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前奏
第十七章 “欢迎盛会”
作者:识歼献  |  字数:6876  |  更新时间:2018-03-25 20:10:56 全文阅读

卡诺斯的七十万军队已经整装待发了,他们并没有配备坦克或者是装甲车这样的机动装备,取而代之,他们装备了平时两倍数量的火炮。

2800门原卡诺斯国制造的“799式榴弹炮”,以及数量空前的300门新制造“绞首车”——“彻瑞安火炮”,这支军队骄傲的称自己为:烈火军团。

这称号丝毫不夸张,一点也不做作,让沃尔说,这就是生动形象:“300门绞首车,1200发烈性炮弹,半径不大于5米的集中攻击,足够在几秒内开凿一整座山了;三千门榴弹炮,上万枚炮弹,能够把薛希军队炸的渣都不剩。”

就是这么恐怖的威力,他们这一次更要谱写属于自己的恐怖,创造一个世界纪录,让一座曾经无比繁华的都市获得“焦土与铁片之城”的称号!

“那么,启程!”

平静的水面上顿时激起千万重波浪,层层叠叠向对岸蔓延过去。

在加拉哈维大陆,分合岛,施威华军队的驻扎地:

施威华再次在行动之前发挥着自己的演讲才能,他站在高台上,他的正对面就是大教堂的废墟,乱石之中竖起了他们的旗帜——海蓝色的底色,图案则是一头张着九张血盆大口的巨型海怪,或者说是九只海龙的合体兽。

那是古代加拉哈人的传说神话,那是他们的海神——名为加纳法。在古代的加拉哈维大陆,各个国家,不管局势有多么的混乱,战事有多么的交迫,每年都得在一个固定时间,停战,并且向加纳法海神供奉牛羊猪。加拉哈人是出名的渔夫,在文明刚刚兴起的时候,他们就作为水手驰骋在广阔无比的海面上。因此,他们尊敬大海,也畏惧大海,他们的祖先们创造这么一头令人恐惧的怪兽,时刻警醒后人,不要妄想去征服大海。

但是,如此之多关于信仰的习俗,却被薛希政府视作尘土,他们一上台就颁布了禁止任何相关习俗的举行。也只有这一点,是所有加拉哈人都无法忍受的。

施威华为了利用这一点,利用民众的愤怒,他的身上就穿着印有加纳法图案的衣服,他能感觉到所有人都紧紧盯着他的衣服看。他的目的达到了,他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这甚至让他们忘记了上一场大战的惨重损失。

人群和施威华都屹立了许久,一直等到几辆被帆布蒙着的卡车开来,施威华才开口说话,他说道:“兄弟们!欢呼吧!因为我们刚刚夺回了本该属于我们的土地!分合岛,时隔300年,经历了卡诺斯和薛希的统治,现在,终于回到了加拉哈子孙的怀抱之中了!”

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万岁!!!”

刹那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举起双手,高声欢呼起来。

施威华无心沐浴这雄壮的欢呼声,他端正了站姿,继续说着:“但是这还不够!”

人群听到这句话立刻就安静下来,现场鸦雀无声。这跟前几次不同,他们不是因为感到吃惊才安静下来,他们是因为尊敬,尊敬他们的领袖。

“今天,”施威华表情严肃无比,两道眉毛就像弯刀一样充满了锐气,他的声音在音箱的渲染下,就好像传说中的海怪一样宏伟激烈,:“今天我们将要继续前进,如果说前几次的战争,让我们站稳了脚跟,爬上了几层台阶,那么这一次的战斗,我们将要击倒我们的敌人,把高高在上的他们摔到地面上!”

“今天,我们直取主岛,攻击大合庄园!”

听到了施威华的言辞,百万大军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丝质疑,没有一丝顾虑,他们举起枪,高声喊着:“为了加拉哈民族!为了胜利!!!!”

这就是施威华苦心几天调教的成果,他成功让加拉哈人团结一致,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奋斗。

施威华借着众人的声势和热情继续说:“今天,我们不是在打仗,今天,我们是在完成一项古老的仪式!......揭开帆布!!!”

