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锋戾 > 第一卷 江湖·春秋
第二十四章 带乌纱帽的竟是个落魄王爷
作者:雪中红  |  字数:2412  |  更新时间:2018-12-03 19:47:13 全文阅读

官差仰起头,一把抹去嘴角涎水,瞪了狄云枫两眼才抄起毛笔,沾了沾墨水问:“叫啥名儿?”

  

  “海生。”

  

  “哪里人?”

  

  “虎头村的。”

  

  “哦?你是本地人?”官差瞥了狄云枫一眼,眼中稍疑。

  

  狄云枫挠头憨厚笑道:“地地道道的本地人,不然也不配来应招的不是?”

  

  官差倒也精明,狐疑道:“可听你口音不像是闽越人。”

  

   狄云枫眯了眯眼,便学着闽腔道:“哦系闽南郎,家里十代都是在海边打鱼的,伊要系不信吼,阔以去虎头村问一问我海生呐……”

听官差口音是北方人,他那儿听得懂闽地土话?便作罢,又提醒道:“小子,我可告诉你,此去远海凶险万分,一不留神就会丢了性命,你还要报名?”

  

  “报名!”狄云枫回答得斩钉截铁道。

  

  “好小子,那我便替你记下了,”官差将狄云枫大名记下,又赶紧拉过狄云枫的手强行沾墨盖了个手印,生怕狄云枫给跑了。

待文书手印全都办妥之后,官差则从怀中掏出十两金元宝丢给狄云枫:“喏,这个拿去,还有两天咱便出海了,吃好喝好玩儿好,别留遗憾啊。”

  

  狄云枫接过金子,装得惊呼:“官爷,真要去送命啊?!”

  

  官差大拍案桌,尽显恶相道:“先前我可警告过你的,现在签字画押,你甭想反悔,否则拉你去砍头!”说着,他又丢了块“水”字令牌给狄云枫,并嘱道:“两日后早晨,你凭着这块令牌自行登船,”他指了指海滩上摇曳的月满楼道:“喏,现在那艘大船归官家所有了,你造业的地方便是那条船……小子,你别嫌不乐意,以往那上头可不是谁都能去得,现在带着你出海游玩一番,死而无憾嘛。”言毕,他又趴下瞌睡,不再搭理狄云枫。

  

  狄云枫抚着令牌暗自欣喜,对自己而言,这岂不就是通往真武国的船票?他将令牌好生收起,掂了掂足称的金元宝,正想去城里添置些生活需品,但这时一匹快马奔出城门——

“吁!”又听一声赶马,一人落在了官差跟前。

  

   下马之人乃一位青衫男子,相貌堂堂,威武挺拔,年龄也不大,二十来岁,更显眼的是他头上那顶嵌了绿翡翠的乌纱帽,由此可见,是官,大官,年少有为的大官。

  

  “咳咳咳!小差役为何在打瞌睡呀?”男子虽来得焦急,但语气中却丝毫不见官架子,他本想用干咳喊醒官差,可并不起作用,这才拍了拍桌子稍加威严道:“玩忽职守,该当何罪!”

  

  官差也许是常听这八个字,浑身一哆嗦,立起头来,他一见青衫男子头上的乌纱帽,吓得“噗通”一声双膝跪地,直顾叩首道:“小人该死,小人该死,八王爷饶命,八王爷饶命!”

  

  一旁的狄云枫稍有一惊,八王爷李世仁?都说是个病弱之人,今日瞧见实在不像。

  

  李世仁颇有不爽,勉强摆起官架子,背过身去冷呵道:“商大人无故横死,本王……哦不,本官暂代总提督一职,是临危受命之衔,要与你们说几遍?是官,是官!”

  

  官差识相,赶忙改口道:“是是是……李大人饶命,李大人饶命……”

  

  “免了免了,十个跪地九个说自己该死,既然如此还叫我饶命作甚?快滚起来!”

