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突破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11  |  更新时间:2019-02-01 12:07:01 全文阅读

再看老人抱着的小男孩,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李进和沈墨,虽然好奇,但是却也不怕生。老人放下他,让他乖乖的坐在桌边吃饭,然后这才让着李进他们说:“两位同志吃饭了吗?粗茶淡饭,不嫌弃的话就也一起吃一口吧?我这地方简陋,进屋里坐着吧!”

  李进爽朗的笑着说:“没关系,我倒是很喜欢您这树下的小桌椅。咱们就在这儿聊几句就好,您不用麻烦。”

  “那好吧。”老人给李进和沈墨搬了小板凳,然后和蔼的笑着说:“这小凳子都是当年我老伴儿自己亲手做的!我儿子们小时候就用,现在是孙子用,年头是有些久喽!老头子走的早,好在现在有小孙子陪我。”说着,老人宠溺的看着正在自己吃饭的小孙子,并替他擦了擦嘴边的饭粒。

  “孩子真可爱,他叫什么名字?”沈墨在一旁温和的问。

  “王小宝,在家里都叫他小宝。”老人慈祥的笑着。

  “您一共两个儿子,对吧?”李进不想提起这个问题,但是他知道自己前来的目的,早晚无可避免。他已经撒谎隐瞒了王磊的死讯,不能再感情用事了。

  老人点点头:“对,大儿子王磊,小儿子王鹏。他爸爸说,希望他们光明磊落,。我是在生了王磊五年后才又生了王鹏的,所以他们兄弟俩差的岁数也不算小了。现在都在外面忙生计,都搬去市里了。我舍不得这个院子,舍不得这棵老树,所以就没答应和他们一起走。这不,王鹏时常把孩子送来,看见小宝我就很开心呀。”老人明显是怕李进误会两个儿子不孝,把独身老母扔在家里。所以才特意说明白了自己的立场,以免给儿子们添麻烦。

  李进看着那幼稚懵懂的小宝,然后强笑了两下,闲话家常似的说道:“王鹏是今天送孩子过来的吗?他离这里不太近吧?来回折腾倒也挺麻烦的。”

  “还好吧,孩子和我在一起习惯了。他们两口子都上班,哪有时间管小宝。这不,今天更是早,早上五点左右,王鹏就带小宝来了。孩子困的小眼睛都睁不开,没来得及说几句,他就又工作去了。哎,没办法,生活嘛!”老人一边说着,一边爱抚的揉着小宝那柔软乌黑的头发。

  “五点左右?那王鹏也是五点多离开的吗?他的工作还真是够早的呢……”李进想给老人更多的笑容,可他实在是笑不起来了。

  老人看着李进,那双明亮的眼睛仿佛在历经过六十多年的风雨洗礼后,更加能够看透人心。那是老人们眼中独有的智慧和光彩。

  “两位同志看起来也不太像是调查人口的民警们,王鹏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老人最终点破了李进努力维持的局面。

  “您为什么会这么问?”李进又笑了笑,努力想让老人相信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老人说:“我的儿子我最清楚,王磊是不会惹什么祸的,他们两个兄弟性格迥异,完全不一样。王磊比较好静,很少与人接触,脾气也慢,不爱生气。王鹏脾气冲,爱冲动,但也是个好人。所以我问问,是不是他出什么事了?”

  李进没有回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眼前这位老人,更不知道怎么当着孩子的面说出那些可怕的事实。所以最后他决定,还是先不说。这世上有些灾难显然是无可避免的,但如果在已经无力更改的情况下,哪怕是晚来一会儿大概也是好的吧。

看着李进那为难的样子,沈墨索性代替了他,用温和委婉的语气继续和老人聊着:“确实是有些事情我们暂时还没办法肯定,您先别想太多。我想问下,您对您的儿媳田雪有什么要说的吗?她这个人怎么样呢?”同样的话,如果换做别人来说或许就会让人觉得比较生硬,但是沈墨却把这问话的语气拿捏的像闲聊一样刚刚好。婆媳关系一直像是一大难题一样困扰着天底下大部分家庭。沈墨想看看这位老人口中的田雪是个什么样的人,也许从苛刻一些的角度来说,只有张老太太才最能客观评价,从而帮助李进他们认清那个第一证人的证词准确性。

