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一卷初入乱世之洛阳风云
第二章 则安之
作者:崖边钓鱼  |  字数:4083  |  更新时间:2019-02-15 15:11:47 全文阅读

“嗯……”

当李知醒过来时,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被绑的结结实实的。

使劲扭动了下,绳子却像长在他身上一样,他扭动了几下就放弃了。

没人能从捆的像毛毛虫一样的捆绑绳下挣脱出来,索性他也就不挣扎了。

李知静静的躺在地上,看着头顶上的茅草陷入了深思。

“我应该是和小说中写的一般,穿越了吧?

虽然很荒诞,但是我被巨石压成饼,然后又被雷电劈了之后还能幸存,这本来就是一个神迹。

经历了这么多神奇的事情,再加上一个穿越也没大不了的。”

李知正想着这些,他的眼睛突然被一束亮光照的眯了起来,定睛一看,却原来是那个小哥走了进来。

见李知一言不发,那小哥笑眯眯的问道:“兄台既已醒来,为何不喊叫求饶?

嘉素来心软,兄台若是痛哭求饶,说不得嘉心中一软便把汝给放了呢。”

李知扭过头看着这个小哥,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回道:“小哥,刚才你是一直在伪装吧?你为什么认为我是异族?”

“伪装?”

那个小哥沉吟了一下

“虚假之华服?此言甚为诙谐有趣,大善!”

“额……?”李知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表达内心的槽点。

他第一次听人把伪装解释成这样,不过这么理解倒也没错。

到了现在,他也明白过来了,对面这个小子怕是早就发现他了,并且对他很的出现应该很是好奇,不然不会亲自出马,给那些手下拖延时间了。

不过他就想不明白了,自己长的也不像坏人啊,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熊孩子凭什么就认定他是坏人呢?

李知带着这些疑问,开口道:“小哥,你……”

还未等他说完,那人插言打断了他的话,满脸疑惑的问道:“小歌?方才便想问汝,为何唤嘉小歌?

小者,幼也,歌者,雅事也!汝言之小歌,可是称赞嘉乃幼雅之士?”

这人并没有回答李知的问题,反而反问了他一句。

“咳咳咳咳……”李知差点被自己的唾沫呛死。

他也是醉了,头一次听说小哥是这么个意思。

不过李知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含糊的应了一声后,又再次问道:“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异族?我可是堂堂正正的汉族人。”

对面小哥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泛起了笑容。

“汝身材魁梧,手上却平滑无茧,绝非出自平民之家。

这阳翟县方圆数十里并无山贼。

然汝却行无车,身边亦无奴仆,身上衣物皆非吾汉室之衣物,可见汝绝非被打劫的世家子。

无籍之野人,皆躲入深山,衣食无着,面黄肌瘦。

而汝却面颊饱满,声音洪亮,并非忍饥挨饿之辈,绝非野人。

汝即非平民,亦非世家子,更非野人。

且…汝身着异服,虽说汉语却言辞古怪,可见汝绝非汉人!

汝即非汉人,不是异族又是何人?”

李知听完他的解释,面上平静的很,内心却咆哮不已:“说的好有道理!你个熊孩子!我是异族?我是你爹!!!”

李知心中虽然不忿,但他却无言以对,因为他这个汉族,和这个熊孩子所说的汉人,经过一两千年的演变根本就不是一回事。

不过真被认为是异族他就完了,要知道他现在大概是在汉朝,君子报仇十世尤未晚也,的公羊学说还没消散。

若真被认为是异族,被人打死那就冤了,而穿越的事又不能说,所以他只能靠编了。

“拼一把吧!且看我老师中奥斯卡影帝的实力吧!”

如此想的着,李知努力的挪动身子,使自己坐了起来。

只见他面色一暗叹了一口气后,有些悲愤说道:“哎…我咳…!在下出自陇右李氏,然却为旁支,受族中主脉欺压,一气之下杀了主脉一人,只能穿山越岭远走他乡。

却不想,此处初夏便如此炎热干燥,生火之时,不慎引火烧身,便成了这幅模样。”

说道这里,李知装作悲愤的叹了一口气。

“罢罢罢……吾大汉与乡老约法三章中便有杀人者死之言,区区李知岂能例外?!

