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一卷万历末年
第十八章 对对子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3612  |  更新时间:2019-02-08 11:15:31 全文阅读

朝野上下这一波逼着老皇帝下罪己诏的风波,最后随着皇帝下达了赈济灾民的旨意后,逐渐归于消弭。老皇帝终究还是技高一筹啊,他选择了冷处理,既没有下罪己诏,也没有庭杖少数刺头言官,而是一直将奏折留中不发,最后以一手开仓放粮,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令群臣无话可说。朱由校得知此事后,不禁深思起来,莫非老皇帝也看出来了,这东林党背后的大佬,不是顾宪成、李三才、叶向高、高攀龙等人,而是孱弱的太子朱常洛?

不能吧?

坐在窗前,朱由校眉头紧皱,而后天空之上忽然聚集了滚滚雷云,一道闪电劈落,吓的朱由校嘴角一抽。然后便是大雪纷飞,天地昏暗。“娘嘞,下雪天也流行起天打雷劈了?”朱由校急忙关紧窗户,面有隐忧。这些年,极端气候越来越常见了,真是奇怪。按理说这个年代,人类的生产力很低,对大自然造不成多大的损害,不至于跟后世那样,由于自然环境被极大的损害,各种的地震、洪水、台风、泥石流跟吃饭喝水似的接踵而至。

挠挠头,朱由校困惑极了。“莫非是‘厄尔尼诺现象’?”朱由校自言自语的嚷道。

其实,他哪里晓得,这其实是小冰河期到来了。所谓的小冰河期将导致地球气温大幅度下降,使全球粮食大幅度减产。不仅对明朝,朝鲜、东北、蒙古以及欧洲等地都严重受灾。有很多所谓的学者跟“有识之士”都发表过明朝灭亡于小冰河期一类的言论与著述。诚然,有史料记载在万历执政的四十八年里,陕西地方在这四十八年里有二十五年都爆发了灾荒!到天启、崇祯时代,更是几乎年年灾荒,连绵不绝,没灾荒的好年头反倒成了稀罕玩意儿。笔者自然不能否认,这个该死的小冰河期的确沉重打击了朱明朝廷,但笔者绝不认为这是明朝廷灭亡的主要原因。因为同一时期,朝鲜、蒙古跟后金都遭受了寒冷与干旱的困扰,但大家伙不都挺过来了吗?反倒是有富庶的且没有被小冰河期严重影响到的江南地区输血的大明嗝屁了!这证明一点,小冰河期的到来的确是个灾难,但是并没有大部分人吹嘘的那么玄乎。它只是加速了明朝的灭亡罢了,而是不罪魁祸首。

明朝败亡的原因有很多,可以借用杨嗣昌他爹杨鹤评价萨尔浒之败的几点:“辽事之失,不料彼己,丧师辱国,误在经略;不谙机宜,马上催战,误在辅臣;调度不闻,束手无策,误在枢部。至尊优柔不断,又至尊自误。”

套用过来,就是明朝之所以灭亡,将领、内阁阁老们、六部众臣以及皇帝陛下都有责任。当然,还有外部原因,及“我大清”的雄才大略。

而朱由校现在脑瓜里想的就是如何“逆天改命”,替大明活出“第二世”!

就在朱由校心绪不定的时候,皇八妹忽然从身后捂住他的眼睛,并奶声奶气的叫嚷道:“猜猜我是谁?”

朱由校装模做样的摸了摸皇八妹的小手,然后又摸了摸她的脑袋跟羊角辫,还故作沉吟道:“莫非是五弟?”

朱由检是朱常洛的第五个儿子,所以朱由检猜错了。

皇八妹兴奋的嚷道:“大兄猜错了,猜错了。”

朱由校转过头,看着才长出稀疏的四五颗牙齿的妹妹,满脸的宠溺。

“天冷了,日子越发难过了,你可要多穿点儿衣服啊。”

朱由校抱起皇八妹,朝着小女孩的婴儿肥的小脸蛋一顿乱啃后,叮嘱道。

皇八妹挥舞着拳头,逞强道:“我才不怕冷勒,天寒地冻的虽然苦恼的很,但若是炎炎夏日,那里又看得着下雪呢?”

“嗯,妙极,妙计。八妹你这话颇有哲理呐。”

朱由校将皇八妹抱起来,举高高。本来这是朱由校想要逗逗她,可是这么一举,上头可能风大,这风一吹,皇八妹便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从鼻孔里喷出了两道晶莹的鼻涕泡,甩在了朱由校的脸上!

卧槽!你妹的。

哦,你还真是我妹啊。

盯着一脸衰仔模样的朱由校,皇八妹没心没肺的咯咯直笑。朱由校盯着妹妹天真无邪的笑容,缓缓握紧了拳头。倒不是说他想要揍皇八妹一顿出气,而是心里感动。

生于这么一个乱世将起的年代,生在这么一个没落的帝王家,生于这么一个尔虞我诈的宫廷,她这种纯真的笑容,还能持续多久呢?

