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气御神魔 > 作品相关
最后火种
作者:天魁  |  字数:2459  |  更新时间:2017-05-24 15:37:54 全文阅读

东方区域。夜。

平静的枢星突然震荡不安,不一会儿,乌云密布漫天的惊雷响彻了东方大地的天空,暴雨肆虐着大地。大雨中,一个青年扶着一位年轻的孕妇在雨中艰难的行进,他的身材修长,鼻子平直,上唇的弧形曲线和微作上翘的下唇,拱托出某种难以言喻的坚韧,坚毅的脸上迸发出超乎世俗的湛然神光。

一道惊雷划过长空,凄厉沉闷的声音刺穿了暴雨的坚壁,狠狠地轰击这位孕妇身上,她打了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伴随着第一声惊雷,一道道玄色的闪电不断汇集,凶猛地撞击在大地上,发出了天崩地裂的轰鸣,附近的一座高山轰然倒塌。发出不甘的叹息。

“宝儿!”

大雨中青年手舞战斧,拼命地抗击滚滚而下的雷霆。一道惊雷掠下,轰击在青年身上,青年闷吼一声喷出一股鲜血,鲜血染红了战甲,即便是如此,他也没有后退半步,他舞动着战斧劈砍着一颗颗滚滚而下的雷团,没有半步退缩的意思。

“云郎!不要管我了,你赶快闪开!”那个叫做宝儿的美妇高声向雷霆酣斗的青年叫道,玄雷的目标是她,并不是这个叫云的青年。

“无论生死,我们都不分开!”青年两眼充血,头发散乱无章,双手舞动着战斧,怒视着头顶滚滚的雷霆。

黑云中突然出现了一只巨眼,冷漠的看了一眼舞动着战斧的凌云,眼睛一眨一颗巨大的玄雷飞奔而下。

凌云一声怒吼,一口鲜血喷在战斧上,同时宝儿的隆起的腹部,突然射出一丝微弱的毫光,融入到凌云喷在战斧上的血液中,战斧发出了五彩的光芒,一声清响,凌云手中战斧化作一条巨龙,直奔长空,乌云中发出一声哀鸣,渐渐消散。

随着雷霆逐渐消散,一个婴儿的啼哭声响彻天宇,一个文弱的孩子出生了,他就是苍剑离。

苍剑离生来聪明伶俐,诙谐中带有刚毅,在苍熊部非常讨人喜欢,就连一向严谨不苟言笑的族长鸿益,见了苍剑松都眉开眼笑,用宽厚的手掌抚摸着苍剑松的小脑袋,断言道:“此子将来必能光大苍熊部!”

族长的话永远是对的,部落的人们深信不疑,族长从来没有错过,苍剑离就是苍熊部的希望,这毋庸质疑。

朝日峰,一轮火红的太阳,在紫褐色的雾霭中缓缓升起,红色的光芒照射苍剑松的身上,他仿佛置身于无边的的火焰之中。

这年苍剑离四岁,他正在运转功法聚气,磅礴的气流被他源源不断的导入气海。苍熊部的孩子四岁开始练气,一直都是如此,无论是族长、父亲还是那些叔叔阿姨,以及和他一起长大的玩伴,无一例外。苍剑离当然不能例外。

就在昨天,苍剑离听了传法长老给他讲的第一课,天不亮他就爬上部落附近的一座高山——朝日峰,刚升起的太阳散发纯阳真气,是练气的最佳时期,传法长老如是说道。千百年来,苍熊部的历届传法长老都是这样宣讲,天地交汇的时候,是练气的最佳时期。

苍剑离静下心来,开始感应天地之气,不一会儿,巨大的炙热气流如潮水一样涌入苍剑离的气海,他心中小小激动了一会儿。

传法长老说,部落里的天才,能感应出真气归海的,最快的是他的父亲凌云。凌云三天就能将纯阳之气纳入气海,被称为奇才。一般人修习聚气法门,一个月才能触动纯阳之气。而苍剑离第一天,第一次修炼就能聚气了,传法长老如果知道,不知道脸色会多么精彩。

