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二十七蛋 狗肉包vs狼食月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417  |  更新时间:2018-12-27 21:05:08 全文阅读

为了应对目前状况,鸡公煲一行分为三组进行应对。救援组方面,狗戴带人质逃跑,鸡米花为救鸡公煲而落入陷阱,在鸡公煲建议下稍作抵抗被俘;情报通知组方面,狗肉包vs狼食月一触即发,狼子野好像只是在和鸡腿饭玩躲猫猫;骚扰组方面,狼行天摆好阵势,守株待兔。

  

  救援组,狗戴方面。

  “各位,”狗戴说道,“这里就安全了。”

  叶菜人质和犬族人质上来感谢狗戴。

  狗戴将一个地图副本从包里拿出来,画了一些标记,将地图交给其中一个叶菜人质。

  “大家可以按上面的路线走,”狗戴略有歉意地说,“有只臭鸡,我得去看看情况,各位,抱歉。”

  “快去吧,兄弟,我们不用担心。”一只犬族上来说道。

  其他人质也应和道。

  狗戴脱帽鞠躬后,上坦克獒,向人质山方向出发。

  

  情报通知组方面。

  狗肉包看到狼食月摆出狼拳架势,将一只手伸入了衣服口袋中。

  狼食月提高警惕:暗器么?

  只见狗肉包从衣服口袋中拿出一个黑色糖果包装的东西。

  狼食月仔细观察,连忙说道:“你不想活了吗?”

  “哼,活?当然想,我还有老婆和孩子呢,怎么能死在这儿?”狗肉包表情中透漏着深刻觉悟,打开糖果袋。

  糖果袋里装的正是巧克力。

  巧克力,服用后可以提高犬族心脏的跳动频率,从而达到短暂增加战斗力的效果。但巧克力中含有大量的咖啡-因和可可碱,是甲基黄嘌呤的衍生物,这些物质会与细胞表面的某些受体结合,从而阻止犬族体内的天然物质与受体结合。对犬族来讲,巧克力就是一把双刃剑。

  狼食月赶紧冲过去,准备阻止狗肉包,但为时已晚。

  狗肉包将巧克力扔到嘴里,心中默默道着歉:老婆,孩子,对不起……

  一瞬间,仿佛从狗肉包身体内向外界涌出了飓风,狼食月用胳膊挡着风沙,向后撤了一大段距离。

  突然,风消失了,夜恢复宁静,但这份宁静,却让人不禁毛骨悚然,有种死亡的气息。

  狗肉包全身泛红,右手缓缓拔刀,犀利的眼神向狼食月射去

  狼食月毫无波动,重新摆好架势。

  

  鸡腿饭方面。

  “呀吼!”狼子野问候道。

  “呀吼……”鸡腿饭无奈地回着问候。

  “不对不对!”狼子野纠正鸡腿饭,“呀吼!”

  “呀~吼~”鸡腿饭有气无力地问候。

  “还是不对,要活力一点,要精神一点,要朝气蓬勃一点,还要面带微笑,”狼子野说教道,“这才是阳光的问候,跟我再说‘呀吼’。”

  鸡腿饭心里苦:这只狼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呀吼……”鸡腿饭稍微认真地说了一下。

  “嗯嗯,进步很大,以后还需要多加练习。”狼子野满意地说道。

  “我不问候了,”鸡腿饭无奈说道,然后鼓起了勇气,“你到底要怎么样?要打的话,我不怕你。”

  “我没说要和你打呀,”狼子野想了想,笑着对鸡腿饭说,“既然你这么想打,那咱们就打吧。”

  “啊?”鸡腿饭彻底懵了:为什么感觉是我在挑事?

  鸡腿饭使劲摇了摇脑袋,拍拍脸,想到了鸡公煲以前的指导。

  

  “少爷,我也想战斗……虽然考了下等骑士,剑术理论也过了,但就是拿起剑后,砍东西总是不由得闭住眼睛。”鸡腿饭对鸡公煲说道。

  “看来你和我一样,不适合用近身武器。”鸡公煲陷入思考。

“但是少爷以前……”鸡腿饭欲言又止。

  “要不这样,我先教你一些东西,找找你的特长,之后嘛,就看你自己了。”鸡公煲拍着鸡腿饭肩膀说道。

  

  鸡腿饭认真起来:在少爷的指导下,我终于知道了我的特长,而我,也终于找到了我的战斗方法。

  鸡腿饭右翅从口袋里拿出东西,扔向了狼子野。

  狼子野意识到有东西打过来,侧身,巧妙地躲过。

  鸡腿饭左翅也从口袋里拿出了东西,扔向狼子野。

  这次,狼子野凭借超强的动态视力看清了所来之物,是弹珠。

  狼子野一个下蹲,躲过了弹珠。

  有几颗弹珠,经过树木反弹之后,相互又发生了碰撞,最后留下的几颗朝着狼子野袭来。

  狼子野向旁边一扑,又巧妙地躲了过去。

  鸡腿饭又拿出弹珠,不断地向狼子野扔去。

  狼子野非常开心:“原来你有这么好玩儿的东西想玩儿啊?怎么不早拿出来?”

  鸡腿饭已经无奈到了极限,心里默默说:我真不是想玩儿啊……

  过了一会儿,鸡腿饭停止向狼子野扔弹珠。

  狼子野失望地说道:“这就没了吗?我还没玩儿够呢!”

