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十四章 慌乱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67  |  更新时间:2018-10-21 12:46:01 全文阅读

而这个顾文彬,浑身上下有四处比较深的刀伤,只是万幸都没有刺中要害。剩下的大大小小的擦伤就不用说了,还掉了一颗牙。而那颗牙,就是警方手里的那颗。种种化验都表示,顾文彬,就是当日李进找不到的那第四个被害人。

不过据这位张清华医生说,这个人没死就是万幸,可即便现在稳定了生命迹象,他的大脑也有可能因轻微伤害而忘掉一些东西。记忆不清,意识混淆,是肯定会有的后遗症。就这,还不算上病人的心理伤害。要知道,在经历了死里逃生这种事情之后,应激障碍足可以让顾文彬帮不上李进任何一点儿忙。最后,张医生给的建议,就是让李进自己想开点儿……并保证,尽全力诊治顾文彬。

走出医生办公室,李进沉默了片刻。虽然说对这种结果早就有心理准备,此刻不免还是有些失望。是,他们本来都对这第四名被害人的生死不抱任何希望了,现在人还活着,完全就是个意外惊喜。但是,残忍一点儿的说,如果顾文彬真像医生说的那样,那他是否活着,对案子都没有任何影响了。李进现在能做的,只有让孟小川全力调查顾文彬的身份背景,他既然你能和那几个被害人牵扯到一起,说不定能有些特殊关系。剩下的,只能听天由命,祈祷之后醒来的顾文彬,能是一个意识清晰的人吧。

回警队的路上,沈墨没少开导李进,并叮嘱他不要一心多用,回去之后,专心办何蓉的案子。

好在,对嫌疑人的侧写在发布之后,效果也算是立竿见影的。审讯室里来来往往的找到了不少人,都是按照李进的推理能找到的可能嫌疑人。但是李进只粗略了看了一边口供和录像,就觉得这些人都不怎么像是他要找的人。

何蓉一直没有休息,那泼辣跋扈的性格,让前来受询问的人叫苦不迭。

  这其中,只有一个人,比较符合李进心里对这起案件背后凶手的推断。他叫李海,那看似普通软弱的外表,言谈之中刻意强撑的自尊心,以及对刑警审问的抗拒意识……种种细节拼凑在一起,在李进眼里就成为了虚伪,自卑,反.社会人格。

  就连沈墨,也是越分析越是觉得这个人非常符合侧写。尤其这个人还开了一家宠物用品店,不但有机会接触到喜爱动物的被害人,也有可能利用动物完成他的变态挖眼实验。最主要的,是他时间充裕,有自己的空间和时间,作案条件太便利了。

但是!!推理的再完美也没有用,李进十分郁闷,因为这个李海,在两名被害人被绑架的当天,他都有非常充分的不在场证据!审讯期间,李进再三让警员去调查了他不在场证据的真实性。然而结果证明,在他说过的那些地方的监控中,确实都发现了他。不可动摇的证据,就这样把唯一一个李进觉得符合的人给排除了。

  大家都觉得很颓丧,一而再再而三的挫败,让办案人员都有些焦躁了。

李进站在审讯室的单反玻璃外,和沈墨,何蓉,一起看着李海的二次问话。

  “你们看吧,李海的左手紧握着右手手臂,这是他在谈话过程中努力克制的表现。腿部不自然的抖动,是在释放缓解他的紧张情绪。他的眼角余光时不时的就朝这边看来,证明他很清楚这扇玻璃后方有人正在注视着他。他表现的越是冷静淡定,越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展示给我们看。正常人,第一次配合公务问话算是公民义务,但是如果还有第二次,那大多数的人都会生气愤怒。为了自己没做过的事情浪费时间,被人怀疑,任谁生气都是很正常的心理状态。可是你们看他,不但不生气,反而很配合。好像就算事再来个三五次,他也不在乎。那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状态,让他自信满满啊。这样的好公民,着实不多了。”李进讽刺的说着。

  何蓉听着,越发觉得李进句句属实。这个人没有正常人的反应,过度配合,似乎只为了更深刻的表达自己的清白。何蓉有些苦恼的揣着手说:“那我们该怎么办呢?没有任何证据能让我们以嫌疑人的身份逮捕他。就算再提审一百次,我们也只能问他案发当天人在哪里。可是人家简直就是张嘴就来,他交代的那些地方,都真的留下了他的影像。至少在案发的那个晚上,他确实出入过那些地方!”

