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15 苦肉之计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4132  |  更新时间:2018-03-17 09:17:41 全文阅读

人参老人,是生长于魔鬼妖地具有魂魄的人参。

这种人参喜吞万灵之魂来滋养己身,具有极高的灵智,一百年的人参老人便可化身人形行走天地,完全期的人参老人道行近万年,灵智大开 。能够幻化世间万物,融入天地,其本身具有强大的魂力,精通的幻术可轻易治化神修士于死地。这个时期的人参老人几乎是不可能会被轻易扑捉到。但是一旦破了他的幻术就算是捡到宝了,人参老人体内精元可以令将要进阶的化神大圆满修士在天劫未形成之际迅速拥有问鼎初期的修为,以此瞒过天道,待到天劫来临之时,用假鼎境界的修为之力可以轻而易举度过劫难 。也就是说,有了人参老人,就等于有了问鼎的保障。

  木和闻言心中震惊,暗叹这个叶重不愧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捕捉到了人参老人这样大的事,居然保密工作做的如此之好,竟没有透露半点风声,连自己的心腹,总管情报的典绍都没有察觉!

但转念一想,叶重既得人参老人,为何问鼎还会失败呢?

  木和问出心中疑问。“难道叶重宫主的问鼎之举出现了什么纰漏?”

  木赞叹了一口气,沉默良久。

  “这个人参老人的城府不亚于活了千年的人类老怪.....原来,人参老人在被捉到之时,施展秘术处于假死状态,让叶重宫主疏于防范。待一切准备就绪问鼎之时它突然发难,破坏了问鼎龙云,想要进行夺舍,叶重宫主虽然依仗强大的修为吞噬掉了人参老人,却也错过了对抗天劫的最佳时机身受重伤。刚刚问鼎成功,就损失掉大量的仙元真气....”

  “身受重伤,那就是伤势没有危及性命,叶重宫主还活着?”

  今天的消息一个比一个隐秘和惊人,木和已经无法在保持镇定自若了。

  但是木赞却再次叹气摇头。

  “叶重宫主说,重伤的他已经无法再恢复到巅峰时刻了,即使凝结出了问鼎之晶,也不能改变他最终顽疾缠身,病重身死的命运。可是如果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人参老人的精华,叶重宫主觉得太过可惜,于是他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木赞讲到这儿,神色中满是崇敬和惋惜。

  “.....是什么?”

  “放弃寿元肉身以及灵智,将己身修为能量与人参老人相结合,凝结一颗仙元之力处于巅峰状态的问鼎元晶!”

  此话一出,木和目露震惊!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木赞身后那把龙魂刃。

  之前放出的消息,与木赞所说的出入太过巨大,令人难以接受。

  在今夜之前,木和只知道叶重问鼎失败而死,并在弥留之际传召木赞单独入密室,将其生前最为依仗的,同时也象征着千叶宫最高权威的神兵,龙魂刃。交给了木赞,封他为下任宫主,这个消息也是预备在恰当的时机公告天下的正统消息。可真没想到,叶重与木赞单独身处密室中,居然向世人隐瞒了这样一个惊天秘闻!

  但是,木和想不通。既然是叶重选择只将此秘密让木赞一人知晓,相信这是唯独信任木赞而产生的不该让第三人知道的绝密。那么,木赞如今将这个绝密告诉了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木赞怀疑自己的忠心,所以他亮出了具备问鼎之力的龙魂刃这张底牌,目的是为了敲山震虎?!就在方才的一瞬,木和心中百转千回。

  于是他选择不再言语,冷着面孔,静静等待木赞的下文。

  只听木赞继续说道,“可是,问鼎元晶若没有魂魄加持,就等于没有大脑的躯干,没办法使用,最后只能沦为如同丹药般的死物,又无法像丹药似的可供修士吸收......叶重宫主在放弃肉身与灵智之时,就等于放弃了自己的魂魄。魂无灵,便会散.....”说到这,脸色黯然。叶重是以魂飞魄散为代价,用毕生修为凝结一颗问鼎元晶!

