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二十八蛋 鸡之越狱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583  |  更新时间:2019-01-27 07:10:56 全文阅读

鸡公煲一行分为三组行动。救援组方面,以鸡公煲被俘为代价救出了人质,但鸡米花为救鸡公煲被俘,此时狗戴准备回去确认一下情况;情报通知组方面,在狗肉包和鸡腿饭的努力下,依雨和音晴脱离了危险,即将到达犬牛斗驻扎地点,但狗肉包的身体情况却不容乐观;骚扰组方面,似乎要发生什么大事,打破这寂静的夜。

  

  救援组方面。

  狗戴返回了当时观察情况的山崖上,开始用狗远镜查看情况。

  “喂!看到什么了吗?”一个声音问道。

  “别着急,还得再侦察一会儿。”狗戴严肃地说。

  “哦,那快点!”声音催促道。

  “别急,没看我正忙着呢么!”狗戴训斥道,但感觉有些奇怪。

  缓缓放下狗远镜,朝着声音发出的侧面看去,瞬间流出冷汗。

  “呀吼~”狼子野对狗戴热情地打招呼。

  狗戴看到,狼子野背后还站着狼食月,瞬间绝望了。

  “呀……吼……”狗戴无奈地学着狼子野。

  “嘿嘿,忙完了吧?”狼子野笑嘻嘻地问道。

  狗戴僵硬地点了点头。

  然后……

  “呀吼……”狗戴僵硬地和鸡公煲与鸡米花打着招呼。

  鸡米花和鸡公煲看见狗戴也被抓了进来,目瞪口呆。

  “呀吼……个毛线啊!”鸡公煲质问道,“你怎么也进来了啊!?”

  狗戴将自己回来看情况的事情和被狼食月与狼子野抓住的事情告诉了二鸡。

  “你们啊……”鸡公煲无奈说道,“我不都说了我没事的嘛!一个个的!尤其你这只笨狗,跑了还跑回来!”

  “这能怪我!?”狗戴反驳,“还不是你这只鸡制定的作战计划从中间开始就乱了?”

  

  我们时间调回到兔丝沙拉刚刚离开的时间点。

  鸡公煲说着作战计划:

  “首先,让狼豪绑着我,混过守卫;

  接下来,狼豪找理由支开后厨厨师,然后我和狼豪一起给食物中下迷药,但肯定不能保证迷倒所有狼;

  之后,我会暗中找一些易燃易冒烟的燃烧物摆到过道处;

  再然后,等到大多狼们被迷药迷倒后,我就点燃燃烧物。”

  鸡公煲停下,向狗戴问道:“笨狗,你会学狼族的叫声吗?”

  “切!那还用问,当然会。”狗戴不屑地说道。

  “嗯,那接下来就好办了,”鸡公煲继续说道,

  “接下来分成几种情况:

  第一种:我从正门逃出后,狼豪大喊敌袭,造成混乱,并引出人质山狼籍的支援;

  第二种:下迷药失败,我仓促点燃易燃物后,从其它地方逃离,这种情况的话,笨狗,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那还用你说?”狗戴不屑说道。

  “好,就这样,我和狼豪负责制造混乱,笨狗和花花主要负责救出人质,之后,我们从西边森林的这个地方会合。”

  说着,鸡公煲指了指地图上西边森林的某个地点。

  计划实施之后,因为鸡公煲挺身救狼豪,而导致迷药还没生效就匆忙点燃了易燃物——草垛。而鸡公煲深知,狼驭星不是好对付的角色,很可能晚些才能逃走,或者无法逃走,所以在浓烟中偷偷让狼豪带口信给狗戴和鸡米花,并叮嘱狼豪要躲过狼籍的支援。

  而这一变动,也直接导致了鸡米花后来的支援和狗戴之后的来确认情况。

  

  “怪我咯!明明是你这只笨狗不懂得变通!”鸡公煲骂道。

  “还不是拜你这只臭鸡所赐!?”狗戴也不示弱。

  就在吵得过程中,两只感受道了不远处远处传来的杀气,正是鸡米花,两只瞬间安静。

  “你们两个,就不能老老实实想想怎么出去?”鸡米花表情严肃地质问道。

  “呀吼!你们也在啊!”狼子野向三只打着招呼。

  狼食月也从远处走来,问道:“你们的目的我大概都知道了,想要决一胜负,对吧?”