便把知送去本地县衙,或许汝还能得些钱财。”

说完,只见李知双目紧闭,眼角似有泪痕。

虽然他看似悲伤,心里却在暗戳戳的想道:“憋住!一定要憋住!多想想自己的惨事一定要哭出来,少年人大多心软,能不能活命就看这一次了!”

对面小哥闻言,若有所思的看着李知,久久不语。

过了良久,就在李知快要绷不住的时候小哥开口了。

“来人!”

他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大汉从外面揭帘而入。

那大汉进来后,先是对小哥行了一礼,随后恭声问道:“家主,有何吩咐?”

李知这时焦急万分,心中想道:“他不会真的是要拿我去见官吧?那不是全露馅了嘛”

就在他就要绝望之时,就听到一声

“把他放了。”

听到这句话,李知猛然睁开了双眼,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少年。

“居然真的把我放了?”

随即,他心里却涌出一股愧疚之感。

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利用了对面少年的心软才获救的。

待到大汉把他身上的绳子解开后,李知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深深做了一个稽首。

“多谢公子大度,在下姓李名知字行之,敢问公子尊姓大名,日后必有所报。”

在花了几秒钟的思考下,他决定入乡随俗的给自己起了个表字。

李知话音刚落,就见对面小哥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言道:“吾乃郭嘉郭奉孝是也,兄台不必多礼,亦不必谢嘉,因为兄台所言,嘉一字不信”

看着满脸戏谑的郭嘉,李知化身咆哮帝,心中一阵咆哮:“果然他就是个熊孩子!把我的愧疚还给我!”。

“不过…郭嘉郭奉孝?”李知却在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愣了。

“如果他就是我知道的那个郭奉孝的话,在加上他说的光和的年号,那事情就大条了,那可是十不存一的乱世!”

他突然想起来好像郭嘉说过这是阳翟县?

历史上好像郭嘉就是颍川阳翟的吧?!

“算了,先不管这些了,先把现在的事情搞清楚吧。”

李知本来就是半个乐天派。

与其自己吓自己,还不如把眼下的事情搞清楚。

随即,李知面带疑惑的向郭嘉问道:“公子既知在下言语有伪,为何还要放了在下?”

郭嘉闻言,摇了摇头后说道:“行之兄莫要在称呼嘉为公子了,我等皆称表字即可。

嘉区区一寒门士子,如何称得上公子之称?兄莫要令嘉贻笑大方。

至于行之兄所问…”

说到这里,郭嘉便有些忍俊不禁的说道:“行之兄虽生的魁梧,然却手无老茧,步伐松垮,可见非是习武之人。

而异族之人居于苦寒之地,为了生存,大都习武,此其一也。

行之兄见陋墙而止步,虽行为怪异,然问事却有礼,必是饱读诗书之人,此其二也。

嘉凭此两点,便能断定行之兄绝非异族!

至于为何捉行之兄……”

说道这里,郭嘉偷偷一笑。

“皆因行之兄言行甚为诙谐有趣,嘉便为此绑之,放之。

玩笑之事耳,行之兄莫要在意。

嘉使人为行之备下了沐汤,行之切先沐浴更衣,吾等再言其他,哈哈…”

说完,郭嘉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着快步走了出去。

等郭嘉出去后李知的脸却渐渐的黑了下来。

嘴上虽不言语,但内心却炸开了锅。

“你个死熊孩子!你就没有怀疑过我是异族对吧?!

你就是觉得我是个有趣的人,所以你才吓唬我对吧?!

我就是想多了自己吓自己对吧?!

这就是个恶作剧是吧?

行!你厉害!我就不信了,我能管理一个班的熊孩子,还治不了你?你给我等着!

就在李知暗暗发狠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大汉拱了一礼道:“贵客请。”

“呼…烦请带路吧”多想无益,先洗干净再说吧!

