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双雄
第二章 初次交手
作者:识歼献  |  字数:4841  |  更新时间:2018-07-20 17:07:38 全文阅读

在前线的军营的里,军营里的常驻士兵对着操场上新搭建起来的特殊训练模型而感到好奇,那些铁索吊桥和光滑石墙,以及一系列只有在马戏团里才能够看到的设施边上,站着一排穿着奇装异服,身穿盔甲,头戴面具,使用复古冷兵器的怪人。真正令他们感到吃惊的,还是这些人出类拔萃的战斗能力。

其中一个穿着盔甲的人来到了构筑奇特的“训练跑道”上,在那个看起来像是老大的人允许之后,他便开始了“闯关”。

第一道关卡对许多人来说已经成为不可能,他需要从25米长的钢丝上走过去,并且没有携带那些杂技演员的装备,完全只能够依靠自己的平衡性和感觉。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只是做了一个加速的动作,便从钢丝上飞一般的冲了过去。纵使钢丝在力的作用下如何摇晃,他也如履平地,轻而易举的来到了对岸。底下那些看起的斯那士兵惊呼着给予掌声,但是更多的人还是把这一切当作表演和笑话,丝毫没有称赞的意思。

反观那些其他的面具人,他们还是保持队形,笔直地站在原地,由于他们带着面具,你也无法说出他们到底有没有在观看。

到了第二关,斯那士兵看着杵在地上的两根钢管,还有放在平台上的一个锁靠,并没有理解这到底有什么作用。他们看着那个人用锁靠把自己的双腿锁在一起,甚至还在下面挂上了一个光看起来就很沉重的铅球,之后他做的事情令所有人感到吃惊。仅凭自己的双手,他就顶着自己和铅球的重量,依靠钢管爬上了更高一层的平台。惊为天人的是他的速度和效率,他没有全程抓着钢管一点一点的向上蠕动,而是用瞬间的爆发力让惯性把自己升到另一个高度,两个平台之间的落差足有十米,而他只用了5秒钟。

到了更高的平台上,他解开了囚禁自己双腿的锁靠,但是仍然没有抛弃铅球。傻了眼的斯那士兵无法猜测这个疯子的下一步,他们也根本不敢猜测,因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真的足以让他们吓得屁滚尿流。之间他抱着铅球,来到了另一个设备的面前,与之前的设备一样,他们看起来都毫无意义,而且十分的简陋,这个设备完全就是一块块开了口子的大木板。那个人对着立在自己面前的木板,摆好角度,双腿微曲,对准自己眼前的空隙,之后他把铅球奋力向上抛弃,沉重的铅球此时就像小丑手中的气球一眼轻盈,没有费什么力气就飞到了木板的上方,然后从木板的另一侧下落。与此同时,他迅速的从木板中央的空隙中穿过,钻到了木板的另一侧,翻了个跟头,不费吹灰之力就接住了从高空下坠的铅球。没有停顿,他继续向前冲刺,一脸完成了数次同样的动作。如果换成寻常的人,他们首先考虑的还是有没有可能被铅球砸死,但是悲惨的事实是,他们甚至没有力气把铅球丢到木板的另一侧。

来到了路径的终点,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两堵并排放置的高墙。石墙的表面十分光滑,根本无法用手搜寻到一点儿凸起和凹陷。但是那个人却双手抱着铅球,仅用双腿的力气,借助那一点儿微不足道的摩擦力就从石墙之间飞跃而过,从另一端华丽的落地,完成了自己的训练。

虽然不乏一些不正经的人,但是绝大多数斯那士兵都以自愧不如的精神去予以掌声。潮水般的掌声之中,士兵们逐渐散去进行各自的训练,而那个让所有人都大开眼界的人回到了自己的队伍之中,站在他左右的人看起来和他没有什么两样,想必也都是同样能力出色的人吧。

这时,莱恩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他对着那些盔甲人的老大说:“训练做的如何?”

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见到莱恩,赶紧摘下了面具,正是瓦扎。

“报告莱恩元帅,一切都很好,我的人已经做好了上战场的准备,一定可以完成所有最为艰巨的任务!”

莱恩来不及感到骄傲,他看了一圈这些人,然后十分好奇的问道:“瓦扎啊,我记得当初可是给了你不少的人,怎么说也得有500号,怎么现在只剩下这二十来个了?”

瓦扎的脸色变得煞白,他吞吞吐吐的说:“对不起,莱恩元帅,实不相瞒,可能是因为我的训练方式,许多人一开始就没有撑住,我于是自作主张让他们回到了原来的队伍,但是我跟你保证,现在留下来的人都是那些人之中最好的,最为精锐的,足够一骑当千!”

