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战争咆哮 > 前奏
第十八章 一锤定音
作者:识歼献  |  字数:6561  |  更新时间:2018-04-28 20:33:03 全文阅读

在波西莉亚大陆,“劣等人叛军”在与“贵族”的战争中获得了极大的优势。黄城之战也一举逆转了叛军武器装备不足的劣势,以及战争中期的被动性,现在,波西共和国最后的余孽残党都聚集在全国最为富有的城市——金都。他们构筑了坚不可摧的三重防线,百万大军,绝对的火力优势,静坐等待叛军主力攻来,然后一举击败他们,重新获得主动权。

中部地区巴斯的叛军主力和南部地区叛军分支在红城以南,黄城以北的绿城汇聚,经过了又一波兵员补充,他们现在足足有200万大军。

虽然这几天以来他们彻底肃清了核心城市群附近的散兵游勇,巩固了政府地区的统治,但是巴斯一直都在为金都的问题而头疼。

他从情报部门那里了解的越多就越感到不安。

金都,在市中心,市郊,以及周围城区共有三重防线。千万堡垒组成的铜墙铁壁,6000门火炮绝对的火力网,4000辆坦克足以踏平整个波西莉亚大陆。而且就在前几天,他们得知北部的叛军盟友遭到了金都军队的猛攻,黑金危在旦夕。如果波西军队彻底控制了北部,他们就能够站稳脚跟,利用中部通往北部的狭长山地和人多势众的叛军展开拉锯战。或许可以等到东方列强“出手相救”,这样的话,巴斯他们所有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绝不能够让东方插手这件事!”巴斯暗想到,如果没有别的国家干涉的话,他们的胜利必将成为事实,一切都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没错,他们必须迅速出击,以最快的速度攻占金都,彻底结束这场战争。

但是他们该怎么做?即使是搜刮了黄城所有剩余的武器装备,聚集两大叛军势力的装备,他们的火炮数量和坦克数量也是不及波西军队的。更何况叛军之中还有不少的没有战斗经验的平民,而敌人都是波西共和国最为精锐的军队,他们曾今面对过加拉哈维血腥的登岛战役,现在他们无所畏惧,而且都有着共同的恢复国家的目标。

巴斯必须做好心理准备,这一战,这最为关键的一战,这一锤定音的一战,可能会成为他的最后一战。

但是他希望这也是敌人的最后一战。

就在巴斯苦心钻研着地图和作战计划的时候,崔特尔走进了他的房间。

“有什么事么?”

崔特尔不急不慢的敬礼,然后回答道:“巴斯先生,您想好怎么进攻金都了么?”

“还没有,你们指挥官都有什么进展么?”

崔特尔摇摇头,巴斯无奈的叹了口气。

“真是......”

崔特尔也低头看着桌上的地图,他细致观察一番,突然眼睛一亮,好像有了什么发现似的。

“巴斯先生!”他指着地图的最左边,兴奋的说:“那是哪里?”

什么东西?巴斯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哦,那是‘茂林’,原卡诺斯国在间洋上最后的岛屿,只不过这张地图太小了,没有印出来。有什么问题......”

巴斯恍然大悟,他也兴奋起来,脸上洋溢着惊喜,眼中充满了希望。

茂林,间洋的第一大海岛,就在金都防线最为薄弱的西部沿海地区!正北是黑金,正东是金都,正南则是在叛军控制范围内的一整条海岸线!如果把茂林作为进攻路线上的跳板,他们的“跳水运动员”就能直击金都的核心,攻入他们的薄弱地带!

虽然这座岛屿是属于卡诺斯的,但是现在新的卡诺斯政府急于复兴国家经济,扩张军队实力,增加工业产值,怎么可能有精力管理这一座无关紧要的海岛呢?

巴斯于是和崔特尔激烈的讨论起来,两人越聊越惊喜,同时也增加了彼此之间的信任程度,两个人志同道合,现在才发现就连想法都是大同小异,他们很快就协商出来一个完美的进攻计划。两人都跃跃欲试,急忙向指挥部走去。

在指挥部里,指挥官们都非常赞同巴斯和崔特尔的计划,同时也感慨为什么他们就没有想到,关于这一点崔特尔只是谦虚地说是“灵感突发”。

说干就干!他们现在必须争分夺秒,刚刚休息了两三天的军队再一次集合起来,士兵里经历了黄城之战,实战经验打仗,士气也正旺,枪口的热度还没消,炮管上的灰尘还没有擦干净,加上又有这么一个完美的计划,叛军无疑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接下来只要付出实际就可以了!