按照传法长老的说法,聚气先是感应天地之气,七日之后就会感应到纯阳真气的存在,一个月以后,才能将真气导入气海,开始犹如抽丝,如春雨浸润、冰雪融化,最后化作一脉清泉,慢慢流入气海。体内的气海,这个过程需要百天才能完成。到气海充盈,聚气才算完成这个过程因人而异,最少需要三年。

苍剑离聚气的时候,气流犹如大海波涛,滚滚而进,苍剑离心喜样推算,自己恐怕七天之内,聚气就能完成。就在苍剑离心喜的时候,一道闪电毫无征兆的轰击在苍剑离的身上,将整个山岭轰成了平地。

“你来做什么?”

“你能来我自然能来,怎么?你家呀。”

“别废话了,赶快快拦住这道闪电!”

“唉!”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这孩子经脉全毁了,还是护住心脉吧。”

一黑一白两个雾团包裹住苍剑离,一闪,将苍剑离带离了闪电轰击的范围。

“你两个竟敢阻止本尊!”电光中一个虚幻的人影若隐若现,人影泛着淡淡的金光,愤怒的咆哮着。

“在那个地方你可以胡来,这里我还不惧你,这孩子经脉全毁,你还想怎样。”白色气团中出现一个虚幻透明的人影。

“千灵,不用和他废话,宰了他,老子受够了!”一个黑色的虚影腾空而起。

白色的虚影轻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摇头,有这个黑潇在身边,打架那是家常便饭避免不了的,千灵紧随着黑潇也腾空而起,霎时间电闪雷鸣战云密布,轰地一声巨响,天空中犹如一个巨大的烟花爆炸开来。

黑光、白光以及长空中的金光都渐渐消散,雨把天地混沌起来,晦色冥冥、烟雨如雾,模糊了人们的眼睛,空气中透着无尽的寂寥,让人从心里发出一阵阵的战栗。

苍剑离醒来的时候,苍熊部已经在逃亡的路上,东方区域的部落轮番袭击着苍熊部,苍剑离看着眼前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倒在血泊中,他沉默了。

“族长,他们都说我是带来了灾难,把我交给他们祭天吧。” 苍剑离茫然地说道。

“离儿,我苍熊部只有战死的男儿,没有屈膝求全的废物!”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怒声喝道。

苍剑离修炼时引动的金雷,震动了整个东方区域,东域的各部落认为苍剑离就是一个灾星,会给东域带来了毁灭的灾难,要用他祭祀神灵,苍熊部当然不乐意。

天现异象必有不世之材出世,这些人只不过是怕苍熊部做大,威胁到他们而已,其余都是借口,无论苍熊部交不交出苍剑离,都难逃灭族的命运,作为族长的鸿益比谁都明白,只有拼命一搏才有希望。

“凌云,你以后就是部落的族长了,将这些妇女孩子和年轻的后生带走,他们是我们苍熊部的未来。好好栽培离儿,我族的希望全在这个孩子身上了。”

“族长,我来吧,你带他们离开。”凌云双手握着战斧,战斧已经被鲜血染红,那是敌人的鲜血。

老者抬头仔细打量一下凌云,他那白发银亮发光,白袍上血迹斑斑,他没有说话,扭头迈步走向战场,高喝道:“所有长老结阵!”

悲壮苍凉的吼声响彻云天,为了生存为了子孙后代,他们舍弃了一切,心中只有一个字“战!”,滔天的战意弥漫在苍熊部每一个战士的心中,他们义无反顾的冲向了紧随而来的东域各部的阵营当中。

“鸿爷爷!”苍剑离凄厉叫声直穿云霄。

凌云叹了一口气说道:“走吧,族长和众长老的血不会白流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