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罪网 > 正文
第十三章 牙齿
作者:狐狸的茶  |  字数:3096  |  更新时间:2018-10-20 11:46:01 全文阅读

第二天,李进果然说到做到,一大早就在会议室开了重要会议。

“今天,咱们说一下这个案子主要嫌疑人的特征。你们听清楚,我之所以说主要嫌疑人,是因为目前不排除有多人作案的可能性。”李进说着,在写字板上写下了两名被害人的名字,其余警员们,都纷纷认真的做着笔记记录。听李进做侧写分析,就和补课进修没什么两样。

  李进继续说:“目前已知的受害者是这两个人,但是在凶手真正杀人之前,他还做过低级的强奸犯。我们不排除,某种人为因素导致的他犯罪升级。按照凶手目前收集眼球的这个标志来看,他做这种事应该也不算太陌生了。他作案的速度令我们无法想象,地狱的大门一旦打开,就无法回头了。他绑架被害人的速度,只能越来越快。杀人的间隔时间,只能越来越短。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可能,早点儿抓住他。”

  李进说完,看了一眼沈墨。沈墨十分默契的站起身,很专业的介绍着说:“尸体的胃里没有发现毒物,死因是刀伤,伤及内脏器官,导致大量的出血。死者的眼球是被凶手徒手挖走的,为了保证眼球的完整,他扯走了死者整个眼球组织,包括眼外肌。这样残忍的杀人手法,恰巧印证了李进所说,凶手做这种事应该不是第一次了。

  另外,两名死者手脚踝部都有很深的捆绑勒痕,她们被绑架的时间至少要长达一个星期之久。在这期间,凶手对她们做的,就是凌辱和折磨。此外,凶手没有留下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DNA或者其它线索,在决定下杀手的那一刻,他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事后,将尸体处理的很干净,扭断躯干四肢的骨骼,摆出莫名其妙的造型,慢慢等待尸僵。最后,抛尸在那片桃林之下。哦,对了,这期间凶手还不忘忙里偷闲的给警方报了个信。也就是在前被害人门前发现的纸条,那上面隐晦标示着案发地点。整个作案过程都表明凶手有自己认为足够安全的场地和充裕的时间,并且能保证不被人发现。所以大家从地理位置出发的话,应该多关注苗圃周边的废弃仓库、废弃建筑、工厂之类的地方。”

  李进接着沈墨的话继续说:“犯罪地理推测之后,就是犯罪心理了。我们得了解他,才能靠近他,从而抓住他。就目前以我了解这个人的程度来看,凶手外表看起来应该属于那种完全正常的人,甚至还有可能给人以软弱的印象。不然的话,我们的被害人也不可能轻易放松警惕。但凶手的内心是极其敏感脆弱的,暴力倾向很严重。之所以在之前的案件中一直都没有表露出来,大概是因为他一直在隐忍爆发。碰巧一个恰当的机会或合适的人,在他隐忍的巅峰释放了他心中的魔鬼。

  越是内心敏感的人,越是没有什么安全感可言。他们表面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但是内心却极其自卑。这种自卑,导致他们偏向于折磨比他们更加软弱的人或物。比如娇柔的女人,比如脆弱的眼球。

  一般情况下,犯下奸杀的罪犯,内心深处都有一个使他在女人面前抬不起头、异常自卑的根源。因为抬不起头,因为自卑、因为脆弱病态的心理,所以才需要通过性的手段去伤害比他软弱并被他仇视的女人。以此,来找回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和征服欲。这个幻想中要折磨的女人,一定有一个原型。现在凶手所杀害的所有人,都是那个原型的替代。除非他能够鼓起勇气亲自解决掉那个原型,否则绝对不会停手。”

  看着底下警员瞠目结舌,满脸崇拜的样子,李进稍微停顿了一下补充着说:“这个罪犯,有一个星期折磨被害人的时间,这证明他的工作是自由的,或者不稳定的。当然,也有可能是自营,时间由他自己说了算。他在同一个星期之内,绑架奸杀两名女性,不知疲倦的侵犯,如果不是心理疾病,那么就应该是药物作用。所以,你们在调查嫌疑人的同时,也要去查查周围的保健药品店,看看有没有符合我们侧写的人。”