神秘帆布之下的真面目暴露无疑,那是33头牛,33只羊,33只猪。

“那是加纳法海神的祭品!!!”台下有人惊呼到。霎那间,除了施威华之外的所有加拉哈人都双膝跪地,虔诚的喊道:“全能的加纳法万岁!万能的加纳法保佑我们!”

时隔30年,加纳法海兽的每个头都能再次饱餐一顿,而这一次,施威华准备给海神加菜——就用敌人的尸体!

卡车缓缓地向海边驶去,卡车停在岸边,把99只牲口全都倒进了水里。这海湾里生活着全加拉哈最凶恶的鱼类,它们有着铜牙铁齿,经常成群出动,哪怕是在百米开外掉进水里的东西都能被它们感应到,从来没有活物能够逃离它们的围攻。

这种可怕的肉食性鱼类大肆咀嚼着牲口,传说之中,它们就是加纳法的使徒。因为海神太过于神圣,绝不能轻易就让凡人见到他们,所以加纳法会在每一次献祭的时候放出自己使徒,让它们代替自己进食。进食期间,绝不能有人看着这一场景。

不久之后,河水里只剩下了碎骨头和小片的碎肉。

“加纳法海神万岁!!!”虔诚的信徒们再次下跪,叩拜他们的神灵。

等到众人再次站起来,施威华才得以继续他的演讲,他指着对岸,说:“我们的对面,就是这次计划的第一站——落日城。我们将在落日城的海港登陆,利用人数优势在城市里打巷战,等到大军登陆完毕之后,我们就击退敌人,在落日城建立临时根据地。希望,今天下午,能和在场的所有人一起观赏全西半球最美丽的落日!在那之后,我们继续向北,攻占大合庄园,把这象征着压迫的大楼,就此摧毁!然后,我们将宣告我们人民的自由和胜利!”

“万岁!!!”听到施威华激动人心的演讲,众人都欢呼雀跃,他们的气势就连在对岸的敌人都能感觉得到。

于是,这支士气正旺的大军就上路了。

跟施威华,乃至所有人都预料的一样,人数占据优势的加拉哈军队成功渡岸,在一场血腥恐怖的巷战之后,施威华的军队占领了落日城,薛希军队也撤退到落日城以北,大合都以南的平原地区。

到了下午,加拉哈军队聚拢在观日山头上,欣赏这美好祥和的一刻。天边橘红的太阳映染了半边天,清爽的空气,舒服的微风,和煦的阳光,描绘出这画一般的风景。在太阳接触水面的一刹那,平静的水面荡漾着暖心的橘红,如此美丽,如此美好,让人忘记了战争的残酷与混乱。

太阳渐渐落下,月亮逐渐升起,幽暗的月光为这动人的一幕添加了些许凄美。繁星若影若现,俯瞰水面,群星仿佛近在眼前,就像一粒粒钻石点缀出真正的华丽。

众人看着这美好的一幕,不禁落下了泪水。他们有自己的目标,有自己的理想,更有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朋友。太阳消失的一瞬间,就好像他们所有美好的幻想一般,成为了泡影。

但是真正永存于他们心中的,就像山头的那面旗帜一样。他们的旗标缓缓升起,意味着他们又一次的胜利;敌人的旗帜直线坠落,代表着他们击溃了敌人。

想要过生更好的生活,他们就必须战斗,就必须胜利,就必须一直向前,不留退路,不回头看。即使前方是陡峭的悬崖,他们也别无选择。如果命运决定他们必须去死,那么他们就毫不顾虑的跳下去。即使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他们会踩在同伴堆成山的尸体上,跨过悬崖,到达对岸,在山顶上扬起那一面胜利的旗帜,让天上的同伴们能够看到,能够知道,他们的死没有白费!

施威华也哭了,但是他没有让任何人看到,他悄悄地抹去泪水,就像所有其他人一样。他故作冷酷无情,转过身来,提醒着军队,这是战争!他们的使命还没有结束!

