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交换杀人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73  |  更新时间:2019-04-22 09:21:26 全文阅读

田勇擦掉自己的指纹,绝对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如果不是那扇大门干净的太过异常,也许李进还不敢那么肯定他一定有问题。刚开始的怀疑,只是正常的反射性反应。第一发现人,和死者关系最近的人,这都是首要考虑的嫌疑人目标。但是后来,李进从田勇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尤其是当他说,人已经死了,破不破案也没什么区别的时候。

  旅店老板见李进他们三个人聊的火热,于是眼巴巴的看着那个貔貅,小心翼翼的指了指说:“这个……算充公了?”

  严毅无奈的笑道:“你放心,我们不要。我只是需要带回去采集指纹,如果有对应的,可能会先当作物证。不过你这个宝贝,最后肯定会让你拿回来的。”

  老板一听这话放心了,连忙点头说:“好好好,您随意您随意,拿走吧!”

  真要是说起来,这个家伙还是挺重的,里面起码也得有百十来个硬币。每一枚都需要仔细的查出指纹,这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工作。

  想想这个指纹对比的过程有些繁琐,李进走出旅馆就对严毅说:“我们先回去控制田勇,再确定下法医的伤口报告。你抓紧把指纹结果查出来。一旦符合我们的推理,那么就带着徐小娜和证据一起去找我。因为是田勇先犯的案,我们得从他入手,并案调查。”

  严毅信心十足的说:“放心吧,我想这起案件应该和您想的八九不离十了。我尽快搞定,你们等我消息。”

  “好,不客套了,我们一会儿就回去了,不用送,快去忙吧!”李进怕严毅不好意思直接走,索性先开了口让他回去。

  和预想的一样,严毅很高兴的就抱着那个貔貅离开了。李进很喜欢他这种办事风格,不虚假,不客套,办案第一,雷厉风行。

  再转头看看肖鹏飞,这会儿好像颇为沉重。

  “怎么了,开始替那个苦情男人担心了?”李进故意问。

  肖鹏飞并没有愤怒的还嘴,而是叹了口气说:“这孙子要真是跨市交换杀人,我第一个饶不了他……我那么相信他!不过李进,你可听好了,我可不是什么妇人之仁的没脑子,我是看证据在先!证据确实证明了他没有作案时间啊!而且看他哭的那样,也不像是有作案动机,不是吗?”

  李进也没有继续调侃肖鹏飞,而是很认真的说:“我们破案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证据。在法庭上,最关键的还是证据。我们所有的推理调查都要建立在证据之上,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空谈。但是,肖头儿啊,你必须知道,证据有时候是会欺骗我们的。碰上那些狡猾的罪犯,他们恰恰会利用那些证据来阻挠我们破案。在这样的时刻,你就不能仅依靠证据了,还要看见证据以外的东西。比如这些莫名其妙的巧合,比如田勇和顾丽他们之间貌合神离的夫妻感情。”

  肖鹏飞也是很少有的安安静静听着李进把话说完,然后他又叹了口气说:“哎,也许你说的是对的吧,但我还是不希望田勇是凶手。”肖鹏飞的神情严肃,还带着一丝伤感和失望。

  “我们都不希望,好了,先回去吧!现在赶回去的话,大家都还可以休息几个小时。对了沈墨,如果他们见了面,死不承认的话,到时候可要靠你了。”上车后,李进对沈墨说。

  沈墨此刻正看着手机,听李进叫了他名字这才回过神说:“如果指纹对上了,也只能证明徐小娜去过那家旅馆并且用了假的身份,但是并不能证明他们两个人认识,这确实是个问题。不过我觉得吧,李进,要想交换杀人,一定需要绝对的信任。要么就是彼此有把柄,杀人这件事非做不可。到时候,苦情男主角你负责,双重身份的女主角我负责,只要通过他们细微的动作表情和言语漏洞听出他们之间的关系,那击溃他们的信任就不难。我还是不相信,这世上有在这件事上下赌注的两个绝对陌生人。”沈墨说完,又低头看起了手机,似乎正在忙着什么。

  开车的李进只瞥了一眼沈墨,然后若无其事的问了句:“沈墨,你不会又独自要查什么吧?”

