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我命由鸡不由天 > 第二窝 汪国篇
第十蛋 鸡智
作者:夜月星舞  |  字数:3358  |  更新时间:2019-01-26 08:51:03 全文阅读

三鸡接受委托后,开始“分赃”。

  鸡米花扔给了鸡公煲10大白菜,给鸡腿饭20大白菜。

  “喂!不公平!”鸡公煲抱怨道,“凭什么我最少?”

  “鸡腿饭要购置我们的生活用品,所以必须多拿,”鸡米花解释道,“至于你嘛,我告诉你,这个月就这么多,花完自己想办法。”

  “凭什么?”鸡公煲愤愤不平。

  “你晚上偷偷出去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鸡米花对鸡公煲说道,“比如……”

  “啊!好好好,我知道了,10就10!”鸡公煲看着10大白菜,数了又数。

  “少爷,如果你不够的话,我给你5大白菜吧。”鸡腿饭安慰鸡公煲。

  鸡公煲眼里冒出希望。

  “不准惯着他!”鸡米花严厉呵斥,“就因为总惯着他,惯出了一身臭毛病。”

  “花啊!”鸡公煲大声喊道。

  “嗯?”鸡米花用严厉的眼神看着鸡公煲。

  “额,那个……没事,”鸡公煲吞吞吐吐,秒认怂,“说得对,说得对。”

  鸡腿饭无奈地笑着。

  

  之前,由于鸡公煲和鸡腿饭的疾速鸡在入境时候被吃,到达驿站后赔付不少钱,为了避免类似情况发生,鸡米花也将自己的疾速鸡归还给驿站,现在要重新租用交通工具。

  三鸡到达汪汪用车,汪汪用车是专门提供交通犬的中心。

  “欢迎光临!”一只拉布拉多模样,穿着工作制服的汪族来到三鸡面前,“请问三位需要什么类型的交通犬?”

  “要战斗力最强的。”鸡公煲昂着头说道。

  “战斗力最强的话,我推荐您租用大棕熊(熊也属于犬科),承载能力和战斗力都是数一数二的。”拉布拉多热情推荐。

  “好,就它了!”鸡公煲当机立断。

  “不行!”鸡米花打断,狠狠看着鸡公煲,“你是想骑上拉风是吧?好勾搭母兔子是吧?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拉布拉多感觉匪夷所思:鸡勾搭兔子干什么?

  鸡腿饭看出拉布拉多的疑惑,和拉布拉多互相尴尬的笑了笑。

  “那边的狗,给我来三只。”鸡米花指了指体型较瘦的犬。

  “选一般交通狗的话,那边的壮狗不是更好?干嘛选这瘦的!”鸡公煲抱怨。

  “壮狗的肌肉构成适合爆发,而瘦狗的耐力比较强,”鸡米花解释道,“我们要去的地方比较远,所以要选择耐力比较强的。”

  鸡公煲无言以对,只能妥协。

  瘦狗名叫飞步狗,是马犬的亚种。耐力好,适合长途骑行,载物能力一般。是出差旅行较为理想的交通用犬。

  于是三鸡带上行李,骑上飞步狗,系上安全带,向北出发。

  

  狗尾草原与狗尾大花园交界处。

  “报告,”一只狼骑着交通狼大声报告,“据报,目标鸡们已经出了眼泪汪汪景区,向北而来。”

  “哼哼哼~”年幼的小母狼笑着,“这里就一条路,他们跑不了。”

  年幼的小母狼,名叫狼尾草,头上左侧带着一个花色蝴蝶结,上身穿着印有羊肉图案的T恤,下身超短牛仔裤,后背背着一根看起来像棒球棍的木棒。娇小的身体似乎充满着无限的活力。

  在狼尾草的附近,绑着两只巡警犬,看样子是在巡逻时被狼队袭击了。

  “把这两只也带上,”狼尾草狼命令道,“下狼,隐蔽,守草待鸡!”

  “遵命!”众狼应答,快速下犬,带着两只警犬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了一体。

  

  三鸡到达狗尾草平原。狗尾草平原因有着大量种类的狗尾草而得名,不仅有普通的狗尾草,还有狗尾草的一些亚种,比如能长到一两米的大型狗尾草和五颜六色的彩色狗尾草。狗尾草平原,仿佛就是各种狗尾草组成的一副美丽画卷,尽显着活力。

  “我抗议!应该先休息好,再出发!”鸡公煲抱怨着,然后转身对鸡腿饭说,“对吧,约翰!?”

  “唉……”鸡米花叹了一口气,“前面驿站,整顿一下,我请客,好吧。”

  鸡公煲瞬间打起精神,开始积极赶路。

  鸡腿饭默默吐槽:“少爷,我叫鸡腿饭啊。”

  于是,我们的三只小鸡到驿站饱饱吃了一顿后,足足的睡了一个午觉,才继续赶路。

  

  “那群鸡怎么还不来?”狼尾草抱怨着,“不是早应该到了么!?这群鸡到底在干什么!”

  咕咕……狼尾草的肚子开始叫。

  “我这里有羊肉,你要么?”一只狼默默地说。

  “嗯……”狼尾草擦了擦口水,“不要,等抓住鸡再庆功!”

  “那我吃了……”狼张开了嘴,准备吃。

  狼尾草用渴望的小眼神看着。带羊肉的狼停下,尴尬的看着,然后将羊肉从嘴边拿开,放在狼尾草嘴边。瞬间,羊肉消失了!

