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剥皮”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98  |  更新时间:2019-03-17 12:26:42 全文阅读

肖鹏飞没有办法,只好命人再次想办法破门而入。

  在这个过程中,李进和肖鹏飞绕着别墅走了一圈,观察了一下。发现整栋别墅有几间屋子是亮的,但是客厅是黑的。以李进推断,之前徐丽应该是正常的在家中,而卡戎在她毫无防范的情况下进了门,并且劫持到了二楼。

  之后发生了什么,李进不知道。但是可以想象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等到卡戎走的时候,他关掉了大厅的灯,并锁上了所有保全系统。这样一来,警方到这里就会浪费掉很多的时间。

  “李队,你是想告诉我,住在这里的人已经死了?”肖鹏飞颓丧的无力问道。其实他自己也有了这种预感,问李进,也就是想得到以下确认罢了。

  李进有些同情的看了看肖鹏飞,然后点头回道:“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最大。我想,即便里面的人还有口气,对于我们破案也不会起到什么大作用了。卡戎不会留下活口,也不会给我们了解他的机会。”说着,李进把目光看向了远处的唐糖,然后对肖鹏飞说:“她,看似唯一和卡戎暗河有过接触并活了下来的人,到底是不是真的谁也不知道。”

  肖鹏飞诧异:“可是证据是警方调查的啊。”

  “警方也有可能造假。”

  “你…”肖鹏飞不服气,他不明白为什么李进会这么说。

  李进拍拍他,示意他稍安勿躁,然后对他说道:“肖警官,我也是一名刑警,我了解你对你这份神圣的职业有多么的热爱,但是我想提醒你的是,不是所有警方的人都和你一样有片赤子之心。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这个案子如此复杂,你不能认为警方的东西就一定是真的。是真是假,还得自己亲自验证才行。”

  李进的话,对于肖鹏飞来说,也实在是太晦涩难懂了。他就恨不得所有人说话都像他一样,直来直去,不要绕弯子!可现在李进明显是不愿意多说,而且这个场合重要的事情也不是唐糖,所以肖鹏飞点了点头,告诉李进等这个案子完了再好好聊。

  好不容易的,别墅的大门打开了。这次,警员们动手的速度可要比之前快多了,这开锁也算是手艺活儿,熟能生巧。

  两扇大门打开之后,里面一片漆黑。

  李进站在最前面,告诫身边的警员们先不要轻举妄动。

  一名警员不理解,就对李进问道:“李队,你难道还怕凶手在里面不成?”

  “不,他绝对不可能还在这里了。我只是怕屋里的人万一还有半口气儿,我们走错了一步,她就彻底归西了。”李进直白的说着。

有了之前“长途电话”那一出,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了。他们相信李进,觉得按照他说的方法可能多少会安全一些。

  李进第一个走进了别墅客厅,然后第一件事就是先找灯。他觉得卡戎之所以在走的时候会关上门,应该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随着开关“啪”的一声被打开,偌大的豪华客厅顿时一片明亮。

  也就在光亮亮起的那一刻,他们所有人都一眼就看到了卡戎给他们留下的惊喜……

  大厅正中央那巨大的水晶吊灯下,此刻正倒挂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棕色的长发被鲜血凝结成一缕一缕的,地毯上一片黑红的血迹。

  可怕的是,她的一丝不挂,是真正的“一丝不挂”,不但没有衣服,而且还没有皮肤!除了脸上的皮肤是完好的,剩下的地方都被残忍的剥皮了。肌肉、韧带、骨骼,全部都暴露在外,那画面比之前的死尸还要更可怕!如同是一个解剖模型一样,吊在水晶灯上微微摇晃。单是看这种整张皮都被剥掉的伤势,应该是早就已经死亡了。

  唐糖再也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她歇斯底里的大叫了一声之后就晕过去了。肖鹏飞让人把她抬到警车里,顺便让医务人员照顾一下她。这位心机深沉的女人不知道之前有没有见过那么多死状古怪的尸体,一天之内接触了那么多,还都是些或多或少认识的人,这样的打击实在是不小。也难怪她现在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可就在这时候,一直都在看着尸体的沈墨却忽然指着那被倒吊着的女人说了句:“不对,她还活着!”

