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二十五章 海盗
作者:雪中红  |  字数:3279  |  更新时间:2018-12-03 19:48:30 全文阅读

傍晚黄昏时,站山看夕阳与坐观沧海有完全不同的两个意境,一个萧条迟暮,一个浪漫柔情。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娄心月静静地站在船头欣赏夕阳,今日她裹了腰并竖起发冠,还换上了一件中性的白长衫,是少了些女儿的娇美,多了几分男儿的柔情。

  

  狄云枫倚靠在不远处的栏杆上,看夕阳的同时还将赏景的美人看在眼中,海日残夜,一个人看叫孤独,两个人赏才叫真正的浪漫,他们都孤独,他们都在等待着两个人的浪漫。

  

  这时,李世仁走向船头,二话不说便将娄美人拦腰捧在了怀中,美人挣扎了一番,也不知是因为身份还是气力不够,最终还是妥协在了李世仁怀中。

  

  见此景,远处的狄云枫并未觉得荒唐,反之还露出一抹缅怀的微笑,强迫美人这种事情他也干过,无非存有两种结局:美人不从也许会是一场悲剧;美人若从必定是场完美邂逅。

为博美人芳心,男人也不吃亏,何不去搏一搏?没准儿就抱得美人归了呢?

  

  夕阳红了一会儿后,夜幕降临,海水开始涨潮,大船吃水,摇曳得愈加猛烈,见是时候了,娄心月走下船舱去,李世仁也扯着嗓子招呼道:“我夫人说了,准备出发!”

  

  狄云枫与一干水手将锚从海底捞起,很快,大船顺着涨潮的势头漾出海滩,随即又听一声轰鸣,百只船桨转轴摇动,刨着海水将大船送离了码头。

  

  “当当当!”三道钟声警示起航,没有祭天也没给龙王爷烧纸上香。

 

大船,渐行渐远。

海岸,越来越小。

故乡,若即若离。

游子,何去何从?

不仅是狄云枫,李世仁人也同样目含泪光,他们一个是游子,一个是被放逐之人。今日一别,何时才能再归故里?或者说,还有没有命再回家乡?

……

……

  狄云枫与一行水手被安排在船舱二层,三人一间房,除了宽敞些外,便再也没有什么可讲究的东西。

月满楼里的厨子乃至仆人都被遣下岸去,故整个船舱底下静悄悄,空旷得打个喷嚏都能余音缭绕许久。

  

  水手拢共有八个人,五个是原本船上的老伙计,都单个有自己的房间,除狄云枫外剩余二人人皆是从城中招来的倒霉蛋。三人被分配至一间房中,倒也不赖,至少热闹。

  

  这年头,明知会送命还要去卖命之人,要么是生死看淡,无家可归,要么家境贫穷,生活所迫,恰好在这间房中便能找出这两种人——

靠窗一张床,床上躺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正扯着鼾声,睡得很香。依稀记得官差将他送上船时酒都还未醒,其名字叫做张大,便是第一种所说的无家可归的闲人,那官差给的一锭金子他估计是花得光光剩剩!

  

  人生在世须尽欢嘛,流浪也是一种生活态度,褒贬不说。

  

  另一人坐在油灯下,三十岁出头,名叫陈山,他很黑很瘦,但瞧其态度便知是个老实人,他的衣服缝缝补补了好几个吧,他家里也许不富裕,当应该有个心灵手巧的媳妇儿。

  

  陈山也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笔墨纸砚,借着灯光、操着笔正舞弄着什么。

  

  陈山一定是舞弄不出什么东西,因为他握笔的姿势都不正确。

  

  狄云枫一人在床,闲来无事做,便凑过去看,发现纸上正歪歪扭扭地横着几笔墨水,像画却不像,字也说不上……陈山发现狄云枫在看,便不好意思地放下笔,挠了挠头憨笑道:“人老了果真不中用,我娃儿教我的几个字全都给忘了,昨天还记得的。”

  

  “什么字?”狄云枫笑问道。

陈山笑道:“我老婆与娃儿的名字,叫杨金花,叫陈水启。”

  

   狄云枫武能握刀纹眉,文能妙笔生花,并不是瞎吹的。于是他拾过陈山手中的笔,沾了沾墨,在纸上将陈山、陈水启、杨金花三个名字一笔一划地写下来,写得慢,又写得工工整整。

“对对,就是这么写的,就是这么写的!”陈山见字,万般惊喜,便握住狄云枫的手声声道谢。狄云枫摇了摇头,却指着桌上的纸墨笔砚道:“谢倒不用,只是我想借你笔墨纸砚用一用,可不可以?”

  

  “当然可以!”陈山端起刻有自己妻儿姓名的纸张,坐到一旁用手指一笔一划地学习起来。

狄云枫坐下后,沾沾墨,举起笔,几番下笔都忍不住提起。几次纠结后他索性又放下笔,托着腮,在脑中仔细构思起赖。

足足半个时辰后,他才毅然决然地提笔执画。

  

  每一笔都有思念,每一笔都有回忆,也不知过了多久,灯芯都烧去大半,一旁的陈山也睡着扯起鼾声。

狄云枫画得很慢很慢,他将慕雪依的每一个细节都推敲得十分仔细,生怕画不好,生怕画不美。

  

  不知觉,夜已经很深很深了。狄云枫的思念就想夜一样深沉。

  

  终于,狄云枫伸了个懒腰,放下笔,满意地端起历时几个时辰细心的画作——纸非宣纸,笔墨也不佳,他也不是个专业的画师,况且仙子并非画中仙,她的仙气怎是凡人能临摹来的?

