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一卷万历末年
第十七章 阴险的路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3949  |  更新时间:2019-02-08 11:05:13 全文阅读

本章导语————万历四十三年...冬十月辛酉,京师地震。十一月戊寅,振京师饥民。

刚回到宫中,朱由校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发黑。起初,他还以为自己中毒了,正在怀疑是不是庞迪我那个歪果仁在刚刚的饭菜里下了毒,正在懊恼跟谩骂之际,李进忠惊慌失措的护着朱由校道:“皇爷,地震了!天老爷发怒了。”

闻言,朱由校顿时醒悟过来,是了,这种天旋地转的恶心感,是地震发生了。

好在这场地震持续时间不长,余震也没有发生几次,震级应该也不高,但是有明显震感的地域不小,遍布了整个京畿地区。民房倒塌很多,出现了不少的灾民,饥民。这些饥民、灾民在地震中或干旱中被逼的没有活路,只好拖家带口,扶老携幼的朝京师进发,因为京师多大户富商,灾民们总是往富裕的地方一路乞讨,寻个活路不是?

朱由校回到慈宁宫时,便听到西李娘娘跟朱常洛在抱怨,“这些年不是大水就是大旱,不是大旱就是地震,搞得天怒人怨的,臣妾这个心里也扑通扑通的,六神无主的利害。”

朱常洛挑了挑眉头,嚷道:“你是不是听了什么谣言?”

西李娘娘神神秘秘的答道:“可不是嘛,现在宫里的人都在嚼舌根子,说什么天老爷发怒了。”

中国人平常不信鬼神,可一旦出了事,又疑神疑鬼,不敢直面难题,却到处求神拜佛,本末倒置。就连英明的汉孝文帝不也曾闹过“不问苍生问鬼神”的笑话吗?究其原因,不过是国人特有的巫蛊文化与儒学的“天人感应”在作祟。

“天人感应”这一套理论是汉武帝时的大儒董仲舒同志首创的,用来制约皇帝的权力。因为在儒家的国家理论中,皇帝就像太阳,大臣、将领、农民、工匠、商人好比是星星。皇帝的权力太大,活着的人中,没有能够制约皇帝权柄的,所以董仲舒同志具有创新精神的拿出“老天爷”来压皇帝一头,让皇帝在行使权利的时候,始终铭记一点——人在做,天在看。

这种理论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后来,便成了文人士大夫反抗跟制约皇帝权柄的理论依据跟由头。

所以说,天老爷什么的,跟皇帝是不对路的,就和西方的王权与神权之间的龌龊一样。所以,当朱常洛听到天老爷一类的字眼从西李娘娘口中吐出,他的面色立即阴沉下来。

“是谁在散播这些流言蜚语?真是其心可诛!”

朱常洛大发雷霆,将西李娘娘骂了个狗血喷头,然后尤没有出气一般,他怒道:“查!看看是谁在背地里乱嚼舌根子,揪出来,把他的推给打断。”

西李娘娘委屈的点了点头,她平日里足不出户,寂寞极了,好容易听了个有趣的话题,刚邀功似的告诉朱常洛,便被臭骂了一通,真是没地儿说理了。

见朱由校回来,朱常洛问道:“又跑哪儿胡闹去了?”

朱由校笑嘻嘻的嚷道:“去了宫外,到泰西人的教堂里耍去了。”

朱常洛撇撇嘴,嚷道:“你倒是胆大包天,身为皇太孙竟敢随意走出宫门?真是有些肆意妄为了。”顿了顿,他口吻缓和了许多,又问道:“刚才地震,没伤着吧?”

朱由校道:“有皇爷爷跟父王在,老天爷才不敢难为我嘞。”

闻言,朱常洛笑了,“说的好,别信那帮子文臣的蛊惑,什么天老大,皇帝老二?放屁?皇帝就是天,皇帝就是地,皇帝才是最大的!”

朱由校点了点头。

这时,东李娘娘带着八九岁的朱由检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嚷道:“爷儿,姐儿,小爷,你们都无碍吧?”

朱常洛并没有搭话而是整理衣冠,道:“你们娘俩没事儿吧?”

