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霸王之姿 > 正文
14 风雨欲来
作者:独孤老道  |  字数:5124  |  更新时间:2018-03-16 10:16:46 全文阅读

终于,左护开始了第一次闭关。

  石室虽然被石门封闭,但其内依然有淡淡的光亮。左护正盘膝打坐在石床上,像往常一样,他手指轻点手臂上的兽牙图腾。那个是化作纹身图案的储物灵饰。

  光华闪烁,左护双手间出现了那颗妖兽卵。

默默地看着这颗被称作妖兽卵的东西,左护想起了母亲。

  虽然以前在仙阳宗也常常受人欺负,但有母亲在身边,会及时的给他安慰和鼓励。母爱是无私的,以前左护不懂得珍惜。总觉得那份爱理所当然,只知道傻乎乎的去接受。

  但是在这儿,无论酸甜苦辣,都只能自己来抗。进入千叶宫还未满十日,却经历了这么多事。除了因为出手相救而建立交情的香凝外,左护感觉他的人缘儿并不比在仙阳宗时好多少。

  想到香凝,左护陷入沉思。

或许是因为以前从未交过知心朋友的缘故。这个温婉动人的女孩令他很在意。因此暗暗下定决心,绝对要努力修炼,不能再在人前丢脸,要重新变成香凝心目中的大英雄!

另外香凝替他垫付的二百块灵石,也要想办法还才好....

  轻轻地摩挲手中的妖兽卵,引得它光华乍现。

  “阿彩啊阿彩,我一定会努力修行的,不仅要成为香凝的大英雄,还要将你解封!让那些瞧不起我,瞧不起左氏的人刮目相看!”

  阿彩是左护私下为这颗彩色的妖兽卵取的名字。自从得到它后,左护一有空闲就将其拿出来,有时候会幼稚的跟兽卵说几句话来解闷。总有种错觉,兽卵已经拥有了意识,甚至拥有情感。

跟它讲高兴的事情时,会呈现绚烂的彩色。讲忧心事时,兽卵就会变得很平静,仿佛是在认真倾听。所以左护担心假如总是将其搁在储物灵饰里,会不会让它感到孤独呢?

这种可笑的想法,估计上千年来只有左护一人有吧.....

  于是干脆把它当成一个不会讲话的朋友,有事儿没事儿的冲其发几句牢骚。

  最主要的一点是,这颗兽卵如今就像左护的精神支柱,看到它就想到母亲。看到它就想到自己的使命,想到自己背负兴旺家族的重担。

它是一个目标,一份期盼。说不定待到筑基时,自己能用精血将其唤醒呢!

  将兽卵搁在一旁,左护做了几个深呼吸。“我们一起修行吧!”

挺直腰间,闭眸敛神,开始放松下来。

  纳灵心法分为三层,一是通髓,所谓通髓就是通过自身意念,疏导全身的经脉。二是凝拓,通过意念,将打通的经脉形成身体的内部循环通路汇聚于丹田。三是纳灵,将外界的灵力透过肌肤,纳入体内,贯穿经脉,会凝于丹田,在丹田之间形成灵气气旋。这样修士就进入了凝气期。修士丹田处的气旋大小有极限,就是修士的瓶颈,要做的就是突破极限,使得气旋越来越大,最后,到达凝气期十五层时,气旋就会变得越发凝实,一旦突破,气旋就会变成液态,形成金液,就会进阶,成为筑基修士。

  如今的左护,早已经历过通髓和凝拓,现在要做的就是纳灵。

  按照心法要求,左护完全入定,用意念将丹田之气化为吸力,慢慢的,他感受到周围的灵力在向他靠拢,钻入皮肤的毛孔,顺着经脉,导入丹田。

  随着时间的流逝,左护丹田处的灵力漩涡缓缓转动,更加的充沛。

  其实,左护的悟性是相当高的,修炼法门他也早已熟悉,只是很奇怪,一直以来,他丹田处的气旋吸收灵力的速度较之一般人缓慢的多,这也是他修为低,修炼速度慢,被人称作废柴的原因。