但是事情不是说成就成的,这两百万军队想要在短时间内全部从金都西海岸登陆,需要极大数量的一批船只。巴斯命令军队在占领区域搜刮起来。

大到邮轮,游轮和油轮;小至小渔船,小帆船,皮划艇。凡是印入眼底的船只,他们一概征收,绝不留情。

很快他们便收集到了大大小小共10000艘船只。其中甚至不乏来自死敌“弗吉”的军舰空壳。

第二个挑战就是把这数量规模惊人的船队聚集到海岸线上。路途较短的,体积较小的船只装在拖车上拉个十几公里就到了,但是对于在东部海岸的笨重船只,一想到要不眠不休的行驶一个星期,他们便放弃了。

于是,最终投入使用的仅仅只有7000艘船。

还有第三个麻烦:如果他们的大军全部都从西海岸登陆金都,不留余地的猛攻,最终却被敌人发现了内部空虚,反而被乘虚而入该怎么办?

对于这一点,巴斯考虑了很久,他们必须留下来足够数量的防御部队,部署在狭长走道上,避免敌人突然袭击。那么问题就是应该有谁来负责这个任务?不需要质疑的一点是,这将是整个计划中最不能出错的一个环节,同时也是最困难的。如果把他们的突袭军队比做刺穿海绵的利剑,那么这支驻守军队的任务无疑是“卵被石击”。

经过一番沉痛的斟酌之后,巴斯决定让一直以来跟他出生入死的军队承担这个重任。这不仅仅是忍痛割爱,其实巴斯考虑了更多,考虑的更深,但是他想除了崔特尔以外,其他人是不会明白他的心思的。

“计划准备好了......我们开始着手实施吧。“巴斯说。

这是在午夜时分,黑压压看不到头的大军涌到海岸线,密密麻麻挤在一起,登船准备离港。他们的登船点根本算不上是港口,充其量是隐藏在群山背后的一条一眼望不到边的沙滩。

这种地理也算是波西莉亚大陆的特产,波西莉亚大陆横跨了南北半球,但是重要的贸易通道——西海岸的中部,有一整条蔓延数千公里的山脉,把他们与世隔绝。最南边的蓝港和北部的金都也是因为垄断了间洋的海上贸易才富裕起来的。

但是正是这样奇特的地形,神圣的山脉保护了波西人免遭“愤怒的间洋”和“加纳法海神之怒”的侵扰,每一个波西人都应该心怀感激,这些群山,成为了他们背后坚实的靠山。

黎明即将到来,浩浩荡荡的船队开始前进,黑色的呛鼻浓烟不断从大型船只的烟囱里拍出来。他们不敢鸣汽笛,即使这是在距离目标地点30公里处,他们必须保证这次行动的秘密性。如果让敌人发现了,他们做的所有准备都将要白费,敌人又将重新掌权波西莉亚大陆,他们的族人和亲人又会陷入无止尽的屈辱和折磨。

上午5点,舰队抵达了茂林。正如巴斯所料,这座岛上根本没有卡诺斯的驻军。若大的岛屿,除了原始森林和野生动物以外什么都没有。士兵们把小山坡上的破旧的卡诺斯国旗帜拔下来,升起了他们的三色旗,意味着他们已经代替卡诺斯,成为了这座岛屿的主人。

舰队继续前进,一些速度较慢,在人数量较多的船只被落在了后面,为此他们不得不放慢速度,因为他们接受到的指令是要保证在20分钟内全部登陆金都。现在的船队拍成了一字长龙,中间还有很大的空缺,队伍歪七扭八极度的不完整,不协调。军队一边要维持秩序,一边还要以最快的速度抵达目的地。

船队持续前进了25公里,一路上没有遭到任何的阻拦。事实上军队一点也不担心遭到敌人舰队的拦截,因为波西共和国向来没有舰队!

这个国家拥有间洋地区最长的海岸线,但是却没有军队海港。除了零零散散的几艘小军舰,其他的全部都是做生意用的货轮,而且还是十分落后的货轮,马力远不及加拉哈的船只或者是弗吉的船。前波西共和国在与西方数一数二的海军强国——弗吉的海战之中吃尽了苦头,他们缓慢笨重的铁甲舰根本无法对敌人的船只构成威胁,商业港口连夜赶制出来的驱逐舰居然连弗吉的商船都追不上。但是波西国毕竟是大国,他们成功登陆了弗吉的海外第一大岛——光照岛,自此两国之间的战争也就以弗吉的屈服而结束了。

又过了半小时,船队已经可以看到他们的目标了。那条像被刀削过一样的平直的海岸线就在眼前,沙滩上没有任何防御工事,从沙滩向平原地区在远望10公里也没有任何堡垒,附近没有敌人的踪迹。

这最好不是个陷阱,巴斯和叛军已经孤注一掷了,如果这次失败了,或者说这次没有取得足够的进展,波西军队很可能会就此开始反攻。

又接到来自黑金的消息,波西军队已经突破了他们在“红湖”的第一重防线,现在正在向城市前进,敌人已经兵临城下了!

