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枪来 > 正文
第八章 杀人
作者:老憨头  |  字数:3426  |  更新时间:2018-05-27 15:27:00 全文阅读

凡战斗,便需全力以赴,这是李叔教陆余枪术是说的第一句话。

  李叔还曾说过,无论你的敌人多么强大,只要他对你有轻视的心里,你便有了取胜的机会!

  现在就和李叔所说的这种情况十分吻合,陆余在敌人的轻敌下选择了全力出手,一击洞穿敌人的心脏!

  嘀嗒、嘀嗒……

  鲜血顺着长枪流淌而下,将整杆铁枪都染红了,慢慢的浸湿了他握枪的手。

  陆余的情绪有些波动,在扎布不可置信的目光注视下。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情绪虽然有波动,但却并没有恐惧,有些人天生的心里承受能力就比大多数人要强的多。

  当扎布眼中的神采彻底被死灰色充斥,他才抽出了沾满鲜血的长枪,血液如一条条宛如的小蛇烙印在枪身上,有些粘稠,却增加了一丝凶戾。

  失去了铁枪支撑力的扎布“砰”的一声从马背上栽了下去,彻底失去了声息,至死他都没有闭上眼睛,死不瞑目!

  ……

  石族其它人第一时间有些发懵,没反应过来,直到扎布落地发出的声响传开,才将一行人从不可置信中惊醒!

  “扎布……”

  “小弟……”

  ……

  希律律!

  一群人驾马围拢了过来,小白只能带着陆余往后退开些距离。

  队伍中有一人下了马背,将手伸在扎布的鼻子前,半晌后,才抬头看了首领一眼,沉重的摇了摇头!

  十二人……

  每个人的目光都带着冷冽的仇恨盯着陆余,眼中的杀意更加浓郁了!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还是个狠茬子,能够将扎布给杀了!”石族首领开口,原本他以为扎布出手会手到擒来,却没想到反而将自己搭了进去!

  事情发现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了任何回旋的余地,陆余知道,对方的大意再也不会出现第二次。

  “杀人者人恒杀之!”老三的语气很凝重。

  “是么?”

  石族首领的目光更冷了,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抽出了插在身后的长刀,指向陆余!

  少年的目光也从之前的冷静变得沉重,对方给他的压力太大了,比扎布强大了不止一筹!

  染血的铁枪被他握的更紧了!

  “哧!”

  石族首领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悍然出手,长刀挥动、划过的轨迹与扎布的狼牙棒一般无二,皆以开山劈砍之势落下!

  长刀挥动的速度很快,力量也很强,带起一阵空气被撕开的声音!

  面对斩下的长刀,陆余没有丝毫犹豫,双脚在小白身上一踩,身体快速转动,同时转动的还有手中的长枪,当他完美的转了三百六十度,再度面对斩来的长刀时,铁枪宛如出洞的蛟龙,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刺了出去!

  回马枪!

  李叔所教的最强一招,利用全力回旋的冲击力和腰部的力量打出!

  铛!

  长刀与铁枪交击,发出金铁交击之声,不过下一刻,陆余的身体却瞬间倒飞了出去,从小白的背上飞出,“砰”的一声落在草地上,将草地拔出降临三米的沟壑!

  “噗!”

  一大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令他的精神看起来有些萎靡!

  好强!

  这是陆余身体擦地停下后的第一想法,对方的力量太强了,让他有种被暴熊撞了一下的感觉。

  希律律……

  小白快速退到陆余身边,神色担忧的看了他一眼,挡在了前面。

  ……

  “嘿,还是个护主的畜牲!”

  石族首领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臂,内心有些惊讶对方的力量,竟然能够将他的长刀震退!

  “小白,你退后。”

  陆余踉跄着站了起来,拍了拍小白的马鬃,开口说道!

  “啪!”

  铁枪掉在了地上,他右手的手臂骨已经被震出了裂痕,无法再握枪!

  不过他并没有气馁,更没有绝望,而是弯腰将铁枪捡了起来,这一次……他用的是左手!

  “负偶顽抗!”石族首领撇了撇嘴,其它人则一脸戏虐的看着他,似乎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谁也没有发现,陆余的眼底深处在他用左手握住铁枪的时候已经多了一丝变化。

  在他刚刚握住铁枪的一瞬间,一股灼烧的感觉突然从手心传出,很热……铁枪都随之热了起来,一种水乳、交融的感觉突然从铁枪上传来,这一刻的铁枪仿佛化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不再是一杆冰冷的铁枪,仿佛成为了他的手臂。

  突然出现的变化让他有些惊讶,却也让他想起了离开熊族部落前的一个夜晚!

  那个夜晚,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了躺在玉棺中的自己手心的长枪印记和第二天醒来时的刺痛之感!

  “难道今日早晨离开房间时,手心的刺痛感并不是幻觉?”陆余暗中将握枪的左手松了些,透过手心与铁枪的缝隙,能够隐约的看到一点亮光从粘稠的血液中透发而出!

  果然!

  他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他的手心的确有一道印记,应该就是长枪无疑!

  可是……梦中的自己又是怎么回事?他能够感觉的到,躺在玉棺中的人就是自己!

  “竟然还有时间走神,真是不知死活!”石族首领开口,他的话也将陆余的心神拉回了现实!