“不用惊慌,我亲爱的孩子,我绝对没有要责备你的意思。但是你要知道,训练的成果不代表一切,今天将是他们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上战场,你的确保他们都已经做好的充分的准备,你也不想第一天就遭受重大打击吧?”

“请相信我,莱恩元帅,或者说,至少我已经做了我力所能及的一切,在我看来,他们都能够轻松应对战场上发生的一切了。”

莱恩又看了一眼这些他和瓦扎寄予厚望的“特种士兵”,突然,从角落里传来的巨大的撞击声吸引了他的注意。莱恩转过头去,一个穿着寻常卡诺斯士兵内衣的人正赤手空拳击打着身前的一小堵石墙。他的出拳迅疾有力,相比之下石墙饰演了那个脆弱的一方。看着墙面上的裂缝逐渐扩大,延伸,深入,莱恩不禁哽咽,他向瓦扎问道:“这是你的人么?”

“报告元帅,他是戴斯乔伊,怎么说呢,他是部队里唯一一个找不到出处的人,但是他确实是卡诺斯军队里的人,原来和他是一个部队的人甚至不知道他的姓氏。”

“是么......”

“有什么问题么?元帅大人?”

“没有,只是...他为什么没有和你们一起训练。”

瓦扎听到莱恩的这个问题,顿时笑逐言开,一副十分自豪的样子说道:“毫不夸张地说,他是我的部队里面最有能耐的一个人,不仅从始至终都很认真,而且进步突飞猛进,早在一个月前都达到了我身后这些人的水平,现在他是在做力量练习。”

莱恩犹豫的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人竟然会如此吸引他的目光,他从心里开始注意起这个人。

莱恩看着那堵石墙被一点一点的摧毁,看着那强有力的拳头,还有那煞人的双眼,他的呼吸之中都充满了愤怒,就好像正在狩猎的雄狮异常凶悍。

莱恩向一旁踱了一步,企图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他的更多,但是出现在他眼前的景象是他史无前例的感到震惊。莱恩看到了刚才因为被他的身躯挡住而看不到的东西,莱恩缓缓地向那个人靠近,在那个人的身旁,是一排同样的石墙——彻底碎裂,不成原型的石墙。

“有什么事么?”那个人注意到了莱恩。

“没有......你继续吧,士兵。”

“怎么了?莱恩元帅?”就连一直在他身旁的瓦扎都为莱恩的反常举动而感到困惑。但是莱恩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就转身离开了。

莱恩转过身,走了没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了石墙破碎倒塌的声音。

到了计划制定的时间点,将要出战的军队全都聚集起来,其中就包括了莱恩着重关注的瓦扎的部队。

各个军队的总指挥在给他们的军队做最后一次训话。无一例外,全都是什么“你们并不孤单”,“为了国家的荣耀”之类的空话,士兵们当然都已经厌倦了,但是配合着配合着,假装着假装着,那种气势和勇气就自然而然的来到了他们的心中,或许这才是煽动性话语的巧妙之处吧。

而在另一侧,看起来斯那人的敌人们并没有作战的样子。尤其是当他们满心欢喜的期待着来自东方的增援,最后却只看到了50000散漫的士兵之后,所有人都感到绝望。战斗之前的午夜里,甚至不乏一些士兵趁机逃跑,偷偷的来到了斯那联合境内,混了一个工作岗位,准备在战争结束之后拿到一个“受人尊重的籍贯”。更不要提这些“有幸”来到斯那战场上的东方人了,叫他们与自己的敌人和“金钱朋友”们并肩作战,还不如让他们回去和彼此拼个你死我活。50000人之中,唯有科威尔使出浑身解数控制的军队有战斗热情,也可以说他们是帮子人之中唯一有战斗力的部队。

双方的士兵排成队列,缓缓向他们的决战场地前进。“诺森”作为仅剩的两个独立的斯那国家其中之一的首都,早在战争开始的时候就被破坏了大半。除了一些双方极力保护的核心城区之外,其他的城区全部都沦为了燃烧着烈火的废墟。城市里原本的居民要么跟着斯那联合的军队来到新城市改变籍贯,要么就向国内深处奔逃,少数留下来的人也只好躲在“停火区”等待战争的结束。而诺森的守军也一直依靠停火区苦苦支撑到现在,但是今天,他们的意志就将要遭到最为艰苦的摧残。死亡和投降,选择哪一种解脱的方式,全都有他们决定。