东李娘娘忙道:“没事,没事。”

朱常洛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然后走出宫门,道:“孤这就去给父皇请安,校儿,一块儿过来。”

“是。”

临走前,朱由校朝小小年纪的朱由检眨眨眼睛,后者欣喜的笑了笑。

朱由检跟朱由校虽然都是朱常洛的孩子,但是境遇却是天差地别,就跟朱翊钧喜欢福王朱常洵,厌恶朱常洛一样。咱们的太子同志跟他老爹一个德行,也有厚此薄彼的毛病。对于深受老皇帝朱翊钧喜爱的长子朱由校,朱常洛是怎么看怎么顺眼,即便是朱由校调皮捣蛋,偷听了他的“军机大秘”,仍旧宠命优渥。而可怜的朱由检,天启朝的信王殿下,未来的崇祯皇帝就多多少少显得很不受朱常洛待见了。

究其原因,一者,朱由检的母亲出身卑贱,跟朱常洛的老妈一样,都是个婢女出身,很不被重视出身的这个时代的人喜欢;二者,朱常洛杖杀了朱由检的老妈,在朱由检五岁的那一年。这给朱由校的这个小老弟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导致他很排斥跟朱常洛亲近。

不过无论是现在,还是原本的历史上,朱由检跟朱由校的感情却出乎寻常的铁!

历史上两兄弟之所以感情铁,大概是因为两个人都曾经被西李娘娘抚养过,(西李娘娘产下皇八妹后,又要照顾朱由校,又要照顾朱由检,还要照顾皇八妹,力不从心,所以朱常洛便下令,让东李娘娘抚养朱由检这个不受宠的儿子)而现在这个时空中,两人的关系依旧没有改变的原因,都应归于朱由校的刻意讨好。

我们的朱由校同志虽然人品不咋滴,但是对于崇祯皇帝或多或少还是同情的。加上朱由检现在又是一个小屁孩,还不受人待见。于是乎,朱由校难得的善心大发,时常的讲些好话安慰朱由检,常常把小小年纪的朱由检忽悠的眼泪都落下来。

刚刚走到乾清宫门口,朱常洛父子俩便听到老皇帝在里头大发雷霆。父子两人闻声,互相鸡贼的对视一眼。显然老皇帝正在气头上,这时候还是别出现在他面前的好。朱常洛在门口徘徊片刻后,捅了捅朱由校的后背,嚷道:“要不?你先进去,要是你皇爷爷没把气撒在你身上,父王再进去。”

我去——

卖的一手好儿子啊,你这个逼!

朱由校也不是善茬,反唇相讥道:“这话怎么说?父王,就是皇爷爷平日里没事,见了你不也免不了一通臭骂吗?”

闻言,朱常洛老脸一黑,的确,以他这个不受待见的样子,估计这次怕是要被骂个不轻。想通了这一点,朱常洛的脑袋就像霜打的茄子似的,沮丧的唉声叹气,“得了,儿子,紧紧的躲在爹屁股后头,别被你皇爷爷的口水给淋湿了头发!”

“唉,好嘞爹。”

父子二人摇摇晃晃,走进了乾清宫门,刚走进一侧的暖阁,朱常洛便被劈头盖脸的丢过来一本折子,还听到老皇帝愤怒的喝骂声:“反了反了!朕要杀了这个杨涟!”

朱由校眉头一挑,低下头捡起折子,看到上面写道:“奏请至尊下罪己诏折。”

朱由校嘴角一抽,暗道:明朝的喷子们果然胆大包天!

所谓的“罪己诏”,就是皇帝颁布天下的一道“检讨书”,用来检讨自己的过失,并恳求天下臣民的原谅。这种诏书是由汉武帝同志首创的。当年汉武皇帝跟匈奴人死磕,大大小小,跟匈奴人打了几十场恶战,虽然把匈奴人揍得满地找牙,但是伤敌一万,自损八千。汉武帝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国家,发现连年的大战,搞得国内民生凋敝,经济崩溃,户籍百不存一。目睹这种惨状,作为一个极具使命感与责任感的皇帝,刘彻陷入了沉痛的自责与懊悔之中。然后他在一个叫轮台的房子里发布了一道令后世皇帝格外头疼的诏书,这道诏书,就是历史上第一道“罪己诏”。

刘彻真的很刚,敢面向天下万民,以帝王之尊,检讨过失,他是第一个!也是最光明磊落的一个。后来的皇帝们大都有过“狗尾续貂”,但一部分是惺惺作态,另一部分是被逼无奈。横观纵比整个中国历史,想要再找到一个跟刘彻同志一样胸襟的皇帝,怕是找不出第二个了。

这也就无怪乎老皇帝朱翊钧会雷霆震怒!