“加快速度!”接到来自指挥官的命令,船队开始加速前进,十分钟之后第一艘船靠岸,军队在计划时间内全部登陆。他们没有构筑工事或者是组织营地,在整理好装备,编制好队伍之后,军队争分夺秒向主城区行进。

这支军队畏惧前方的战场,却又不敢懈怠,他们心情矛盾,就像站在路中央的蝼蚁一般,不知该去向何方。

那就朝着骄阳前进!他们有自己的任务,有自己的使命,有自己的归宿,如果他们命该如此,那就在这里战死沙场好了!

敌人的堡垒群就在前方,硕大的炮管高昂着指着天边,纵横交错的沟壕,四处蔓延的铁丝网,无处不在的地雷阵,俨然就是一个修罗场。

军队越是向前进,心里就越是没有底。不仅仅是因为令人不寒而栗的防御阵型,更因为他们接受到的命令:

巴斯的命令很清楚,彻底击溃敌人的防线。

没错,他们不能向之前那样,组成核心力量向针头一样深深地扎进鸡蛋。而是要化身为铁锤,彻底粉碎敌人,这一次他们的敌人可不是什么好捏的软柿子。

来到敌人的阵地之前,他们和敌人防线之间的距离已经缩短到令人窒息的5公里。敌人没有开火,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被发现。这200万的大军扬起的尘土就是瞎子也能看到,他们震天撼地的气势就是聋子也能听到。敌人更是什么聋哑人,他们的火炮早就瞄准了目标,只是在等待指挥官的指令。

巴斯的军队也在等待总指挥崔特尔的指令。崔特尔此时心跳加速,他从来没有像这样和强敌硬碰硬,即使这个计划是他提出的,但是真的到了前线,说得再多也容易腿软。

现场的气氛几乎可以用尴尬来形容,守军在等待敌军发动冲锋,攻击方则是在观察敌人的防御火力网。进攻方不由得放缓了脚步,这就是预防打草惊蛇的心理,他们的行进速度就好像在公园里漫步一样。守军更是傻了,见到敌人前进的这么缓慢,有些人都不由的发出质疑:他们是来谈条件的还是来打仗的?

枪杆儿都握热了,如果现在再不冲锋的话,敌人的援军也快要到了,那么这次计划也就毫无意义。没办法了,就由我们来打破僵局吧!

“进攻!!!”崔特尔下达了指令,预热许久的坦克终于开始狂奔起来,后方的火炮早就已经准备就绪了,炮兵们跃跃欲试,瞄准了目标,步兵犹如海潮一般向前涌去,

“开火!!!”波西军队的指挥官这么说道,巨大的要塞炮喷射出炙热的烈火,轰炸着敌军。

先锋部队狼狈的躲藏在重型坦克的后面,以躲避炮弹和机枪的攻击。但是坦克再怎么神通广大也只能抵挡来自前方的火力,对于天空中的恶魔毫无办法。

战争一打响波西军队的飞机就升空了,配备大口径机枪的战斗机可以轻松地在一个人的胸口撕开一个大窟窿,成群结队的轰炸机也毫不留情的对地面上的蝼蚁发动了地毯式轰炸。

从战争的第一秒开始,叛军就伤亡惨重,丝毫不占优势。这已经是他们能够找到的敌人防御最为薄弱的环节了,但是敌人的火力网依然可谓是找不出破绽。

经过了半个小时的血腥突刺之后,叛军终于抵达了敌人的阵地之下,现在在最前面的部队可以暂时免遭巨型要塞的袭击,但是取而代之的,是恐怖的沟壕战。从第一名士兵跳进敌人的阵地开始,纵横交错的沟壕俨然成为了由鲜血注满的河道,尸体是河床底部的沙土,零散的弹药和武器则是河流中的石块。所有人都装上刺刀,追逐着他们看到的每一个敌人。在刺杀了眼前的敌人之后他们又迅速寻找着下一个目标,然后继续高速移动起来,以免被背后的芒刺所杀。

少数幸免于难的坦克在敌人的阵地里大放光彩,坦克上的重机枪是先头部队唯一的重火力,士兵躲在坦克后面,从一条沟壕转移到另一条,从一处战场杀戮到另一处。

又是半个小时,敌人第一重防线的火力库已经全部倾泄殆尽,天空中的战斗机或者被击落,或者燃油耗尽,绝大多数的坦克也因为履带被毁而失去了战斗力。叛军的大举进攻终于开始奏效,“鸡蛋壳的前端”开始剥落,最前方的敌人开始向第二重防线撤退。

但是这种成果是远远不够的,巴斯给他们下达的命令是粉碎敌人的防线。什么叫做“粉碎”?如果用铁锤一遍又一遍的杂碎玻璃才叫做粉碎的话,他们现在的进展就好像在挤压一个皮球,而且他们永远不可能压破这个大皮球,可能还会被反弹受伤。

