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网游之何方神圣 > 第七卷 灵宿祭天,玄通易经
第六节 那些消失万年的卦者
作者:狼籍  |  字数:5098  |  更新时间:2019-08-24 16:06:57 全文阅读

玄陆,全称是“玄通易经六十四卦”,它巅峰时期的光芒照耀整个宇宙的90%,但它的疆域却只有整个宇宙的20%左右。六十四位飞升者成为“六十四位卦圣”,埋下玄陆光芒被切割的隐患,虚空回潮利用这个隐患,不仅成功压缩“玄易六十四卦”的光芒,也将玄陆分割成无数碎片。

灵宿祭(坛)的作用就是让每个修炼者都产生“光”,从而逼退虚空暗潮又发出信号,让那些玄陆碎片找到“回家”的路。玄陆的复苏是否也意味着“六十四卦圣”的复苏?胡山雕“观看”过完整的“玄易”演化,他不这么认为。

“生具玄通”是修炼的基础,没有生具玄通也就不存在点亮炽阳,“宗庭”打压氏族世家的内情是因为氏族世家的修炼方式属于“六十四卦圣”的给养。灵淬诀之所以如此流传广泛,是宗庭在背后推动的,此诀的内在作用就是抑制修炼“卦圣诀”的人数。

灵宿祭比灵淬诀更进一步的作用就是“净化”。

如果把“生具玄通”视隐藏病毒的程序,那么,灵宿祭修炼诀就是杀毒软件,即能保存玄通法效又可“净化”内嵌病毒。玄宗(指九位飞升者)一直在查找“卦圣”的踪迹,经过数千年的调查,玄宗认为目前的超级氏阀都是假象,真正与“卦圣”有联系的另有其氏。

虚空浩瀚,玄陆破碎却辽阔,玄皇帝与八位帝君花费数千上万年时间,却是连蛛丝马迹也没有发现。要知道这可是具有玄通的宇宙,胡山雕都可以预知推演获得“凭空捏造”的信息,九位飞升者虽然有所逊色却也不可能一点线索也没有找到的。

这就意味着卦圣氏阀隐藏的极深,九位飞升者认为卦圣氏阀已经化整为零,也只有化整为零才能让九位飞升者一直找不到蛛丝马迹。但灵宿祭的推广必然能引出这些隐藏极深的卦圣氏阀成员,九位飞升者因此想让胡山雕“隐居”。

胡山雕一开始不明白飞升者前辈们为何让他“隐居”,飞升者前辈们的回答是“生具玄通”,胡山雕恍然大悟后就有些尴尬。灵宿祭归根结底是胡山雕想要获得“知识点”而钻研出来的,跟玄陆复苏,母芒重回巅峰什么的大局毫无关系。

而九位飞升者即是清楚“生具玄通”的内情,也自然知道“灵宿祭”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卦圣”。当然,两者的作用是不同的,“六十四卦”的生具玄通是为六十四位卦圣复苏而存在,灵宿祭是站在其对立面的。

尽管玄皇帝等九人还没有弄清楚“灵宿祭”隐藏的意图,但他们亲自修炼过,很清楚这个修炼本系与他们在地球时获得的传承是“一脉”的。也正是确定这一点,九位飞升者才会推广“灵宿祭”而没有顾虑隐藏的意图,但他们也不会放弃探索。

如果杀死卦圣,其布下的“生具玄通”也就失去源头;同理,如果胡山雕死亡,灵宿祭的源头也断了。这就是九位飞升者想让胡山雕“隐居”到玄宫的理由,但胡山雕却觉得他们想岔了。

九位飞升者没有看过完整的“演化”,也就不知道卦圣与卦看似一体实则两立,胡山雕融合了银雾之上,不代表他死亡后,银雾之上就会烟消云散。同理,卦圣死亡不代表“卦芒”会消失,六十四卦芒与玄通之并非永恒的,但能摧毁它们的只有“虚暗”。

