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一卷万历末年
第一章 乾清宫受辱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2324  |  更新时间:2019-01-28 15:07:13 全文阅读

大明万历四十三年五月初一。

三十三岁的太子朱常洛牵着长子朱由校的小手走进了乾清宫。刚刚跨过宫门,朱常洛便听到宫里传来的欢声笑语,以及芬芳的焚香味儿。走进乾清宫旁的暖阁,瞅见父皇万历跟郑贵妃后,朱常洛连忙跪倒在地,口称万福金安。他小小年纪的儿子朱由校更是口齿伶俐,一口一个皇爷爷,喊得颇为厌恶朱常洛一家的万历皇帝都笑逐颜开。听到父皇的笑声,朱常洛这才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直到这时,他这位太子爷才发现,暖阁之中,除了父皇跟郑贵妃外,还有一个他最为厌恶的家伙——福王朱常洵。

察觉到哥哥望向了自己这边,福王千岁面露冷笑,朝朱常洛狠狠的瞪了一眼,当真是凶神恶煞的厉害,宛若市井小人,毫无皇室宗亲的风范。

俗话说的好,“隔辈亲”。见到粉雕玉琢的朱由校,年迈的皇帝情不自禁的站起身来,将朱由校抱在了怀中。此时,皇帝朱翊钧已经五十二岁,这个年纪放在二十一世纪,还不到退休的年纪,可朱翊钧却已是老态龙钟,头发白了大半,另一半也斑驳凋零的厉害。“年纪轻轻”身体就衰老成这样,除了因为皇帝他老人家日理万机,压力山大的缘故外,更多的还是因为明朝道教文化昌盛,大多王公贵族都喜欢服仙丹,也就是重金属炼制成的圆形药丸。药丸药丸,吃了要玩!纵览明朝三百年,死在这上头的皇帝不在少数。

与老皇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怀抱中的皇太孙朱由校,小家伙今年刚满十一岁,宫里伙食又好,所以导致朱由校小小年纪,便长了个脑袋大小的肚腩。老皇帝将朱由检抱起后,便后悔了,可是碍于颜面,又只能强撑着。老皇帝抱着朱由校,苦笑道:“孙儿今年长高了,也长胖了,皇爷爷都快抱不动了呐。”

这句自嘲暴露了老皇帝的力不从心,简在帝心的郑贵妃那里还瞧不出端倪,便连忙走过去将朱由校接过来,抱在怀中,同时安慰道:“陛下,你刚刚大病初愈,就不能老实歇着?已经不是棒小伙子了,要服老知道吗?”

这种“教训”皇帝的话,也只有圣眷二三十年不衰的郑贵妃敢说出口了,换了旁人,即便是老皇帝宠溺的福王也不敢这么逾制。

老皇帝对于郑贵妃的嗔怒,并不在意,反而哈哈大笑。郑贵妃帮他化解了尴尬,他欢喜的很,又那里舍得打骂?

福王却是忙拍马屁道:“父皇哪能抱不动一个毛小子?想当年父皇一怒,发兵朝鲜,倾覆倭国百万大兵,这才叫‘大力气’勒!”

朱常洛见样学样,也嚷道:“是啊,父皇乃当今圣上,擎天之柱,那会力有不逮?等父皇身子骨好些了,还能翻身上马、弯弓射箭勒。”

闻言,老皇帝不悦道:“骑马射箭,亏你想得出来,那些都是粗鲁武夫的勾当,圣明天子不屑为之。”

被老皇帝劈头盖脸臭骂一通,朱常洛面色一白,连忙叩头,言称死罪死罪。到现在为止,打进门开始,他就这么一直跪在地上,没人让他起来,他就只能一直跪着,这时候仿佛所有人都忘记了这个匍匐在地的人是当今大明的皇储,未来的天子。朱常洛屈辱的趴在地上,只能向狗一样摇尾乞怜,没办法,在封建专制的年代里,除了皇帝,所有人都是狗,即便这人是皇帝的至亲骨肉也不能例外。

这时,朱由校忽然奶声奶气的嚷道:“皇爷爷背负着江山社稷,自然没有余力抱着孙儿了。”(帝负社稷之责,何其重矣?故无力舐犊。)

闻言,老皇帝更开心了,他从茶几上拿起一枚刺梨塞进了朱由检口中,宠溺的嚷道:“就属你小嘴最甜。”见老皇帝在逗弄自家的皇长孙,郑贵妃便放下朱由校,朝爬在地上的朱常洛走去,“啧啧啧,还跪着呢?起来吧。”

朱常洛诚惶诚恐,忙道:“谢娘娘。”

见朱常洛起身后,郑贵妃将福王朱常洵也拉扯过来,让这两兄弟站在了一块。然后,郑贵妃连连后退,坐在了皇帝身边,并阴阳怪气的笑道:“皇上,瞧啊明明是一对兄弟,为何外貌上差别那么大?”这话虽是郑贵妃没话找话,故意刁难,却也并非无迹可寻。话说老朱家的皇帝大都富态极了,从流传后世的画像上可以看出,大明诸位皇帝里,除了泰昌帝朱常洛跟崇祯帝朱由检外,都是碾盘子脸,生的具是膀大腰圆。向来体弱多病的朱常洛跟福王朱常洵站在一块时,就更显得身材单薄了。要知道朱常洵在历史上可是首屈一指的大胖子啊,即便在盛产胖子的朱明皇室也是名列前茅,当然,这里仅指体重而非才智。

闻言,老皇帝慵懒的抬眸瞥了眼对比鲜明的两兄弟后,不咸不淡的嚷道:“虽是亲兄弟,但毕竟一个是贱籍所出,另一个则是朕的爱妃所出,自然云泥之别。”

这里的贱籍,指的是朱常洛的老妈——一个身份低贱的宫女。

这也是万历皇帝厌恶朱常洛的原因之一。

不过不得不说,当着人家朱常洛的面,提这件事,却是有点儿太过分了。

果然,朱常洛面色大变!

贱籍所出!贱籍所出!贱籍所出!

原来父皇还在耿耿于怀————

原来自己都做了这么多年太子了,父皇还是看不起自己,想要废除自己的东宫储君位吗?

朱常洛的面色青一块白一块,他不敢怨恨自己的父皇,所以便将一切仇恨都归咎在“祸乱后宫”的郑贵妃身上!

郑贵妃还不肯作罢,仍娇滴滴的笑道:“陛下既然知道贱籍腌臜,为何还执意临幸?还跟这个女人诞下了皇子呢?”

老皇帝尴尬的摆摆手,道:“不提不提,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朕忘了,忘却了。”

“哎呀,臣妾不依,臣妾不依嘛。”

老皇帝执拗不过郑贵妃只得实话实说道:“那日朕醉了,便随意拉了个宫女侍寝,谁承想一炮而中,竟是让那个贱籍怀了龙种,朕至今每每忆及此事,未尝不有抱憾终生之感啊。”

闻言,朱常洛如遭雷击,面色惨白。

原来自己的诞生只不过是一场意外——————

父皇至今还对自己的出生抱憾终生——————

怪不得!

怪不得这些年父皇处处刁难与我!

原来从一开始就错了啊。

不知不觉间,朱常洛已是泪流满面,老皇帝忽然惊觉过来,他盯着泪流满面的长子,心生恻隐之心。皇帝摆了摆手,道:“太子,你退下吧。”

“是,父皇。”

朱常洛转过身,失魂落魄的走了。

盯着长子落寞的背影,老皇帝经过短暂的不忍后,转身抱起朱由校,笑道:“今日就留在皇爷爷这儿,吃顿便饭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