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网游之何方神圣 > 第七卷 灵宿祭天,玄通易经
第七节 八方灵士就是垃圾
作者:狼籍  |  字数:5682  |  更新时间:2019-08-25 13:57:39 全文阅读

鼎府的地标是“鼎湖”,空中俯瞰鼎府西北那逊阔的“湖”则就能看到立体的“鼎”字。铜鼎这个地名早就消失于地图万年之久,如今它在地图上注明的是“鼎湖”。做为铜鼎氏的起源地,鼎湖及周围土地都属于“温阀”所有。

虽说“一氏分两部,两部成四族;四族建十阀,千家万户落”,但苍海桑田后,现代的氏阀已经没有这么鲜明区分,也没有哪个敢自称氏,都只称为“族”。历史长河淘汰了很多东西,现如今的族都是独一无二的,阀也基本上只有一阀。

离江族有四阀,江阀、杨阀、李阀及刘阀,但除了江阀确实是离江族外,其余三阀都是外来者。铜鼎族则只有温阀,世家数量也不算多只有二十七家,但由二十七家出去的寒户就非常多了,若真要细算的话,鼎府一亿四千万人口中,有将近七千万都是铜鼎族出去的寒户。

古代的话,寒户社会地位要比平民高一档次,平民其实就是寒户长子之外自谋出路的子女,所谓“净身出户”就是指这些平民。

人丁不旺在氏阀中是比较少见的,拥有权柄就可以多娶几个老婆的,何况“生具玄通”就算没有点亮炽阳,体质也是颇为强悍的。大量普通人都可以生十个八个,氏阀又岂会出现后继无人的情况,所以,铜鼎氏老会愤怒的不是“丹铜世家”被收拾。

铜鼎氏老会愤怒的是“丹铜世家”被按上“离经叛道”之罪,此罪是存在诛连的,也就是说丹鼎市祀衙可以扩大打击范围,甚至将整个铜鼎族覆盖打击。数百年前的“九州族”就是因为炎黄“离经叛道”而遭到诛连,九州族的起源地都被放逐成为“界田”。

但“离金军团”的下场也说明“玄逆之罪”是有操作空间的,铜鼎族氏老会敢愤怒就在于他们没有把柄落在丹鼎市手中,也确实没有,因为铜鼎族并没有进行过“原始祭祀”。现代也是有“清明节”的,但祭祀仪式却是极其简单,并且不存在任何沟通“圣明”的程序。

丹鼎市新任市座的资料早就摆在氏老们面前,但这些资料却非常粗略,胡山雕如今是九方卦权,这使得他以前流落在外的资料都被删除,只保留了一些简介,比如岁数,履历等等。但履历也并非真实的,九位飞升者前辈篡改了胡山雕的资料。

因此,铜鼎族氏老们看到的就是一个出世在艮陆,年龄29岁,曾入过伍参加过虚空远征等等简略信息。都是拥有“封权”的人,氏老们岂会不知道桌面上摆放薄薄一张纸,意味着此张纸上的人来历不凡。

“纪岗在做什么?”大氏老问。

“最近都在处理虚暗震荡之事”,有人回答。

“大氏老认为这是宗庭再次出手?”

大氏老没有回答,而是让人去将纪岗找来,纪岗是在一个小时后赶到的,虚暗震荡还在继续,没有谁敢坐传送阵,通仪信号也是时强时弱,如今就只能靠玄器传令或移动。

“我没有收到宗庭的指令”,纪纲得知详情后一脸疑惑的说道,但他心中却是惊惧的很,他原本是宗庭派到鼎府收集铜鼎族证据的人,象他这样的人很多,宗庭打压氏族的意图是从未掩饰过的。

但宗庭展现了意图却又在执行方面存在很多漏洞,纪纲也是从“玄士山”出来的人,从小就接受玄宗的培养,然而,他满怀激情要在鼎府做出一番事业时,发现自己早就落入铜鼎族的圈套。

几番挣扎后也无法脱离泥潭,纪纲就放弃治疗沦为铜鼎族的人,而象他这样被氏族收买的玄士很多。但玄宗从未处理过这些背叛者,这也使得“玄士山”培养越多的玄士,反倒让氏阀获得越多的人才。