  修炼速度对于修士而言是相当重要的,因为修炼速度够快的话,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去追寻更高的修为。成为结丹期,甚至是化神期高手的机会便会增大。反之,就有可能与大道无缘,最后老死在岁月长河里。

  因此,左护对于自己这一缺陷耿耿于怀。

但他没发现,丹田处的气旋在旋转时,竟流动着一层淡淡的金色,若是有结丹期以上的修士通过神识认真探查的话,会惊奇的发现,只有凝气期一层的左护,体内竟然有筑基金丹的气息!

  修仙界中有一种人,具有特殊的体质,能够在灵力中甄别品质,加以吸收,由于对灵力和仙力的要求很高,所以吸收的速度相当慢,加上拥有这样体质的人相当稀少,几乎万里挑一,且不易被人识别,从而被许多人当做灵根不全的劣仙对待。但是,这样体质的人,所吸收的灵力或仙力,质量相当于同阶的百倍,且面对筑基,结丹,和化神这种进阶瓶颈时,风险会降低一半有余。且寿元悠久!

  拥有这种体质的修仙者被修仙界称为——玄武仙人。

或许左氏一族沉睡多年的修罗者血脉正在从左护身上觉醒。令其拥有这副难得的玄武仙人体 !

  但是有利也有弊,那就是进阶速度相当慢。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这种体质的缺陷会让人沮丧到自卑。一旦这种自卑达到极点,便会令拥有玄武仙人体质的修仙者自暴自弃 。最后演变成真正的废柴 ,只能让传说被遗憾的埋葬在传说之中。

  幸好,左护从未想过放弃 。 

另外他没发现一个奇异的现象正在身边发生!

搁在一旁的妖兽卵此时已经褪去彩色的光华,变成一种稍微暗淡的紫色,在左护吸纳而来的灵力中,分出一股灵气没入妖兽卵内。随着吸收,它正有规律的上下起伏。

就像一只熟睡的猫在平稳的呼吸。

  ..........

  ...........

  话分两头。当左护,香凝他们闭关之时,作为师傅的蓝冰,却出现在暗宗一处灰暗的殿堂里。堂上已经有十几位脸带面具,身穿暗卫服的修士默默站在那儿。相同的面具,相同的皮甲护腕。相同的气息,让人根本分不清他们谁是谁。

  “哦,蓝冰啊....自从你被分配做了天字门三品师傅后,已经有些日子没见你了呢。”不知是哪个人在面具下给她打了个招呼。

  蓝冰的目光扫了一眼这些暗卫,根本分辨不出刚才给自己打招呼的是哪位熟人。离开暗宗已经很久了,但这份熟悉的神秘感依然令她觉得压抑 。这次居然连前暗卫成员都召集起来做任务 ,看来太罗国目前的形势相当不乐观 。

蓝冰深深叹口气,忍不住发牢骚“千叶宫对自家修士可是越来越苛刻了!刚给我安排了训练四名仙卒死士的任务,就召我回暗宗干事。想想还真是麻烦!”

  听了这话,一名暗卫压低了嗓音说道,“还是小心点讲话吧,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搁在以前你发几句牢骚,没什么了不起,可现在高层们都很敏感,万一被人抓住了把柄就不好了。”

  蓝冰不屑的冷哼一声,却真的不再讲话了。

手一晃,出现一副暗卫面具,将其戴在脸上。身体一阵模糊,原本的衣衫变成暗卫服。此时她与那十几名暗卫们站在一起,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

  若说暗宗紧急集结的原因,那便是千叶宫发生了一件足以撼动其权威的大事。

叶重死了!

外界的大小宗门猜测的一点都没错。那日被雷劫打散的问鼎之云是叶重问鼎失败圆寂的征兆!

