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八十八章 已经遇险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79  |  更新时间:2019-03-17 12:26:28 全文阅读

“什么电话?”肖鹏飞挑眉追问道。他不明白为什么从李进嘴里总是能说出一些稀奇古怪、毫不挨边的名词。

  李进简单的解释道:“在监狱的黑话里,长途电话指的是一连串的强烈电击。这是属于监狱中的酷刑,起源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在阿肯色州塔克州立监狱中使用,也叫做塔克电话。在监狱里,是不会被电死的,任何犯人晕倒的话,就用冷水泼醒了,然后再次电击。只不过这里不是监狱,甚至还没有监狱安全,卡戎精心制作的装置使死者经受不住太多的电话传导就必定会被电死。他确实是算准了,算准了我们要走的每一步。算准了我们何时会到这里、何时会察觉出唐糖知情、而唐糖又何时会开口提起这个人。在进不来的情况下,唐糖必定会打电话,这当中也许还有其他人打电话。总之,这个冯中海是完全被卡戎设计死的。恰巧,他每一步都设计对了。”

  肖鹏飞呼呼的喘着粗气,这会儿冲警员们大吼着:“给我通知下去,封路、封高速!绝对不能让那个杀人魔逃出去!我就不信了,他难道不想确定下人死没死吗?他一定跑不远!”

  “其实也不必那么麻烦,他是不会走的。他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完,更何况,你什么时候看见卡戎落荒而逃过?”沈墨说出了大家都不太愿意承认的事实。

  “你就那么有把握?”肖鹏飞问。

  “是。因为他要杀的人还没结束,很快就还会有新的死者出现。你最好让那位唐小姐一次性说出和这些人有关系的所有人,不要像牙膏一样一点儿一点儿的挤,否则后果只能是永远晚一步。”沈墨淡淡的说着。

  肖鹏飞也不管那么多了,立刻把目光转向了那边还缓不过来的唐糖。

  唐糖自然是听见了他们之间的谈话,这时冲动的哭喊着:“你们有本事去抓住杀人的凶手啊!死抓住我不放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肖鹏飞严肃的对唐糖劝道:“唐小姐,你看你之前和我说的好好的,这会儿为什么又忽然变卦了呢?你说出了这个冯中海,看见他的下场了吗?如果还有更多有关系的人,可能就还会有更多的人死。不管他们与你熟悉不熟悉,你都不希望他们就这样死了吧?”

  唐糖哭着对肖鹏飞说:“我知道的事情不过是冰山一角。你们警方自己的事情,问我能问出来什么?我都已经告诉你了,这些人的身份都很特殊。卡戎这是在向警方挑衅,你应该去抓他啊!纠结这些问题干什么呢?我就算再告诉你其他人,你救得了吗?!”

  这一句话,触到了肖鹏飞的痛处。是啊,之前唐糖是告诉肖鹏飞这个冯中海了。可结果呢?他还是死了。而且死的相当凄惨。警方的到来似乎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李进这时候接过话对唐糖说道:“唐小姐,警方救不救的了人,也得看你们配合的怎么样。这种像是博物馆收藏室一样的房屋,想救他都得花费半个小时先破解安保系统。而且,我们连他们的真实身份都弄不清楚,从哪儿救起?没人求着你透露信息,你愿意说就说,警方救着试试看。你不愿意说也没人勉强你,大门就在那边,你尽可以走。但是卡戎下一个要找的是不是你,就不好说了。他们这些人的死因,我想你心知肚明。我们既然不知情,也就没办法帮你。当他杀够了要杀的人时,迟早会轮到你,要担心的人是你,不是我们。因为你们从某一方面来说根本就是同一条线上的,你们办不了他,是你们自己的问题。”李进用唐糖说警方的话,原句送回。

  唐糖的目光闪烁,躲避着与人对视的目光。她最后咬咬牙下定了决心说:“还有两个人,我和他们还算熟悉。但是你们不要问我他们具体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我只能说,他们和刚刚死去的这些人都有关系。不知道……会不会也遇到这种事情。”

  “姓名地址。”李进利落的发话问道。

  “徐丽、赵渤。他们的身份特殊,就连我也不知道平日里的身份是什么。我只知道这样两个名字,至于住的地方……他们也不是特别固定。我先带你们去徐丽那里吧,那个地方离这里比较近。”唐糖也算是想明白了,这一次,杀人魔动了真格的。要想保全自己,现在只能暂时先和李进他们合作。更何况,别看李进说的轻松,说她随时可以走。但是如果她现在真的要走,恐怕也没那么简单。