  “是,又怎么样?”鸡米花走到门口。

  此时,鸡米花的战威与狼食月的战威在空气中进行了摩擦碰撞,产生了一阵强风。

  “哦?虽然不强,但也不弱,看来当时的确有些小看你们了,不愧是敢正面面对平天的小鸡。”狼食月说道,“但还是太嫩了一些。”

  鸡米花神情严肃。

  “喂喂,那只鸡兄弟!加入我们吧?”狼子野对鸡公煲说。

  “你在说我吗?”鸡公煲惊讶地指了指自己。

  “除了你还有谁?”狼子野笑着说道。

  鸡公煲心里产生了一些想法:说不定是逃出去的机会,但这两只狼不好对付,而且,狼让鸡加入狼一伙,这明摆着就是……

  想到这,鸡公煲突然脑补出了自己被做成烧鸡的场景,使劲对狼子野摇头。

  狼子野有些灰心。

  “就这样吧,”这时狼食月说话了,“还有急事,走了。”

  说完,狼食月转身离去。

  狼子野还依依不舍,对鸡公煲说道:“那只年龄和我相仿的白鸡是不是你们一起的?”

  三只听到白鸡之后,突然担心起来。

  鸡公煲上前问道:“他没事吧?”

  “加入我们,我就告诉你。”狼子野笑着说。

  “那只白鸡应该没事,那只狗的话,可能已经不行了。”狼食月回头说道。

  “姐姐,干嘛告诉他啊?”狼子野带些抱怨。

  “快走了。”狼食月离开。

  “拜拜~”狼子野有些失望地说着,也离开了。

  

  “还算你有良心。”鸡米花冷冷地对鸡公煲说。

  鸡公煲有些疑惑:是说我没加入狼有良心?还是说我担心伙伴有良心?算了,不想了,反正破天荒地夸了我,嘿嘿嘿。

  “你不担心狗肉包吗?”鸡米花问狗戴。

  “那兄弟命大着呢,不用管。”狗戴不屑地说道,躺倒,用胳膊当枕头,闭上眼,开始休息。

  鸡米花准备责备狗戴,被鸡公煲拉住。

  “花花,”鸡公煲小声说,“那只笨狗在刚才的事之后,没有跟我再吵,显然是很担心,就不要再多说了。”

  鸡米花什么都没说,叹了口气,在一旁找地方坐下。

  

  情报通知组方面。

  鸡腿饭在交通犬——坦克獒的帮助下,顺利找到了狗肉包,但眼前的场景却令鸡腿饭感觉惨不忍睹。

  倒下的树枝,杂乱的草,躺在血泊中的狗肉包。

  鸡腿饭赶紧上前查看情况,听了听心脏处,发现心脏还在跳动,心中燃起了希望。

  这时,狗肉包咳了两声,缓缓睁开双眼,看到眼泪在眼中打转的鸡腿饭,笑着说道:“看来,死神不收我。”

  “狗肉包阁下,就不要再说风凉话了,我可是担心死了……”鸡腿饭含泪说道。

  “走,我们也回去。”狗肉包虽然已经浑身是伤,精疲力竭,但还是露出了坚毅的眼神。

  鸡腿饭不同意勉强赶路,但在狗肉包的不断拜托下,还是选择尊重狗肉包的意见。

  

  骚扰组方面。

  狼平天所驻守的河旁,两只狼去附近林子里解手,开始打着瞌睡开始闲聊。

  “这一天到晚,真折腾,,又是打架,又是庆祝,快休息了又出来抓兔子。”

  “唉,有什么办法,我先走啦,河边等你。”

  “喂!你就这么无情吗?”