因此千叶宫才会提前发布神诏。以及征集死士,赐抑灵丹,和强制与国内宗门签订山门契约这一系列的动作。

虽然千叶宫封锁了叶重圆寂的消息 ,但依旧让人们感觉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太罗国邻近的一些修真国度也正在不断地试探着叶重死亡消息的真假,甚至太罗国国内的某些宗门也在趁此机会密谋造反。

  这一切都令千叶宫高层们很是紧张。

为了不引起宫内的恐慌,各门门主命令师傅们找理由,让低阶修士们闭关躲灾。毕竟像这样的大事件,左护等人的修为派不上用场。

  千叶宫宫楼的一处金色的小殿堂内,几位千叶宫首脑人物,正在商议着秘密的事情。

  木赞坐在首位。他的眉毛和头发都已经花白,络腮的短须看起来有些硬。眸光深沉而有威严。着一身华服。

  他此时手中正郑重的的捧着一把剑。这是一把相当古朴的黑色大剑,剑柄处镶着的金色晶石显得很醒目。散发阵阵威压,这不是普通的剑。

  坐在左手位的木和在看到这把剑的时候,眸中精光一闪即逝,一丝嫉妒的神情也迅速被掩藏,他面白无须,脸颊有些消瘦,凸显着很高的颧骨。

作为木赞的师弟,木和在千叶宫一直以来都被师兄压一头。

两个月前,千叶宫最后一位叶字辈掌门人叶重问鼎失败而死,在频死之际,叶重放弃投胎,用魂魄,凝锁问鼎晶石,镶在龙魂仙刃之上,使此刃具备问鼎之力,交给了木赞。就是木赞手中拿的那把黑色的剑。

  这下木赞从师兄变成了自己的主子。让木和暗地里相当不服气。以前碍于叶重器重木赞,木和只能强压自己的野心 。可现在依然得一本正经的装孙子,想想就觉得憋屈。

  木赞成为了千叶宫新的掌门人这件事,只有宫内为数不多的几人知道。大多数人甚至还不确定叶重已经圆寂。

之所以千叶宫要封锁消息,是因为,据暗宗的调查,太罗国内有不少的宗派秘密勾结鬼丘国意图造反。一切都未平静,木赞需要一些时间筹备一个计划。他手中的这把剑是那个计划的王牌。别人可能猜到叶重死了,但绝对没有人会猜到叶重临死时将问鼎晶石保留下来了。

  木赞握剑,站起身来。目光从木和脸上扫过,又看了看坐在末位的典紹。典紹是千叶宫长老级的仙卫,化身初期的修为,是木和一手栽培的心腹。

  “龙魂刃的事,一定要保密,这是一举斩杀叛仙,拔掉鬼丘国在我国安插的棋子的最佳时机,一定不能错过,若是有人坏了我的大事,别怪本宫不念同门之宜!”

  木赞声若洪钟,几句话说的强硬,殿内顿时安静下来。

木和的脸色有一些难看,心想,这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吗?木赞一直对自己的势力心存芥蒂,处处防范,现在又拿话语敲打自己。

但是如今这个师兄新上任,木和决定先咬牙任由他放三把火!

  “请宫主放心,我会做好保密的工作,一切按照计划布置。”典紹看到木赞对木和一派不放心,自己身为木和的人马上开始表态了。他能做到这个位置。不仅因为修为高,也是因为他是个长袖善舞的人。

  

  木赞轻嗯了一声,目光转向右手边的木忠。

  “最近宫中事务繁多,木忠师弟这段时间就不要闭关了,帮忙照看着宫中事宜。”

  木中此时正闭眸坐在那里,听到木赞的话,只点了点头。

  但木赞却不在意,并且对他的态度也很尊敬。因为这木忠是木字辈修为最高的。化神后期大圆满,仅次于圆寂的叶重,这人是一介修痴,叶重没有将宫主之位传给他也正是这个原因,他只知道修炼,一个只知道修炼的人是无法处理宫中事物的,所以刚刚进入化神后期,为人也很精明刚正的木赞成了宫主。

