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一章 “日出”之时
作者:识歼献  |  字数:5764  |  更新时间:2018-07-18 16:15:06 全文阅读

黑暗与星辰褪去,随着月亮钻入群山,夜晚拉上帷幕。在一览无遗的海滩上,最后一丝光芒也随之消失,众生都被黑暗蒙上了双眼。

夜晚之后,既是黎明。一道洁白的阳光犹如利剑一般撕破了重重迷雾,昨天遁入海底的太阳再一次从东方升起。在光之剑的彼端,阳光与海面交汇的地方,从一片金黄之中泛出的是一支规模庞大的舰队。

里德尔站在滩头,在他的身后,众人都好像最为虔诚的信徒一般默默的等待,他一眼就望到了前方的舰队,船只排列整齐,错落有致,各色型号的护卫舰和加纳法尔帝国特有的战斗船只相继出现。一艘由一艘,一批又一批,舰队接连不断的从暗黑之中出现,令人目不暇接,黯然称奇。

“来了么......”

“我们怎么办呢,里德尔大人?”一名站在里德尔身旁的士兵问道,看他白嫩嫩的脸蛋和那没有经过风霜雨雪的稚嫩的双手,想必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从他的装束和携带的装备可以看出,他应该是一个通讯兵。

“亚瑟,你去把伊戈尔大人叫过来,传令士兵们列队,我们要给他们举行一次不输他们的规模的,盛大的欢迎仪式。”

那个叫做亚瑟的通讯兵在接收到指令之后转身离去,他从成百上千的士兵之中穿过,身材矮小的他在人山人海之中穿梭自如。爬上了一个小山坡,离开了沙滩后,他径直向眼前的一间建筑简陋的小屋冲了过去。

“你是来做什么的?”即使是如此的寒酸的屋子也有坚守职位的护卫么。

“我是来找伊戈尔大人的,是里德尔大人让我来的,好像是我们的援军到了,如果我们可以称他们为援军的话......”

两个守卫面面相觑,然后两人凑在一起,悄悄地嘀咕着什么。

然后一个守卫说:“不好意思,伊戈尔大人还在睡觉,你回去转告里德尔大人,让他来负责这一件事情好了。”

亚瑟早就知道伊戈尔先生十分嗜睡,加上现在才刚刚天亮,昏睡不醒也是理所当然,只是如此重要的会面,他居然这么不负责任,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呢?

亚瑟还是理解的点点头,正要转身离开,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叫唤。

“等等,孩子,你找的人来了。”

亚瑟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激动的转过身子,他十分惊喜的看到自己的上司兼偶像——伊戈尔本人出现在他面前。

伊戈尔突然推门而出,这让两名守卫猝不及防,他们十分别扭的鞠躬,而伊戈尔则是泰然自若的从两个人之间穿过,来到了亚瑟的面前。

“记住了,下次上级托付给你的责任,务必要做到做好,就算是厚颜无耻的死缠烂打也要达到目的,懂了么?”

亚瑟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的眼神显得十分幼稚,和眼前这个经验丰富,或许还久经沙场的老人产生了极大的反差。

伊戈尔看出了他的困扰,于是他说:“走吧,带我去里德尔那里。”

亚瑟没有说话,只是点头,转身,刚要迈出一步便被伊戈尔给拉住了。

“走慢点,小伙子,我可不像你这么年轻。”

他顿时就羞红了脸,此时此刻,伊戈尔把他粗糙的手放在他的肩上,两人身体紧贴,从背影看起来就像父子俩,尤其是在如此黯淡的天色,两人缓慢的并肩走过马路的样子简直就像热心的志愿少年和养老院里的老人。

在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的时刻,海滩边的公路上没有任何一辆汽车,唯独屈指可数的几辆军用的运兵卡车和装甲车停在路边,但是氛围可并不沉寂。见到他们和蔼可亲,鼓舞人心的领导者出现宽阔的街道上,可爱的小市民们争先恐后的冲上来想要近距离和伊戈尔打声招呼。

妇女们抱着满满一袋子的水果或者是糕点,这些都是昨天晚上侍奉完士兵们之后剩下来的;小孩子紧跟着自己的母亲,他们显然还不能够理解这么做的意义,甚至不懂得伊戈尔德身份到底有什么象征;至于一些行动不便的老人们,他们都呆在家里,站在阳台上,展开了连夜赶工做出来的欢迎旗帜。

