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拾星 > 第二卷 阡陌纵横
第三十六章 缘起(新卷首章)
作者:采茶煮酒  |  字数:3859  |  更新时间:2019-06-25 17:59:02 全文阅读

“你们怎么把她带过来了?”已经快将那份地图誊抄完的枫卿童揉了揉眉头,有些头疼:“不是让你把她带回王府吗?”

红袍小丫头刚才一路上没少对着白令君张牙舞爪,现在在这满地鲜血的听涛阁,却是脸色苍白,不敢作声了。

白令君解释道:“你那阵法确实高明,司徒芳也没来得及察觉到小姐的踪迹,小姐安然无恙。但凡事就怕万一,如果司徒芳嗅到什么气息丧心病狂起来,护送小姐回去反而更危险。现在修者府正是空虚的时候,没有那么多力量护送小姐回去,我又脱不开身,听涛阁在你身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

枫卿童此时终于抄完那份地图,抬起头望着那红衣小丫头:“我给了你破阵之法,可这大小姐,你怎么请得动的?”

王潄云在王府有人镇着,还没那么娇贵,可出了王府,枫卿童可是不知忍受了她多少大小姐脾气。这还是在自己并不隶属于王府,王潄云依旧有些怕他的情况之下。

白令君一个大老粗,又是王府手下人,还受过王府大恩,枫卿童简直难以想象,王潄云对白令君该是什么态度。

白令君挠了挠头:“哎,能怎么办,直接强行带过来呗。反正一时半会是不会进王府了,高老头要知道我扛着小姐跑了一段路,非把我剥了皮。”

小红袍此时脸上总算有些血色,狠狠瞪了白老三一眼。

枫卿童疲惫地笑笑,略微弯腰,揉了揉小红袍的头:“怎么样?吃瘪了?下次你再不听我话,也是一样的招数。”

王潄云一巴掌把那爪子拍掉,气鼓鼓不做声。

枫卿童直起身,笑意收敛,开始和白令君说正经事:“铲除镇北辖境谍子一事,宜早不宜晚。”

“嗯,等他们缓过神,就要扑空了。”

“我准备今晚便出发,只带上小鼻头,赶路的话,他能跟上我的速度,而且这件事,也是那个叫水音的小道童拜托他的。小红袍的话,先跟着你,等你忙完了,亲自把她送回去。”

王潄云抬头望着那背剑少年:“喂,这就把我抛下了?我还什么都没历练呢!”

枫卿童其实也觉得有些不妥,二人也就一起赶了段路,确实有些辜负高老头的嘱托,一时之间也不好反驳。想了想,还是希望红袍以大局为重,正要开口,白令君开了口:

“要不这样吧,卿童公子,不如用我们镇北王府的驿站官道?战马不比凡马,同样有灵气滋养,虽比不上武夫赶路,但好在不用调节休息,可换马日夜兼程。这样,也能带上小姐。”

小红袍点点头,总算对这刀疤脸稍稍顺眼一点,应该是不用拿去喂狗了。

枫卿童望了一眼小红袍:“应该来得及?如果是那个紫衣的司徒什么,用灵鸽传信呢?”

“速度上差不多,而且司徒芳一时半会应该没工夫去找什么灵鸽,他们也并不知道那叫水音的小道童画出了这份地图。”

“为防万一,还是尽快……”枫卿童望了望旁边的小红袍:“行吧,那就走最快的驿路,给我个什么凭证吧?”

“第四供奉的腰牌。”小红袍直接拿出一块乌黑的令牌,与柳山凌那块如出一辙。

“第四供奉?”枫卿童和白令君同时开口,枫卿童只是略带疑惑,白令君则是张大了嘴巴。

枫卿童见白令君可以塞下一只碗的大嘴,有些纳闷:“你凑啥热闹?”

“第四供奉……小姐,你没开玩笑吧?”白令君还是想先确定一下事情的真伪,不然不好开口。

“反正是师傅让我找机会给他的,这不就是机会,他都自己要凭证了。”

白令君咽了口唾沫:“高老头说的?”又望望枫卿童,有些难以置信:“二十几岁,化生境?”

