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不知所踪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19-02-01 18:10:01 全文阅读

“行,我知道了。对了,在树林边装着一车汽油的行为你知道是什么行为吧?一旦他那个车沾了一丁点儿火星,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吧?去把这地给我端了,带上韩城更好办更直接,好好问问老板还有没有和他一样干这行的人。水火无情,等出了事儿就知道事儿有多大了。我这就回去,你抓紧办事吧。”

  李进刚要挂电话,孟小川急忙抢着说:“等下等下,李队李队!我还没告诉您,王鹏从汽油车那里一共买了四桶汽油。”孟小川似乎下意识的在提醒李进什么。

  李进的心一沉:“四桶…?好,我知道了。”说完,李进就挂了电话。

  再次回到老人和孩子面前,李进再也装不出那幅基层干部了解民情的模样了。他有些为难的看着老人,僵了半天才说道:“那么晚打扰您,给您添麻烦了。接下来有什么事情,我们的同事会再联系您的,您好好保重。”说完,李进看了一眼正依偎着奶奶的小宝,然后笑了笑对小宝摆摆手说:“再见。”

  老人非常明事理,虽然她早就看出了这其中必定有事,但是看李进不愿多说,老人也没有撒泼哭闹的追着逼问。只点点头,准备送李进他们出门。

  沈墨当然能够敏锐的察觉到一个电话给李进带来的巨大情绪变化。所以不再多问,和老人告辞之后,就跟着李进离开了。

  直到两个人走出了村口,沈墨才开口问道:“确定王鹏有嫌疑了,是吗?”

  李进拿出了烟,点上之后点点头:“嗯……小川告诉我说,王鹏先前在非法卖私油的地方买过四桶汽油。而且刚才你也听见老人说的了,孩子早晨五点就被送来了,他也五点多就离开了。就算他从这里赶回到王磊家再烧死他,时间都足够富裕了。他没有不在场证明,而且买过汽油,这不是什么好现象。”李进迈着沉重的步子,心情如脚步一样沉重。

  沈墨也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乡村的夜晚,空气格外干净,呼吸一次感觉神清气爽。他们现在都需要理智和冷静,能够清醒的判断,不掺杂任何感情的偏颇。

  “杀人动机是什么?无论是他们的母亲还是田雪,都认为这兄弟二人的关系不错。王鹏为什么要用这么残酷的方式杀死自己的亲哥哥呢?找不到杀人动机,就没法成立你的推理。”沈墨点明了关键问题。

  “是啊,他究竟是为什么呢?在警队的时候,看他的悲伤痛苦的样子完全不像是装出来的。难道这个人有精神问题吗?”李进回头看着沈墨,想从他的分析中找到一些判断。

  沈墨缓缓的摇了摇头说:“不,我觉得应该不是。从你和我说的细节情况来看,在他刚接到王磊死讯赶到警队的那一刻,悲伤痛苦的情绪可能掩盖了其他的情绪,所以你可能当时就没有看出他有什么问题。如果是他杀的人,他应该会有愤怒。但是当一个强烈情绪足以掩盖了另一个强烈情绪的时候,我们就很难看出他真实的状态了。也许他确实有嫌疑,但是他对他哥哥的死,痛苦也是真的。”

  “既然痛苦,为什么这样做?手足相残,会为了什么?有什么比血肉至亲更加重要的?”李进想不明白,虽然现在对王鹏的判断仅仅是假设,可这已经让李进的心里十分难受了。如果这个不幸的判断是真的,那院子里的一老一小就要同时失去最重要的支柱了。而最可怜的是那位老母亲,年过花甲,却要同时失去两个儿子。李进不敢想,一个独身的普通老人要怎么承受。

  沈墨走上前直视李进,缓缓说道:“去找王鹏吧,也许从他家能发现什么线索。我相信只要你站在他的房间里,就能看清楚他的生活情况。李进,你现在的心情我非常理解,可是这世界上大部分事情有时候就是这么残酷无情。你知道为什么只有我们人类需要法律的约束吗?不管是什么人种、不管是什么肤色、不管是哪个国家、不管是平穷富有还是健康濒死,只要是个人,就需要被法律约束。没听说过猫狗兔子或哪个动物被立法约束吧?这并不是因为动物无害或者智商偏低,而是动物之间的残杀是食物链的自然循环,但人类不是。只有人类的食物链是利益循环,已经早就超过了自然的底线。人类是这个星球上最残忍的生物,至亲相杀,虽然悲哀,但是我却并不感到吃惊。”

  李进有些讶异的看着沈墨那张俊美无比却又看似有些冰冷漠然的脸,半晌才苦笑着问了句:“我怎么感觉我当初学习的是假的心理学呢?你学习过的心理学,都是这么评价我们同类的吗?”