  “嘿……”

  突然,陆余咧嘴一笑,这一刻的他突然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份信心来自于哪里,是手心印记的原因吗?也许吧……他不敢确定……

  “哼……”

  石族首领很不满陆余的态度,这个时候竟然还能笑的出来,明显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受死……”

  一声大喝,宛若虎吼,震人耳膜!

  长刀再次斩下,这一次的力量比上一刀更强,速度也更快!

  然而,这更快斩下的一刀落在陆余的眼中,速度却比之前放慢了无数倍,在他的感知中,长刀正以蜗牛般的速度向自己斩来。

  “这是什么情况?”陆余有些傻眼,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终于,长刀以蜗牛般的速度到了他的面前,陆余并没有选择硬解,在还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前,他还不敢轻易接对方这一刀!

  “唰!”

  稍微一侧身,长刀便擦着身体斩落,连他的衣衫都没有碰到。

  “这……怎么可能?”

  石族没有动手之人震撼出声,在他们眼里快如闪电的一刀竟然被一个十岁的少年躲过了?连他们都躲不过首领的一击,却被一个少年看似很轻松的避开了!

  首领的眼中也多了一抹惊讶,但却并未表现出来,长刀在错过对方身体的时候,瞬间改为横扫,这一击若是扫中,绝对能够将对方拦腰截断,并且他有自信对方绝对躲不过这一刀!

  铛!

  然而,一杆染血的铁枪却突兀的挡在了长刀前,发出金铁交击的声响。

  此时的铁枪仿佛变成了一座无法撼动的大山,长刀斩在上面,根本无法撼动其丝毫,反而有一股强大的反震力顺着长刀传递了过来,“砰”的一声,将他的身体震飞!

  “嗖……”

  首领在倒飞的同时,一阵破风之声突然响起,令其瞳孔陡然一阵收缩。

  石族首领的眼中,一点寒芒骤然出现,距离眉心已经不足一寸!

  “不……”

  “噗……”

  首领一脸惊恐的想要开口说话,但那点寒芒却没有给他时间,直接将其眉心洞穿。

  “砰!”

  首领的尸体直挺挺的从马背上坠落,瞬间失去了声息,死了个彻底!

  “这……”

  剩余十一名石族人仍然无法相信所见到的一切,看向少年的眼中充满了恐惧,仿佛看到了世上最可怕的事情发生在面前,连逃跑都被抛在了脑后!

  “哧……”

  寒芒再次绽放,开始收割起鲜活生命,铁枪在少年的手中逐渐变成了血色,浓郁的血腥气溢散,开启了杀戮模式!

  ……

  “砰!”

  当最后一名石族人连人带马被铁枪钉死,杀戮的少年终于停了下来,此时、战场唯一还活着的生灵只剩小白。

  “呼呼呼……”

  血色的长枪持在少年手中,如同拥有自己的呼吸,无边的杀戮气息开始扩散,将他渲染的如一尊地狱血海走出的杀神!

  希律律……

  小白在远处发出一阵阵的悲鸣,似乎想要将主人唤醒,在看向陆余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少年的变化实在太大了,根本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主人!

  “唰!”

  少年被小白的悲鸣声吸引,猛然转头,看向小白,他的眼睛早已变成了血色,更令人感到惊骇的是,他的身体此时竟瘦如骷髅,整个就是一张人皮披在了骷髅架子上,看起来无比的狰狞和恐怖。

  血色的瞳孔中充斥着冰冷、残忍、嗜血等负面情绪,令小白的身体直颤抖!

  嘀嗒、嘀嗒、嘀嗒……

  铁枪上,血液顺着枪尖滴落,在空旷的草原上回响,清晰可闻!

  终于,他迈开了步伐,杀意无边的朝小白走了过去!

  希律律……

  小白发出一阵阵悲鸣的嘶吼,它不知道自己主人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对方令它感到恐惧,但它却不愿独自离去,哪怕是死在主人手中,它也不想离开,甚至连后退都没有!

  二者的距离越来越近,慢慢的,少年抬起了长枪,指向小白,原本打磨的有些粗糙的长枪此刻变得异常锋锐,带着强大的血气!

  希律律……

  小白再次发出悲鸣的嘶吼,它在担忧主人……

  少年的眉头皱了皱,似乎有什么事情令他很不开心,但却很快就散开!

  希律律……

  小白再次嘶鸣,它的叫声听起来很凄婉。

  少年的眉头皱的更紧,这一次紧皱的眉头并没有散开,慢慢的……他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扭曲神色!

  “啊……”

  突然,染血的铁枪从他的手中跌落,双手用力的抱住了头颅。

  痛……太痛了,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疼痛从脑海中升起,一阵阵强烈的撕裂感仿佛要破开他的头颅!

  “砰”、“砰”、“砰”……

  他用力的敲打着自己的头颅,身体在地上剧烈的翻滚着,丝毫不顾被血液浸湿的泥泞草地的脏乱!

  一柱香后……

  在草地上剧烈翻滚的少年动作渐渐的慢了下来,当两柱香的时间过去后,少年终于躺在地上不动了。

  以他现在的皮包骨状态,如果不是还有呼吸,恐怕会被人当成鬼来看待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