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天启帝 > 第一卷万历末年
第二章 阴诡地狱
作者:井底之冰  |  字数:3186  |  更新时间:2019-01-28 15:13:46 全文阅读

乾清宫

万历皇帝、郑贵妃、福王跟朱由校其乐融融的围坐在桌子旁,品尝着御膳房提供的山珍海味。朱由校虽然年纪很小,也没有出阁读书,没有大儒教导,但却是天性聪慧,口齿伶俐,每每能逗得老皇帝欢心,从宴席开始到结束,老皇帝的笑声就从未断过。待老皇帝午睡的时间,送走朱由校时,郑贵妃盯着皇太孙远去的背影,指着朱常洵道:“你怎么那么不争气?都这个节骨眼上了,也没有一二个皇孙产出?你那些个养在府中的女人都是饿死鬼吧?肚子里怎么什么东西也没有?”

福王委屈的嚷道:“母妃!儿臣平日里也勤于房事,可惜那些娘们的肚子就是不争气,能有什么法子?”

郑贵妃喃喃低语道:“难不成是你的问题?对了,你父皇这儿有不少神仙赐下的仙丹,你且拿去用吧。”

福王接过郑贵妃递来的玉瓶,眼前一亮,问道:“当真管用?”

郑贵妃老脸一红,嚷道:“你都不知道你父皇服用过后,有多勇!简直勇翻了!你快拿去,今晚就用。一定要快快产下一二个聪慧的皇孙,不能在由着这个朱由检跟咱们娘俩争抢圣眷了,明白吗?”

福王嘿嘿一笑,嚷道:“母妃你且放宽心,今夜就等着儿臣的好消息吧。”

“呸,跟你爹一样,坏痞子。”

......

走在返回慈宁宫的路上,朱由校面上的稚嫩之色迅速收敛,取而代之的是满腹愁容。

“自己这个便宜老爹还真是不受待见啊,处处受挤兑。也不知道历史上的他是怎么熬过来的。”朱由校喃喃低语道。没错,朱由校就是传说中的穿越者,并且在数月前,穿越到了小小年纪的朱由校身上。

朱由校之前是一名大学生,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是搞艺术的,对历史不甚了解。不过他有个发小是个明粉,名唤石悦。当朱由检穿越到明朝,并且搞清楚状况以后,他曾悲呼道:“按照惯例不应该让石悦这种精同历史的家伙穿越过来的才对吗?干嘛让我这个未来的奥斯卡影帝穿越过来?一定是搞错了,搞错了!”

朱由校至今记得,穿越之前,他跟石悦去山里玩,然后一道天雷从天而降,劈中了他。而离他不过两尺的地方就是石悦。老天爷一定是想让石悦穿越过来改变历史的才对,我的穿越完全是个意外啊!跟朱常洛的诞生一样,是意外,是偶然事件!

虽然朱由校不学无术,只对聚光灯跟女明星感兴趣,但是毕竟跟石悦在一起久了,耳濡目染的也粗通一些明史,譬如说自己现在所处的时代,是明朝末年,天下即将大乱,东北的“我大清”即将羽翼丰满,南边的海疆也时常有葡萄牙、荷兰人掳掠。在内由于土地兼并以及贪官污吏横行霸道,明帝国境内每年都会爆发十数起大大小小的起义或叛乱,整个朱明朝廷已是到了风雨飘摇的前夕。

回到慈宁宫后,朱由检流窜进朱常校的书房,说是书房,其实就是为了好看,陈列了数以千计的典籍,平日里朱常洛是不看书或者很少看书的,这是因为“国本之争”导致朱常洛一直没有出阁读书,文化水平有限。更没有养成爱读书的习惯。至于朱由校来书房干吗?看书吗?别逗了。从前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他是个连电子书都懒得看一眼的主儿,即使是被天雷劈中了脑袋,穿越到了明朝,也不会改变他不学无术的性子。之所以朱由校喜欢来书房,一来是因为书房几乎从来没有人来,因为朱常洛都不来,侍奉他的太监宫女们自然也不会来,所以这里很安全,很安静,算是一片都属于他的空间;二来这里藏着朱常洛的秘密————春宫图!而且是连篇累牍的春宫图!

朱由校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在从前,他是富商之子,从十六岁开始就玩起了女人,读了北电以后,更是有了“品味”,同时交了三个女明星,当然都是些二三线的,不出名的。穿越以来好几个月了,朱由检这个花花公子至今还没有打上一炮,早已是饥渴难耐,虽是十几岁的身体,但却有一颗二十多岁的色狼之心。躲在书房,朱由校一边吃着宫里的各种点心,一边在春宫图的海洋中流连忘返。可惜,他身子骨还没有发育健全,看了半晌,丝毫不起反应。

就在朱由校意兴阑珊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书房里有动静,便探头探脑的望去,发现竟是朱常洛跟几位大臣聚在一起碰头。巧的是朱由校都认得这几位,一个是朱常洛的铁杆心腹太监王安,一个是兵科右给事中杨涟,一个是御史左光斗,一个是户部给事中魏大中。这几个人中,除了阉人王安外,其余三个都是东林党的骨干,而王安也是亲东林党的,跟东林党有着密切的联系。而太子朱常洛更是由于得到了东林党的支持,才得以在郑贵妃的威胁下,保住了东宫太子位。

而恰恰老皇帝对东林党深恶痛绝,曾数次直言东林党不过是一群“沽君卖直”的腐儒跟伪君子,一个个皆不堪大用。

既然大家都不受待见,所以自然时常抱团取暖。不过被朱由校撞见他们碰头,这倒是头一回儿。

“诸公救我。”

朱常洛嚷道。

杨涟、左光斗、魏大中三人立马做气冲斗牛状,杨涟喝道:“莫非是那妖妇又要欺辱殿下?”