然而,没有哪个氏阀大佬会轻视玄宗,玄皇帝与八位帝君是难以抵挡的人,宗庭能够一统玄陆,除了氏阀王朝确实烂到根子外,就是九位宗庭大佬强的没朋友。因此,氏阀可以收卖或陷害这些“玄士山”出来的年轻人,却也不会去挑衅玄宗。

虽然一直都称“宗庭”如何如何,实际上都知道,宗庭是宗庭,玄宗是玄宗,若是玄宗不理会事务,宗庭内也不可能安插大量的氏阀子弟。而玄宗的氏线也同样都是一清二楚的,只要不触犯“世无圣明”,玄宗都会按“玄律”行事。

换个意思说,只要不触犯“玄逆之罪”就算杀人放火,只要没有证据,玄宗就会按程序走,而不是象玄逆之罪那样,一点蛛丝马迹就立即大打出手,连根拔起。铜鼎族没有树倒猢孙散就在于已经知道“力度”,若是丹铜世家触及玄宗底线,他们这些氏老也没有时间坐在这里开会了。

因为玄宗会在第一时间冲入鼎湖,将他们这些人一网打尽,然而,玄宗并没有这样的行动,说明丹铜世家之事,极有可能是“玄士”所为。换个意思说,丹铜世家被抄没并不是玄宗的命令,而是有人拿着鸡毛当律令,所以,铜鼎族氏老们才敢拍掉子骂人。

离帝是民国时期的飞升者,但他出生在清朝中期,与玄皇帝一样都是军人,他去而复返带来了几种新型武器,只是这些新型武器必须是修炼“灵宿祭”的修士才能使用。新型武器有枪、炮、虚空航母、玄陆战舰等等,都是用以替代如今的玄器。

纪纲是玄士山毕业的学生,教官就是八位帝君,尽管没有见过八位教官的真实面容,但凭那一身耀眼的光芒,纪纲就已经认出离帝。纪纲第一时间逃窜而走,由于虚暗退潮引发的震荡余波仍在,他在通仪器信号不强的情况下,只能是返回“鼎湖”后将这情况上报。

铜鼎族的氏老们顿时傻了眼,回过神后立即下令撤销之前下达的命令,心中也是暗自庆幸让纪纲先跑一趟。若是换个人去,肯定是认不出离帝的,那可就撞到铁板了。已经知道离帝在丹鼎市,铜鼎族也就死了心,反正不牵扯到主阀就行。

胡山雕自然不知道铜鼎族原本有针对他的行动,但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他此时兴致勃勃的接过尚未命名的新型玄器。

新型玄器外型与步枪相似,但与胡山雕印象中现代步枪又有所差距,转念一想,玄皇帝跟离帝都是旧时代的人,他们所知道的武器也自然古老。

射程与修士的魂念值挂钩,魂念同时也是瞄准、锁定,子弹需要魄骸消耗,但子弹消耗魄骸后并无威力,威力是由灵性决定的。但魄骸制造出来的子弹决定了灵性容量,元力却是制炼这些新型玄器的“工具”。

鞋合不合适,穿了之后才知道,武器合不合用自己炼制最合适,炼制材料对于胡山雕来说已经不缺,但他缺少炼制的思路。离帝倒是没有藏着掖着,很爽利的将十几张炼制图纸交给胡山雕,胡山雕研究了一些时间后,就明白如何炼制。

元力延伸出来将炼制材料笼罩,魄骸值消耗形成武器的重量,魂念值消耗形成武器的基础射程。可以说,这新型玄器只是外型象步枪,内部结构却是很简单的。“灵弹、魂眼、魄匣、法效池”就是新型玄器的内部构造,这些新型玄器能让修士拥有更多的战斗变化。

修炼“灵宿祭”是有一段虚弱期的,也就是一个玄通没有产生99个法效前,这个玄通是无法使用的,但若是配备新型玄器的话则就解决了这个缺陷。法效就是子弹击中目标后产生的威力,对于大量低方修士而言,配备新型玄器的话,实力会比旧修炼诀要大。

丹鼎市防戎军大营西南是成片的营房,夏酉星此时是一名普通士兵,他已经获得完整的“灵方诀”,而在未转修此诀前,他的等级是“命脉五方”。殷长生对夏酉星的资质极为不屑,将近七年的时间,夏酉星才修炼到命脉五方,而他殷长生却已经是引器八方。

殷长生对灵方诀并不感兴趣,但他也无力抗拒上司的命令,他们这些九州人一直没有忘记初衷,那就是夺回“九州界田”。然而,单凭他们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只能依靠“三清”才有可能实现,胡山雕这个三清圣使,殷长生也见过一次。

