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一卷初入乱世之洛阳风云
第一章 既来之
作者:崖边钓鱼  |  字数:3414  |  更新时间:2019-07-16 21:17:47 全文阅读

公元179年,大汉光和二年,颍川郡阳翟县郭家村以东,一个山谷之中。

“咔嚓!”一声,一道紫色的惊天旱雷响起。

随着这道旱雷,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林中,一个衣不遮体,全身黝黑的健硕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一块大石之上。

“嗯哼……”这道身影呻吟了一声,便睁开了双眸。

只见他茫然的看着天空,喃喃自语道:“我这是在哪?我不是死了吗……?”

突然,他骤然起身,打量着周围。

“这到底是哪里?地震时我不是已经被石头压死了吗?”

说着,他摸了摸自己黝黑的脑门。

“我记得死前,好像还被突然出现的紫色雷电给劈了,这都能活着?”

他有些呆滞的摸了摸自己为救学生,而被石头砸扁的胸口。

“竟然好了?这怎么可能?!”

他带着满脑子的疑惑,起身环顾四周。

“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阎罗殿?可这也不像啊……。”

说道这里,他烦躁的摇了摇头。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我连活着都不怕,还怕死了吗?!先看看再说吧。”

他本来就是一个乐天派,想不明白的事,就先抛之脑后。

随即,他便沿着前面一条崎岖的山路,往林外走去。

走了片刻后,就看到一条小径,忽然他双眼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

随即,他快步走上前去,蹲下来看着小径旁的被压倒的杂草。

“居然像是人踩的?哈哈!也就是说这条小路的尽头应该有……??”

就在此时,他话音一顿,脸上带着莫名之色。

“额…如果这里真的是阎罗殿……该不会真有鬼吧?”

“咦~~”

他被自己的胡思乱想,惊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随即,他为了验证心中的想法,往自己的大腿上使劲掐了一把。

“嗯哼!”

虽然疼的他闷哼了一声,不过嘴角却渐渐上扬。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我好像还活着,哈哈!这样都没事,我可真幸运!

既然没死,那就去找找看有没有人,顺带着,看看能不能打听一下自己学生的消息。”

言罢,他便加快脚步,往小径的尽头走去。

微风吹过山林,时值初夏,林中已有一两只蝉在鸣叫,不仅不刺耳,反而给人一种生机勃勃之感。

四周树林中,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儿,在叽叽喳喳的鸣叫着。

路边盛开的野花,传来一阵阵花草的幽香。

这些充满生气的场景,让他心情颇为愉悦,心中的恐惧,亦是得到了些许抚慰。

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小径两旁的树木越来越松疏,脚下的道路,也渐渐的有了人工堆砌的痕迹。

他知道这是快要找到人了,所以就渐渐地加快了步伐小跑起来。

又小跑了一段时间后,在一个拐弯之处,终于见到了一片小屋。

不过见到这些小屋之后,他的脸色却渐渐地变了。

皆因为映入眼帘的不是什么砖石房屋。

却是一些用泥土和杂草混合做墙,蓬草做瓦,草帘做门,再加上几面篱笆做围墙的茅草屋。

强忍着心中的不安,走到一个看起来比较大,约有五六间房的篱笆门前站定。

“你好,有人吗?”

他刚喊完,屋里就传来了一声文绉绉的话语。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他话音刚落,就听屋内传来了一声河南乡音。

闻听此言,他瞬间乐了,心想:“这人可真有意思,跟我一个中学语文老师拽文?”

觉得有趣,便入乡随俗,也操着已经有些陌生的家乡口音,说起了文言:“既知友人已至,为何却独坐家中,而非迎客?”

“非也!非也!吾自在家中,友人知吾,君子坦荡,皆自行入内,然…汝却止门不入,友乎?君子乎?”

“呵呵呵…”闻言,他忍不住一阵轻笑,心想:“这人还真有趣。”

“某乃李知,常自称为君子,既如此……哈哈”

说到这里,李知亦是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自嘲的摇了摇头。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拽文了,我可真进来了?”

说完,他就推开篱笆门进入了小院之内。

“吱呀”

只见这些房子之中,唯一有门的屋子里走出来一人。

李知定睛一看,只见此人约十五六岁的样子,长相清秀,脸上却无几分血色,苍白的很,似是有病在身。

不过这些都不是李知所关心的事,只是再看这位的穿着时,却令他惊奇不已。

却是因为,这位小哥留有长发,系着一袭锦纶。

身穿一身青色汉袍,脚下踩着一双有些旧的鞋子,样式如古代芒鞋。

见到这位小哥的打扮,李知心中想道:“这位小哥还真是古代迷啊,不仅说话,连这服装都一起拷贝了啊……

不会周围的茅草屋也是他盖的吧?

嘿!这位还真是古代资深粉啊!”

