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凶手本人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19-04-22 09:20:26 全文阅读

李进说:“这个问题也同样出现在我们那边的案子上,凶手只抢走了死者买菜用的零钱和结婚戒指。家里的电子设备都在明面摆着,但是却没有人动。对了,你这边有你怀疑的人吗?”

  严毅无奈的摇了摇头回道:“林志不工作,在家待业,每天只知道玩游戏,看彩票,很少出门的。没有仇人,没有同事,社交圈子小到几乎是封闭的。唯有他的妻子,还有完整的不在场证据。至少,在林志死亡时间的那段时间里,她的不在场证据是铁定的。”

  李进的眼睛散发着光彩,他好像很高兴的笑了笑对严毅问道:“这就有意思了啊,我那边的死者是个老实人,爱干净,爱丈夫,爱打扫卫生。和她住一层楼的邻居都沾光,因为她每天打扫都会连楼道一起扫了。所以这个死者几乎没差评,找不到可疑的仇杀嫌疑人。而她的丈夫,也有完美不在场证据。严毅,你那死者的妻子,不会也是个推理小说迷吧?”

  严毅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说:“嘿,这事儿你怎么知道的?不过她不看小说,她喜欢看电影。我在她家的电脑桌面上看到了好几部经典悬疑电影正在下载的资源,看起来应该是个悬疑电影迷。”说到这里,严毅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微微张大嘴巴说:“李队……该不会是……”

  李进笑了下,又看向沈墨。沈墨了解的点点头,然后想了想说:“是……交换杀人么?”说完这句话,沈墨自己都笑了,他有些无法置信的说:“对于不在场证明一点,交换杀人确实是个好办法,不少的悬疑作品里都曾经撰写过这样的情景。可是……这在现实生活中是很难成立的,成功的可能性太低了。因为电影和小说都带着编撰者的完美化和演绎手法,也就是说,写出它们的人觉得是怎样,那就会怎样了。可现实不同,两个有多年交情或者同床共枕的人都不一定能够完全信任,何况是两个互不相干的陌生人?它们要如何取信于对方?这个问题,可能比杀人本身更难。”

  沈墨的话说的非常有道理,让李进和严毅一度打消了那种戏剧化的可能性。李进也叹了口气说:“是啊,现在这个社会,路上有陌生人借个电话,都十有八九会被拒绝。何况是陌生人之间的交换杀人……”

  肖鹏飞这时颇有讽刺意味的笑了两声说:“你们仨是真凑一起去了,想法都古怪的让人出其不意!还交换杀人,你们当看电影呢?要我说啊,该查的也查了,还是赶紧走吧!更何况,李进你别忘了,顾丽的死亡现场,有桌椅摔打的痕迹。你自己都曾经看过了,那应该是一个男人做的!不是吗?如果是交换杀人的话,那严毅他们这边的嫌疑人应该是死者的妻子,也就是一个女的,对吧?”

  李进做了个深呼吸,没有说话。因为他不打算和肖鹏飞多解释。这个案子各个人物的关系有些复杂,看起来又都有不在场证明,两个不同城市的人,也没办法硬说他们之间能有什么交集。

  沈墨看了一眼李进,就知道他是在思考,于是就先对严毅说:“无论咱们说的可能性有多低,都先别放弃。我觉得在一切都还没确定之前,咱们两边应该多多互相提供线索,看看这两个如此相似的案子,是不是真的有关联。一旦发现蛛丝马迹,那么就可以并案调查了。”

  严毅完全同意,他们同时看向了李进,等着李进的意思。

  李进好像还在想着什么,有些心不在焉的说:“你们想想看啊,这件事如果真的是他们交换杀人的话,那很多事情一下子就能解释的通了。比如那些不在场证明,如果把杀人现场对调的话,那么田勇和徐小娜就谁都没有不在场证明了。旅馆老板说了,田勇是五号下午到的,那他上午和中午就有充分的作案时间。而田勇的妻子是六号早晨死的,徐小娜也恰巧没有那个时间的不在场证据。我们做个假设,田勇五号来到这里,先去杀了徐小娜的丈夫林志。然后徐小娜在处理完丈夫的事情之后,连夜前往田勇家,杀了顾丽。这样一来,不在场证明就破解了。”

  听李进说到这里,肖鹏飞忍不住了,急忙打断了李进说:“诶诶诶,你这简直就是在对号入座的给人家强安罪名啊!你有什么证据啊?你怎么能证明他们两个人见过?怎么证明这是他们之间的互相杀人?”