但是在这种战局下,向来擅长突刺的叛军旧病复发,他们的军队在不知不觉之中汇聚成一团,犹如一枚冰锥,开始向坚硬的冰面发动进攻。

这种进攻方式无疑是奏效的,与他们接触的守军顿时也被打傻了,“冰锥尖端”在十五分钟内就取得他们之前一个小时都能取得的成果。

正因为这样,前线的指挥官们错误的以为他们可以就此直捣黄龙,一举击败敌人,于是他们又开始贯彻一如既往的“突出部作战”,军队开始向敌人的防线深处纵深。

如果光是看小范围的战争,这些指挥官们无疑都是经验丰富的军事家。但是只要从稍微宏观一点的局面去看,你才能意识到他们是有多么的愚蠢。

不需要别人去提醒他们,毕竟他们很快就会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错误的一个选择。

20分钟后,突出部第一次到达敌人的第二重防线,并且开始对敌人发起猛攻。第二重防线更加的击中,火力也更加的强大,加上第一重防线的军队转移于此,突击军队再次收到的阻击。但是经过了第一重战线的洗礼,他们现在已经适应了敌人的作战方式,在经验丰富,老谋深算的指挥官的调度之下,他们很快就予以敌人重创。

30分钟后,在火炮和小股后续部队抵达之后,突出部又突破了敌人的第二重防线,军队迅速纵深,很快就抵达了敌人的第三重防线之下。第三重防线大部分建立在城市中,机枪和大炮被大规模的部署在楼房上,指挥官还要躲避无处不在的狙击手,敌人的火力网就此变成了“火力场”,从二维变成了三维。坦克无法在狭窄的街道上行动自如,火炮必须一层层的剥离敌人的防线才能攻击到深处。突出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碍。

最恐怖的是,冰锥被拦腰截断了!南北部的守军在得知了叛军的进攻路线之后迅速向西部集合,后续的援军填补上了第二重防线的漏洞,现在正在向逐渐土崩瓦解的第一重防线进军。叛军的后续增援部队无法跟上冰锥尖头的速度,现在正在和波西军队进行拉锯战。

现在的突击军队被夹在坚固的第三重防线,和后来填补上的第二重防线之间,受到了来自前后两方位的火力攻击。军队不能长时间的暴露在空旷地区,却又无能为力进入城市,看来,这次战争,将会以叛军的惨败而告终,而巴斯和崔特尔所做的一切,也都将化为泡影。

在波西军队的指挥部里,一个身穿波西军队制服的通讯兵冒然离开了自己的岗位,向指挥处走去。作为波西军队中的一员,他的身材十分矮小,反而脸型十分的细长,还有玉白色的皮肤。他的眼神十分的坚毅,好像正要去完成什么十分重要的任务。他的左手藏在袖子里,戴着帽子低下头遮挡脸部,脚步也十分的急促。到了指挥室门口,两名卫兵把这个通讯兵给拦住了。

“你要做什么!回到你的岗位上去,通讯员!”

他什么也没有说,左手一抖,卷起了袖管,露出了他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干净利落的切开了卫兵的喉咙。两个卫兵痛苦的捂住伤口,但是他们的气管已经被切成两半,在火炮的隆隆声的掩护之下,两人沉重的倒在地上。这个男子踹门而入,里头的指挥官见到手持匕首,凶神恶煞的传讯兵,以及倒在他身后的两个尸体,顿时吓破了胆。这男子却毫不慌张的踱步走到他们的身边,熟练的割开他们的气管,送他们上路了。然后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通了前方战线的总指挥所,下达了这样的一条命令:

“停止攻击,所有人放下武器,停止攻击。这场战争结束了,放他们进城,全部停止攻击。”

然后他猛的挂断电话,舒活了一下筋骨,走出了指挥室。走廊的左右两边,数十名卫兵看到了指挥室门口的此情此景,全都对他发动了攻击。

但是这个矮小灵活的男子将手中的匕首舞动的,精准的切开了他们的喉咙,在狭长的走廊上杀出了一条血路。然后他回到通讯室,又去向食堂,血洗了指挥部的每一个角落,只留下了一两个“代表”。

在前线,叛军惊讶于敌人的举动,之前还气势汹汹的守军现在全部都丢盔弃甲举白旗,要塞炮垂头丧气,坦克也不再活跃,战斗机全部降落,他们就这么安全的进入了城市。这座繁华的城市被幸运的保留了下来。

在叛军的后方,巴斯得知了前线的消息,这与他之前的猜测都截然不同,他和所有的军官迅速前往金都,去接受投降,并且和北部的叛军汇合。

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处于原因,因为什么人,才能让他们如此轻松的占领了一度被认为“固若金汤”的金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