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十一蛋 水汪汪城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206  |  更新时间:2018-12-15 19:45:24 全文阅读

“喂!”鸡公煲对着狼尾草说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原谅你。”

  “后面我部下的这些武器,你随便挑,”狼尾草指着后方,并拿出自己的木棒,“我就用这个。”

  鸡公煲向后排看去,群狼凶神恶煞地盯着鸡公煲,鸡公煲心里想:这小狼崽明明是个屁孩,为毛能统领这么一帮凶神恶煞的狼!

  “咳咳,”鸡公煲假作镇定,双翅插到胸前,“那个,既然我是大人,而且身为雄性,就当让你了,武器?没必要!”

  “这是你说的嗷~”说着,狼尾草拿着棒子冲了过来,“我就不客气啦嗷~”

  狼尾草跳到空中,将棒子从上向下对鸡公煲打去,鸡公煲慌忙抬起左爪,用右爪向右跳了一下,惊险躲过。

  狼尾草的木棒砸到地上,砸出一个直径近半米的大坑。

  “乖乖!这是木棒吗!?”鸡公煲惊讶,“这诚心要鸡命啊!”

  “喂!”鸡米花小声叫着鸡腿饭。

  但扭头发现,鸡腿饭还在刚才的被叫弱鸡状态中,于是,揪了一下下冠子,鸡腿饭反应过来。

  “花花姐,怎么了?”鸡腿饭疑惑。

  “那只小母狼不简单,鸡公煲挺不住的话,我们就上,你带着他,我来开路。”鸡米花心里有些忐忑。

  “那少爷的约定?”

  “这关系到命啊,约定什么的,有命才能兑现,命都没了还怎么兑现?”鸡米花强调。

  “好像是这样……”鸡腿饭边说也边开始准备。

  此时,鸡公煲想起的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往事,而是被小屁孩叫鸡葩,还被一小屁孩咬了冠子,想着想着,感觉自己总和屁孩有扯不完的关系,心中不由得生出对小屁孩的怒火,内心燃烧起来了。

  “好像和刚才的氛围有些不同了。”狼尾草感觉到了变化,“嘿嘿,那我也拿出真本事好了。”

  狼尾草认真起来,周围的气息仿佛在聚拢,群狼感觉到狼尾草要认真,开始嚎叫打气。

  鸡米花感觉到不妙:一个这么小的孩子竟然会这个?

  狼尾草在众狼的打气声中,向鸡公煲冲了过来。

  鸡公煲感觉事情确实有点不妙,弯下身子,将脖毛竖起,眼神透漏出凌厉的气息。一瞬间,鸡公煲周围起了旋风。

  群狼沉默,狼尾草赶紧刹住,向后跳了一大步,远离了鸡公煲。

  “这只鸡?错觉?行天哥哥一样的气息?”狼尾草犹豫了一下,“一定是错觉。”

  狼尾草随即又向鸡公煲冲了过去。

  “那个笨蛋,竟然要用战威,”鸡米花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连忙向鸡腿饭确认,“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少爷刚才那个是?”鸡腿饭疑惑。

  “准备好了就按刚才的计划,上!”鸡米花话音刚落,就驾着狗向前冲了过去。

  鸡腿饭也毫不迟疑,跟在后面。

  就在一触即发之时,忽然,远方尘土飞扬。

  “小姐,不好啦!是巡警团!”外围的狼大声报告。

  狼尾草瞬间停下脚步,鸡米花和鸡腿饭也刹住。

  “切!算你们运气好!”狼尾草打了一声哨子,走过来一只交通用狼,骑到狼背上,对群狼发令,“撤!”

  群狼一边撤退一边嚎叫。

  鸡米花和鸡腿饭下狗走向鸡公煲,鸡公煲做出得意的表情。

  “喂!”鸡米花抓住鸡公煲的鸡耳朵,“你刚才想用战威是吧?”

  “错觉!错觉!”鸡公煲捂着耳朵否认。

  巡警团这时到达现场,三鸡看去,发现是清一色的警犬,有几只去替绑住的两只警犬松绑,从警犬中间走出来的是一只穿着警服的小型斗牛犬。

  “几位没事吧?”斗牛犬用深沉的声音说着。

  “我们没事,”鸡米花答道,松开鸡公煲耳朵,并走向斗牛犬,“刚才那群狼到底是?”

  “那群狼是长期在北方交界处徘徊的不法分子,三位没事的话,就和我们先回去,做个笔录,”斗牛犬说道,“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狗尾大花园巡警团的警长。”

  “我是冒险者鸡米花,他们是我的伙伴鸡公煲和鸡腿饭。”鸡米花说道。

  远处。

  “少爷,刚才那是什么啊?感觉好厉害!”鸡腿饭双眼发光,看着鸡公煲。

  “哈哈哈哈哈!”鸡公煲双翅前抱,昂首得意起来,“不知道了吧?只有被上天选中的本鸡,才会的招数!”

  “哇!少爷好厉害!”

  所有犬都尴尬地看着。

  “那只笨鸡,唉。”鸡米花无奈。

  “副队长,你和部下跟踪一下这群狼,我先带着他们回警局。”斗牛犬向旁边的警犬说道。

  巡警团一分为二,一部分跟踪群狼,一部分带着三鸡返回警局。

  路上。

  “二货煲,忘了上次用战威带来多大副作用了?”鸡米花呵斥鸡公煲。

  “但那种情况下的话……”鸡公煲有些吞吞吐吐。

  “下不为例,知道吗?”