但是没等两人被围得水泄不通,忠心耿耿的保镖们便冲了上来,为了不让狂热的粉丝们贴的太近,这些保镖只好取而代之,他们把两人保护在自己的身躯后面,他们强壮凶狠的形象一时间让众人不敢轻易接近。当市民们终于缓过情绪之后,他们都发现了自己的无理,毕竟伊戈尔大人是处理国家大事的贵人,加上他已经年迈体弱,要是再这么闹哄哄的肯定是遭不住的。于是恢复的理智的市民们收好自己的本份,妇女让一无所知的儿童回到家里,她们则是跟在保镖的身后,与伊戈尔和另一个陌生人保持距离,沉默而守序。

此时,最紧张的恐怕不是伊戈尔,而是亚瑟,所有人之中,只有他和伊戈尔大人保持着这般贴切的距离,甚至这还不是他主动要求的,对于他来说,这简直就是上天的赏赐,上帝把自己赏赐给了他。

等众人来到海滩上的时候,轮到里德尔大吃一惊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以伊戈尔和亚瑟为中心,数十保镖作为外壳,上千民众织成背景的奇妙队形。虽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想必是一段有趣的经历吧。别的倒还好,只是亚瑟和伊戈尔德亲密关系让他摸不着头脑,如果是广告宣传的话也未免太没有必要了。

“伊戈尔大人!”即使很疑惑,里德尔还是远远的就上前去迎接,保镖们站成一排,将热情的民众们挡在身后,不让他们过于接近。

“在那个寒酸的小屋子里面待了一晚上,身体还好么?没有犯什么关节病吧?”

与其说这是关切,倒不如说是挖苦,伊戈尔自己心里也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他只不过是一个博学多才的病人罢了,火焰熄灭之前得尽快把这份温度传递下去,这也是他顶着一身顽疾出山治国的原因之一。

有幸获宠的亚瑟知道两位大人有重要事情要谈论,于是没等里德尔开口便知趣的离开了。

“卡诺斯人到了么?”伊戈尔问道。

“快了,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吧,他们这次可是声势浩大啊!”里德尔指着远方黑压压的一片说道。

两人从军队之间走过,士兵们让出道路,当两位上级经过他们的面前,士兵们便充满敬意的鞠躬行礼。

两人来到队伍的最前端,冰凉的海水拍打在他们的脚边,他们迎着凄凉刺骨的海风静静等待。

终于,舰队靠岸了。

上百艘船只引起的浪潮顿时席卷了半个沙滩,就连站在沙滩最里面的人群也被海水溅了一脸。

战心联合国的士兵们排着整齐的队列,在各个队长的指引之下走向斯那人留给他们的空间,加纳法尔的特殊攻击舰则是顺着海底的沙坡象征性的巡航起来,在舰队之中甚至不乏前薛希装备的大型军舰,那些老当益壮的舰船骄傲的扬起了自己的炮管,耀武扬威的样子十分威风。

即使这是一次象征友谊的会面,但是战心联合国的“秀肌肉”无疑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他们的到来到底是出于什么,这一个问题再一次悬在众人的心中。但是感到心里没有底的并不只是可怜的斯那人,还有卡诺斯人。每一个卡诺斯士兵都能够感觉到空气里的火药味,这火药味不是来自敌人或者是他们自己,而是身旁的加拉哈人。鬼知道他们“亲爱的伙伴”又在玩什么把戏,从“光照岛惨案”开始,这些加拉哈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恨不得现在就找一个小国家开刀。

里德尔看着如潮水一般滚滚出动的卡诺斯士兵,向伊戈尔偷偷的问道:“他们之中,谁是指挥官啊?”

“指挥官还没有下船。”

又过了一会,当一个整齐的方阵排列在斯那人面前之后,一个胸前戴满徽章,头戴皮质高帽子,唯一一个穿着干燥皮靴的人从船上走了下来。

“应该就是他了。”伊戈尔说。

“您确定么?”里德尔将信将疑,他显然是等着对方先做出动作。

“你可以去试试。”伊戈尔怂恿他,里德尔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这不禁让他感叹道弱国无人权,会见强大的盟友也要这么过雷区一样的小心翼翼。

“你好,我是斯那联合的陆军元帅之一,名为里德尔.克维尔,请问您是?”