枫卿童拿起那块腰牌,还挺重的,稍稍用力,也没那么容易损坏:“我什么时候莫名其妙成了个供奉?我还以为镇北王府不敢要我了,当时关系僵成那样。”

撇过头望望白令君,那刀疤脸汉子依旧满脸震惊,枫卿童无奈道:“我下山就是化生境,揍你的时候没感受到?”

小红袍对高层的战力其实还没有那么了解,多嘴问了一句:“白老三,你什么境界?”

“之前是神起中期,现在暂时在神起初期。”本来问人境界是江湖大忌,换成别人,白令君理都不会理,但面前这两人,他一个都不能得罪。

枫卿童转头望向小红袍:“你呢?太弱了就回王府。”

本来王潄云还要炫耀一下自己的顶尖资质,但一想,自己好像也算不了什么,顿时泄了气,没好气道:“窥星中期。”

王府供奉,必为化生,这是王爷当年立下的规矩,但二十几岁的化生境,真的是闻所未闻......

相比白令君久久不敢相信地憨傻模样,王潄云其实心中早有答案——她可是亲眼看到了那天枫卿童一剑战两人!

王潄云先回去后堂准备些东西,枫卿童检查完整个房间后,也准备去叫醒风千陌,完成水音的遗愿。白令君一直没走,此刻偷偷道:

“卿童公子,不是我老白说你,你那样作弄小姐,不怕她报复?她可是一肚子坏水。”

枫卿童望向白令君,脸上一道刀疤的魁梧汉子此刻说话竟是畏畏缩缩的:“看样子,你没少吃小红袍的亏啊。”

白令君脸色一苦:“得,这外号都取上了,不愧是化生境,就是有魄力。不过我老白还是说一句,卿童公子你最好别总揉小姐的头,男女授受不亲的。王爷和高老头要是看到了,是要杀了你的。”

枫卿童脸色难看:“额……就一个小孩,不至于吧?”貌似,高老头也没特意嘱咐过我啊?

白令君此刻神色严肃,但还是有些贼眉鼠眼的感觉,信誓旦旦道:“不小了,今年便是及笄了。往年皇宫都刻意回避给小姐庆生,今年王爷和大哥他们直奔皇宫,就是为小姐及笄该有封号这事儿的。”

枫卿童有些不自在:“好,我以后会注意的……”仔细一想,确实是自己不对,揉人家脑袋的恶习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啊!现在被别人说出来,真是尴尬到极点。

枫卿童默默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能再把王潄云当孩子了,不能取外号,以后保持距离,保持距离……

“来人啊!”一声尖叫又从水玦的房间响起。

枫卿童心中腹诽,但也正好可以摆脱这尴尬的气氛,脚下更快几分,一个眨眼便闪身不见。

来到水玦房间,床铺之上已经空了,留下一只蔚蓝色的眼珠,格外吓人。

枫卿童脸色一沉:“不是让你把门守好?”

“我,我,我刚刚睡着了,对不起,对不起……”那调遣上山的修者府修士立马诚惶诚恐,都快跪下了。

想到修者府也损失惨重,剩下的修者府修士这一夜更是劳心劳力,帮了不少忙,枫卿童也不好再责骂。

走进房中,那只眼珠上还残留着淡淡的灵力。

拿起眼珠,血迹沾到手上,枫卿童有些气闷:“怪不得,我没有感觉到一点风吹草动,原来是将全部灵力都寄存在这只眼珠上,自己不带分毫灵力走掉了……”

“这听涛阁一门都是什么怪物?一个比一个对自己狠!经脉尽断还把剩下的灵力转到眼珠上生生挖下来,就那么想离开?没有灵力,浑身淌血,能走的了多远?”枫卿童转身就要去追,但又停了步子:

“算了,随他去吧。”

去追他,是怕他死在外面。但那水玦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些人都是镇北王府的人,如果把他追了回来,一个能对自己这么残忍的人,会对自己的杀父仇人妥协?