  鸡腿饭指着散落一地的弹珠,无奈说道:“还有呢,才刚开始。”

  “嗷呜?那快点快点!我都等不及了!”狼子野催促道。

  

  狗肉包方面。

  狗肉包迅速拔刀,向狼食月冲了过去: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多久,要速战速决。

  但此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狗肉包发现,狼食月并没有想要躲开刀刃的想法,相反,主动迎了上来。

  “用拳能对抗白刃吗?”狗肉包说道。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狼食月说道。

  狗肉包从右上往左下斜砍,只见狼食月出右拳格挡了攻击。

  狗肉包迅速将刀改为从左向右的平砍,而狼食月出左拳,再次格挡了攻击。

  狗肉包察觉到了不妙,又砍几刀后,迅速大力斩击,拉开与狼食月的距离。

  此时,狗肉包陷入了深深地思考:拳对抗白刃,据我所知,这种生物在白菜星应该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才对,应该不太可能。

  

  狗肉包想起了一件往事。

  汪国某处,某河边。

  一只公鸡正在河边钓鱼,看起来身型较瘦,但很有精神。

  狗肉包也拿着渔具,坐在公鸡旁,下杆。

  过了一会儿,狗肉包对公鸡说:“不用隐藏了,你是谁,我们大概已经知道了。”

  “哈哈,看来汪国的情报网还是得稍微尊重下啊。”公鸡笑着说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整个汪国都不一定能找出可以制服你的生物,我能怎么办。”狗肉包说道。

  “哈哈哈。”公鸡轻松笑道。

  “最近一直在想一件事,估计你会知道,”狗肉包认真起来,“有没有生物可以用拳去对付白刃的?”

  “嗯,这个嘛……”公鸡陷入沉思。

  “哈哈哈,看来禽国第一剑士,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啊!”狗肉包憨笑道。

  “别抬举我了,我可不是什么禽国第一剑士,最多只能排第二,”公鸡笑着说道,然后表情认真了起来,“排名第一的那个家伙,应该没问题。”

  “此话当真?”狗肉包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公鸡。

  “当然,那家伙肯定能做到,”公鸡确认,稍有些抱怨的说道,“而且,那家伙还比我小几岁,你说可恨不可恨!”

  “你这话说的!我还比你大几岁呢!”狗肉包稍有抱怨。

  “也是啊,抱歉抱歉,哈哈哈。”公鸡憨笑道。

  

  回到现在。

  狗肉包瞬间否定了刚才的想法:禽国传说中的第一剑士,存在过还是没存在过都是个迷,很可能只是小说为了吸引读者而杜撰出来的角色,所以,挡住刀刃的应该不是拳,接下来还要去确认一下。

  狼食月此时察觉,狗肉包并不是简单的角色:比特犬族属于情况越胶着,战斗力越强的那种,既然试探的差不多了,那就用拿出真正实力,迅速结束战斗。

  狗肉包准备再次上去试探的瞬间,狼食月突然出现在狗肉包面前,大力出拳猛击。

  狗肉包瞬间用刀身格挡住了攻击,但还是被打飞:幸亏处于这种状态,要是平时的话……

  正在狗肉包庆幸的时候,狼食月举起附近一块直径足足有5米的巨石,向狗肉包砸了过去。

  狗肉包闭上双眼,凝聚战威,突然睁眼,砍出数刀,将巨石砍为数小块,但狼食月从巨石后面冲了过来,跳起,准备再次出重拳。

  狗肉包判断此时的状况:如果再用刀身挡的话,恐怕刀会撑不住,这种状况,看来只能放手一搏了。

  狗肉包用刀砍向狼食月,在刀与拳接触的一瞬间,狗肉包终于看清了机关:透明的钻石手套!?

  但狗肉包鲁莽的迎击,却露出了致命的破绽,在连续使用高强度招数之后,产生了瞬间僵直。

  狼食月微微一笑,好像早就算到了一切,灵活地转了个身,来了一记回旋踢,正正踢到了狗肉包的心脏一侧。

  狗肉包瞬间被踢飞,撞到了几颗树后,终于在撞上一个粗树之后,停了下来。

  狗肉包趴在地上,双手撑地,准备再次站起来,但是却从口中咳出大量的鲜血,意识也开始变得有些模糊:糟糕,看来是内出血,加上现在这种兴奋状态的话,糟了。

  “别挣扎了,是你输了。”狼食月走了过来。

  “看来是我输了,咳咳……”狗肉包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重重坐靠到粗树旁上,笑着说道,“但,是你们输了……我只是在拖时间罢了,咳咳……”

  “什么意思?”狼食月追问道。

  此时,狗肉包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力气,靠着树,闭上双眼,费力地呼吸着。

  狼食月仔细回想,突然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你们输了?拖时间?难道……不好,应该是驻扎地点暴漏了,那两颗植物难道是回去通风报信了?如果那样的话,驭星那里肯定是首要目标,糟了,驭星里有危险,得赶紧去通知。

  狗肉包似乎察觉到了狼食月的想法,微微一笑,仿佛胜券在握。

  “咻~”狼食月吹了一个长口哨,交通狼从一旁快速跑过来。

  狼食月跳着驾上狼,发出一长声狼嚎:“嗷呜~”

  

  鸡腿饭方面。

  狼子野听到了姐姐的声音。

  “看来我有点事,下次再玩儿吧。”狼子野说完,吹了一口长哨。

  交通狼在远处开始飞奔。

  只见狼子野瞬间脱离弹珠阵,跳到交通狼上,回头和鸡腿饭说道:“拜拜~”

  鸡腿饭却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口里默默说着:“好,好厉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