  “谁让你喝那么多的,先走了。”

  一只狼向河边走去。

  当另一只狼解手完了之后,回到河边,发现哪里都找不到那只伙伴的狼影,就在疑惑的时候,突然不知怎么,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在狼行天驻扎森林不远处,有一座小山,沙拉拖着嘴上打着轧带全身绑着麻绳的两只狼,走进一个洞穴,将狼扔了进去。

  里面还有其他的狼,也是同样的待遇。

  沙拉拍拍手,得意地说道:“这就50只了,看来还得加把劲儿。”

  

  这时,狼行天还在下着棋,正在考虑下一步怎么走,突然,传来报告的声音。

  “老大,老大,不好了,兄弟们一个个地消失了。”报告狼慌忙说道。

  狼行天心中一惊,迅速平复下来:这只兔子到底做了什么?还是说另外还有帮手?

  这时,又跑来了一只报告狼,这只狼是狼平天那边的,也报告了同样的怪事。

  狼行天让两狼报了下失踪数量,估了一下,大概40左右,于是让手下去问狼猛那边的情况,确认到狼猛那边暂时还没有发现有狼失踪。

  狼行天站在原地,陷入了长考,过了一会儿,说道:“好棋!”

  

  这时,救援组方面,终于发生了鸡公煲想看到的事。

  鸡公煲把脑袋从铁栅栏伸了出去,看到看守狼们都睡了过去,意识到迷药终于起了作用,连忙招呼狗戴和鸡米花。

  “你个臭鸡,就不能安静会儿吗?”狗戴抱怨道。

  “嘘~”鸡公煲小声对狗戴和鸡米花说,“鸡(机)会来了。”

  “什么鸡(机)会?刚才你说的,就是指现在?”鸡米花问道。

  “没错,”鸡公煲得意地解释道,“我问塑料(指鸡腿饭)要的是慢性迷药,一方面是怕狼族用嗅觉和味觉察觉到,另一方面,就是预防我被抓的情况,所以呢,机智如本鸡了!”

  “我现在剑被狼拿走了,这三把锁怎么办?”鸡米花问道。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鸡公煲自满起来,“这三把锁,一把是专门关叶菜族用的;一把是关犬族用的;而最后一把,则是关狼族用的。想关鸡族可没那么容易。”

  “臭鸡!别卖关子了,快一点。”狗戴催促道。

  “我好像想到了,”鸡米花恍然大悟,“我们禽种族的话,可以用羽毛来越狱。”

  鸡公煲昂起首说:“正确!不过……”

  还没等鸡公煲说完话,鸡米花瞬间拔了一根鸡公煲的尾羽,疼得鸡公煲捂住嘴直喊……

  鸡米花将尾羽给鸡公煲,鸡公煲用可怜的眼神看着鸡米花。

  “行了行了,出去的话好好补偿你。”鸡米花说道。

  “真的?”鸡公煲确认道。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快去开锁。”鸡米花说道。

  鸡公煲上去用尾羽根部插进锁口,找了找感觉,又找了找感觉。

  “你行不行呀,臭鸡?”狗戴抱怨道。

  “我想起来了,”鸡公煲挺起胸膛,“我这只高素质的鸡,是不会撬锁的!”

  鸡米花和狗戴已经无语。

  狗戴走过去,从鸡公煲翅上一把抓走尾羽,眨眼功夫,三把锁开了。

  鸡公煲目瞪口呆。

  狗戴背靠着已打开门的门框,回头嘲讽地向鸡公煲笑了一笑,竖起大拇指,指了指外面,示意开始逃跑。

  鸡公煲很是生气:风头都被这只笨狗抢了。

  鸡米花走到门口,对鸡公煲说:“走啦,不走就丢下你了。”

  “走,这就走。”鸡公煲不服的说道。

  出门时,又看了眼靠在门框上对自己摆出嘲讽脸的狗戴,心中气不打一出来:走着瞧,笨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