夏酉星被殷长生催促多次后只好进行“灵方诀”的转修,他跟殷长生已经非常熟悉,很清楚若是不按殷长生的意愿行事,殷长生会纠缠不休的。两人离开营房去了附近的树林,夏酉星并没有盘腿坐地,灵方诀修炼对姿态并无要求,躺着、坐着,站着都可以。

夏酉星只有一玄资质,五方等级让他只有17个法效,没有99个法效是无法凝聚成“线”的,所以,灵方诀初期就是产生更多的法效。灵方诀很简单,“灵光一现聚碎片,天地万物连成线”,但要完成“灵光一现聚碎片”却是很艰难。

转修的第一步就是将魂月、魄骸、玄通法效及元力海全部纳入“灵性炽阳”内,这就是对玄府进行大手术,一个不小心就会遭受重创。好在夏酉星已经引出“命脉”,他的命脉是“仙”,“类人为仙”,夏酉星的命脉是“仙猿”,在玄府内具象的就是一个由“仙”字扭曲形成栩栩如生的“巨猿”。

夏酉星引导着自己的“仙猿”命脉将魂月投入灵性炽阳中,完成这步修炼让他“灵魂元魄”数值降到最低点。魂元魄还可以通过药剂、玄植等等进行补充,灵性若无银雾灵性团的话,夏酉星只能靠时间修复。

等“魂元魄”都恢复满后,夏酉星才吸收银雾灵性团恢复自己的灵性值,然后继续引导“命脉仙猿”将玄通、元力海、魄骸天平,一一投入灵性炽阳内,完成这几个步骤的修炼后,就是命脉投入灵性炽阳。

当命脉投入炽阳后,夏酉星发现“灵性”吸收速度变得极快,而灵性炽阳的光亮也在不断增涨。没有获得银雾灵性团的人,到了这一步就是“水磨”功夫,需要不断吸收外在游走的灵性填入炽阳中,等炽阳突然绽放光芒就是“灵光一现”。

灵光一现聚碎片,意味着一旦形成“灵光一现”,99个法效就孕育完成。

“那不是转修会如何?”全程跟踪夏酉星修炼的殷长生问道,他心中却觉得“灵方诀”修炼风险极大,当然,这是对“转修”而言。夏酉星又如何能知道不是转修会如何,也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殷长生就鼓动夏酉星找个人来试一试。

夏酉星的性格偏软,这也是他被殷长生吃的死死原因,尽管一再拒绝,但殷长生一坚持,夏酉星也就不再拒绝。但夏酉星的这种性格也让他人缘不错,很快就拉来一个叫“时一山”的普通士兵。

丹鼎市防戎军如今已成胡山雕的私军,不仅高层中层基层都清理了一遍,士兵也是经过一番筛选的。倒不是强求士兵的资质,而是看士兵的背景,象“时一山”这样普通家庭出身的士兵,全军营都是。

灵方诀已经发放到所有士兵手中,转修有转修的路子,新修有新修的套路。

时一山入伍时只是刚刚点亮炽阳的一级通士,但在“灵宿祭”修炼体系中不存在“通士”,只有灵士、命士及祭士。时一山在夏酉星邀请下很爽快答应修炼,反正早晚都是要修炼的嘛!而他的修炼其实很简单,就是把自己的玄通送入灵性炽阳中。

点亮炽阳就是一级通士,而“天生”具有的玄通也就显示出来,时一山也是一玄资质,玄通是“电”。玄府极其简洁,灵性炽阳高悬,简体字“电”则处于炽阳下方,时一山要做的就是“想”,想象灵性炽阳产生一股“吸力”,将电之玄通吸入。

有的人会很快,有的人会很慢,这种“想象吸引”对精神消耗极大,时一山很快就跟熬了几个通霄的人一样,整个人萎靡不振,昏昏欲睡。夏酉星也知道“新修灵方诀”会有什么状态出现,见时一山如此就立即一针扎了下去,时一山很快就精神抖擞。

殷长生见此就嘀咕道,新修比转修要容易的多啊!转修需要消耗“灵魂元魄”,灵性需要时间恢复,也就慢了很多。新修则没有“灵魂元魄”四命数的消耗,只需要“提神”药剂的辅助就可以。