  “记着,”狼尾草嘴里嚼着羊肉,嘴边还带着羊肉渣,对带羊肉的狼说,“你什么都没看见。”

  “是,什么都没看见。”带羊肉的狼笑着挠挠头。

  

  终于,我们的三只小鸡到达了狗尾草平原和狗尾大花园的交界处。

  而此时我们的小狼——狼尾草已经睡熟。

  “尾草小姐!他们来了!”前面放哨的狼传来消息,周围狼提高警惕。

  狼尾草还在睡觉,周围几只狼尝试,但没叫醒。

  “尾草小姐,羊肉熟了!”带羊肉的狼在狗尾草旁边悄声说。

  “哪里?哪里?羊肉在哪里?”狼尾草含糊地说着,嘴里还留着口水。

  “报告,目标鸡即将到达!”放哨的狼再次报告。

  “鸡啊?”狼尾草有气无力地说着,“我不爱吃鸡肉,给你们了。”

  说完,又睡了过去……

  众狼惊。

  “没办法,事已至此,只能用大招了。”带羊肉的狼充满觉悟,引来众狼的钦佩。

  只见带羊肉狼从口袋里拿出一只烤羊腿,在狼尾草鼻子前晃了晃,然后将羊腿抛向路中间,狼尾草瞬间在空中用嘴叼住羊腿,站在了路中间。

  三鸡见状,急忙刹狗。

  “冲啊!跟着尾草小姐!”带羊肉的狼大喊。

  “嗷呜!”

  伴随着狼嚎,三鸡被几十只骑着交通狼的狼团团围住。

  “为什么?为什么?”鸡公煲擦泪吐槽着,“我每次路上都遇事,难道,这就是本鸡的设定吗!”

  “少爷,”鸡腿饭吐槽到,“我觉得这不是重点……”

  “提高警惕。”鸡米花表情严肃,将剑拔出。

  三鸡驾狗,形成背靠背。

  “你们什么目的!?”鸡米花厉声问道。

  “哼哼哼哼~”传来年幼小母狼的笑声。

  狼尾草挤进了圈,用咬了一大口的羊腿指着众鸡。

  “目的?哼哼哼哼~”狼尾草坏笑着,然后严肃起来,“我要替我的哥哥报仇,你们杀害了我的兄长!”

  三鸡蒙圈。

  这时一只狼在狼尾草耳边小声说:“狼猛少爷没有死。”

  “啊?兄长没死!?”狼尾草反应过来,“那被打败了的事?”

  “只是报告了被打败了,并没有报告生死。”狼小声说。

  “那不就是生死未卜嘛!和死了没区别!”狼尾草呵斥道。

  众狼无语。

  “反正,”狼尾草对着众鸡,“你们就到此为止了!乖乖下来当本小姐的宠物,饶你们一命!”

  “嗷呜!”众狼叫。

  “我在前面开路,一起冲出去。”鸡米花小声说。

  “花花,等等,”鸡公煲摆出得意的表情,“这里交给我对付好了。”

  说着,从狗上跳下,整理着衣冠,昂首走向狼尾草。向狼尾草鞠了一躬。

  “尊敬的狼小姐,”鸡公煲有礼貌地说着,“请问,打了你哥哥的动物组合是什么呢?”

  “两只鸡和一只兔子。”狼尾草回答道。

  “那我们的组合呢?”鸡公煲问道。

  “三只鸡?”狼尾草回答得有些犹豫。

  “就是这样,”鸡公煲认真地说,“我们和打你哥哥的不是同一伙儿动物,所以,这只是个美丽的误会而已。”

  “嗯?好像是嗷?”狼尾草觉得有道理,笑着向众狼命令,“那大家撤吧,不是他们,搞错啦。”

  “尾草小姐,别被这家伙骗了!”其中一只狼喊着,“那两只公鸡绝对是打了狼猛少爷的凶手!”

  “啊!”狼尾草反应过来,使劲握住羊腿,怒视着鸡公煲,“你竟敢骗我!?”

  “等等,等等,你想想看,”鸡公煲稍微慌了一下,指着鸡腿饭,“我和那边那只弱鸡,哪里看着像能打倒你哥哥的?”

  “呜~”鸡腿饭流泪。

  “也是嗷,”狼尾草得意得说,“哥哥应该不会被鸡打倒。”

  “是吧,”鸡公煲又开始忽悠,“这只是个误会而已。”

  “打倒狼猛少爷的据说是兔子!和他们一起的兔子!”这时,又有一只狼大喊。

  “对嗷,”狼尾草反应过来,“那只兔子呢!赶紧交出来!不交出来的话,就先把你们绑回去!”

  鸡公煲发现这群狼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容易忽悠,于是又生一计。

  “兔子的话,”鸡公煲装作镇定,把嘴凑到狼尾草耳旁,悄声说,“在附近埋伏着,只要你们一动手,就会被偷袭,而且,你看那边。”

  鸡公煲用眼指了一下鸡米花。

  “那个剑士虽然说算不上鸡国数一数二的剑士,但也是排得上号的,你这么优秀的小狼应该可以看得出来。”

  狼尾草听见被夸,有些飘飘然,观察周围,确实不见兔子的踪影,担心真是在附近埋伏,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理,勉强相信了,再抬头看了鸡米花之后,心里觉得确实是个不好对付的角色。

  “要不这样,”鸡公煲看出了狼尾草的动摇,建议道,“你和那边那位剑士小姐单挑,如果你输了,就放我们走;如果,她输了,我们和兔妹妹一起束手就擒。省得两败俱伤,好吧?”

  狼尾草觉得自己也不是弱者,而且身为狼,对鸡有先天优势,至少不会输。但狼尾草觉得,一味答应鸡公煲的要求感觉有些失狼的尊严,于是。

  “单挑可以,但对手不是她,”狼尾草用羊腿指着鸡公煲,“是你!”

  “咯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