里德尔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他甚至已经开始等待真正的“老大”从传里走出来,撂下一句十分炫酷的话,就像电影里面的剧情一样。

“哦,你好,克维尔先生,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卡诺斯帝国的陆军元帅,史密斯.扎克。希望我们之间合作愉快。”

史密斯伸出了里德尔忘记伸出的那一只手,里德尔倍感亲切,看来眼前的这个人是可以愉快相处的那种,于是他也很乐意的伸出了手。

“或许是我神经紧张了......”里德尔这么想到。

史密斯站在沙滩上,四处望了一眼,斯那大陆上的景象让他略感失望。即使这是海边的郊区,周围没有发大的港口,但是这一片人民的生活环境还是让人感到寒酸和可怜。随便一看,各处都是陈旧破烂的危楼,大概还是东方人帮他们建造的吧。百姓们身上穿着的衣服色彩暗淡,材质绝不高档,甚至十分的卑贱,你都不敢断下结论这是他们的民族特色,因为一切都透露出两个字——贫穷。

“那么,带我去参观一下你们的军队吧,如果在前线上有战术配合的话,彼此了解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史密斯如此提议,但是他心里已经十分不看好斯那人的军队,他已经做好准备,由他的军队来对付战场上的所有敌人,这不禁让他感慨:说不定我的敌人会比这要好一些。

经过了伊戈尔的允许,里德尔带上一些跟班,引导史密斯和一些卡诺斯的军官们前往他们军队的后方驻扎地进行参观。

伊戈尔在他们离开之前拦住了队伍末尾的一名卡诺斯军官,问道:“你知道莱恩他什么时候到么?”

“谁?你是说莱恩元帅么?哦,他和他的军队是第二批登陆部队,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吧。”那名军官说。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今天,尤其是这一刻,他特别想念自己的弟弟,他自己也感到疑惑,一旦他想到自己和莱恩已经有几十年时间没有见面就会倍感伤感,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了,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染上了永久的病痛。

但是这一切惆怅都在莱恩的部队登陆之后消失了。

伊戈尔看着眼前规模同样庞大,气势同样傲人的卡诺斯军队,他想起了自己的身份,还有他的使命。当穿着卡诺斯军装,胸前戴着闪耀的徽章的莱恩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伊戈尔知道站在他面前不再是他的弟弟,而是潜在盟友的熟悉指挥官,更有可能是未来掷他于死地的棘手敌人。

然而莱恩的感情却截然不同,至少看起来如此。

“好久不见啊!伊戈尔先生!”莱恩在船上的时候就一直在眺望,分辨出伊戈尔的身影之后,他一副激动不已的样子,连蹦带跑来到了伊戈尔的面前,他的脸上洋溢着少有的灿烂的笑容,如果不是想起来自己的身份,恐怕都要和伊戈尔相拥在一起。

“你最近怎么样,人老了,身上生些病是正常的,不知道妨不妨碍啊?”

在外人看来,这就像是邻里之间的友好关照,但是对于最为了解莱恩的人——伊戈尔,他的亲哥哥来说,这就是藏着恶意的嘘寒问暖。

“确实很久了,莱恩,我想大概已经有20年了吧。”

“23年。”

“23年,8个月。”

“零7天。”

“你想要精确到分还是到秒?玩够了么?”

伊戈尔和莱恩的奇妙对话周围的所有人都感到吃惊,站在“看台”上的观众们见到自己的小个子领导者被一个其他国家的军官俯视,心中涌出一股怒火,在他们看来,这些卡诺斯人就是主人邀请来的客人,理应礼貌一些。

莱恩和伊戈尔两人无声的对视,空气之中充满了火药味,伊戈尔身后的斯那士兵彼此耳语,不知情的他们以为这一次援助就这么破裂了。

至于经过了魔鬼式训练的莱恩手下的士兵,临危不乱的他们像往常一样,排成整齐的方阵,武器和物资堆在一侧,唯一的不和谐大概就是瓦扎和专属于他的“冷兵器兵团”了。

“走吧,莱恩先生,我带你们去参观一下我们的营地,很快我们就要上战场了。”