“笑吧,笑吧。有大兄在,你会这么一直开开心心下去的,我保证,我保证。”

快过年了,京城里想必更加热闹。这一日,吃过饭后,在宫中待的烦闷极了的朱由校静极思动,再次跟李进忠溜出了皇宫。大雪倾覆下的京城仍旧熙攘热闹,不过已经不复往昔的繁华了。往日这个时候,家家户户爆竹声声,但是这些年经济不景气,除了大户人家以外,烟花爆竹什么的,几乎没人燃放,这比什么因害怕污染空气,而颁发的禁止令都管用。

披着华贵的貂皮大衣,朱由校走在大街上,看着几个小孩游街串巷的燃放二踢脚一类的爆竹,热闹极了。大街上也有不少卖小吃的,朱由校为讨个喜庆,便买来几个糖人来吃,而李进忠则是给他买了几个热腾腾的年糕。

“小爷,瞧,那边有对对子,卖门联儿的。”

知道皇爷喜欢热闹,李进忠老早就瞅着那边有动静勒。见一座酒楼下边,拜访了老长的对联门联,围观的人络绎不绝,熙熙攘攘的,便建议朱由校过去瞧瞧。

朱由校正舔着糖人呐,见那边着实热火朝天,便摇头晃脑的走了上去。

问了问围观的人才晓得,这地儿是酒楼置办的,年年这个时节都置办。

酒楼差遣一二仆役坐定,准备些喜庆的红纸跟笔墨,过往的民众跟酒楼的食客,都能来这儿露一手,写几幅对联,助助雅兴,平添几分年味儿。玩这个是有规矩的,所有的对联都要求是原创,你可以只写上联或者下联,也可以上下联横批包圆儿了全写出来。写出的对联能够搏得喝彩的,酒楼的这几个仆役,会赠送你一些书法名家书写的对联,这些对联价值不菲,你可以拿去自己用,也可以转到集市上叫卖,换笔银子。

当然,这个属于虽低级的玩法。更高级的玩法是,只写下联或者上联,然后设个赌局,酒楼坐庄。

“有趣有趣,李进忠。”

“奴才...小的在!”

“你要不要玩玩儿?”

“爷,您可折煞小的了。小的进宫...小的以前就是个地痞流氓无赖啊,这舞文弄墨的,我怎么成?”

“废物。”

朱由校哼哼唧唧的骂道。

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一对恶棍主仆,也来这儿附庸风雅?真是丢人现眼。”

朱由校眉头一挑,反了你了还,胆敢嘲讽当朝皇太孙?

他咬牙切齿的转过头,想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自己冷嘲热讽。

转眼一瞧,竟是田秀英那个小丫头。跟他一块来的还有田弘遇以及其余十几个人。

看到朱由校后,田弘遇眼前一亮,赶忙上前,拱手道:“黄公子,又见面了。”

可是朱由校压根不将他放在眼里,而是朝田秀英嚷道:“小丫头,你休要信口雌黄。搞得跟你很有文采,会写对联似的。”

闻言,田秀英嚷道:“若是本姑娘写出来了又当如何?”

朱由校冷笑道:“就你?你要是会写对联,我都能当状元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看我如何让你出丑!”

田秀英说干就干,从酒楼仆役那儿接过红纸笔墨,略作沉思便书写了一联:“百年天地回元气 一统山河际太平 横批:国泰民安 ”小姑娘非但才高八斗,在书法上的造诣也是不低,字迹娟秀,颇有章法。

一通游玩的十几人中,先是为首的中年儒生扶髯笑道:“妙啊,妙啊,对仗工整不说,难得的是这副对子,大气磅礴,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另一个长相猥琐的家伙更是击节赞道:“田姑娘大才,孙之獬自愧不如啊。若是姑娘是个男儿身,想来定是状元之才!”赞叹声中,这个自称孙之獬的家伙,还色迷迷的盯着田秀英,一副猥亵犯的嘴脸。

其余人等也是纷纷赞叹起来,只有那个钱受之不发一言,直勾勾地盯着朱由校,面露沉思之色。

小丫头哪有什么城府?被一群连他父亲都时常巴结的儒生赞美一通后,便美滋滋的笑了,还朝朱由校这边挑衅似的瞪了一眼,道:“恶棍!看到了吧?本姑娘已经展示了自己的本事,那么您也向大家比划两招吧?”

那个孙之獬也是嘲讽道:“对啊,小公子你不是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能当状元吗?你以为科举是你们家开的?还想当状元,以你这副公子哥的模样,只怕是连书都没读过几本吧?”

我嘟~~

你小子怎么知道这科举就是俺们家开的?

朱由校坏坏的笑了笑。

“笑什么笑!恶棍,快写,写不出来就承认自己是个不学无术的恶棍吧!”田秀英冲着朱由校呲牙咧嘴道。

田弘遇吓坏了,忙呵斥道:“不得无礼!”

孙之獬不知死活的拉住田弘遇,嚷道:“田千户放心,亮着小子也写不出来,瞧他那副獐头鼠目的样子,无外乎就是仗着家里有两个臭钱,嚣张跋扈罢了,还写对联?哼,他肚子里的墨水,恐怕连我们家的看门狗多都没有吧。”

闻言,朱由校眼里闪过一抹怒色。李进忠刚要出口呵斥,却是被朱由校拦下。

“孙之獬是吧?”

“正是在下,你想干嘛?打我不成?简直岂有此理!还有王法吗?你这个纨绔子弟——”孙之獬嘶吼道。

朱由校撇撇嘴,这家伙还真是属狗了,自己啥都没干,他那边就已经喷上了。

孙之懈的一群好友同年也是朝朱由校指责起来,警告他不要胡来,否则只会给家里闯祸云云。

朱由校气的小脸涨红,这帮家伙还真是不要碧莲。竟然合起伙来欺压自己这个十一二岁的孩子。

“好,我记住你们了。”朱由校冷喝道:“跟个女娃娃对对子有什么意思,姓孙的,敢过来赌一局吗?就你跟我。”

见状,孙之獬笑了,他虽然在历史上人品着实不咋地,但实事求是的讲,读书写诗却是一把好手。历史上,他还是天启二年的进士嘞。

“好小子,算你有种,看我今天不让你输的哭爹喊娘!”

孙之獬得意的扬起唇角。

见两人杠上了,一旁的钱受之面上流露出诡异的笑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