朱常洛坐在椅子里,只知道抹眼泪。

见主子哽咽不能言,王安忙将今天早些时候,朱常洛带着朱由校进乾清宫的所见所闻诉于三人听。在听到郑贵妃母子数次羞辱朱常洛之后,性子最是耿直狂狷的左光斗大怒:“妖妇欺人太甚!殿下不要忧虑,臣这就回家写折子骂她们娘俩。”

杨涟跟魏大中则是跟着朱常洛抹眼泪道:“主辱臣死,主辱臣死,我等不能替殿下受辱,排忧解难,真是万死难辞其咎了。”

闻言,朱常洛哭声更大了,不一会儿功夫,君臣四人抱头痛哭,都是泣不成声。

见杨涟他们三个好像只顾着扯嗓子干嚎了,也不见掉几颗泪珠子,朱常洛着急了,他连忙朝王安使了眼色。老太监王安心领神会,忙将三人拉开道:“诸位东林君子,咱家觉着,光搁这儿垂泪于事无补,倒不如想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出来,不然总让郑贵妃跟福王为祸宫闱,实乃大明泼天大祸也。”

朱常洛也跟着嚷了句:“诸公救我!”

见状,杨涟三人面面相觑,沉默半晌,由杨涟带头道:“殿下勿忧勿惧,且待我等三人出宫,纠集同道中人,正义敢言之辈,一块写折子参她!骂不死她,就写折子写死她,写不死她,也烦死她。殿下放心吧,只要是骂这种祸国殃民的妖妇,我等可谓是笔耕不辍,才思泉涌,我等斗胆向殿下保证,日后早中晚各上一折子,参郑贵妃那个妖妇,定要烦死这个妖妇,替殿下出口恶气。”

朱常洛傻眼了,没有想到这帮被他视为肱骨之臣的东林君子们似乎除了写折子骂娘,就没有其他计谋了。摸清了这帮家伙的斤两以后,朱常洛收起了惺惺作态,他擦干抹净面上的泪水,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见太子殿下面有愠色,东林君子们纷纷跪倒在地,诚惶诚恐,直言微臣不能替殿下分忧,死罪死罪云云。

朱常洛恨恨的瞥了眼匍匐在自己脚边的东林君子们,良久,却是一句话也没有骂出来,为今正是用人之季,朱常洛以大局为重,不依发作,失了人心。他叹了口气道:“京中多贩夫走卒,好勇斗狠之辈,众卿可多加笼络,收为己用,或可成就一番事业。”

太子的话云里雾里的,讲的十分晦涩,这让光明磊落的东林君子们如何能懂?一个个急得抓耳挠腮,也揣测不得圣意。具体事宜,朱常洛自是不会亲自口授,讲完这句话后,他便闭上了眼睛。见状,王安连忙低声同东林君子们讲述了一下太子殿下对付郑贵妃的计谋。

当王安将整个计划和盘托出以后,东林君子们纷纷拜倒,赞曰:“殿下圣明,有如此锦囊妙计,何愁妖妇不除?”

朱常洛摆了摆手,一副疲惫的模样,他现在对这帮家伙失望至极,以至于连听他们拍马屁的心思也没了。见状,东林君子们连忙走出慈宁宫,临走前还拍胸脯保证道:“殿下放心,此事交给我等去办,妥妥的。”

待众人走后,朱常洛忽然听到书房内又异响,这让他吓了一大跳,莫非屋内有人?若果真如此,刚刚的密谋岂不是被他听了去?一念至此,朱常洛的后背都被冷汗浸透了,他连忙起身,左右却寻不见武器兵刃,只好拎着个鸡毛掸子冲进了书房。

却是看到长子朱由校躺在地上,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见了朱常洛,朱由校哈欠连天的嚷道:“父王,读书果然无趣的很。”

朱常洛紧盯着朱由校,嚷道:“你一直在这儿?”

“从皇爷爷哪儿回来后,就一直待在这儿了。”

“你听到刚刚父王的谈话了吗?”

“谈话?跟谁?儿臣不知道,儿臣一看书就犯困,刚刚睡过去了。”

“这样啊...”

朱常洛盯着自己的爱子,面色颇有些阴晴不定的意味。

井底之冰
作者的话

“石悦”确有此人。是个彩蛋。有兴趣的可以查一下他是谁。明粉一定都知道他的名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