  

  “嗯嗯嗯……四五分像就已足够了。”狄云枫欣慰浅笑,将画像折叠起并藏在心口堂。

  

  既不修仙,那便修武,总会修到与你般配的那一刻!

  

  “呼……”狄云枫轻吹熄油灯,带着满满的信心与昂扬的斗志躺床睡去,今夜好梦,她入梦来。

  

  ……

……

  

  往后一个月的日子就如大海一般,风平浪静。

大船全靠机关运作,不用掌舵也不用扬帆,水手便成了这船上最闲之人,侍卫都要站岗。

  

  狄云枫和往常一样,倚栏,喝着小酒,吹着海风,思念家乡,思念女人,而与他有相同兴趣的还有李世仁,不过李世仁除了吹风喝酒之外,心头可能还装着他那得不到的天下吧?

李世仁与那些流浪之人其实差不多,他被朝廷放逐并安排去送死,也许……甚至还不如那些流浪汉。真是个可怜人……

  

  这时,见娄心月从船舱走上甲板,她踌蹴着来到李世仁跟前,道一句:“出公海了,小心倭,寇。”便要急忙离去,像是逃离。

李世仁却不客气地搂过她的细腰,十分暧昧道:“夫人为何要怕我?”

  

  “臭流氓,你再乱喊试试?莫认为我好欺负不成?”娄心月扬起巴掌就要打!

李世仁依旧含笑不躲不亢,只是愈加暧昧道:“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相爱,你我相遇便是缘分。”

  

  “下流!”娄心月咬着唇,挣脱出李世仁怀抱,怒瞪其一眼,却灰溜溜地往船舱内跑去。美人终究抵不过君子好逑。

  

  “跑什么?本官英俊潇洒,年少有为,能做我夫人是你的福分,嗤!你逃不出我的五指山……”李世仁叉着腰扬天大笑,若说他是个傻子倒也没什么不对,一个堂堂大燕王爷,该说他是风流还是下流?

  

  “李大人何必去为难一个女人?”狄云枫走去船头,他是含着笑的,一句话也是开足了玩笑。

  

  李世仁揉了揉鼻子道:“这不是为难,这叫做调戏。”

  

  狄云枫道:“调戏似乎比为难还要严重些。”

  

  李世仁瞥了狄云枫一眼:“难道你想跟我抢女人?”

  

  狄云枫摇了摇头。

李世仁不会因为他人身份卑微而摆弄官架子,在与狄云枫倚栏听风一月后,发现“臭味相投”更是做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李世仁算是狄云枫成蝶后的第二个朋友。

  

  李世仁转身望向碧海蓝天,露出一副心怀天下的壮志雄心,但言语却沧桑道:“现在我只剩下这一艘船和这一位美人儿,你可不能抢过去。”

  

  狄云枫轻轻背靠在船舷,淡然道:“这艘船天下无双,美人也风华绝代。如此看来你皇兄对你并不薄,”他不知为何一笑,又问:“此生何用声声叹?”

  

  李世仁苦笑道:“自从船离码头的那一刻起,我便再也没有踏上故土的资格,我可想死了京城红花楼里的那几个俏姑娘了。”

  

  狄云枫道:“但是你有船,又有美人,择一处清闲地,生几个儿子,平平淡淡走完这一生。”

  

  李世仁似乎不屑这种平淡无奇的生活,便反问:“那你呢?为何还要为了去真武国而送命?”

  

  “你怎么知道我会送命?”狄云枫又指了指天上道:“我的美人在天上,为了她送命也值得。我找到她,便会带她去清闲地,生几个孩子,平平淡淡地过完这一生。”他又拍了拍李世仁的肩膀,憋了好久才叹道:“也许我们都没有波澜壮阔的命。”

  

  李世仁咬牙切齿:“我从没想过有波澜壮阔的命!我从未参与过朝中政事,我老实巴交地却还要惨遭驱逐——老子不服!”

李世仁一拳砸得船舷木屑横飞,眼中是怒是悲是无奈。

世上大多数事情都不如意,不如意的事情中又有大多数人是被逼的。

  

  狄云枫问:“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李世仁瞪着发红的眼睛,乖张又贪婪道:“我现在想做皇帝了。”

  

  “实不相瞒,我也想做皇帝。”狄云枫说得是大实话,没人不想做皇帝,但他又道:“天下亿万人,皇帝仅有一位,不得不说,有点儿难。”

  

  李世仁仰头灌下几口酒,压制心头怒火,冷静了几分后才颓然苦涩道:“我能活着都是难事,还谈什么做皇帝。皇兄虽残暴,但从来都不是傻子。”

  

  “什么意思?”狄云枫皱眉,一股不祥油然而生。

  

  “喏,他们来了。”李世仁用下巴指了指碧海蓝天下。

海平线上先冒出了三个可疑的黑点儿,狄云枫赶忙取出望远镜打望。下一刻,沉声道:“黑帆船,是海盗。”

……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