  “什么?!这怎么可能!”肖鹏飞一听,马上跑了过去,准备直接动手想办法先把人放下来。他不能想象,一个人被这样像动物一样的完整剥了皮还能活下去。

  可李进却伸手一把拉住了他说:“你别乱动,这里的事情交给医生就好。她活不了的,你这样直接碰她说不定会让她更加痛苦、感染的更加严重。”

  李进说的这个是很关键的问题,之前剥皮案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李进都已经不觉得震惊了。对于卡戎来说,这活儿简直就是信手拈来。皮肤是所有动物的重要保护器官,当然也包括人类。没有了皮肤,各种有害物质和细菌病毒就会轻而易举的侵入体内,并且快速繁殖。由于微生物繁殖的速度非常快,所以它们会释放很多毒素破坏生物正常的结构和功能,同时没有了皮肤水分也会迅速流失。即便是没有致命伤、没有伤及内脏,就这一层皮肤也是必定会要了命的。所以李进才说,这个女人是活不了的。

  肖鹏飞咬牙忍耐着,大声招呼着医生和法医。大家手忙脚乱的研究着怎么把这个女人放下来。从之前唐糖的反应来看,这个被剥了皮的女人应该就是徐丽本人了。

  肖鹏飞问沈墨:“沈教授,你这双眼睛可是真厉害啊!人都这样了,你是怎么看出她还活着的?”

  沈墨抬头看着大家忙碌的正在把女人放下来,平静的回道:“瞳孔、肌肉、还有那跳动的血管。不过肖警官你不要报任何希望,她是不可能再开口回答你问题的了。被剥皮的人,虽然能活上几个小时到一天的时间不等,但是绝对没有能存活下来的可能。没有了皮肤,肌肉完全暴露在外,只需要一瞬间,就有无数细菌侵袭感染了。她现在所谓的生命体征,只是单纯的生命体征而已了。在活着的时候感受自己的躯体慢慢腐烂,这种滋味一般人很难想象。”

  跟着肖鹏飞的这些警员们也早就已经惊呆了,从来没见过这么专业的杀人手段。不自觉的喃喃问了一句:“这样的杀人手段,需要浪费很长时间吧……”

  沈墨想都没想的直接回道:“精通解剖的外科医生或者法医,细致的做这种事大概一个小时。卡戎嘛,可能用不了一小时。”

  “他……他真的有那么厉害?!我感觉这是一项很繁琐的工作啊!”一个警员吃惊的说。

  肖鹏飞也在一旁脸色铁青的咬牙恨道:“是啊,这个杀人魔是不是又开始重操旧业了!想当初听说你们有一起不孝子案件,就是有剥皮行为。现在这技术手段算是越来越熟练了,他竟然又开始了!”

  李进看了肖鹏飞一眼,看得出来,他都已经气得哆嗦了。卡戎越是这样高调的炫技,就越是在对警方挑衅。这种狂妄,似乎也只有他能做的出来了。

  沈墨毫不惧怕引火烧身的说出来了剥皮的技巧时间,其实这反倒让他有种坦荡磊落的感觉。

  寻常人看见刚刚那个被剥皮的女人,一定会被惊吓到尖叫。而且,如此完整的剥皮,连脚趾都剥干净了,这是需要多么“高超”的技巧。

  而实际上,当真正操作的时候,只是需要一些解剖知识,和强大的心理以及耐心。人类对剥皮的行为相当熟练,从各种温顺动物的皮,到各种猛禽凶兽的皮,再到鳄鱼水獭的皮,甚至连各种鱼皮都没有放过。在精通这项技巧的同时,也有一部分人十分了解剥人皮的技巧。

  活剥人皮这种刑罚,能够追溯到公元前883年的时候。因为够久远,所以流传至今有人如此娴熟也就不足为奇了。

  剥皮,本身包括着各种各样使人皮肉分离的刑罚。中国的凌迟,其实也能算是其中一种。只不过是把卡戎这种需要技术活儿的剥一整张人皮,变成了切割一小块一小块的皮肉。

  由于不是一整张人皮的剥离,一点一点的凌迟,受刑人活的时间会更长。如明朝太监刘瑾,被凌迟三天,三千三百五十七刀,之后才断气。所以,剥皮是一种自古以来就最为残忍的刑罚手段。

  最常见的方式是用一把锋利的小刀刀尖切入脸颊下颌的下方,然后轻轻剖开皮肤,讲究的是不能割伤肌肉,所以剥皮所用的刀具一定是小巧锋利的。之后从切开的豁口处顺着皮肤的纹理往下撕,会发现,其实剥人皮和动物皮也没什么两样。

也有一些比较嫌麻烦的行刑者,他们会将受刑人先在烈日下暴晒或者直接放进装有开水的水桶中,以此来快速“剥皮”。这种类型就只是以剥皮为目的了,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是显然卡戎是属于那种不怕麻烦的技术高手,他不但成功的剥下了一整张人皮,并且还带走了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