李知跟着那个大汉走到了一间简陋的浴室之中。

只见其中有一大沐汤桶,里面盛满了水。

沐桶边有一小几,小几上有一个盛着灰色粉末的小盒子和一套衣服。

这时那个大汉对李知行了一礼后说道:“贵客请自便,小人就在门外等候,若有事,请贵客吩咐。”

说完那大汉便走了出去。

“呼…真舒服。”

李知等那人走了之后,立刻便把自己身上的烂衣服脱了下来,快速的进入了沐桶之中,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他呆呆的躺在沐桶中,看着屋顶陷入了深思。

“没想到居然穿越了,还好自己的父母有大哥大姐照料不用担心。

只望二老,不会因为失去我这个儿子,而太过伤心吧。”

李知这样安慰着自己。

他心里其实充满了无奈,如果有可能,他才不想来这个见鬼的时代。

“果然是彼之蜜糖,我之毒药!

也不知道我那些穿越者同行们是怎么适应的”

想到这里,李知无奈的摇了摇头。

知道自己多想无益,便整理了一下心情,在心中对自己的现状做了一下分析。

“首先…这是汉末。

还有几年便天下大乱了,生民百不存一,想要在乱世活下去只有三个办法。

第一:争霸天下!

第二:加入世家。

第三,找一个厉害的人物抱大腿。”

选定这三条路后,李知又逐一排除:“首先,争霸天下。”

想到这里,李知摇了摇头。

“我这个没有身份的人,没被人当逃奴捉起来,都算是大运气了,还想争霸天下?

外面虽然有一个顶级的谋士,但是……!”

想到郭嘉,他就是一阵咬牙切齿。

“这死熊孩子人小鬼大,别把我卖了就谢天谢地了,还敢指望他能辅佐我?算了吧!”

“要不…加入世家?”

刚想到这里,李知便摇了摇头,自我否定道:“算了吧!我可没有给人当奴隶的心思。”

“那就剩一条路了,拜老大,抱大腿!”

“可是找谁呢?”李知虽然选定道路,但他却犯起了愁。

“最后成功的只有曹,刘,孙。

刘备?”

想到刘备,李知摇了摇头。

“不行,刘跑跑太能跑了,一个跟不上节奏,说不定自己就没了。

孙坚?”

李知又摇了摇头。

“还是不行,他手下就没谋士,也不会照顾谋士。

万一到了那里,他看我长的魁梧,让我跟他上阵怎么办?

再说了,孙权掌权的时候,手下若不是家世显赫,剩下的就没几个长寿的,不行不行。

曹操?”

想到曹操,李知眉头紧锁。

“虽然他可能很适合做老大,但是他那梦中杀人,作赋杀人,还有荀彧之事,太令人心寒了。”

想到这李知就是一阵心烦气躁。

心中纷乱的思绪,令他有些发狂,使劲的揉了揉脑袋。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么办才好?!”

“嗯?!”突然李知像是想到了什么,令他一阵出神。

良久,就听他喃喃自语道:“我这算是太瞧得起自己了吧?

就算想跟老大,他们也不一定看的上我吧?

我的优势是什么?

智谋?

快算了吧!我虽然不是白痴,但也不是什么高智商人才,不然在前世也不至于混的不咋地。

依靠历史做先知装谋士?”

想到这儿,他又自己反驳了自己。

“呵!先不说蝴蝶效应,就说三国的一件件事情,谁能一一记得?

就算记得,可就知道大概不知道细节有什么用。

而且历史是人书写的,谁知道写史书的人有没有来个春秋笔法什么的,当谋士不行!”

待李知把谋士这一条路放弃之后,又苦思起来:“要不…当武将?

呵呵哒…不说也罢”

想到自己的武力值,他自我嘲笑了一番。

“可乱世就是武将跟谋士有价值啊。”

李知这时候一阵的泄气。

“难道穿越了我还是浑浑噩噩得过且过?

不行!既然上天给我这个机会来到这儿,就算不能如张良萧何那样,名流青史,最少也得……”

“额……嗯?!”

“萧何……?!”

“哈哈哈哈…我想到了!”

李知好像想到了什么,激动的从沐桶里跳了起来。

崖边钓鱼
作者的话

写书不易,求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