“继续,我们上路!”

军队乘着夜色继续前进,一路向北,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后方风起云涌。

薛希国的防线一退再退,一松再松,但是他们的奇袭部队此时已经到达了加拉哈军队空虚的后方,时刻准备出击。

施威华没有注意到这个威胁,他只是在思考如何对付薛希军队和前来搅合的卡诺斯军队。

终于,第二天,他们抵达了大合都的郊外。那庞大雄伟的大合庄园仿佛近在眼前,触手可得。

施威华下令,让军队前进。施威华惊奇的发现,一直前进了几十公里,没有遇到任何的阻击,甚至连平民都没见到一个。环顾四周,更是连防御工事的影子都没看到。

很快,他们平安无事的抵达了主城区。大合都城市建设南北长,东西窄,正中央的主城区就像夹心饼干一样,两旁全是茂密的树林。

军队不敢轻举妄动,施威华也不敢继续前进,他们眼前的,就是大合庄园了。

大合庄园比分合岛上的教堂更加大。南北宽度不亚于一个住宅区,东西延展足够让飞机起降。庄园东,中,西,北,各有一栋主楼。位于正中央的主楼最为高大。圆顶带着金冠高达25米,球型大厅直径足有40米,可以容纳上万人。

他们的火炮和坦克已经瞄准了庄园,但是军队和施威华仍然在查看周围的动向。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施威华在静观其变,而大军则听从施威华的指令。

此时施威华就像图谋不轨的歹徒一样,慌张的四处张望,却又不敢让周围的人看出来他在巡视四周,他的眼睛迅速的聚焦,扫描着周围的每一栋居民楼。他的军队在大合都市中心的主街道正中央,周围是一排排的民房,酒店,参观,街道的尽头自然是庄园和规模庞大的公园。100万军队拥挤在宽度不足10米的大街上,坦克稍微挪动一点都可能碾死一个友军,火炮的炮管高高昂起,下方占满了人,有些火炮手更是被人流挤的脱离了作战位置。

施威华仔细的查看着周围,他恍然大悟,他们现在的处境就好像被关在笼子里的苍鹰,就算体格再怎么强壮,也无法展翅。

他当机立断,呼唤手下的指挥官们,让他们指引军队迅速掉头离开这里,但是一切都太晚了......

当时所有人都只听到了一声响亮的不知从何传来的枪声,甚至没有人注意到一个队友已经中枪倒地。大军就好像积聚了庞大动能的一根弹簧,因为这一声枪响,顿时蹦飞起来。霎那间所有人都慌了手脚,推搡着,大喊着。一些人想要躲到屋子里,一些人准备离开街道,还有一些人架好武器准备还击。整支军队都乱了套,根本没有人在听从指挥官或者是施威华的指令。

这仅仅一声一响枪响带来的后果,然后是第二枪,第三枪......

“狙击手!!!”不知道是谁首先大喊道。这三个字带来的后果比任何杀伤武器都要可怕,此时的军队就像失去了蚁后,群龙无首的蚂蚁一样,互相撕咬着,满地乱跑。所有人都拿起枪一阵乱扫,周围的玻璃被打破,墙壁上的石块崩裂,而这只带给他们更多的恐惧和混乱。

“不要慌张!给我排好阵形快点往回撤!!!”就在施威华说完话的一刹那,他才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什么——他把自己的身份暴露给了敌人的狙击手!他突然脊背一凉,感到四周围都传来阵阵杀气,就好像已经有一处红点秒在了他的脑后。他想逃避,但是他也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下一声狙击枪响过后,就可能是他的死期了。

果然,他的身后传来了一声枪响。施威华几乎都能清晰的看见那颗子弹的弹道,以及它将击中自己身上的哪个位置。施威华已经做好了准备,即使现在他腿软的已经站不住脚跟,也不知道在他死前还能呼吸到多少新鲜的空气,听到多少声悦耳的心跳。