  他目光闪烁着深沉的光。

  “虽然叶重宫主的圆寂我们一直都在保密。可是,那天的问鼎龙云是无法掩盖的事实,只要是有心人,一定会觉察出端倪!鬼丘国安插在我们太罗国的间隙肯定会有所动作。”

  他将握在手中的龙魂刃紧了紧,充满狂热之情的仔细打量着。

  “目神宗的秋鉴,虽然你这八百年来隐藏的很深,但真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吗?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在这八百年间从元婴飙升至化神后期大圆满!但这一次你死定了!”他仿佛自言自语的缓缓说道。

  木和眉头一皱,心想,关于秋鉴的情报一直是典紹在负责,而典紹一直一来都在为自己效力,这个木赞如今刚接任宫主之位,怎会知晓这个绝密?难道叶重除了暗宗以外还有其他的情报手段?想到这里,木和看了一眼典紹。

  难道是典紹....不对!会不会是木赞的离间之计呢,木和暗自摇摇头,决定先不管这些了。

  换上一副比较谦逊的表情,恭谨的问:“既然宫主已经知道了秋鉴还活着,并有反心,何不立即派暗宗去处理呢?”

  木赞摇了摇头,“我们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危机,所以还不能在这些人身上浪费力量,听我的吩咐,以叶重宫主的名义邀请目神宗老祖来宫中一叙。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木和师弟秘密行事,所以请你留一下,木忠、典紹,你们先行离去吧。”

  木忠听罢很干脆的离开金殿,典紹看了木和一眼,也匆匆离开了。这个木赞如今心思变得十分缜密,一些事情就连身为暗宗副宗主的典紹都未必能探查清楚,他感觉到木赞对他并非很信任。

  木忠和典紹离开后,金殿中只剩下木赞与木和二人。

  沉默了片刻,木赞转望向木和。此时的他面容略显憔悴和苍老。沉稳的眼神透了几分温和,木和被他这一看,倒有些不自在了。

  “宫....宫主有何吩咐尽管说!.....”

  木赞微笑的摆摆手打断他的话,“没有外人的时候,你还是叫我师兄吧。”

“....是,师兄。”

  木和被他突如其来的随和整的有些发蒙,木赞自从接任了宫主之位后,身上便有了上位者的威严,自己与这个师兄也越来越疏远了。可没想到,现在的木赞再次让他感觉到了一丝消失很久的温暖情怀,他下意识的改了口。

  

  木赞将黑色大剑放在太师椅后的剑架之上,回转身子正襟坐在太师椅上。

  “师弟呀....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的能力和道行都不逊色与我,甚至比我高.....”

木和吓了一跳。

刚想要说些谦逊的话,却见木赞摆手,“师弟听我把话讲完....”

“......在贲道国之战时,你也立下汗马功劳。可是,叶重圆寂之时仍然将宫主之位传给了我,也许只是因为我是师兄而已。你心中有不服气也理所当然的。”

  

  木和听得此话,心里更慌,这可是非常时期,被宫主怀疑可没什么好果子吃,暗想这木赞莫不是想要诈他吧....于是想要出言解释。

“师兄我....”

不料却又被木赞摆手阻止。

  “师弟先听我把话说完,有些话,我必须要讲,不然恐怕没有机会了。”

  木和一听此话心里咯噔一下.没机会了,什么意思?他决定仔细听下去。

  木赞停顿了下,好像在理清自己的思绪。

  “两个月前,叶重宫主的闭关地宫有异动,紫枫城上空出现问鼎龙云,这本是千载难逢的盛事,若是叶重宫主问鼎成功的话,我千叶宫必定一日千里,为了这次问鼎,宫主做了充分的准备,两百年前,宫主得到了一株完全期的人参老人。问鼎是十拿九稳的事!”

  “完全期的人参老人!!”

  木和听闻心中一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