  

   李世仁又抓过桌上花名册,单单瞥了一眼便大怒道:“皇榜贴出去五日,仅招来四个水手!我养你这差役又有何用?!”

刚站起的官差又给这一声吓得跪在地上,只顾求饶道:“小人该死,小人该死,李大人饶命,李大人饶命……”

  

   李世仁气急了,回身取下马上宝剑,“呛”的一声剑出鞘,抵着那官差的脖子道:“今日你若不给本官一个交代,非不饶你命,必会让你死!”

  

  官差吓得哆嗦,却再也不敢多说半个“饶命”“该死”的话,而是委屈巴巴道:“李大人有所不知,皇榜虽发已久,但大家一听要出远海寻仙,稍懂海性之人都晓得去了九死一生,谁还赶来报名?小人,小人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呀!”

  

  “哼!世上哪有什么妖仙?皇上不过一场梦便要大费周章出海远洋,这些愚民也是,随着本官一同出海游历,不仅看了风景长了见识,还有丰厚的酬劳,何乐而不为?”

  

  李世仁将花名册扔了去,又将宝剑回鞘,在上马前又嘱咐一句:“等不及了,今日刚好借水利将大船带出海面,也省去了往后动工的麻烦。传令下去,将名册上那四位水手找来,夜前我便要开船!”

  

  官差急忙拦下李世仁,出声劝道:“可原先商大人定的是三十名水手,这……差得实在太多了,要是害得王爷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咱这一代人都跑不了砍头的罪责……还请王爷三思,延迟几天再出海吧,况且这大船出海,怎么也得找仙长做法事,请示了龙王爷才敢收锚……”

  

  李世仁“切”过一声道:“我早已说过不信什么神仙鬼怪,又请示什么龙王爷?再说了,皇上巴不得我客死海上,要说赏你们都来不及,又怎会让你们掉脑袋?”他推开官差一举跃上马背,才要走,一旁久未吭声的狄云枫又拽住了缰绳,并问:

  

  “李大人,在下正是名册上刚报名的海生,可否随大人一路?”

  

  李世仁仅打量了狄云枫一眼,点头赞赏道:“哦?你倒是个勇气可嘉之人,来!我载你一程!”

狄云枫不客气,一骑上马背。

“好一个不拘小节之人,我欣赏,哈哈哈……”李世仁大笑着又豪情一句:“那你可要坐稳了,我的马儿跑得比风都要快,被别甩下马背了!”话音才落,他当即扬鞭策马,良驹狂奔,真似与风赛跑!

  

  狄云枫不是个政客,但看人绝不会走眼,虽说不出这李世仁多好,单论一个忠心的刺客而言,李世仁这种人很适合去做主子。

不过有些人的命运似乎从一出生就注定是可悲的,特别是所谓的皇亲贵族。

李世仁注定要要比当今皇帝晚生几年,故皇位也轮不到他来坐,随之,皇帝忌惮亲王谋反,从三皇子杀到七皇子,独留个体弱多病的老八当王爷,而今老八大病好转,品格谦优,深受百姓爱戴,皇帝再坐不住,就编造个什么仙人托梦的借口,并扣个提督官衔让李世仁赴海送死。

狄云枫很想问李世仁:为何不造反?但他若是问出了这个问题,他便成了那造反之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才是最真实的狄云枫。

  

   快马加鞭,一会儿便来到码头尽头。

昨夜涨水阉去码头大半,月满楼的大船刚好吃水深,悬浮在水面上,静若处子却随风摇曳着。

  

  李世仁先下马,告知狄云枫一句:“我使武功登船,你自己泛舟上船。”说完,他撩起衣衫,三两步踏水无痕直上月满楼,不失有一手巧妙的轻功。

狄云枫笑了笑,跳入码头旁轻舟,凭他现在的功夫一步便能跃上大船,但真人不露相,不必一时显摆,要知道,日后出了海,危难少不了一箩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