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气御神魔 > 第一卷 虚无台 五龙塔
第一章 苍熊一哥
作者:天魁  |  字数:4984  |  更新时间:2017-05-24 15:38:59 全文阅读

西荒是荒域的尽头,再向西是巍峨的大山,大山里是茫茫的丛林,大山有多高,没有人知道,丛林有多远,没有人知道。

一条清澈的河流从深山里流出,滋润着茫茫的的大地,无尽的草原。

苍剑离犹如石像一般坐在山巅,这一坐就是三天,阴阳灵气围绕着苍剑离旋转着,缓缓地注入气海,他能切身感到汹涌的气流在自己周身流动,然后运用聚气诀开始聚气。

气流源源不断地汇入气海,可是奇怪的是,一进入气海,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感应不出来了,气海中没有一丝灵气,也没有外泄。

叹了一口气,苍剑离收了功法,懒洋洋的斜躺在山巅的草坪上,掐了一个草根,放到嘴里咀嚼,青气中带着一点点苦涩,他喜欢这种味道。将双手交叉放到脑后,看着天上缥缈的白云发愣。

断竹,续竹,飞土,逐肉!

嘹亮地歌声响彻苍熊部的营地,部落里的人们打猎归来了,两年前凌云率领苍熊部二百精英,摆脱了东域各部的追击,辗转来到西荒,在这里扎下了根,依靠实力,在西荒打下了一片天地。

“离哥,离哥……”一个甜甜怯怯地声音,在苍剑离修建的茅草屋边轻轻地叫着。

是剑玉的声音,苍剑离站起身来,吐出嘴里的草根,慢慢走下山来。他修炼的时候严禁别人打扰,剑龙和剑先挨了几次揍之后,规矩了很多。唯独随时可以过来的就是苍剑玉。

“玉儿,谁欺负你了?”看见剑玉眼上带着泪花,怯怯地站在那里,苍剑离镇定不起来了,剑玉是老族长鸿益的孙女,乖巧懂事,深得族人的喜爱。

“没有,是剑龙哥哥被人打了,你快去看看吧。”

“在哪儿?”

“后山围子河边。”

苍剑离二话不说,大步前去,剑龙是巫师凌芮的儿子,天资聪慧,勇力过人,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剑玉过来找他,那肯定遇到了硬手,而且不是本部的人,本部的少年没人是剑龙的对手。

不会是其他部落的大人,只能是和自己相仿少年,孩子之间的打闹无所谓,如果大人参与,性质就变了,很可能导致两个部落开战,在这片区域,自从凌云一斧劈死一个来挑衅的高级练气士以后,再没有人敢正面挑衅苍熊部。

到了河边,苍剑离乐了,原来是昆吾部的元武,昆吾部是西荒的老牌部落了,部落首领青泽眼光独特,苍熊部一到西荒,他就知道惹不起这个好战的部族,就极力搞好关系,这正合凌云的意思,多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两个部落的少年经常打架,大人们都是哈哈一笑,没有人当一回事。

这次和剑龙对打的有六个人,都是聚气圆满状态,元武背着手气定神闲地看着这些人围攻剑龙,元武到了行气中期,如果元武上手,剑龙再厉害也不是对手。

“元武,长出息是不是。” 苍剑离漫步都了过来,摆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气定神闲的模样,脸上流露出灿烂的微笑。

元武听见有人叫他,扭头一看是苍剑离,身子哆嗦了了一下,腿肚子差点儿转筋,别看他修为比苍剑离高很多,苍剑离总有办法胜了他,已经把他揍怕了。和剑龙对打的几个人也住了手,向苍剑离看来。

“武哥,不用怕他,今天咱们人多。”一个十四五岁的大个孩子说道。

“对,苍剑离,今天我们人多,不怕你。”

苍剑离没有理会元武他们,将剑龙拉起来,剑龙鼻青脸肿,凶狠的盯着元武。

“剑龙,我多次提醒你,你这火爆的脾气得改改,能么还是改不了。” 苍剑离拍了拍苍剑龙身上的尘土,漫不经心地说道:“咱们惹不起,还躲不起,走别招惹他们。”