  李进一边走出冯中海的家,一边看了一眼孟小川。不知道,他手底下这个网络高手能不能查出这个徐丽的底细。

  唐糖既然说了,身份特殊。那想必就是线人上面一个等级的人了。死了那么多人,背后势力不会无动于衷的。李进相信,他很快就会有所动作,而且这个动作还是会奔自己而来。

  冯中海的现场交给了办案警员,肖鹏飞和李进他们则是快速赶往那个徐丽的家中。如果卡戎是挨个追问出的下一个被害人的住址,那这个徐丽肯定也是凶多吉少了。不知道这一次,卡戎是不是又动用了某种特殊的变态刑罚?不知道他是不是又得到了他想知道的信息。

一天的时间折腾下来,天已经快黑了。李进感觉十分疲惫,一路上只安静的开车,一句话也没有说。

  沈墨看着李进这个样子,心里也不舒服,就对李进问了句:“这一天下来是不是觉得很累了?”

  “是。”李进毫不隐瞒的回道。

  “其实,我觉得你可以让自己不那么累。现在所有势力针对的目标是这样的明显,你何必让自己那么疲惫。”沈墨也不避讳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既然自己已经被栽赃过了,如果继续利用这一点,说不定就能逼出来很多人。

  李进沉默了片刻,然后十分坚定的说:“我原来一直都说,我从来都不会为了谁而破案,我只是为了我自己,当警察一天,这就是我的义务。但是沈墨,这个案子,关乎到你的清白,关系到咱们警方藏着一个势力不小的脏东西!我不能让自己放松,更不可能让你去冒险!如果你现在顺势装作卡戎,我相信冥王的杀手很快就会伸到你这里。而且那个警方的人,也会添油加醋的让你置身险境。这样一来,你的危险就不单单是对一方面了。我不想放任卡戎他肆无忌惮的杀人,尽管我现在并没有成功的阻止他。但我还是想顺着他杀人的路子去深究一些更隐秘的东西。这样的做法可能有些固执、甚至有些愚蠢,但是我想要找出我要的真相。老师为什么会死,暗河为什么存在,警方内部的那个鬼到底是谁,他们为什么要对你下手要让你饱受污蔑和非议?这些,我都要弄清楚。不然的话,我自己都给不了自己交代。”

  沈墨叹了口气:“哎,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好吧,我也不会再劝你了,你说怎么做,我就跟你怎么做就是了。”

  李进有些无力的对沈墨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跟随肖鹏飞的车前行。

  这个叫徐丽的女人,住的地方并没有比那冯中海好到哪里去。而且,从地理位置上来说,她住的地方还更加偏僻。四周建筑非常少,住户也不多。独栋的别墅可以看出来,这个女人并不缺钱。她做线人或者做那些隐秘的工作,要么不是为了钱,要么就是能够得到很多的钱。

  李进早就想过,背后势力的背景神秘强大,他手底下的人也都差不到哪里去。前面几个死者还没有调查清楚,就先不说了。就说从冯中海开始,无论是住处、生活环境、还是房子外围的安保措施,一看就都不是普通人。他们究竟有什么使命、为背后势力做些什么事情、现在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只要顺着这条线一路查下去,早晚会弄明白的。

  现在唐糖已经算是半浮出水面了,虽然她不说细情、也不承认她的身份,但是就冲她如此了解这些人,就可以断定他们肯定是一条线上的。李进不着急弄明白这个女人,因为之后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她只要一直和警方在一起,就能保住性命。只要她还活着,弄清楚背后势力就是早晚的事情。因为他们看起来关系更近一些,远远不止线人或者执行任务的小喽啰那么简单。

  终于到了这个徐丽的住处了,唐糖不敢再打电话,只让肖鹏飞想办法赶紧冲进去看看。因为二楼的灯是亮着的,但是门铃却没有响应。

  其他几名警员也说,这地方的摄像监控设备都已经被破坏了,里面的人保不齐已经遇到危险了。

  卡戎从来不会让自己出现在监控里,这一点,他从始至终做的都非常好。除非,是他想故意要露出个背影,混淆李进和警方的视线。但也仅仅停留在背影上,他做事向来谨慎,没有太多的纰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