  坐在最前面的何蓉,虽然依旧对李进这个人提不起好感,但是看着他在侧写分析,犯罪推理这方面侃侃而谈,潇洒自如的模样,也是忍不住用赞赏的眼光看着李进笑了笑。

可是很快,这点儿好不容易积攒出的好感,就被李进给打碎了。只见李进忽然偏过头,然后特意对何蓉叮嘱道:“罪犯把尸体摆放成毯子功的造型,不可能是毫无意义的。这很有可能与他心目中要杀害的原型有关。这种积压的情绪,不是一朝一夕之间产生的。他在之前的案子中,一定多多少少透露出来过。如果你早早的察觉,就会早点发现这个人是个心理变态。不过现在已经这样了,说什么也晚了。我建议你再去和你的被害人们好好谈谈心,看看能不能了解到这方面的线索。凶手作案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癖好和喜恶,这证明他还不够专业。但是他用极端方式处理尸体泄愤,也证明了他疯魔的状态。还望何队长收起骄傲和自信,有什么线索及时通知我们,不要擅自作主去涉险。”

何蓉咬着牙瞪着李进,却没有一句可以反驳。不知道李进为什么会清楚自己的心中所想,难道这也是心理侧写的一种吗?的确,何蓉对那些被侵犯的被害人放过话,一旦有了罪犯的消息,绝对不会放过他!这个决心一直压在心底,不知道怎么就被李进给说了出来。

看着何蓉那满脸不服气的样子,李进淡淡的瞥了一眼,只甩下一句:“你是警察,不是侠客。抓住凶手是你的责任,替天行道的事,交给法律就好了。”

  压抑的低气压弥漫在整个会议室,谁都不敢说话,甚至不敢抬头。都专心致志的低着头研究着自己手里的笔记。

  只有沈墨,完全没有介意现场是什么气氛,并有手肘碰了碰李进说:“现在看起来只剩下最后一个核心问题没解决了。那就是……凶手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能绑架走了两名被害人呢?”

李进摇了摇头,表示这一点,他目前也没办法说清楚。

何蓉本来有心想请李进和沈墨一起吃顿饭,毕竟是自己的案子,李进他们表现的又那么突出。可李进却以“抓住凶手之后再庆功”为由,直接回绝了何蓉。

一连两天的时间,李进都在耐心的等待着调查结果。不过有些意外的是,何蓉这个案子还没有找到几个嫌疑人,但是李进自己那个案子却好像有了些进展。之前那颗牙齿,终于核对上了主人的身份。而这个人之所以能这么快被找到,是因为他正因严重外伤而在医院抢救。

李进听到这个消息就激动了,人已经抢救成功了,那就证明当时消失了的第四个人还活着啊!这是李进没有想到的意外惊喜!

尽管沈墨象征性的阻拦了李进要马上去医院的动作,但最后他没阻拦成功,反倒是李进成功的拖着沈墨一起来到了那家医院。

沈墨的意思是说,何蓉的案子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他这个时候一心二用不太合适。而且既然已经找到人了,大可以让警队其他人前来看护,反正伤者一时半会儿也不能清醒过来让他问话,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但是李进明显是打心底更加关心422这个案子,不仅仅因为被害人有可能是卧底,还因为那通神秘的电话,很有可能关系到老队长的死亡真相。所以不管沈墨怎么劝说,李进依然坚持来到了医院,看见了独立病房里的重伤人员。

纱布包裹着的脸,让李进连想看见伤者的模样都困难。

看来这一点,沈墨倒是没有说错,想要这个人醒过来好好聊聊,恐怕还要耐心的等待几天。

跟随着主治医生来到办公室,李进拿出了鉴定报告,对医生问道:“首先,您必须确认,这个病人就是我要找的人。其次,您必须把他从入院到现在的一切细节都详细的告诉我。这个人牵连的案子事关重大,我必须得弄清楚全部。而且还要派警员在病房外看守,希望医院能够理解,配合。”

这个医生不算年轻,看起来对这种事情也是见怪不怪。他很细致的对李进讲述了这名重伤病患来到医院之后的事情。

原来,就在案发当天的晚上,这名伤者满身血污,神志恍惚的来到了医院。他的模样极其骇人,浑身都是血,腹部还插着一把刀。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刚刚从战场上厮杀过后,死里逃生的难民。

可是没等询问情况,伤者就失去了知觉。最后还是从他随身的钱包中,才找到证件,得知了他的姓名叫做顾文彬,是一个普通it职员。不过这个人好像没什么亲人朋友,医院竟然联系不上他的任何亲属。直到警方调查那颗牙齿,这才慢慢合作对上了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