“这么快?计划已经制定好了?”莱恩做出大吃一惊的表情。

“别再阴阳怪气的了,我们即将用到的进攻的计划是你制定的对吧。”

莱恩忍不住笑了出来,莱恩在笑,斯那的士兵也把这个不正经的军官当做笑话,气氛变得越来越奇怪,就好像用来切蛋糕的电锯一样毫无道理。

在军官们离开之后,斯那士兵和卡诺斯士兵,还有少数的加纳法尔陆战队开始搬运物资,移动船上的装备,他们将要去战区建立一个临时基地。这些没有见过世面的斯那士兵看到运输船上各色各样的先进武器装备,全都惊讶的合不拢嘴,和他们自己的武器放在一起比较,他们手上拿着的简直就是山贼用的土枪土炮。

当莱恩和伊戈尔来到史密斯和里德尔相约的地点,出现在眼前的景象可算是把两军之间的分歧拉拢了一些。

里德尔和史密斯,两人仅仅在40分钟前见到彼此,此时此刻已经勾肩搭背,共同环视周围的景象,有说有笑的样子可比这两个“假兄假弟”和谐太多。至于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能就像里德尔说的,两个老好人在一起,黑的也能说成白的。

卡诺斯的军官们细致入微的考察了斯那军队的装备,虽然其先进程度远远比不上卡诺斯或者是加纳法尔,但是斯那军队庞大的规模还是让卡诺斯人连连称奇。毕竟也是20亿人口的超大型国家,军队不够看的话,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环营一日游”结束之后,斯那和战心联合国就要开始谈正事了。

双方的主要军官乘坐火车先一步前往前线,而他们商量作战计划的地点也自然变成了火车上的隐藏会议室。为了绝对保密,火车上负责安保,服务,甚至是驾车的都是军人,但是对于卡诺斯人来说,真正的安全还是莱恩带上了瓦扎。

火车上的会议室就是一节进过了改装的餐车车厢,军官们勉强能够在狭窄的空间里围坐成一桌,共同商议作战计划。

伊戈尔猜对了,这一次的作战计划除了战区的负责部队这些细节之外,完全是由莱恩制定。

一如既往,莱恩提出的是一个完美的计划,目前斯那联合的内部敌人是位于斯那大陆东北方向,分别以“诺森”与“加瓦那”为首都的“丘陵地区联邦国”和“山地地区联邦国”。经过斯那联合事先数月的攻击,敌人的第一层防线已经彻底溃败,他们这一次将要从两座防御薄弱的高山之间攻入,利用卡诺斯军队强大的火力覆盖牵制住前来支援的敌人,与此同时三国的联合军队从正面逼赶,收缩战线,聚集敌人所有的核心部队,再一次借助卡诺斯的炮火力量给予敌人精神上的压制,最好的结果就是敌人迫于窘境,最后投降,以最少的损失换来最为忠诚的加盟国。

但是这一次会议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作战计划,他们真正吃不准的,还是东方人。

卡诺斯和加纳法尔的装备和军队素质都远远比不上称霸世界的东方人,加上这一次是东方人前不久在国际上公开声明的“协助”,他们一定是自信满满,聚集大量的军队。如果刚才是最好的结局,那么东方人将会给他们带来最恐怖的梦魇,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东方军队一路横扫,再一次重演几十年前的灭国惨剧,世界将会在一次属于东方人。

所以,他们的问题就是,东方人会派出多少的军队。经过计算和概念预测,三国的军官众说风云,但是他们都同意的一个观念是,10万来自东方的精锐部队,足以牵制住100万的三国联军,20万足够独当一面,30万有能力反攻,50万即可平步青云,无法阻挡。

三国的军官不敢继续计算下去,他们只能抱着运气和期盼,自己有幸在不触怒东方人的基础之下击败敌人,完美地取得胜利。

为了旗开得胜,略微迷信的战心联合国军官们把这一次行动命名为:“日出计划”,就让他们抱着侥幸的心理,能够获得一个光明的未来吧。

会议结束了,火车在太阳高照的正午抵达了战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