李知正想着,却见对面的小哥看到他时,先是一愣,随即面色颇为古怪,似是在忍着笑意。

随即,只见那小哥突然提起衣服大袖,遮住眼帘。

“噗呲!哈哈哈哈……”

随即,便从衣袖后传来了一阵大笑之声,只见他边笑边说道:“哈哈哈…兄台莫要怪罪,实乃兄台…”

他说到一半,看了一眼李知,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

李知看着面前大笑之人,不悦的皱了皱眉,心中想道:“这人太没礼貌了吧?”

随即,李知心念一转,朝自己身上瞥了一眼,见自己满身的漆黑,如碳烤一般,这便有些明白了。

“可能是我现在太邋遢了吧?”

想罢,李知目光四处巡视,想找个能当镜子的东西。

当他看到墙边之时,发现墙角有一个粗陶大水缸,便走了过去,低头一看。

“噗呲…”

当看到水面倒映的人影时,李知自己都忍不住乐了。

只见缸内的人影,像是刚进过煤窑的熊瞎子一般,漆黑一片。

本来还算俊朗的面容,也因为黑一道白一道的痕迹,显得如花猫一般,滑稽不已。

随后,李知又低头仔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见平日里整洁的衣物,此时也破如乞丐装,也就勉强能遮住自己的要害部位罢了。

不仅如此,还有一副他平时带的平光眼镜颤颤巍巍的插在肩膀上,这种形象,也不怪别人发笑。

等李知找到原因之后,脸上不由的有一丝尴尬之色,不过他很快就理好了心情。

他转过头来,面向已经止住笑意的小哥。

“出了点意外弄成这样,让你见笑了,小哥,这是什么地方?我能用一下手机打个电话吗?”

却不想,对面小哥却面带疑惑问道:“此处乃是阳翟郭家村,兄台所言手机乃是何物?”

李知闻言一愣,心想:“阳翟?没听说过啊,不过……这人不知道手机?逗我呢?”

李知多少有些不耐烦了,他现在还有急事,不能在这里多耽搁。

随后,他看着满脸无辜的小哥,心中无语想道:“嘿!这位小哥还装上瘾了!”

李知虽然心中不悦,但是他现在有求于人,所以还是耐着性子,面带真诚的恳求着。

“小哥,我是真的有急事,别再开玩笑了!

借你手机打个电话,我回去以后一定有重谢送上。”

对面小哥看李知一脸焦急的样子,同样也是满脸认真的回答道:“兄台何意?!嘉虽年幼,然却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嘉岂是趁人之危之辈!然…”

说到这里,他双手一摊,无奈的说道:“嘉委实不知手机为何物!”

“……”

听闻此言,李知无言以对,对这人爱开玩笑的毛病实在是无可奈何,所以便有气无力的问道:“那最近的派出所在哪?这你总该知道了吧?”

小哥这次比李知还要无奈,揉了揉额头郁闷的看着他。

“嘉虽不是饱学鸿儒,却也算是有识之士。

为何今日兄台所言之物嘉却不识?派出所又是何物?”

那小哥回答之时,脸上带着几分郁闷几分探究之色。

李知愣愣的看着对面小哥。

他不是傻子,自认为也有几分识人的能力,这个小哥不太像是说谎。

到了现在,李知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了。

不管是自己突然好了的胸口,还是这个诡异的地方,再加上这些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的房子,都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不过李知希望自己的感觉错了,所以便带着几分侥幸,小心翼翼的问道:“今年是哪一年?”

小哥听到他这么问,当即面色便有些怪异。

“额……如今乃是光和二年”

“咔嚓!”

对面之人的话,如一道闪电般映入李知的脑海,让他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作为一个语文老师,他当然知道光和这个年号所代表的意义。

不过李知却是不敢置信,希望是自己想错了,急忙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袖,急声问道:“当今皇……额……陛下是谁?”

小哥闻言,脸色大变,甩开李知的手,退后几步,厉声喝道:“汝不知年号,亦不知今上尊讳,莫非汝乃异族乎!”

要知道皇帝登基之时,是需要昭告天下的。

哪怕是野人罪民也应该知道当今皇帝的年号尊讳,免得取错了名字,触犯了皇帝是要杀头的。

就在这时,其他房子里的人像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见李知动手动脚,皆面色冷峻的走了过来。

有几个壮汉甚至还拿了几把猎弓指着李知。

其中一人向那小哥询问道:“家主,此人何人?如何处置?”

此时的李知,并未在意那几个壮汉的无礼,眼见着几个壮汉的衣着也皆为汉服,他不再存有侥幸的心理。

他无权无势,也毫无名气,不可能有人花这么大的力气跟他开这种玩笑。

想通这些之后,李知知道,他好像实现了自己曾经最荒诞的梦想……自己穿越了?!

此时的李知,脑中一片空白。

加上他本来就很疲惫,又被这个荒诞的消息刺激到了。

顿时,李知就觉得天旋地转,随即便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他脑海里就一个念头

“那些穿越小说中描述的情节,居然真的发生了?真的能穿越?对了,是那道紫色雷电……”

还未想完,他就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崖边钓鱼
作者的话

新人发文,多多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