时一山连扎三针“提神药剂”后终于让自己的灵性炽阳产生吸力,他的“电玄通”投入灵性炽阳中,随后一道“弯月”在炽阳右边浮现。最开始是很淡的,但慢慢的就厚实,最终形成“魂念半月”。

时一山欢喜的一通奔跑,旧有修炼体系里,魂月的出现就是一方修士的象征,时一山是读过修士学院的人又岂会不清楚。不过,这家伙读了四年修炼学院也仍然只是一级通士,除了学院很烂外,他自己不怎么上进也是主要原因。

夏酉星反驳殷长生说,时一山需要打工补贴家用,所以才会修炼缓慢。

时一山的目标就是当兵,一级通士肯定是加入不了军团的,也加入不了防戎军,但可以加入警戎军的。丹鼎市防戎军大面积载兵的同时,又从警戎军抽调走大量低级通士,这番操作也是让丹鼎市诸衙门不解的,然而也没有谁会去探究。

读了修炼学院仍然是低级通士的士兵,大部分都跟时一山一样属于读书期打数份工,毕业就去当兵的。玄陆实际上并没有贫困家庭,但兄弟姐妹众多的话,开销还是比较大的,懂事的孩子自然要努力打工贴补家用。

“别吵吵”,殷长生做为九州前圣人就没品尝过穷的味道,打断夏酉星这个同样平凡家庭出身孩子的瞎逼逼,两人的注意力重新回到时一山身上。主要还是殷长生在观察,夏酉星此时已经进入虚弱期,连感知都不复存在,这让夏酉星还是很不习惯的。

相比之下,时一山就没有适应期的存在,他原本就没有魂月嘛!此时的时一山仍然要努力“想象炽阳吸力”,将刚出新不久的“魂月”吸入“炽阳”内。但相比玄通吸入的三个小时,魂月吸入炽阳却是花了时一山“四天”时间,殷长生就当面骂时一山“垃圾”。

时一山毫不在意,夏酉星倒是为时一山出头,但根本打不过殷长生,时一山劝和之下两个经常打架的基友罢手。殷长生感知时一山的玄府,夏酉星则听时一山介绍他修炼时的种种体验。

魂月被吸入炽阳后出现的不是魄骸而是澎湃的“元力海”,元力海被吸入炽阳后出现的才是“魄骸”,但此次并未结束。灵方诀最开始平平无奇,然而在完成“灵魂元魄”后就出现奇迹了,魄骸吸入炽阳后出现的是“脉”,脉吸入炽阳后出现的是“器”。

换而言之,灵方诀会在前期就完成“灵、魂、魄、元、玄通、命脉、命器”的七命修炼。

“你的命器怎么没有出现?”殷长生问夏酉星。

夏酉星一脸懵逼,我怎么知道?

时一山却是知道,都写在“灵方诀”的册子上了嘛!只能说夏酉星跟殷长生都不是努力读书的孩子,“有的人会很快出现,有的人需要等上一段时间”。

“同样是一玄资质,为何你快,他却慢?”殷长生不解。

时一山挠头,册子上没有解释啊!实际上这跟经历有关,时一山很小就懂事并帮家里做事,经历多意味着知识点多,而夏酉星看似经历丰富实则很少。夏酉星在九州时是一个游戏玩家,现实中却是宅男,随后夺舍玄族人后又被胡山雕送去“桂宁叛军”。

桂宁叛军实际上就是海盗,然而,殷长生的手段越卓,有他在,夏酉星的海盗生涯就跟少爷样。转过来说,殷长生若是转修灵方诀,他隐藏的“知识点”足够多,很快就会完成“光”的过程。

“灵光一现聚碎片”的前置就是“光”,将“魂元魄、玄通脉器”全部吸入“灵性炽阳”后就算怀孕了,接下来就是养胎,也就是提升“灵性值”。这个过程就是不断汲取外在的灵性、魂念、魄骸及元力,也可以吃丹打药剂等等加以辅助。

但旧有体系的“一丈关”也仍然存在,修士们是可以知道自己命数值多少的,时一山完成“光”后就是一方灵士,夏酉星完成“光”后则仍然是五方灵士。

“这岂不是说八方灵士很垃圾?”殷长生喊道,在他看来,灵方诀满满都是坑,一个修士连玄通都无法动用还能是修士吗?命器八方在玄陆也是能横着走的存在,可“灵方诀”的八方灵士却是连玄通都用不出来,这不是垃圾是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