  老人一听沈墨问到田雪,忍不住笑了下说:“我家那个傻闺女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在她和王鹏还没结婚的时候我就认识她,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了。她本性简单,为人也实在。有时候虽然头脑有些简单,没有那么细心,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儿,但是我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嘛,她绝对是个本本分分过日子的好媳妇。我看她,就像看自己亲生女儿是一样的。她对我也好,还总替她大哥王磊留意着单位里的单身姑娘。生了孩子没多久就开始继续上班了,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个家。我呢,在怀王磊的时候啊,就希望能生个女儿,当个贴心的小棉袄。可没想到,第一个就是个儿子。几年之后我再怀王鹏的时候,本来是怀上了双胞胎,我还指望能是龙凤胎呢!但是结果四个月的时候就没了一个,只生下了王鹏。所以,这辈子没有女儿的命了,我把小雪也就当成了自己的女儿啊。”老人把自己心底的想法表达的很直接明了,看得出她对田雪的评价是真心的,不是故意说给李进他们听的。只有提到那双胞胎的时候,老人的表情上还是有一些难以释怀的遗憾,但是一想起田雪,似乎也就弥补了她的遗憾。这样的感情,绝对是真实的。

  沈墨本想再问问关于王鹏今天早上走了之后的事情,可小宝却忽然用那稚嫩的童音开口对沈墨问道:“漂亮的叔叔,我的爸爸什么时候来接我呀?奶奶做了好多好吃的。”

  那双干净无邪的眼睛,直看进了沈墨和李进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分。他们每天接触各种各样的罪犯,那颗心早就在离奇可怕的凶杀案中磨砺的百炼成钢了。唯独当看到这一老一小的时候,心底的情绪竟十分明显。

  沈墨微笑看着小宝,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没有回话。李进更是一言不发,他们两个人谁也不愿意欺骗这个孩子,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从这一趟的了解来看,王鹏夫妇似乎已经从被害人家属渐渐转变成嫌疑人了。

王鹏他在早晨五点的时候就送来了孩子,足可以成功的打出几个小时的时间差。在王磊死后,警方通知他的时候,他给警方的假象还像是刚从母亲家出来一样,但其实他早在早上五点多的时候送完孩子就已经离开了。谁能知道他在那几个小时中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他已经变得没有明确不在场证明了。

  就在这时候,孟小川的电话给他们尴尬的局面解了围。李进第一次如此开心接到孟小川的电话。

  “小川,怎么了?是不是有事找我?”

  李进过于热情的态度让电话这头的孟小川一激灵,顿感有些无所适从,他早就习惯了那个严肃、严厉的李进。所以这会儿他愣了一下反问李进:“李队…你没事儿吧?说话怎么那么不正常?”

  “……有事儿快说!”李进恢复了往日那冰冷的刻板语气。

  这样一来,孟小川反而也恢复了轻松的说:“我估计我就是命好,绝对的是命好!本来我已经准备好了按照您的那个路线照着三两天的地毯式查访各个大小加油站。可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突破!就您说的那条路线上,没有一家加油站有那种铁桶,而且人家也有监控记录可以证明,最近半个月都没有人用桶来散买汽油。可偏偏就在我在加油站调查的时候,一个大货车司机跟我说,就在加油站旁边不远处的树林边,有一个私人加油的地方。您知道吧?就是那种移动加油站,自己弄一辆车,装满了汽油,然后再给人非法卖私油的那种。据大货车司机说,那地方就提供铁桶!然后我就一路摸到了那个移动加油车的地方,果然看到了和现场发现差不多的铁桶。在询问了老板之后,您猜猜!谁买过!!”孟小川的语气变的兴奋且激动。

  李进站起身,走到树后面,淡淡的回了句:“王鹏。”

  “这,这都没问住……不会吧!李队,你怎么会知道?”孟小川无法接受的大喊着,本以为自己发现了重大线索,而且还是个足以令人出乎意料的线索,却没想到,一张嘴就被李进说中了。

  “你能确定么?”李进现在不但没有一丝喜悦的心情,甚至可以说十分沉重。

  “能确定,已经通过照片指认过了。王鹏那边有咱们的人盯着,目前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也许就是图便宜吧,毕竟这里加油可比加油站便宜多了!”孟小川并非头脑简单,只是谁也不愿意往最坏的方面想罢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