风千陌则默不作声,更谈不上还嘴——对这王府大小姐的跋扈,他可是早有耳闻。

急速赶路一个时辰后,小红袍已经面色泛红,渐渐跟不上枫卿童的速度;而风千陌虽然也满头虚汗,但显然还能撑上一阵。

小红袍咬牙切齿——简直是奇耻大辱!自己一个窥星境中期,赶路比不上一个入品境?这还是在风千陌今晚好几次彻底耗尽灵力的情况下。所以,哪怕灵力运转越来越紊乱,脸色越来越红润,小红袍硬是强行让自己赶上,一声不吭。

前方引路的枫卿童自然心中有数,或者说,这是他刻意维持的状态。用风千陌刚好不怎么需要耗费灵力的速度赶路,而小红袍却时时刻刻都在消耗,自然是小红袍先吃不消。

这也是极致属性真正恐怖之处的冰山一角。

见小红袍已经彻底豁出去,宁肯受伤也不肯出声要求休息,枫卿童给了小红袍一个台阶下:“好了,咱们休息一会儿,恢复一下灵力,再继续赶路。”

磨一磨性子可以,伤了身体就过了。

小红袍如释重负,绷着的弦猛地一松,谁知脚下依旧习惯性运转着灵力,竟直接前扑,就要跌倒。

风千陌也刚刚停下运气,本就是个憨憨傻傻的,自然来不及反应。

枫卿童正要去把那小丫头接住,但脑子里突然冒出白老三的一句话:“男女授受不亲”,手下动作顿时一慢,那红袍小丫头瞬间扑倒在地。好在反应迅速,用手支撑了身体,算是勉强护住了脸。但细皮嫩肉的小手上多出几条伤口就在所难免了。

王潄云眼眶含泪,楚楚可怜,一抬头,恨恨望向枫卿童:“化生境?”

枫卿童有些尴尬,摸摸鼻子:“下次会快些。”说着便用灵力托起王潄云的身子,关切道:“没事吧?”

顺势站起王潄云瞟了一眼那白衣少年:“嫌我脏?还是我不值得你亲自动手扶上一扶?”

枫卿童龇牙咧嘴,不知怎么回答,干脆别过头去:“赶快休息,休息完赶路了。”

休息一会后,一行人身披群星,终于是到了驿路关口。

关口后方便是宽阔的驿路,从关口外,能看到里面有一家比平常客栈高大几倍的木楼。木楼不重装饰,从外面看甚至有几分破旧,但因为格外高大的缘故,这种破旧反而使其显得更加古朴雄伟。

这家客栈楼层多,房间多,马厩内更是最上等的灵马,是专门接待官府中人的客栈。

几人在关口外停下,很快便有人出来查探情况。

来人是位五六十岁的老兵,见一行三人都是气度不凡,又是深夜拜访,自然不敢大意,神色很是谦卑:

“各位,是要入住还是赶路?”

枫卿童开口道:“老将军,我们赶路,请速速安排最上等的灵马。”

那老兵对被恭维作老将军一事并不放在心上,但听到“最上等”三字,还是跳了跳眼皮。

“请跟我进来。”老兵赶忙带着三位贵客过了关口,而后更是直接带进了客栈。

进了客栈,老人才再次开口:“上等灵马需要红石令牌及以上的凭证,三位可是王府来人?”

枫卿童也不否认,点点头,掏出那块刚到手的黑疙瘩:“这玩意儿,等级应该够了?”

老人目光一滞,而后皱眉惊诧道:“黑色?”

“不会级别太高,你没见过吧?我是王府供奉,有急事的。”

老人望望枫卿童,神色严肃起来:“这牌子我自然知道,但王府供奉,只有三位吧?”言语之间,气氛已经有些微妙了。

枫卿童察觉到了老人的怀疑,只苦于此刻正赶时间,没办法多解释,解释了人家也未必敢信,只好望向王潄云求助——住修者府的时候她貌似就掏了个红色令牌。

王潄云背过脸去,不理睬。

枫卿童恨得牙痒痒,对着已经面如寒霜的老兵尴尬笑笑,转过头凑到王潄云边上:“算大哥哥求你了?红牌牌借我用用,现在情况紧急啊!”

王潄云把脸转到另一边,依旧不做声。

“你都及笄了!说起来比小鼻头还大上几月,怎么这么不懂事?”

王潄云听到这个,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终于转过头,望着枫卿童。不看不要紧,一看这张脸,又有些厌恶,闷闷道:“还有几个月才及笄呢!”

枫卿童牙齿打架——实在没办法,只能使出那一招了!

