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七章 支点的作用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270  |  更新时间:2018-05-25 23:25:18 全文阅读

初春的大宛草原,还带着点点湿气,一阵风吹来,带来了一股芬芳!

  一匹白马从地平线走出,朝着恒定的方向走去,马背上端坐着一名十岁左右的少年,一杆铁枪斜插在身后,倒刺向天穹!

  视线拉进,正是独自赶往大宛城的陆余!

  当他走到一片被无数蹄印践踏至泥泞的草地上时,便停了下来,这是万马奔腾造成的结果,再加上泥土的新鲜程度,几乎可以确定,就在不久前,这里有马群经过。

  陆余眉头轻皱,附近部落很多,如此大规模的马群绝对不可能没人发现,如此一来,也就证明他很有可能会遇到其他部落的人。

  走!

  这种情形,他怎敢有丝毫犹豫,轻轻拍了拍小白的鬃毛。

  小白很灵动,瞬间明白主人的意思。

  然而,还不待它有所动作,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便响起。

  远处,十余匹原本追逐马群,可与陆余和小白错开的骏马快速转向,朝一人一马极速掠来!

  绿油油的草原上,白色本就极为显眼,更何况这一人一马都是雪白?

  希律律!

  小白打了个响鼻,一只前蹄在草地上用力的刮动着,已经做好了奔跑的准备,只等主人下令!

  然而陆余却迟迟没有下达逃跑的命令,小白的年纪还是太小了,连骨骼都没有发育齐全,怎么可能跑过明显冲过来、正值壮年的骏马?

  看对方气势汹汹的架势,眼下只能期盼使者赐予的令牌管用了。

  骏马奔驰的速度很快,不足一盏茶的功夫便来到了陆余和小白面前。

  共十三匹骏马,马背上坐着十三名成年的草原汉子,他们都穿着兽皮缝制的简易服饰,只将身上重要的部位掩盖住。

  在他们外露的左手臂距离肩膀不足一指长的地上纹着相同的纹身,是一块黑色的石头。

  石族!

  虽然陆余长这么大,都没有出过熊族部落的地盘,但却不妨碍他认得草原上的部落图腾,石族的图腾便是石头,很容易辨认。

  ……

  “中原人?”

  十三人在看到老三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眼中便掠上一抹残忍的冷笑。

  秦皇朝占据着这片大陆最肥沃的一片土地、中原,所以……在大宛、大月氏等眼中,都称呼秦皇朝之人为中原人,而在秦皇朝之人眼中,则称呼大宛为蛮夷。

  中原人与蛮夷最明显的区别便是中原人的眼睛为黑色,而大宛蛮夷的眼睛为蓝色,而老三的眼睛恰恰是黑色,这也是熊族容不下他的最主要原因。

  所以,他们在看到白袍少年的第一眼,便认定他是中原人。

  秦皇朝多年来一直压制着四大蛮夷,压制着他们的发展,不仅年年要向秦皇朝上供,还要派出质子于中原居住十八年。

  这样的情况已经不知持续了几十年,若说四大蛮夷族部心里没有恨是不可能的,所以陆余现在就尴尬了,他被当成了大宛仇恨的中原人。

  “不是中原人!”

  这个锅他可不想背,嘟囔着开口,声音不大,却能对方听得清清楚楚!

  “嘿、你是认为我们兄弟见识少么?”为首的大汉嘲笑,身上披着藏青色的狼皮,如锃亮的绸缎子。

  “我真的是大宛本土人,我来自于熊族部落,此番是为了赶往蝰蛇部落管辖内的大宛城学习的!”陆余解释的同时、从怀中取出了使者临走前赠予他的令牌!

  蝰蛇部落的令牌在这片草原没有人不认识,虽然刻功粗陋,但那双头蛇却很传神,自有一股神韵,很少有人能够仿制,当然……也没人敢仿制蝰蛇部落的令牌。

  乍一看到这枚令牌,十三人都愣了一下,面上多了一抹踌躇,对方拥有蝰蛇部落的令牌,便证明少年所说不假。

  蝰蛇部落的草原范围是固定的,他们这些小型部落生存在这里,少一个部落便意味着其他部落的生存空间会增加许多,部落的实力也会有所提升。

  而陆余既然是熊族部落之人,又是前往大宛城学习,这让他们的心思更加急转,在他们看来,前往大宛城学习之人,都是精英,他日定然还会回归部落,带领各族走向昌盛。

  其他部落的昌盛,便代表本族将会被打压,即便石族也有人前往大宛城学习,待他日学成归来,但最好的情况也是两族都提升实力,而陆余若是无法前往大宛城学习,他日便弱了石族等部落一筹。

  想到这里,几人的心底皆起了杀心。

  ……

  “大哥……”

  石族队伍中,一名身批白色狼袍的男子凑到首领耳边,说道:“大哥,你忘了每年各族前往大宛城学习之人都会由大宛城使者前来接引,而他……”男子向陆余的方向瞥了一眼。

  石族首领的眼中出现了一抹喜色,他已经有了猜测!