  木和听到此,心中一疑,既然问鼎之晶没有魂魄加持,这说明就是个摆设。半点儿威力都没有。这样的一把龙魂刃,还怎么成为木赞的底牌,用来威慑自己呢?木赞为何要将这个天大的缺陷告诉他呢,假如选择隐瞒,自己将会有所忌惮,岂不是更好?木和有点搞不懂木赞的用意。

  只见木赞站起身来,重新将龙魂刃拿在手中。

  他抚摸着黑剑,小心翼翼。

  看着木赞的行为,木和突然间有种醒悟,他'腾'一下站起身来。

  “难道你!!”

  木和瞪大了眼睛,露出无法置信的神情。

  木赞望了他一眼,淡淡一笑,双手叠放在剑柄上,仗剑而坐。这一刻,他给人一种人剑合一的感觉,那把龙魂刃仿佛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师弟,你猜到了?....没错....我施展了寄魂大法,将自己的魂魄抽离出来,寄居在这把龙魂刃上。所以这把剑必须我拿着,它不可远离我超过八尺,否则将切断与肉身的联系永远不能续接了......”

  木和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没想这个令他嫉妒的发疯的师兄,会为了千叶宫做出如此大的牺牲。如果是换成自己,能够舍得让自己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吗?他想,他肯定会有所犹豫的。

  在这一刻,木和有些佩服木赞了。

  木赞自顾自的欣赏着龙魂宝刃,在别人眼中,这把龙魂刃是一个具有问鼎修士力量的神兵利器,或者是千叶宫权利的象征,只有在他眼里,这把剑是自己的归宿,是千叶宫的希望。

  无论是叶重放弃投胎转世,不惜魂飞魄散来保住问鼎元晶,还是木赞放弃肉身,寄魂于龙魂刃,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千叶宫的万年基业不灭!

  木和虽然功利心重,但知道真相的他,内心中却也翻天覆海,久久无法平静。

  “叶重宫主在世时曾经对师弟你做过一下评价。”

  木赞打破了沉静的氛围。“宫主当着我的面评价你说,‘心思缜密,城府极深,在修炼上悟性甚高,在宫中威望很广,心腹甚多。”

  木赞抬眸看了一眼木和,见他表情有些不自然,微微一笑,“这些话,是宫主五年前说的,那时叶重宫主早已经定下我为下任宫主的人选,所以他跟我讲了这一席话,目的当然是为我着想。那个时候,天下太平,叶重还有能力,主张大局。所以人们将心思转向了日后大权之上,导致宫中分化派别;也许是为了平稳局势,叶重宫主决定扶立我,并打压你....或许是从那个时候,我们之间存在了间隙....说到底,都是因为一己之私,谈不上光明正大的事。一直到两个月前,叶重宫主问鼎失败,这是关乎千叶宫生死存亡的大事,叶重宫主在决定保住问鼎元晶的那一刻时,就对我说,需要有一位化神期的修士奉献魂魄,当时容不得多加考虑,我作为被指定的千叶宫下任接任者,若是有丝毫的退缩,都将是令人唾骂和耻笑的,这个奉献魂魄的人只能是我!”

  木和听完这样一席话,心中震颤不已。他明白,木赞说的这些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解脱,意味着一种明悟和升华,意味着,他这一辈子都注定败给与之攀比争斗近千年的木赞。在这一刻,所有的勾心斗角都显得苍白了。

  木赞扯开自己胸口处的衣衫,露出他胸膛上的肌肤,上面有着大片大片的暗紫色瘀斑,在瘀斑处封刻着大大小小的符文。木和眉头一簇,他知道那是什么。那个就是施展寄魂术的代价。寄魂术类似于魂魄夺舍,但又不同于魂魄夺舍,魂魄夺舍一般都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夺取他人的身体为己用,是彻底放弃自己原本的肉身和修为的一种保命手段。而寄魂术则类似于魔道之术,施术者在保留原本修为的基础上,将魂魄与本身分离,寄生在他人或某种器物上,魂魄以自己肉身中的精华和修为作为养分,维持在阳世生存的状态而不灭,最终变成鬼魅,当成为真正的鬼魅时,那具作为养分的肉身也已经被吸干了。木赞胸口处的瘀斑,就是肉身被自己将要变成鬼魅的魂魄吸走精华所呈现的败坏之相!至于那些符文的作用,就是为了维持肉身与魂的联系的符咒。

  木赞整理好自己的衣衫,“日后我的鬼魅就会存在于这把龙魂刃中,再也无法出来了。所以.....我必须在那一天到来之前,选择一位新主接掌千叶宫,那个人就是你,木和!”

