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二次元 > 春秋学院 > 正文
第十八章 少年们(一)
作者:一口毒奶  |  字数:3688  |  更新时间:2018-09-17 20:22:20 全文阅读

沙场上,天幕异变,黑云压城,“凡”等班的人稍有抬头,便被守卫在一旁的“卫道者”单独拎出队伍,开除学籍!

只是这些好不容易进入周御书院,还指望着借此光耀门楣的...读书人自然不服,他们叫嚣、反抗、埋怨着周御书院的管理过于严苛,不近人情。

而早已被吩咐过的卫道者们,统一回复道,

“规矩,不逾越!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这样的理由,勉强能让大部分人规矩下来,当然也有不少仗着身强体壮,不服管教的刺头,这时就需要周御书院的执法队出手了。

执法队的成员多是第三境“师”境,且修“御”艺的肌肉汉子,他们信奉的教条是——“当道理说不通时,便用力量去爱抚,去感化。”

于是那些个刺头便被执法队的高壮肌肉汉子夹在腋下,双脚离地,提到附近的树林,进行一顿“爱的教育”,然后再丢出书院。

期间此起彼伏的凄厉惨叫让余下“凡”班的人老实了许多,他们再不敢抬头窥视,只敢静静得保持着“五体投地”。

而“凡”班这边终究是小打小闹,那天上的“龙王祈雨阵”才是今天的主角!

四方点将台上,“三公”三位大学官去而复返,来到周院长的木藤椅前,躬身说道:“院长大人,千名“候”境主修“射”艺的弓手已经就位,射日弓、穿云箭和驱云符箓也都分配妥当,还有韩之使者也已进入我院。”

没躺下多久的周院长重新从木藤椅上弹身而起,望向仅笼罩沙场的乌云道:“韩使来了之后,听我号令,再放箭!”

说曹操,曹操到。

不等“三公”们回应,韩使便穿着蓑衣,顶着斗笠,踏着飞剑,堂而皇之地飞跃沙场,从“凡”等班的头顶掠过。

实在嚣张无比。

于是“三公”——司空、司马、司徒中的司马出手,他向前挥出一拳,那无形拳风跃出点将台后,猛然一变,一只暗金色,如小山般大小的金拳疾驰向韩使。

还在空中的韩使见金拳逼近,不愿硬抗,他右脚一沉,左脚一提,脚下的剑带着他直上云霄,险之又险得避开了金拳。

只是那司马的金拳好似锁定了韩使的气机,一击落空后,竟还能调转拳头,重新袭向韩使。

韩使望了一眼身后呼啸的金拳,他不敢掉以轻心,手上捏起剑诀,脚下飞剑的速度翻了一翻,在沙场上的学生看来,韩使与飞剑下一刻便要冲入乌云,从众人的视野中消失,而那金拳却被远远甩在身后。

四方点将台上的司马脸色不大好看,因为周御书院有着“大礼不见血”的规矩,所以他只用了五分的力道打出那拳,而这韩使,能被选为一院使者,自然有几分本事,所以这五分力的金拳对付韩使,便有些捉襟见肘了。

一旁的司徒瞧出了司马的为难之处,虽二人平日里矛盾不少,但终究共事与周御书院,在这等有关书院颜面的大是大非前,司徒还是愿放下偏见,以书院为重。

司徒上前一步,手中亮起金光,准备出手相助,却被周院长开口拦下。

“别急,魁首班的孩子们出手了!”

点将台下方,排在沙场最前方的甲班中的盖聂心中窝火,而窝火的原因竟是——他看不见,也辨不出谁是施夷光了。

于是失去精神支柱的盖聂失魂落魄,黯然神伤,瘫在椅子上寻死觅活......

他从第一眼瞧见施夷光时,心中的小鹿就已经超速撞死在心间,这辈子......

大概也不会有第二个女子让他这般魂牵梦绕,心跳加速。

可现在,他已经足足半个时辰没见着施夷光了!

而此时韩使正驾着飞剑在空中“调戏”着力有不逮的金拳,上下飞舞,“嗡嗡”作响,好似烦人的苍蝇。

原本就害了“相思病”的盖聂心乱如麻,耳边的风声、树叶簌簌声、乌云内雷霆轰轰声已是他承受的底线,韩使御剑的“嗡嗡”声便是压垮他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珣光剑!”

一抹蓝光冲天而起,势如斗牛,在这黑漆漆的天地中尤为明显。

面具下的盖聂因为愤懑喘着粗气,双手捏剑诀的速度也比平日快了不少,只求快、准、狠得消灭掉烦人的“苍蝇”!

而在天上戏弄金拳的韩使,初见气势汹汹的蓝光剑时,警惕得停下飞剑,任由身后的金拳靠近,毕竟金拳砸在身上顶多嗑点血,怎么也比飞剑在身上开窟窿要强上许多。

于是韩使在空中停留数息,可等他觉察到蓝光剑上的气蕴后,兀得捧腹大笑,险些从飞剑上跌落,他揶揄道:“大周是想笑死我吗?‘师’境的飞剑也好意思拿得出手?要不去我昭阳学堂的稚子班学学如何舞剑?”

韩使说话间,伸出一脚,将盖聂的珣光剑踢飞数个跟头往下坠去,然后继续领着身后的金拳,开始“兜风溜圈”。

下方的盖聂离开椅子,站直身子,双手交叠在一起捏着“稳剑式”,试图稳住失控的珣光剑,奈何韩使的境界比他高出数筹,珣光剑被韩使暗施下的力道死死压制住,眼见着就要砸向沙场,司徒又忍不住抬手,却见周院长摇了摇头。

司徒不解道:“院长大人,这剑若是砸下来,伤得不仅仅是我院学生,还有我大周的颜面的啊!”