任何的改革都必然引发震荡,“灵宿祭(坛)”的修炼体系对旧有体系的冲击并不巨大,它并不是推翻旧有体系,而是在旧有体系上进行创新。因此,宗庭不仅做过调查还进行施展大型玄通进行“预知、推演”等等,以确定“灵宿祭”推出后,对于整个玄陆影响有多大。

虚暗退潮引发的社会治安混乱,让宗庭延迟“灵宿祭”的推广,然而消息还是被泄露了,这使得大量修士在野心家的推波助澜下,对玄陆造成极大的破坏。丹鼎市同样难以幸免,但混乱规模较小,毕竟,这只是一个市而不是首府也不是京都,影响力不够大。

“灵宿祭”修炼修系的秘密都会被泄露,说明“玄宫”存在大量的氏族世家间谍,对此,胡山雕就要吐槽一下这些前辈的“统治力”差。当然,胡山雕也知道凭自己的班底还不足以担当“玄皇帝”之职,他目前的班底统治一个市倒是足够。

丹鼎市防戎军军座已经被胡山雕拉下马,罪证很容易收集,新任军座自然是三清祀徒;防戎军的士兵主要是“通士”等级,也因此,胡山雕暗中推广的对象就是他们。虽然防戎军不是军团,但也是正规军队,军纪严明,军营大门一关,通仪器没收,上中层全是自己人,消息也就不会泄露了。

防戎军的掌控对胡山雕而言是极其重要的,不仅仅是能秘密推广“灵宿祭”,还在于丹鼎市氏阀世家的防范。祀不扰戎,戎不侵祀,市座是没有掌控戎军的权力,最多只能提出协助请求,但胡山雕是有宗庭撑腰的,再加上“三清咒”的秘密布控,丹鼎市“祀戎”也就全盘掌控。

胡山雕在掌控丹鼎市“祀戎双权”后,趁着这次“虚暗退潮,玄陆复苏,修炼革新”形成的混乱,铲除异己。丹鼎市进入“戎戒”时期,传送阵全部关闭,防戎军精锐出动,警戎军为辅助,封掉大批工厂的同时逮捕了数百上千人。

通仪信号的干扰让丹鼎市的世家无法及时向外求救,再加上胡山雕是出其不意,整个行动非常顺利且圆满。趁着“虚暗退潮”形成的各种干扰还存在,胡山雕迅速将这些案子办成了铁案,事实上也不需要造假,丹鼎市的世家个个都犯有重罪。

数千上万年以来,被宗庭抄家的氏阀世家并不在少数,但宗庭却一直没有找到“卦圣氏阀”的线索。胡山雕以为自己这次行动也没有收获,然而,他在一个“温阀世家”中找到了蛛丝马迹。

巨大的天坑对于胡山雕而言一点也不陌生,他之前还组织过原始祭祀并且成功获得回赠。但要想“原始祭祀”成功却也不那么容易,不仅需要大量的祭品,同时还需要掌握“祭舞”,而宗庭又封锁了“祭祀”方面的知识,这就使得“祭祀”传承断绝。

若是“祭祀”传承没有断绝,当初进入姤陆祭坛的命邸十方们就不会联手要求宗庭公布“祭祀”知识。要断绝祭祀传承也是不易的,但宗庭在两三万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一万三千年前的“宗氏战争”,宗庭攻破氏阀世家后就专门掠夺这些资料。

随后,宗庭统一玄陆就推出“世无圣明”的玄律,又颁布了大量辅助玄律,收集民间的祭祀资料,数千上万年的努力,成果显著。若是有遗漏的话,命邸十方们当时也不会联手向宗庭施压,而宗庭其实也是想借“世无圣明”逼出化整为零的“卦圣氏阀”,但没有成果。

“温凉义,触犯世无圣明之罪,想来你也是知道后果的”。

温凉义就是铜鼎氏温阀“丹铜”世家的家主,资料表明,他在半年前还只是四方修士,而如今他却是引器七方修士。能让他半年内提升到引器七方,则就是“原始祭坛”的作用,胡山雕想知道的是,温凉义是如何获得“祭祀”传承的。