但是他听到的只有一声呐喊,在他眼角的余光出,一名不知名的士兵高高跳起,下一刻他的胸膛蹦出血液,他都没有来得及喊一声疼,或者是把自己的遗物托付给别人,就倒在了地上。

鲜血溅到了施威华的背后,他震惊了,他一直都渴望去保护,去守护的人民,现在反过来救了他一命。

不仅仅是“它”,更不仅仅是“他”。更多的子弹,更多的牺牲,更多次死里逃生,更多鲜红的腥血喷到施威华的衣服上。

施威华呆住了,此刻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没意识到他和他的军队陷入了怎样的危险境地。他就这么一愣一愣的站着,就好像高举双手,准备投降一般;就好像双手抱头,等待解脱一般。

有一名士兵扑了过来,施威华被他扑倒在地上,那一枚子弹击中旁边的碎石,破裂的弹片刮擦过施威华的耳朵。他的左耳开了到缝,血液不断的往外流。在这一刻,他首先意识到的不是那微不足道的疼痛,而是自己的使命——他,是一位领导者;他,领导者一帮忠诚的手下;他,必须拯救他们,就像他们拯救他自己一样。

施威华回归了清醒,他站了起来,下达了一连串的指令,街道上的大军终于都躲到建筑物里,或者是离开的主街道,和藏在暗处的狙击手们开始了勾心斗角。

一支支的突击小队在建筑群之间扫荡起来,击毙了不少的敌人,同时也流了不少的血。

情形似乎已经稳定了,但是施威华知道敌人不可能只有这么一点本事。此时他躲在建筑物里,就因为他无心的往旁边的窗外看了一眼,他看到了敌人的真面目——

庄园东部的树林里,一排排火炮伸出炮管,指着他们藏身的建筑物。一门火炮首先开火,其他几门随后都射出炮弹。炮弹划过天际,落在民房上,大块大块的碎石像雨点一般砸在他们身上。

在庄园的西部也是同样的情景,大股的冲锋部队在炮火的掩护下向他们冲来。

然后是在街道尾端的南部,那是薛希国的装甲部队!他们从探寻岛去向黑法岛,千里迢迢来到他们的后方。

施威华和他的军队被包围了!

“反击!不要害怕!建立防线!给我还击!”

这种废话不要你说都知道!抗机枪的给我上屋顶!火炮手架火炮!坦克车给我顶上去!谁把楼上那些该死的狙击手解决咯!!!

不管怎样,军队在极短的时间内组成了防线,抵御着从四面八方冲来的敌人。

一位机枪手端着机枪来到高层,瞄准了敌人的冲锋部队就是一阵扫射,大批大批的敌人向风吹过野草一般倒在地上。突然一发炮弹落在他面前的地面上,四散的铁片击中了他的躯干,内脏和体液从窟窿里不断的往外流。但是这名机枪手强忍疼痛,架起了机枪,又打退了敌人的一波进攻。

然后是敌军火炮的一波连射,他被炸成了肉块,房屋也倒塌在地上,街道边上出现了一块巨大的漏洞。

从废墟底下,一辆坦克冲了出来,撞开巨石来到战场上。全是轻型装备的冲锋部队拿这头野兽没办法,即使枪林弹雨再怎么密集也无法撕开它的装甲。直到他被好几发穿甲弹命中,这头猛兽才肯消停一会。

街道中央,施威华的火炮总算是准备就绪,他们伸出细长的炮管,给予敌人还击。薛希军队本来想打一场令加拉哈军队措手不及的突击战,结果变成了更加惨烈的阵地战。

战争的时间已经持续了十五分钟,施威华认识到全薛希军队都聚集于此,他们敢如此的孤注一掷,只意味着一件事:卡诺斯军队将会给予他们帮助。施威华感到很不妙,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就连被加拉哈人出卖,关进大牢那一次,还是刚才被狙击手瞄准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心理。他很恐惧,他很慌张,他想要告诉手下,他们不可能成功,但是他却于心不忍。

既然这样,就战死沙场吧......

