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十九章 少年们(二)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3045  |  更新时间:2018-09-18 23:01:26 全文阅读

闲着无事又为老不尊的周院长瞧见后,似踢蹴鞠一般得一脚踢飞墨家机关丸,不过好在他的脚法不臭,机关丸稳当当地落在墨渊的掌心。

一身肥肉的墨渊捧起掌心上的机关丸,小心翼翼地拂去上面的尘埃,他对周院长这样的行径,是敢怒不敢言。当然,若是换个善于阿谀奉承的家伙,说不定这时候还会鼓手叫好,夸老爷子脚法精准,然后说得天花乱坠,好似周院长是天下第一人般。

但墨家墨渊墨胖子不会这么做,他觉得,有那心思去取巧,不如多研究几个墨家公式来的益处大,他可是见过墨家辅导班内不少巨擘,性情古怪、不近人情,可他们非但不用奉承学院的权贵,反而学院的权贵们逢年过节会带着昂贵的礼物上门拜访,央求他们为学院代言,或者在“飞鸽”为他们的学院美言几句。

那番光景令人羡慕不已,不过墨渊清楚,他现在最多能做出“师”境的机关兽,想要得到巨擘那般的待遇还需不小的努力,等他能造出“子”境,甚至最高的“圣”境机关兽时,他想要踢谁的屁股,谁便会洗得白白的,撅得高高的,一脸荣光得等他墨渊赐脚。

于是心宽体胖的墨渊墨胖子越想越偏,最后更是笑出声来,而这笑声在沉闷压抑的沙场上格外刺耳。

点将台上的三公们面面相觑,怀疑那颗肉球患了什么失心疯,后面甚至连周院长也跟着傻笑起来。

莫非老年痴呆也会传染?

三公神情纠结,天上的韩使蹦跶的时间越长,周御书院的面子就损失得越大,并且算算时间,其他六院的使者也快来了,届时沙场岂不是群魔乱舞,八院之首的威严扫地,沦为笑柄?

三公们越想越惊,以他们的修为都无法自控冷汗。

沙场一阵冷风吹过,三人透心凉!

点将台上的周院长笑够了,往成型的“龙王祈雨阵”望去,然后对着台下甲班站起来的几人说道:“周御书院给你们的资源,你们大可心安理得地享用,但周御书院要求你们做的事,你们也得义无反顾得去做,就像......”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庄休突然接话道。

“对对对!”周院长笑眯眯地望了一眼庄休后继续道,“你们身上的‘麒麟衣’价格不菲,足够整个周御书院吃喝一月,且有盈余,所以为了这份享受的权利,你们此刻该履行你们甲班的义务!”

他指着天上的黑点道:“将天上的跳梁小丑击落!”

惠施等人听后互相对视,却无人敢点头答应,毕竟能凌空飞行的人境界最低也在“尊”境,凭借他们几人的力量,别说击落,攻击怕是连衣角都沾不到。

周院长等了一会,见无人答应,便“和蔼”道:“甲班的位置,有德居之,你们做不到,我就让‘乙’班的人来顶替你们。”

顿时沙场下百名‘乙’班学生蠢蠢欲动,恨不得立马使出最强的攻击,袭向韩使。

惠施衣袖中右手的食指与大拇指摩擦,思考了一会后,向墨胖子问道:“捆神缚带了吗?”

墨胖子点点头,说道:“五品捆神缚,可缠‘尊’境半日、‘君’境十五息、‘子’境半息。”

惠施点头,朝周院长揖手道:“食人禄,解人忧,不辱使命!”

周院长眉头挑了挑,说道:“别是说的比唱的好听,要动手就快些,其他六院使者还等着演下一处戏呢。”

惠施放下手,转过身,对盖聂道:“将你的飞剑唤出。”

盖聂唤出飞剑,悬停在空中,他不知道惠施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自己的飞剑压根伤不到韩使,现在又唤飞剑,岂不是自取其辱?

但惠施却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对着墨渊伸出一手。

墨渊立即反应过来,取出五等捆神缚交给惠施,只是不等他教惠施口诀,惠施竟然自行念出捆仙缚的激活口诀。

一节一环的捆仙缚似蛇一般缠在剑身上,不过距离两侧的剑锋时,捆仙缚主动避开,拱出一个弧度,可见盖聂的珣光剑绝非凡品。

惠施又将目光投向杨朱,杨朱心领神会,捏出迅雷法诀附在珣光剑上,但两者无法相融,所以湛蓝射的剑身与迅雷法诀中间有一道泾渭分明的细线隔着。

一切安置妥当,惠施最后送上名家“言法”祝福,

“疾驰如风,迅捷如影!”