战争开始之后,按照计划,卡诺斯军队凭借的强大的炮火覆盖能力,对城市和前线的各个交战区进行了狂轰滥炸。炮击之密集,是这些斯那人绝没有见过的。如杂草般丛生的废墟经过了炮火无情的洗礼,就好像秋风扫落叶一般,很快,废墟不再,绝对的死寂取而代之。极少数的驻防部队沦为灰烬,永远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爆炸产生的浓烟和火光在诺森的市中心都清晰可见,科威尔躲在自己的指挥部,他知道这是卡诺斯军队的攻击。这种程度的炮击能力或许在西方绝无仅有,但是放在东方,还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也再一次让他感叹,如果东方凑集了哪怕十万的部队,或许都足以击败三国联军,但是现在他手下只有不到50000无精打采的,苦于水土不服的废物。

炮击之后,三国联军分兵两路,形成了钳形开始收缩敌人的阵型,但是在中央的主战场上却没有任何大军的身影。

这一消息传到了科威尔的指挥部,让他感到困惑,没有任何一个理由去解释为什么敌人会放着偌大的空缺,两路的攻势能够轻松的抵御,但是三路绝对是十分棘手。他无法理解,最后只好让自己的精锐部队驻防到中央战场。

“去吧,瓦扎。”莱恩说着,瓦扎和他的刺客军团踏上了战场。

废土之上,浓烟之下,东方人严阵以待,但是敌人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战场上硝烟弥漫,尸体纵横,那些从阴暗角落里出现的幽灵对他们展开了血腥的屠杀。没有枪声,毫无踪影,他们所到之处只留下鲜血和恐惧。

战场上安静的恐怖,这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东方人更是战战兢兢。

这些刺客们跟随瓦扎,借助掩体悄无声息的来到了敌人的背后,不需要任何的言语,他们充满默契,互相信任,分配各自的目标,然后同时出手。

他们脸上的面具具有红外线功能,即使是在暗无天日的丛林深处,地上的一只蚂蚁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差不多可以了,开始驱赶作战。”

通话器之中传来了莱恩的声音,这些演练了许久的刺客们故意放缓自己的脚步,不再压制铁靴子和地板的撞击声,不再“仁慈”的结束敌人的生命。很快,敌人入侵的消息传遍了各个部队,敌人的军队前所未有的来到了核心城区的深处。这些深得精华所在的刺客们在战场散播着恐惧的种子,他们没有肃清所有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的货物,而是故意放走了一些人。那些侥幸存活的人将“战场幽灵”的消息传了出去,犹豫通讯兵的“离奇失踪”,这个消息就像野火一样越烧越旺,越烧越广。但是又有谁知道渗透进城市内部的其实只是一群使用冷兵器的刺客?

这些消息在军队之中疯狂的扩散,一个比一个夸张的谣言撼动了他们的作战意志。这些本来就无心抵抗,只是迫于生计的人们既不敢继续战斗,又不敢投靠敌人,被逼无奈,他们选择了撤退。

“记住,杀掉所有东方人。”来自莱恩的消息是这一支刺客大军再一次疯狂,他们开始四处搜寻那些落网之鱼。

很快,一个脆弱的据点被攻破,大量的军队鱼贯而入,守军四散而逃。

顺着敌人的意思,他们按照三国联军事先的设想撤退到了一个高地。一直以来和前线失去联系的科威尔感到由衷的绝望,指挥部里,军心涣散,这些从东方远道而来的军官们也都开始抱怨,于是科威尔最后接受了这个现实,这些烂泥扶不上墙,他和军官们比原定计划提早了两天,登上了回家的船。

与此同时,“铡刀收紧”,钳形攻势加剧,守军们被狼狈的赶上了同一片高地,而他们的生存空间还是缩小。

“我们这些守军们现在要改名叫抵抗军了。”军队之中的一些人挖苦道。

脱离了上级的指导,这些走投无路的抵抗军做出了他们的选择——投降。

“我们的人民归心似箭!”斯那军队如此欢呼到。

在一片片高潮迭起的胜利欢呼之中,这些投降的抵抗军接受了现实,毫不犹豫的,反正,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抵抗,这场战争还得去问他们的政府。或许东方人的支援也给他们在一开始敲响了警钟——“我们的政府是东方人的傀儡”,这个观点总算是有了证据。

就像一些抵抗军说的:“感觉还不错。”

大量军队归降之后,伊戈尔最后一次发出“邀请”,抵抗政府之中,一些人选择接受,另一些人则收拾行囊,登上了东方人的船。

两者之中,一方灭亡,另一方兴盛,是哪一方灭亡,愤怒的科威尔心里清楚。

近代东方和西方的第一次交手,以西方人在绝对优势下取得胜利而告终。而区区50000人的损失,并不足以引燃大战的导火索,只是点燃了一颗充满怒火,企图复仇的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