  “好好好,”鸡公煲连忙答应,缓过神来,“我觉得我们好像被坑了!”

  “怎么了?”鸡米花疑惑。

  “二哈和咱们说,在水汪汪城找到目标汪,然后根据目标汪线索去找翡翠骨头,”鸡公煲边思索边陈述着,“你们想想,如果翡翠骨头的线索位置是在比较安全的地方的话,就没必要让咱们这么多只鸡去。”

  “不会吧?”鸡腿饭有些不相信自己的想法。

  “难道说……”鸡米花猜的八九不离十。

  “是的,”鸡公煲继续说,“我们找到目标汪后,目标汪提供的线索多半是北方交界处。”

  三只鸡面面相觑,尬笑着。

  “后面的三只鸡是不是被刚才的狼群吓傻了?”斗牛犬问旁边的警犬。

  警犬连忙摇头。

  走着走着,花香迎面扑鼻而来,映入眼帘的是一望无尽的大花园。花儿争先恐后纵情地怒放着,色彩缤纷。前方的道路,在花儿的簇拥之中,仿佛飞舞的彩缎,舞动在繁花之中。这就是有万花园之称的狗尾大花园。

  不一会儿,到达了警局,警局外围三鸡呆看着。

  在警局外门柱上,雕刻着斗牛犬的头像,大院内,放着巨型斗牛犬的雕像,在办公区外墙正上方,也贴着头牛犬的大照片。

  “这个是?”鸡米花好奇地问了一下。

  “哦?这个,我们犬族引以为豪的建筑风格,不错吧?”斗牛犬自满起来。

  “我觉得,”鸡公煲盯着各种斗牛犬头像,“犬族的审美观我们鸡族是无法理解的。”

  “少爷……”鸡腿饭感觉鸡公煲说这话有些不合适,毕竟一只喜欢兔子的鸡确实没资格说,但因为尊敬鸡公煲,所以没有继续说。

  警局内,三鸡做完笔录,向警长道别。

  “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是狗尾大花园巡警团警长,你们以后可以叫我犬牛斗警长,如果你们有那群狼的线索的话,尽快联系我,千万不要接近。”斗牛犬叮嘱众鸡。

  “我们会的,”鸡米花说,“那我们先告辞了,犬牛斗警长。”

  

  三鸡从警局出来,继续向北进发,晚上8点多,在附近驿站休息整顿了一晚上,天蒙蒙亮的时候,继续向北。终于,在快中午的时候到达了水汪汪城。

  从外围看,水汪汪城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水滴,环绕水滴的是自西向东流经此处的一条大河——汪河,水汪汪城必须经过河上的浮桥才能到达。

  当三鸡驾着狗走过去时候,发现外面排着大大的长队。

  “这些汪怎么办事效率这么低?”鸡公煲抱怨道,然后向鸡腿饭确认,“是吧,阿加巴?”

  “好像是……”鸡腿饭回答,然后默默吐槽,“少爷,我叫鸡腿饭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鸡米花说道,“毕竟宠国现在处于与叶菜联合的交战中,严查也是不可避免的。”

  “又是那帮疯菜。”鸡公煲摇摇头,从行李里拿出大杯蔬菜汁喝着。

  “听说现在宠国前线有些吃紧,我们完成任务后迅速离开,不要在此久留,”鸡米花叮嘱着,转向鸡公煲,“尤其是你!”

  “嗯!”鸡公煲心里一惊,脸转向侧面,继续大口喝着蔬菜汁。

  鸡腿饭无奈地笑着。

  终于,排到了三鸡,三鸡看清了大门,造型是纽芬兰犬的头部(纽芬兰犬,最擅长游泳的犬),犬头张着大嘴,大嘴门看起来像是舌头。

  “你们是从哪来的?来这里做什么?”狗卫问众鸡。

  “我们是来自禽国鸡国的冒险家,来这里(执行任务)……”

  “我们来这里旅游的,”鸡公煲打断鸡米花,“听说这里的环境不错,如今看到,感觉不愧是被称为‘水上之珠’的都市。”

  鸡公煲随后凑到狗卫耳旁。

  “尤其听说,这里有很多皮肤水汪汪的妹子,特来一睹真容。”鸡公煲坏笑地说着。

  狗卫眼神里表示理解,然后检查了众鸡所有地行李,放行。

  “不愧是少爷!”鸡腿饭敬慕地说道。

  “嗯?还能派上点儿用场。”鸡米花也随口夸了一句。

  “那是当然!”鸡公煲飘飘然起来,“不看是谁!”

  三鸡进入水汪汪城,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大大的喷泉,喷泉泉眼有各种犬类雕像组成,周围还有小型喷泉瀑布和灯饰喷泉,如果口渴的话,可以直接饮用,纯天然,无污染。建筑基本上都是尖顶房的造型,在房的正上方基本上都挂着房主人头像的雕像。

  “我们现在在城的南部,要去东部,”鸡米花说着,“先顺路吃点东西。”

  “花花姐……”鸡腿饭失落的说着。

  “怎么了?”鸡米花疑惑。

  “少爷,不见了……”

  “那个笨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