被加持诸家法门的珣光剑不停轻颤,盖聂感觉到珣光剑不断传来得‘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豪迈剑念,这让他吃惊不已,甚至双手得费更多的气力,才勉强压住想要自行冲出的珣光剑。

惠施估摸着这速度应该差不多了,便让盖聂吐纳三次,等第三次气机臻至巅峰后,盖聂剑指一挥,珣光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冲向天幕!

天上的韩使第二次瞧见珣光剑后,正了正头上的斗笠,轻蔑道:“这水平也就第四境‘候’境的水准,还是难入法眼。”

韩使踮起脚尖,扭了扭脚踝,准备这一脚将珣光剑踢得钉在点将台上,逼那些老家伙出手,届时就能给七院使者联合抗周,找了一个合适的借口。

“咻!”

珣光剑的速度比韩使想象中的要更快些,只是这点微末惊讶还不足以在韩使心中泛起波澜,他掐准时间,重重踢出一脚!

“咻”

并非剑声,而是捆仙索在珣光剑上蓄力许久,如利箭射出般的声音。

韩使见识广博,一眼便瞧出这是墨家专门对付其他修士的捆神缚。

它有着拘禁身躯,封禁修为的能力。

韩使的双手就被捆仙缚勒在身后,一身修为暂时失去响应,脚下的飞剑依着惯性飞了一段时间后,直愣愣得往下坠去。

韩使涨红着连,能感觉到这捆神缚的品阶不高,正被他慢慢挣脱出来,只是他忘记了,他身后还跟着司马挥出的金拳!

金拳几番追逐后,除了个头小了一半外,速度却是不减。

而现在韩使无法使用修为加速,金拳顷刻间便追上韩使,只是它没有砸在韩使身上,而是将他脚下的飞剑砸得粉碎。

韩使不心疼那口飞剑,反正也是昭阳学堂送的,回去就算用一把,丢一把都没事,但自己的命却只有一条,没了,可没人会再补给自己一条。

韩使尽力挣脱着,虽然八校间有着“两院交战,不斩来使”的规矩,但在以前“八王朝”时期,被斩掉的使者的头颅,没有千斤,也有百斤。现在虽有着盟约限制,但保不准周御书院会撕破脸皮,对人见人爱的自己下黑手,而等自己以身殉国后,昭阳学堂忌惮周御书院的势力,估计连个英雄的谥号都不会赐下。

这买卖,不划算啊。

沙场下,墨胖子一脸肉疼得盯着坠至半空的韩使,心中算了算,五年的积蓄仅困住韩使十余息,

“唉”

墨渊叹了口气,又幽怨得望向“罪魁祸首”惠施,毕竟这个计划的主谋是他。

“月半子,看我干嘛,想吵架?”

带着面具的惠施下巴一挑,一幅“就喜欢看你想打我,又不敢打我”的模样。

面对惠施的挑衅,墨胖子是恨得咬牙切齿,他倒是很想拿出机关兽“教育”惠施,但墨家钜子下了死规矩,与惠施辩论可以,技不如人输了,也不怪,可一旦出手,那便与墨家教义相悖,轻者抄写经书,重则驱逐出墨家。

所以尚且“骂”不过惠施的墨渊,只能忍气吞声,坐回位置,用眼神来羞辱他!

四方点将台上,周院长枯手一拉,刚从捆神缚挣脱的韩使就被他抓到点将台前,并且位置要比甲班还靠前。

对于周院长的擅自出手,三公们没有异议,至于韩使站的位置比甲班还前,这也合乎情理,毕竟一院之使者的身份确实比甲班的学生尊贵许多。

周院长一脸慈祥地问道:“韩使这身装扮可真有意思,竟能未卜先知,这是料定了我周御书院会倾盆大雨,所以才披着蓑衣,戴着斗笠而来?”

韩使一拱手说道:“我家天师说,周御书院局部阵雨,所以让我提前备好这身蓑衣,免得被人说我昭阳学堂的天师,算得不准。”他言语间没有对长辈的尊敬,更没有对八院之首的周御书院应有的恭敬。

周院长听后呵呵一笑,说道:“若是真得给昭阳学堂蒙对,今天会下雨,那可真是...愚者千虑亦有一得。”

韩使冷笑,现在他势单力薄,不做口舌之争,等其他六院的使者赶到后,再大张挞伐这老头也不迟。

可暮年的周御书院的院长行事捉摸不定,他指间在空中轻划,甲班一条昂贵的椅子被割下一条凳腿,并飞入他手中。

周院长轻抚一臂长,胳膊粗的凳腿,然后喃喃道:“我有一棍,粗又硬,打得庸人常自省!”

“啪!”

凳腿将韩使头上的斗笠劈成两半。

“咚!”

韩使的发髻被打散,脑袋某处高高隆起、

“咚!”

韩使的眼睛被震得一只朝上,一只朝下,滑稽不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