是啊,他们腹背受敌,前方的庄园里也充斥着敌人的机枪堡垒,他们无路可逃了!!!

就在此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那一阵响声。就像天边的滚滚黑云,互相碰撞,激起千万到雷电,发出千万声轰鸣;就像地震的时候,大地在颤抖,房屋在摇晃,世界在怒吼;就像一支千万规模的人群,在石头路面上一起踏步,这冲击力足以击破你的耳膜,顿开地面。

庄园的背面,犹如一个无比巨大的陨石,冒着来自地狱的火焰,向他们袭来。

“他们”,是指薛希军队。

那是数千枚炮弹,以不可思议的集中度,攻入了坚固的庄园墙壁。庄园的后方墙壁被撕开一个大洞,火球得以从窟窿处钻入,在建筑物内部释放自己的能量。高大的庄园因为强大的冲击力摇摇欲坠,却又因为内部强大的力量而被支撑起来。一发火球偏离了目标,击中了圆顶,整栋庄园就像一个积攒了无比强大能量的炸弹一样,在一瞬间爆裂开,延展数公里的墙壁接连倒塌,薛希军队被埋在废墟下面。

虽然施威华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下达命令:“向北方撤退!!!!!”

庄园倒塌之后,街道和巨大灼热的废墟组成了一个“巨型喇叭”,加拉哈军队从喇叭口鱼贯而出,在更加宽广的战场上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实力。

突击战变成了阵地战,现在又变成了反包围战。

虽然如此,但是薛希军队仍然占据优势。他们有更加强大的火力,更加多的装甲部队,以及更加好的作战位置。双方开始了拉锯战。

直到...第三方加入。

施威华清晰的看见,在之前火球飞来的防线,更多的炮弹向东西方向的薛希军队攻去。密集的炮火就像一个钻头一样,深深钻入树林,摧毁了薛希军队的阵地。然后更多的炮弹落在薛希军队的头上。

很快,大概不足10分钟内,薛希军队就彻底的溃败了。南边的装甲部队冲入街道,却遭遇了刚才加拉哈军队所遭遇的一切。他们或战死,或投降,加拉哈军队奇迹一般的获得了胜利。

施威华和他的军队都聚集在庄园废墟边上,等待尘埃落定的时刻。

浓厚的灰尘渐渐退去,在烟尘的后面,他们只看到一根空荡荡的旗杆。然后,一面旗帜从旗杆的底部缓缓升起。

“都别开枪!”施威华命令道,他继续观察着。

“那面旗帜是......”

旗面的底色是深红色,正中央的图案是一个宽大的“十字”,黑边,白底,细致的黄色花纹。

在场的所有人都认出来那一面标志性的旗帜——卡诺斯...帝国???!!!

终于,旗帜升到了顶端,迎着中午的烈日,高高挂起。

从旗杆底下,窜出一个人影。

“别开枪!”施威华大喊道,士兵们都放下武器,施威华则小心谨慎的向前走去。

他爬上废墟,心砰砰跳着,不知道前方会有什么。

他来到了旗杆的边上。一名卡诺斯军官正背对着他,这个人身材高大,体格强壮,背影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势。

“露出你的真面目吧!卡诺斯人!”施威华说道。

这位卡诺斯军官则是不以为然,缓缓地说道:“才多长时间,你就不认识我了么?”

施威华不禁发出疑问,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他并没有认出他,知道他转过身来。

“沃德.莱恩!?”施威华发出感叹:“怎么会是你?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那个人转过身,俨然就是露出神秘微笑的沃德.莱恩。他走上前去,毫无顾忌的给了施威华一个拥抱,施威华也理所当然,接受他的邀请。

见到自己的领袖这么的自在,加拉哈军队也轻松起来,慢慢的向他俩靠近。

施威华沉默了好半天,终于问道:“莱恩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莱恩笑了笑,他回答道:“我来欢迎你。”

“欢迎我?欢迎我什么?”

“欢迎你刚刚成功的建立了属于你自己和加拉哈人的国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