  李进冷笑了一下说:“那还真是凑巧,他当天所到之处似乎都有清晰的监控。好像天意使然,注定拍下他的所有不在场证明。呵呵,他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有怪异。这个人不能放,扣住他,时间一长自己就该绷不住了。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挺多久。”李进毫无顾忌,自顾自的说着.

  沈墨提醒了下李进说:“你这话有点儿不太现实啊,按规矩,你能扣他多久?”

“那就不按规矩。”李进一旦认定了可疑的人,是不可能轻易让他走掉的。

沈墨忍不住笑着拍了拍李进的肩膀说:“为了这个人而犯错误可不值得啊,你还是把冲动的机会留下,万一以后用的上呢?这次啊,要我说,你现在就放他走。但是,你亲自送他回去!以你的能力,这一路,必定能看出些端倪。”

  李进看了看沈墨,然后犹豫了一下说:“嗯,这倒也是个办法。至少,不用耗费太多时间。他坐在审讯室里,精神心智都会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极力克制自己的一言一行,让自己避免犯错。如果我送他离开,装作是无关紧要的人,可能会比警察更有亲近感。”

  沈墨点头道:“没错,就是这样。可如果他真的就是凶手,你这样跟他走就会有危险,我可不放心啊。所以,我开车跟在你后面,不要拒绝。”

  本来李进是觉得这完全没有必要的,就李海那个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能赤手空拳打过李进的人。可是沈墨这不容反驳的态度,又让李进无话可说。

  就这样,按照李进和沈墨的计划,李海很快就被释放了,李进也演技很棒的接近了李海。说是要送李海回去,麻烦了他两次了,实在不好意思。

李进穿着便装,而且没有亲自审问李海,李海并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身份又是什么。既然警察说了让李进送他回去,他当着那么多人,也实在没办法拒绝。只好干笑了一下,上了李进的车。

  李进把驾驶速度故意放到不快不慢,他从后视镜看了一眼李海,然后闲话家常的问道:“这样折腾,累了吧?”

李海看着窗外,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说:“嗯,是有点儿累。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就被带到警局来实行公民义务了。唉,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听说那个案子挺严重的,如果折腾两趟能帮上警方的忙,那我很乐意效劳。”李海的声音有些粗哑,没什么语气,听不出诚意,也听不出虚假。

李进听后笑道:“那你可是个难得的好脾气,和你一起来的那几位,在警队里都快起义了呢!都说是严重影响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诶,听说你是干宠物用品的,怎么样,这一行挺赚钱吧?这样耽误时间,店里没事吗?”

李海也笑了笑说:“没事,有我老婆看着呢。这要是就我自己一个人,还真没办法随叫随到呢。真希望警方能快点儿破案啊……”

李进察言观色,应和了一声,轻轻勾起嘴角。然后打开车里的音响,播放着音乐。正在播放的曲子,是之前沈墨在他车里听的,是一首比较经典的钢琴曲《此情可待》。沈墨的那双手,除了能够解剖尸体,还会好几种乐器。所以他听的东西,对于李进来说,都过于“优雅”了一些。

于是,李进这会儿皱着眉,啧了一声说:“哎呀,这也不又是谁,用我车的时候乱放音乐。我听这种东西啊,没有两分钟就能睡着!实在是没有那么高的品味。还不如咱们国粹戏曲呢,那嗓音,那身段…中国的戏曲,要说原始戏曲的话,先秦时期就有了。这钢琴不才五百年吗,真不知道有什么可听的。”李进就自言自语的感叹着,也不像是特意和李海说话。

李海倒比较感兴趣的搭了一句:“您看起来那么年轻,还真是没想到,竟然会喜欢戏曲这种老东西。”

李进煞有介事的说:“诶,这话就不对了,老东西才有韵味儿!虽然说,京剧才三百多年吧……”

李进话还没说完,李海就很严肃的纠正道:“是二百年。”

李进听到这句话,眼睛里冒出了一丝狡黠的精光,对着后视镜里邪邪的笑了笑:“哦…二百年啊,看来我还是不够喜欢国粹戏曲,了解的完全没有您那样深入啊!可见,李先生才是绝对的热爱啊!”

察觉出来了这话头不太对,李海的神色,难得的有了一丝慌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