温凉义倒是爽快,说半年前有一个神秘人潜入他卧室传授了“火焰三叩”祭祀仪式,而丹铜世家栖息地内就存在着年代久远的“天坑祭坛”。胡山雕当时为了引来宗庭或命邸十方,同时也为了获得知识点,进行过“原始祭祀”,这其实已经触犯“世无圣明”。

但胡山雕拥有“清除”证据的手段,若是宗庭不是派帝君前来而是“玄士山”的人来,他就会立即清除证据,若是命邸十方来,他就会谈判并引导“原始祭祀”的推广。换个意思说,时局的走向是把握在胡山雕手中的,而不管哪种结果,胡山雕都能获得“知识点”,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温凉义却是不具备清除证据的手段,他举起“火焰三叩”祭祀仪式,获得“履卦”的馈赠从而实力增涨极快。

尽管已经下令搜索那个神秘人,胡山雕却也知道很难找到,但他把这个消息告诉玄宫后,老熟人离帝就亲自赶来对整个丹鼎市进行搜索。胡山雕对收拾“卦圣氏阀”没有什么兴趣,他此时就蹲在丹铜世家栖息地内的“天坑”边,天坑底处还有小火苗在闪烁。

从银雾演化中就能知道,六十四卦曾经有过一段彼此撕杀的时期,这意味着“生具玄通”并不代表“天生何卦”。也就是生下来时获得的是“艮卦”,出生地却是在鼎府,举起祭祀后却是获得“履卦”馈赠,这种情况就是六十四卦混战形成的后续。

离帝锁定坑底没有温度的小火苗,他的“命体”顿时离躯,除了胡山雕能够看到一个“非人”物体投入“小火苗”外,余者皆无法看到。但胡山雕也只能看到这里,离帝命体是否已经抵达履卦,他就无法跟踪,只能蹲在坑边等待。

离帝并没有让胡山雕等个十天半月,大约半个小时后,静止不动的离帝躯体就有了动静,与此同时,小火苗闪烁一下后就消失不见。离帝一个腾跃落到胡山雕身边,“难怪数万年时间也没有找到,原来都躲到了界田”。

界田的形成有两种,一种是象九州那样属于放逐的玄陆疆域,一种是虚暗割裂后形成的,这两种界田在“时速”上与玄陆都相差“10倍”,离帝发现的界田属于第三种。其实这第三种很难说就是“界田”,因为它不存在“时差”而且还可以随意移动,移动的坐标就是“祭坛”。

胡山雕问这是不是就是“卦台”?

离帝想了想后说应该不是,他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卦台”,却也从大量资料中发现“卦台”并非祭坛,而是与当年母芒分为一大一小的“光芒”相似。另外,卦台是独立的自我天地,就算卦圣还在沉眠却仍然属于“有主”,没有“卦圣”的牵引,谁也无法进入。

胡山雕不以为然,他的银雾之上就曾经遭到入侵,而遭到入侵时他正在“登梯”,这说明卦圣的沉眠实际上失去了对“卦台”的掌控,留出一些通道。不过,胡山雕倒是肯定离帝去的不是卦台,因为他在登梯时,银雾之上自动抵挡了外敌,而离帝并没有遭到攻击。

离帝去的地方比较狭小,并且看到大量复古的建筑,而在建筑中的人衣着上却与现代人无异。另外,离帝还看到比此处“天坑”更大的“祭坛”,天坑祭坛中火焰冲天,体积如山,离帝遥望时,命体有种灼热之感,他不敢再直视就退了回来。

不管怎么说,玄宫寻找数千上万年的“离经叛道者”有了线索,离帝对此很是高兴,再次建议胡山雕坐上“玄皇帝”的宝座,胡山雕当然拒绝。离帝离去后,胡山雕就命人戒严,随后收集来99种“异物”。

景象为异,异物就是成精的建筑或是形似建筑、人物的天然之物。

收集99种异物还是比较简单的,体积方面也可以是小型的,将这99种异物摆放在坑底,胡山雕就让人将死囚带来,让这十来个死囚训练一番后派出去一个进行“火焰三叩”。温凉义是独自进行祭祀的,死囚也是四方修士,而仪式也简单,高举“火盆”对着坑叩三个响头。

轰,火盆中的火焰冲天而起后又倒灌而落,死囚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被烧成灰。

“我拷,这是什么火?”