  木和脸颊一阵抽搐,他的眼圈有些发红。一直以来,千叶宫宫主之位,掌管太罗国修仙界生杀大权,都是他梦寐以求的,从来都不曾想到,木赞会以这种方式将宫主之位传给自己。

突然间他有些恍惚。

  “师....师兄,木和....惭愧!....”

  木和起身,单膝跪向木赞,的确,木和感到惭愧。曾经很长一段时间 ,他都为了这个掌门之位勾心斗角。在确立木赞为宫主时,也曾想要运用权谋试图兴风作浪,为木赞的继位增添阻碍。就在一个时辰前,他还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暗自揣摩木赞那根本就不曾存在的阴谋....可是如今看来,在木赞面前,他的所作所为就像个跳梁小丑。

  木赞看到木和这样,脸上也露出笑容。他知道,今天把事实告诉木和的目的已经达到,木和的功利心太重,这样的性格是一把双刃剑,若不加以纠正,会铸成大错。

  “木和,今天我将这些话讲给你听,就是希望,你能够真真正正的拥有掌门人的气度。也希望,你坐上宫主之位时,时刻为整个太罗国着想,千叶宫在太罗国兴盛了几万年,我不希望它在我们这一代走向衰败......”

  木和伏地点头。

  “师兄你放心,我会尽一切努力保护千叶宫的利益!”

  木赞点了点头。

  “你起来坐吧,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商议!”

  木和起身坐在椅子上,“师兄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木赞稍微整理了下思绪继续说道,“现如今,无论是宫里宫外的人,都知道前些年我兄弟二人,曾为了宫主之位明争暗斗了多年,如今,我当上了宫主,你的心中也有不忿。为此,我二人的势力也闹得有些僵持,几乎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外部人员对于事情的真相不了解,另外我施展寄魂术这件事,现在除了你,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就连木忠我也不曾告知。所以,我们就利用这一点设一个局,木和你安排一下,我们施展一个苦肉计。”

  “苦肉计?该怎样做呢?”

  “你假装造反,给外界营造一个千叶宫内乱的现象,最后我以雷霆手段将你击败,并且逐出千叶宫,而此时,千叶宫元气大伤,我也身受重伤,你出宫之后,表现出报仇之意,努力联络那些在太罗国潜藏的鬼丘国棋子,杀进千叶宫,到时布下天罗地网,一网打尽!”

  木赞正视着木和,“这个苦肉计是一个险招,只有你的机智才有机会完美成功。只不过,需要你冒莫大的风险,或许稍有不慎,你会死!”

  木和目露坚定,“师兄小看我了,我木和虽不像叶重和师兄你,是世间难得的大英雄,却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我马上去布置,若是此次成功,太罗国将在千年内太平无事,真是一个妙计啊!”

  木赞目露赞赏之色。他想,自己果然没看错人,木和骨子里是个不逊色于叶重宫主的血性汉子,并且心思缜密,修为高深。这个苦肉计的实施者,在如今也的确非木和莫属。

  明月高悬,月辉照在这座金色大殿上,大殿之外一个方形的银色光阵将殿身笼罩其中,这是一个隔音结界,大殿内的一切信息和所讨论的内容都无法被结界外的人探听到。大殿之外五步设一岗,十步设一哨,戒备森严,隐蔽之处更有暗卫的高手放开神识密切注意着周围,一旦有人试图探秘,或用神识探听殿阁,都将会被杀无赦。

  因此,这是一次绝密的谈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