  李进没有回答肖鹏飞,而是转头问严毅:“徐小娜的指纹,你采集了吗?”

  “当然有,当时是为了区别嫌疑人指纹。”严毅回道。

  “好,那咱们回那间旅馆,去找找物证。”李进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但是那笑容里,却透露着胸有成竹。

  肖鹏飞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沈墨笑着抢先了一步说:“肖警官你别着急,咱们先去看看也无妨啊。我了解李进,他这个表情,一定是有什么把握了。”

  肖鹏飞完全不相信的撇着嘴说:“别闹了,那破旅馆能有什么物证?床单被罩早就换过了,你还能在那里找到什么?而且就那个不着调的老板,连人的样子都记不清楚,你还能问出来什么?”

  “不必问,找他借点儿东西就好了。”李进说完,就起身结账走人。

  不过最终这顿饭还是严毅请的,他们可没有多余的时间相互客气,几个人上了车就又回到了那间破旧的小旅馆里。

  当他们折回到旅馆的时候,老板正在外面晾被子。一看到严毅,他就像是看见了什么不速之客似的大喊道:“哎哟我的爷,你怎么又回来了?我到底是怎么招惹你了?你穿着这身衣服在我这儿来来回回的,我生意还做不做了啊?”

  严毅有些尴尬的笑了下说:“不好意思,确实还有些事想要麻烦你。你放心,我只是来咨询,你只是配合警方办案,咱们之间没什么冲突,别人不会误会什么的。”

  老板翻了个白眼说:“爷,您这话说的是轻松,可我们老百姓可不是这么想的。不用偷偷摸摸的人家都在自己家住了,谁来这里。可是有点儿偷偷摸摸的,看见你就会紧张好不好?哎呀行了行了,民不和官斗,还有什么事,赶紧说吧!这一次,我麻烦几位有什么事儿一气儿说,说完就别来了。”老板说着,还抱拳冲着严毅作了个揖。

  严毅看向李进,李进走进旅馆,来到前台,叠指轻轻弹了一下那个掉了色的貔貅说:“老板,我们想借这个用用。”

  “啊?”老板听后十分吃惊,不解的问:“你要这貔貅?同志,这就是个假的摆件儿,您也看见了,都掉色了啊!”

  李进微笑回道:“不,我要里面的硬币。你,应该没碰过吧?”李进看这老板邋遢的可以,实在不像是会去擦拭整理这些东西的人。而且,通常摆放这种吉祥物往里面放硬币是图个吉利,没人会去天天擦洗那些硬币。

  严毅马上就明白了李进的心思,立刻问道:“李队,你是在怀疑在田勇之后开房的那个女人?”

  李进还没说话,肖鹏飞就冷哼了一声说:“名字都不一样,怀疑个屁!”

  李进并不在乎肖鹏飞的话,只对严毅解释道:“我之前注意过了,那个刘莹的身份登记可能是假的,她身份证号码很奇怪,这引起了我的怀疑。老板不是说,她把老板找给的零钱硬币扔到貔貅嘴里了吗?那么她在上面就一定留下了指纹。之后……”

  不等李进说完,严毅马上就抱起那个装着貔貅和硬币的托盘说:“放心吧,我肯定以最快速度比对出指纹!如果刘莹就是徐小娜的话……那这两个案子就肯定有关联了。”

  “嗯。”李进说:“只是我还是有些想不通,他们是怎么相互取得信任的呢?”

  眼看李进的破案进展非常顺利,肖鹏飞这时对自己的判断也开始产生怀疑了,自言自语地说:“难道……真的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李进,你是推理大师吗?怎么就能联想到这两个看似毫不相关的人啊?那闯进田勇家的男人……”

  “如果我推理的没有错误,那闯进田勇家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陌生男人,而是女人。那个裹的很严实,向邻居打听田勇家的人,就是凶手本人。就因为她没有去过,无法确定是不是田勇家,所以才问了个年纪大,眼神不好的老大爷。至于屋里摔烂的桌椅,有可能是前一天田勇夫妻吵架时候,田勇故意摔坏的。目的就是为了事后让警方把怀疑目标定为男性。还有那毫无指纹的干净大门,就有可能是田勇在回家的时候发现了门上有凶手走时不小心留下的血迹或其他痕迹。他毁灭证据心切,没想太多,就一次擦了个干净,以至于连自己的指纹都擦掉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