  沈墨收起手机,淡淡的笑了下回道:“没有,我就是随便看看之前田勇说的那几本小说。”

  听出来了沈墨不愿意多说,李进也就不再多问。何况肖鹏飞还在车上,只是这回来的路上,他一直都沉默寡言,闷闷不乐。平时性格豪放的他,是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的。

  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回到了警队,已经很晚了。李进拍了拍肖鹏飞的肩膀劝道:“你啊,别想这么多了!明天你去把田勇接来,很快就能真相大白了。去睡会儿吧,养精蓄锐,还有好多事儿等着你做呢!”

  之前还好像剑拔弩张的两个人,这会儿气氛倒还算和谐。肖鹏飞点点头,说了句“你们也休息休息吧”然后就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了。

  李进又问沈墨:“你是回去休息呢,还是留在这里?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

  沈墨看了李进一会儿,然后边走边说:“只是有些事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即便是已经看的太多了,还是会很不舒服。我没事,明天醒来就好了。我知道,你现在应该会去法医室问问顾丽的死亡报告吧?我先回去,明天过来找你。”

  “好,路上开车小心。”

  李进看着沈墨的背影,微微皱起了眉。自从那件事之后,李进很害怕他们任何人遇到危险。所以看着沈墨独自离开,心里总觉得不太踏实。

可是总不能把沈墨永远关在警队里吧?唯一能让他彻底安全的办法,只有抓住罪犯。最后,李进只叹了口气,就走向了法医室。

  轻轻敲了两下门,李进就走进了法医室。

正埋头工作的顾思琪听见有人进来了,这才抬起头。看见李进,她笑着打招呼说:“李队,你那么晚还在警队啊!不是说你去了邻市吗?沈教授没和你一起回来吗?”顾思琪说着,还朝李进的身后看了看。

  李进摇了摇头说:“他刚走,应该是回家休息了。怎么只有你在这里,段教授呢?”

  “教授说了,没什么复杂的尸检工作,他就回家了。他这段日子啊,为了在这里写什么法医学教材素材,已经有半个多月没好好休息了。我们也都很担心他,毕竟年纪大了呀,一直劝他回家好好歇歇,这不是嘛,才劝动。”顾思琪叹息着,看起来很担心段教授这样劳累会对他身体不好。

  李进也赞同的说:“做的对,段教授年纪大了,这样过度操劳是会有危险的。对了,肖鹏飞有个案子,尸检结果……”

  李进还没说完,顾思琪就拿出了一份报告递给了李进说:“这是段教授回家之前留下的,他说肖头儿要是实在办不了这案子,就让我转交给你。这就是那个案子里的死者死亡报告。段教授说,凶手很笨,在胸口连刺了几下都没能给予死者致命一击。死者胸前全都是浅浅的划痕和刺伤,只有最后一刀刺破了动脉,但是也不算太狠,看起来凶手应该是力气不大。死者的手臂上有两处抵抗伤,指甲里也发现了一些皮屑,不过太少了,目前还没有鉴定出结果。段教授说,要不是这个死者胆小害怕了,这么笨的凶手,不反被杀了都不容易。”

  “是吗?凶手应该是毫无杀人经验的新手,是吧。”李进问。

  顾思琪回道:“是的,我和段教授还讨论了一下这个问题。听说凶手可是一个入室抢劫杀人的罪犯啊,但是他的刺伤深浅却太娘娘腔了。对了李队,死者头皮有几处轻微破损,看起来像是被抓过头发。你看,是不是很像女人打架啊?”

  李进笑了:“说不定,凶手就是个女人呢?死亡时间已经确定了,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之前现场验尸的时候已经告诉肖头儿了。还有,死者的左手无名指有擦伤,大概是凶手暴力抢走戒指时候造成的。李队,我很不明白啊,凶手干什么要抢那个戒指呢?听说是个小小的钻戒,但是钻石这种东西,不上克拉的话,根本卖不出去,没人回收,也卖不了钱。可以说……还没有普通金货值钱。凶手那么费力的抢走它,只是为了钱吗?”顾思琪托着腮,十分不解的看着李进。

  不过这句话倒是给了李进一些思路。虽然说,抢劫犯抢走首饰很正常,但正如顾思琪所说,太小的钻戒是不值钱的,卖都卖不出去。在这种情况下,抢走戒指还有可能就是心理原因了。是凶手憎恨那个戴在死者手上的婚戒?还是……憎恨死者的婚姻?

  还记得沈墨曾说过,交换杀人虽然是个好主意,但是想要相互取得信任,却比杀人本身还难!可如果说……交换杀人的这两个人有着某种感情纠葛,那么那种信任就可以解释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