  另一边,陆余的心里却是一哆嗦,他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杀机,在眼前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对方根本没有丝毫掩饰!

  “呼……”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有所动作了,否则等待自己的将只有一个结果、死亡。

  在他沉思的时候,石族部落十三人已经商量出了结果,冷笑着围了过来。

  “你们竟然敢无视蝰蛇令牌,就不怕惹怒了蝰蛇部落,为石族招来灭族大祸么?”现在他只能将宝压在蝰蛇令牌上了,希望能让对方有所忌惮!

  但他很快就失望了,他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冷笑与毫不掩饰的杀机,却唯独没有看到畏惧,仅有的一丝迟疑也瞬间被冷笑淹没!

  “各个部落学习之人皆由使者亲自接引,怎么会让你单独前往大宛城,我看……你的蝰蛇令牌定然是伪造的,伪造蝰蛇令牌乃是死罪,现在我等是在为蝰蛇部落清理胆敢伪造蝰蛇令牌之罪人,蝰蛇部落又怎会赐罪于我等!”为首的男子开口,在决定动手之前,他们便已经想好了说辞。

  咯噔……

  看来之前的猜测被证实了,熊族长的一包礼物达到了应该有的效果,想来是使者不愿意亲自动手,才故意让他独自离开、假手于他人。

  “哧……”

  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说再多的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想要生存下去只能靠自己,想到这里,陆余抽出了斜插在身后的铁枪,这个时候……手中的铁枪和座下的小白是他最后的倚仗!

  终究是没有逃过熊族长的算计,不过……只要没死,就还有机会!

  “呦呵……还想抵抗?”石族首领冷笑:“扎布,去将他的头颅给我拧下来!”

  “好嘞,驾……”

  扎布是十三人中年纪最小的,但就算最小也有十六七岁,即将成年,他的身高足有七尺,比许多成年的中原人还要高大,肩上扛着一根比陆余大腿还要粗的狼牙棒,狰狞的倒刺被打磨的锃亮。

  扎布驾马走出队伍,单手平抬狼牙棒,指向陆余:“你是自杀留个全尸还是让我将你的脑袋砸碎?”

  单是他能够平抬几十斤的狼牙棒,便能够看出此人的一膀子力气,成年后绝对可以成为一名悍将。

  草原不似中原,不论男女老少皆为战士,马背上的民族不是随便说的!

  “呼……”

  陆余用力的吸了口气,右手紧紧的握着枪杆,目光如刀子般锋利,冷冷的看着扎布的眼睛,一语不发!

  小白也在紧张的打着响鼻,身体绷紧,做好了冲锋的准备!

  “嘿……”

  扎布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如野兽般参差不齐的牙齿:“看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既然这样,就由我扎布来送你上路吧,能死在我扎布的狼牙棒下,你会感到荣幸的。”

  话音落下,他的双腿用力一夹马腹,座下战马会意,打了声响鼻便向陆余冲了过去。

  二者间距离不足二十米,战马根本无法发起冲锋,甚至来不及将速度提升至最快便已经来到了陆余面前!

  当然,对于扎布来说,对付一个十岁的孩童,根本不需要发起冲锋,仅凭最基本的力量便能够将对方压制,甚至不需要任何的技巧!

  “嗖……”

  数十斤重的狼牙棒在扎布手中仿佛没有重量,被他单手挥动,用力的朝陆余的头颅砸了过去!

  陆余的目光没有丝毫波澜,很平静,握枪的右手因为太过用力而有些发白,目光依旧死死的盯着扎布的眼睛,仿佛没有看到即将砸在头颅上的狼牙棒!

  他的这种情况落在扎布的眼中却是另外一种情况,在扎布看来,对方已经被自己的气势吓傻了,连躲避都忘记了!

  “死……”

  狼牙棒已经距离陆余的头颅已经不足一尺的距离,扎布已经看到了结果,看到了头颅如西瓜爆开的场面,他的眼神掠上一抹变态的兴奋情绪。

  而在这个时候,陆余终于动了……

  “哧……”

  这一刻,铁枪突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探出,一静一动间,让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铛!

  铁枪的枪尖准确的击打在狼牙棒的手柄位置,距离扎布的手握的位置不足一寸!

  也许狼牙棒上携带的力量很强,这就像是一个杠杆,扎布就是杠杆下的那个支点,越靠近支点的地方,力量便会越弱。

  陆余的手握在铁枪的中间部位,枪尖触碰狼牙棒的位置已经是他所能探到的极限,可即便铁枪击打在了薄弱的位置,从枪上传来的力量也让他的手臂一阵发麻,但却也减缓了狼牙棒砸下的速度。

  这种情况令扎布一阵错愕,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而在这时,陆余的身体一侧,快速躲过了砸下的狼牙棒,铁枪已被他收回,侧在腰间,紧接着便以更快的速度探出,这一次、他的手已经握在了铁枪的枪杆最后的位置!

  “噗……”

  一道什么东西被洞穿的声音响起,带着一抹血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