司空、司马附议。

周院长回头盯着三位大周股肱,叹了口气解释道:“大周又不是靠脸吃饭的,就算飞剑真地砸了下来,也好让他们戒骄戒躁,知耻后勇,何乐而不为?”

“可...”

司空还想进言,但周院长已经转回头,说道:“这不是才出手一个吗?像他这么胆肥的,我们还有十九个呢。”

司空叹了口气,怀疑周院长真得老糊涂了,这境界上的事又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的,就算这二十个孩子全是“师”境,对上“君”境的韩使也没有招架之力,到时甲班惨败,说不得还会在心间埋下恶种子,使得他们将来修行路上遇见不小的麻烦。

但他还是放弃了劝说,因为上了年纪的周院长又老又犟,已经不愿听贤语良言了。

...

面具下的盖聂青筋暴起,两手不停得颤抖,抛出的剑念皆泥牛入海,杳无音讯。

这时甲班站起一人,他高举双手,掌心飞出道道蓝弧,在空中织成一张蓝雷网,蓝雷网的光芒比珣光剑要清亮许多。

那人在蓝雷网织成后,放下双手,眼睛盯住不断坠下的珣光剑,心中默念,

“疾!”

蓝雷网依令向上冲去,只是迎上珣光剑后,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盖聂的珣光剑剑锋一转,那雷网便被轻易划破,珣光剑从雷网漏洞中钻出,继续往地下坠去。

坐在椅子上的庄休目不转睛得将这一幕幕尽收眼底,在蓝雷出现的瞬间,他便感觉到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而这样的感觉,庄休只在杨朱一人身上感觉到过,所以蓝雷网主人的身份便呼之欲出。

杨朱在蓝雷网被轻易破开后,愣在原地,久久不能释怀,寻常的宝剑压根无法轻易破开他的道法,除非......

这是天上遗留的神器或圣人的本命圣器。

杨朱转过头,往手指捏得发白的盖聂望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甲班二十席,再出一席。

一颗肉球跳下位置,顿时从他的腿到胸前都是连绵不断的肥腻波浪,金云纹面具也只能勉强塞下他的五官,四周都是溢出的肥肉。

这颗肉球挺着肚子,从袖中取出一只袖珍机关犬,将它抛在地上,

“汪,汪汪汪!”

足有两三个点将台那么大的机关犬确实威风凛凛,一身赤黑铠甲护住周身,四爪的位置还装着银白钢刃,但是这个叫声......

实在有损狗威。

肉球指着空中的珣光剑,喊道:“给我叼回来!”

“汪!”

机关犬往前跑了几步,再纵身一跃,铁齿铜牙咬住珣光剑,两者碰撞擦出赤白火花,机关犬机智地摇头晃脑卸去韩使藏在剑身的暗劲,最终有惊无险得收服珣光剑,只是,更糟糕的事发生了!

肉球考虑不周,珣光剑确实被驯服,但机关兽不会飞,它需要落地,而此时沙场上满是学生,真要落地,造成的伤害可远比珣光剑要多得多。

“汪!”

机关犬不知所措得叫到。

“墨胖子!墨家兵解!”

甲班再站出一人,庄休听声音便知道那是能言善辩,骂人不带脏字的惠施。

墨渊墨胖子伸手想要擦汗,却发现脸上带着面具,在听见惠施的声音后,他哭丧着脸道:“伴生机关兽,没法兵解!”

与墨家缠斗许久的惠施,自然清楚伴生机关兽是什么意思,既然墨家这胖子靠不住,他只好自己出手......出口。

惠施将面具往上挪了寸许,露出初长青灰色胡须的上下唇,说道,

“定!”

天地有道,言出法随!

万千斤的机关铁兽就那么定在空中,没有再往下坠落,只是瞧惠施微颤的嘴角,似乎并不轻松。

“别光看,我最多坚持五息!”惠施紧咬牙关喊道。

杨朱一愣,随即织出一张巨大雷网,网住机关犬,并在末端留了一根长长雷绳,握在手上,毕竟以他现在的道行还无法挪动这等重物。

“谁......”

杨朱还未开口,甲班一个高壮汉子起身接过他的雷绳,粗粗说道:“力气活,我来!”

盖聂见状,松了口气,捏着剑诀收回珣光剑,然后对着荆轲说道:“今个晚饭,我们叫上施姑娘喝它四五六七八九坛酒,不醉不归!”

荆轲憨憨一笑,点点头后气势一凝,双腿弓步,腰部下沉,四肢及腹背的肌肉合同发力,甲班的金云纹衣裳这一刻便显出它物有所值的一点,即便荆轲肌肉膨胀了三四倍,整件衣服也不显得紧绷,反而依旧熨帖,更突出了荆轲身躯的力量之感。

“啊~”

雷绳起先只是一毫一厘地挪动,可等荆轲吼叫后,他骤然发力,万千斤的机关犬被挪动,并且速度越来越来。

惠施却突然一个踉跄,喊道:“一息!”

荆轲见机关犬离众人仍有段距离,按原先的方法耗时绝不止一息,便使四肢再壮两圈,面上和四肢皆青经狰狞,他将雷绳扛在肩上,吼道,

“搬山!”

惠施口中真气散,机关犬往下坠去,离沙场人头仅剩一拳距离时,荆轲的力道才沿着雷绳传来,再次将机关犬高高抛弃,只是这次下落的地方在甲班和点将台。

惠施望着越来越大的阴影,向墨渊问道:“几丈?”

墨渊自信道:“十丈!”

机关兽离地面仅十丈时,墨渊眯着眼睛,顶着风压,抛出墨家机关丸,将机关犬收入丸中。

“嗒,咕噜咕噜~”

墨家机关丸在点将台上滚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