  沈墨哈哈大笑着说:“李进,我想你是不会愿意知道那些心理学泰斗是怎样评价同类的。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找王鹏,如果……他还在家的话。”

  李进也很担心在没有严格命令的情况下,警员们不会过分监控王鹏夫妻的出行活动。所以现在不敢再耽搁,马上驱车前往王鹏的家。

  一路疾驰,大概一个半小时后,李进和沈墨就已经来到了王鹏的家门口。几百米外有一辆黑色的轿车,李进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们警队的车。李进远远的下了车,不动声色的低头从那辆黑色轿车旁走过,往里瞥了一眼发现,里面的两个人正抱着汉堡快餐吃的津津有味,一边吃还一边有说有笑的聊天玩手机,看那意思好像是在互相研究手机游戏。

  李进伸出手敲了敲车窗,没想到,副驾驶位置上的那人很不耐烦的暂停了游戏,然后嚼着汉堡含含糊糊的打开窗吼道:“瞎敲什么啊!我们这里正在办正事,赶紧给我走远点儿。不然小心我直接让你进……”话还没说完,说话的这个人就认出了李进那张冰冷到有些吓人的脸。嘴里没咽下去的汉堡,好像硬生生卡在那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快要噎死了。

  “李、李队啊……您怎么来了?!”车里的两个人惊慌失措,手里的食物直接扔了。因为他们刚刚玩游戏太投入,不能确定李进在车窗外到底站多久了。他们只顾着吃饭说笑,根本就没有注意外面的情况。这在工作中绝对是一个巨大的疏忽,让他们干什么来的呢?

  “你们正在办正事么?我还真没看出来。工作没尽心,你说话的官腔倒是不小。怎么,还想抓我?”李进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不不不,没有没有……我们俩也是晚上倒班来的时候没吃饭,就去买了点儿吃的……”警员解释着,却越解释越坏。

  “你们在倒班之后离开过?多久?”李进开始紧张了,那种不太好的直觉又出现了。

  “也就十几分钟……”警员知道这次闯了祸,罪过小不了,头都快低到腿上去了。

  李进看着王鹏的房子,低声说了句:“我估计他不在了。”

  说着,李进命令警员下车,一起来到了王鹏的家门前。敲了几次门,果然没有人。无奈之下,李进之好破门而入了。

房子并不算太大,格局一眼明了,客厅里的电视还开着,但是人却已经不见了。李进首先到卧室查看了一下衣柜,然后对沈墨说:“衣服应该没动过,不像是带着行李走的。”

  避免在任何地方留指纹,沈墨用手背轻轻贴里一下客厅里的茶具回道:“以现在这天气的温度,他们应该走了一个小时了。”

  两名犯了错误的小警员眼巴巴的看着李进,迟迟不敢说话。直到李进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之后,其中一个才战战兢兢的说:“李队……我知道我们不该在工作时间去买饭吃饭,更不该疏忽大意让王鹏他们离开家。可是您看,您也说了,这所有衣物都在,他们应该不是要出远门吧。再说了,他哥哥王磊还躺在法医室呢,他们应该不会走太远……”

  李进阴着脸对那警员回道:“就是因为王磊还在法医室里,所以才有可能发生更离谱的事情!如果真的是王鹏杀的人,在他阻止不了法医检验的情况下,唯一还能做的就是铤而走险。因为他能想到,法医早晚能从王磊的尸体里找到他伪装自焚假象的证据。那令王磊导致过敏性休克的食物,只能是熟人送的。要命的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的杀人动机,无法判断他下一步会做什么。这么重要的嫌疑人,托你们俩的福,现在彻底不知所踪了!”

  两个警员听完了李进的话,把头低的更深了。沈墨这时候走过来劝道:“算了李进,你现在无论怎样责备他们,事情都已经无法改变了。虽然这里不是犯罪现场,也让我见识见识你那还原现场的能力吧,说说看这王鹏和田雪的生活是怎样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