普通的火对修士有伤害但不可能秒杀,玄通法效形成的火焰只是在伤害上加大,高方修士自然可以秒杀低方修士,但绝无可能造成被杀者“烧”成灰的情况。胡山雕倒是有熟悉感,他的银雾火也可以造成这种情况,但目标只能是三清祀徒,也就是背叛三清的祀徒会被银雾火烧成灰。

“不过,背叛三清的祀徒是自燃式的,这个死囚早前必然不是履卦祀徒,他被烧成灰是因为离帝的进入,还是另有原因呢?”

胡山雕排除掉祭祀仪式不对,囚犯与履卦“属性”相冲等因素,他觉得死囚被杀更象是“警告”。正琢磨时,感知到一股熟悉却又陌生的气息,胡山雕迅速捕捉锁定后,发现是由死囚死后那团“灰”所产生的。

死灰散而不溢的飘起来,扭曲、凝聚后形成一段简体字,“井水不犯河水”。

“呼”,文字被胡山雕一口气吹散,胡山雕想笑,“井水不犯河水”不象是警告更象是“示弱”,这让胡山雕觉得离帝所见到的那群人是弱小的,甚至其首领年岁也不大。若是首领年岁大且经历的多,就不该写“井水不犯河水”,至少让胡山雕来写的话,一个字——滚。

胡山雕重新埋怨九位前辈的不靠谱,若是靠谱的话,灵宿祭之事就不会被泄露,也就不会被有心人所利用,从而不得不延迟推广。有心人是谁暂且不知,但这些人宣扬“灵宿祭”修炼是在摧毁玄通法效,谁若是修炼谁最后就会变成普通人。

因此,大量修士就趁着“虚暗退潮”形成的大范围震荡进行抗议,宗庭不得不出面安抚,因为这些修士全都是平民修士,而宗庭是一直在为平民阶层保驾护航的。胡山雕埋怨九位前辈就是因为他短时间内无法获得“知识点”,但好在他也有手段,那就是“丹鼎市防戎军”。

丹鼎市其实只驻扎着一个师的防戎力量,它只是市再加上并没有虚空裂缝存在,此支防戎师任务也就不单单是丹鼎市,还负责其它几个市的防戎。驻地也是按一定周期进行巡回的,此时恰巧就驻防在丹鼎市,才让胡山雕有机会将这支五千人的戎师掌控在手。

当然,没有戎庭的支持,胡山雕也不可能这么顺利,而他只能是间接掌控,祀戎分庭而立,他是丹鼎市市座,就算有九方封权也不能违背“玄律”。收尾还是要谨慎一些的,此次行动得罪的是“铜鼎氏”温阀,而温阀是艮陆鼎府的扛把子。

“一氏分两部,两部成四族;四族建十阀,千家万户落。”

氏部、氏族、氏阀被称为“三氏王朝”,它统治玄陆将近七万年的时间,随后就是“玄宗”率领的“平民起义”,打了将近两万年才胜利,由此进入“宗庭时代”,距今已有一万两千多年。

三氏王朝的七万年里有很多东西都在创新变革,然而永远不变的是“氏”,氏全都是由起源地形成的,随着扩张以及人口增涨而出现“部”。如果说“氏”是最早的国家,部就是氏的封臣,而部成为国家后,族为卦臣。

族为国家后,阀为卦臣,阀为国家后,世家为卦臣,然后就是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