这就好比老师让你写检讨书,你能心情好?这还不算,写完了,还要让你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念出来,你能开心?

最关键的是,地震这种事?怨得了他朱翊钧吗?八竿子打不着啊!

文官集团拿八竿子打不着的事,逼着朱翊钧检讨,下罪己诏,他不气的七窍生烟才怪勒。

而就是在朱翊钧最愤怒的时候,咱们的顶级受气包太子朱常洛步入了乾清宫暖阁。瞧见了朱常洛,老皇帝眼前一亮,连忙将朱常洛招到手边,然后将他刚刚从文官、言官那里受的气,一股脑地宣泄到了朱常洛身上,喷的朱常洛脑门锃光瓦亮,这可不是摩丝,而是老皇帝纷飞的唾沫。

在老爹被爷爷喷的体无完肤的时候,朱由校抬眸望了眼一旁的书案桌椅,竟然累积着数百本奏章折子,他昂起头,伸长了脖子望过去,发现这些折子大都是各部的给事中、御史等言官上的折子,大都是借着这次京师地震,朝老皇帝发难嘞。

朱由校不禁蹙起眉头,他隐约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痛骂了朱常洛一顿后,老皇帝感到心情舒畅,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一口气能上七层楼了。老皇帝这才心满意足的摆摆手,赶太子滚蛋。这一次,老皇帝也没有留朱由校吃饭,朱由校便行礼告退了。走在回慈宁宫的小路上,朱常洛一只手牵着朱由校,另一只手摸出了手帕,满脑门的擦唾沫星子。

在一个拐角,朱由校突然不走了,朱常洛恼道:“咋了?”

朱由校问道:“宫里宫外,流言四起,这背后不会站着某个人吧?”

闻言,朱常洛收下手帕,咧嘴道:“真是父王的好儿子。”

朱由校盯着笑容和煦的朱常洛,心里忽然有点儿发毛。

咬人的狗不吠!

咬人的狗不吠!

朱由校心中默念道。

他这是什么意思?在向万历皇帝宣战吗?

是了是了,假如皇帝下了罪己诏,就是承认这些年来的天灾人祸该因皇帝失德而起,无论是庙堂之上,还是江湖之远,这个罪己诏一旦下达,皇帝的威望必然极大的受挫。假如罪己诏不下,已经被激怒的皇帝陛下,少不了重重的责罚一批官僚,这就让原本就离心离德的君臣关系更加激化。被皇帝责罚,疏远的群臣能怎办?造反吗?得了吧,老皇帝虽然年迈,但是在他的任内有过辉煌的三大征,军队都是效忠他的,群臣怎么造反?

所以他们在老皇帝的高压之下,只能抱团取暖,然后更加坚定的团结到朱常洛的麾下。群臣会联合这个不得志的皇太子,支持他,控制他。毕竟,老皇帝总是要死的,只要群臣抱住朱常洛这条大腿,把朱常洛扶上皇位,那么最终的胜利果实终究还是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

想通了这一点,朱由校忽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他觉得自己的后背都被冷汗浸透了!

假如这个猜测成立的话,那么可不可以继续推论下去————万历朝的“国本之争”其实都是朱常洛这个史称“懦弱”的皇太子在幕后操作?

朱翊钧喜爱朱常洵,厌恶朱常洛,朱常洛为了保住自己,便明里暗里的挑拨群臣跟皇帝陛下的矛盾,然后将越来越多的被皇帝惩罚,不得志的官员收为己用!

东林党,东林党!

哪门子有什么东林党,分明就是朱常洛党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