“再不给我,我要揉你头啦!”

“红牌。”王潄云后退一步,飞快将红石令牌举起。

枫卿童长出一口气,拿了那红石令牌给了老兵。到头来,还是这招最管用。

那老兵端详良久,眼神依旧充满怀疑,但见几人确实有急事,也只好将令牌还给枫卿童:“令牌确实是真的,名字我已经记录下来了。以后别随便拿供奉开玩笑,会惹祸的,知道吗?”

枫卿童神色讪讪,风千陌和王潄云在后面憋笑。

这老伯要是知道自己曾经训得一个化生境供奉一愣一愣的,不知会不会有那么一丝骄傲?

“走吧。”老兵在前面带路,终于带领众人走向客栈后院。

一出后门,整个后院就是一个马厩,极宽极广,各色马匹按等级排列,琳琅满目,十分整齐,简直可说震撼。

“上等灵马就在那边,你们自己随意选择,稍稍认主便可骑乘。如果路途遥远,需要换马,凭借红石令牌直接到其他驿站的马厩中进行更换即可。”

枫卿童早就看上一匹白色灵马,直接飞身而上,那马本在休息,惊醒后竟是半点不惧,任人骑乘。

风千陌就要也学师傅,直接飞身上马,结果被王潄云一把拉住:“你别学他,他没事,你可就得吃不少土了。”于是风千陌只得乖乖跟着王潄云一步步与灵马建立联系。

那老兵正在咋舌,枫卿童又提了意见:“那个,老将军,我想捎带一只灵鸽,你这里有吗?”

老兵摇摇头:“灵鸽比上品灵马还要精贵,红石令牌的话,让驿站帮你们送信没问题,想带走一只却不行。”

“要啥颜色?”枫卿童趁着那俩小家伙还在忙活,加快了语速。

老兵舌头有点打结——总感觉今天遇到了一个狠角色啊?

“紫,紫金令牌。”

“小红袍,额额,王姑娘,来块紫的!”

王潄云满脸黑线,但也只得应声甩出一块紫金色的令牌。老兵赶忙将其接住,牙根发颤——又是真的。

默默将令牌还给王潄云,老兵稀里糊涂的去找了只最上等的灵鸽给了枫卿童——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没睡醒来着?

枫卿童见两个小家伙都已经准备好了,喊了几声老将军,那老人依旧未动。枫卿童摇摇头,三人终于扬鞭策马,急速向目的地灵素镇进发。月光之下,马蹄声响,格外清晰。

几人策马并排而行,枫卿童忍不住问了王潄云:“王潄云,你那紫牌这么大威力?那老将军都吓蒙了?”

王潄云策马扬鞭,心情极好,难得耐心给枫卿童解释了其中缘由:“镇北辖境腰牌分五类,普通的制式腰牌,然后是琉木腰牌,接着是红石令牌,紫金令牌和你的黑耀令牌;

黑耀令牌不去说他,今夜才正式算是有了四枚;紫金令牌只在黑耀之下,数量同样很少,与几乎不可见的黑耀相比,紫金就是驿站平时可以见到的最高级别的令牌了。镇北辖境有三十二镇,八大主城,基本上只有八大主城的城主才有紫金令牌,其他也零零碎碎有一些,比如白老三就有一块,所以对疾风镇这种偏僻的小镇驿站,这怕是他见到的第一块紫金令牌。”

枫卿童点点头,而后又有些疑惑,摸摸此刻已经被他放在肩上用灵力护着可爱灵鸽:“那这么说,这灵鸽实际上是不准拿走的咯?”

王潄云摇摇头:“他只是照直说明了规定而已,他怎么都想不到你能掏出紫金令牌来。”

枫卿童哈哈大笑:“哪有哪有,这不是沾了大小姐的光。话说,黑耀令牌只有四枚,那你是什么令牌,镇北王又是什么令牌?”

王潄云白了一眼枫卿童:“你是不是傻?我父王是亲王,当然用的是东苍皇朝给的亲王令牌了,我还没及笄,就只能乱七八糟的都拿一个咯。”

风千陌咽了口口水,望了望自己腰上,曾经让自己欣喜了一年的琉木令牌,偷偷把它藏起来,装作什么也听不到……

疾风镇关口驿站内,老人在一个时辰后再次来到马厩,望向那三人策马而去的驿路关口,手上多了封灵鸽传信:

即日起,供奉为四,黑耀增一,望镇北辖境,全境周知。

——紫金令持有者白令君暂发

那老兵吞了吞口水:“乖乖,今儿可不是做梦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