咬咬牙,枫卿童想到风千陌一定会想把同伴追回来,踌躇一阵,还是追了出去。

盲目追了一个没有灵力的人一路,枫卿童终于在后山一座悬崖上,发现了一堆鲜红的血迹,和旁边一块巨石上的一行红字:

“何处不相逢。”

本是一句挺普通的“临别赠言”,但在这杀机迭起的夜晚,那一行血字总给人不好的联想。

枫卿童站在崖边,低头看去,凭他的视力同样一眼望不到底。反正那水玦绝对不可能跳下崖去,枫卿童也纳闷这家伙怎么跑掉的,有些胸闷。

重新回到听涛阁,白令君走过来:

“怎么样了?”

“找不到人,应该从后山走了。”枫卿童无奈的揉揉眉头:“不管他了,那家伙命大得很,我去叫小鼻头了。至于你,记得把那两个门主被困的家人救出来,后面该审理的审理,该彻查的彻查。”

白令君点点头:“明白的。”

枫卿童走向风千陌的房间,去将他叫醒。

……

一睁开眼睛,风千陌像是刚做完噩梦,浑身冷汗,一下子弹起身来:“水音!”他茫然转头,望向坐在床边的枫卿童:“师傅?”

使劲揉了揉脑袋,风千陌头疼欲裂:“这不是梦……这一切都不是梦……”

枫卿童一声不吭,直接将水音的遗书递给了风千陌:“他觉得他是罪人,你觉得他是吗?”

风千陌使劲摇头:“不是,不会的,我根本不会怪他,我才是那个罪人……”

枫卿童点点头:“嗯,他也觉得你不是罪人,他自己是罪人,你们还真是有默契……”

枫卿童语气冰冷起来:“风千陌,你给我振作起来!你不是罪人,别跟个懦夫一样想着一死了之。你有罪,罪在你太过弱小,你的弱小,让你改变不了任何事情!好好看着这封信,水音是怎么看你的,他叫你剑仙,别让他叫错了!”

风千陌还在默默的看那封血书,泪水又糊了一脸。

“别让他失望了,”枫卿童终归有些不忍,语气轻缓起来:“他还有一个梦想,你是他最后托负的人。”

风千陌抬起头,望着枫卿童那双明亮的眼睛,依旧有些哽咽:“师傅,我……”

枫卿童揉了揉风千陌的头:“师傅知道你很伤心,但总要重新振作,你死去的师兄们,你的同门,都不希望你变成这个样子。”

枫卿童顿了顿,换了个方式讲水玦的事情:“水玦已经找到他要走的路,先离开了,他留下一句话,‘何处不相逢’。等你再见他的时候,别让他看不起,知道吗?”

风千陌有些担心:“他的伤……”

枫卿童抬起头:“他啊……命硬着呢,总之你不用担心就是了。”

风千陌轻轻点头,将那封血书小心翼翼收进怀里,终于止住了泪水。

枫卿童欣慰的笑笑:“来!再背一遍我教给你的心法口诀!”

风千陌情绪稳定起来,声音依旧有些沙哑,但却很稳:

“划云步,剑如飞,九重高楼影犹在,风霜雪雨一锋开。

酒三槲,梦中仙,独身不畏三千尘,斩尽桃花又重栽。”

“斩尽桃花又重栽……”枫卿童默默重新念了一遍,站起身来:“这句心法是我最喜欢的,也很适合你。”

迈开步子向门外走去,枫卿童道:“走吧,出发了。”

风千陌翻身下床,跟在枫卿童身后,他的心境第一次这么安稳。仿佛他的身前,是一把绝世仙剑,只要跟在他身后,自己就可以一往无前。

又摸了摸怀中多出的一张书页,风千陌眼神坚定起来。

走在前面的枫卿童怎么都不会想到,他在今晚的浩劫之中,一手奠定了镇北辖境十几年后的江湖格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