“少族长,他们敢说你是废物,不能就这么算了。”

“走!”苍剑离背对着元武,嘴角抽搐了一下,眼底却是有冷光一闪忽又消失,剑龙哆嗦了一下,随即心里兴奋起来,这个元武要倒霉了。到了西荒这两年,苍剑离一直刻苦修炼,就是不能聚气,修玄分三个大阶段,分别是筑基——练气士——御气士。

筑基分两个阶段感应、聚气和行气,首先是感应天地间阴阳真气,然后利用聚气诀将感应的阴阳真气倒入气海,到气海充盈的时候,就是聚气圆满。随后利用行气决引导阴阳气在气脉行走,到达行气阶段。

现在苍剑离已经十岁,气海一点儿阴阳气都没有,与常人无异,虽然父亲凌云和大巫师凌芮想尽各种办法,一直没有效用。

“苍剑离,你以为想走就能走,你们两个把这河里脏水给我喝了,爷我心情好了,就放你们离开。”

“元武,咱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样不好吧,得,我承认我是废物,这总可以了吧。” 苍剑离笑嘻嘻地靠近元武,一副和元武商量的样子,看得元武心里直发毛。

一想到自己这边人多,他的腰杆儿又挺了起来:“别废话!老子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你皮痒痒了不是?”

元武话音刚落,苍剑离如豹子一样飞身扑过去,一拳打在元武的小肚子上。元武吃痛,双手捂着肚子弯下腰,苍剑离抬腿就是一脚,嘡的一声一脚踢在元武的头上,元武惨呼一声滚到了河里。

“动手!”就在昆吾部其他人发蒙的时候,苍剑离一挥手,隐藏在四周苍熊部的少年一哄而上,将元武带来的人全部打倒,扔到了河里。

这个时节已经是深秋,河水刺骨的冰凉,元武在河里打了一个冷战,刚要开口叫骂,苍剑离纵身跳到河里,一把抓住元武的头发,按到了水下。

苍剑离精通水性,到了水里就和游鱼一样。昆吾部属于游猎部族,到了深秋才在水边休养,一直到春天才离开,在水里元武就是一个旱鸭子,饶是元武行气中期,照样不是苍剑离的对手。

时间不长,苍剑离就把元武按到水里灌了一个水饱,这才摆手。

元武等人从水里爬出来的时候,苍剑离已经领着自己的一帮小兄弟离开了。“苍剑离!你等着,我和你没完!”元武大声的叫道。

苍熊部经过那次大难以后,还有二百来人,算是小部落,与苍剑离发生冲突的昆吾部是一个比较大的部落,有两千来人,在荒域算是个中型偏小的部落,元武是昆吾部首领青泽的小儿子。从小娇生惯养,飞扬跋扈惯了。

“这次咱们打的元武太惨了,他哥哥不会找咱们的麻烦吧?”剑蒙一边走,一边担心地说道。

“肯定会,以前咱们打元武就是踹几脚了事,这次差点儿没把他淹死。剑蒙,你这么胆小,以后别跟着我们打架了。”苍剑龙一脸不屑的说道。

“不会。”苍剑离说道:“元武都聚气中期了,咱们这里,剑龙的境界最高,也不过刚刚到行气初期,我聚气都没有完成,他要说出去还不嫌丢人,所以要是找麻烦也是元武。”

元武的天赋并不太高,能达到行气中期,都是他老子用药物堆积的结果,对于老牌的西荒部落,做到这一点儿并不是太难。这导致元武气息虚浮,不如一步步凝练出来的扎实,这也是苍剑龙逮住机会就能揍元武的原因。

“元奎!”没走多远,在通往苍熊部的道路上,一个身穿玄青色战袍的少年阻住了苍剑离他们的去路。

苍剑龙瞳孔开始收缩,从元奎的身上,他发现了危险的气息。这是他的本能,从四岁开始随着部落逃亡,五岁的时候,已经能够熟练的设置机关,捕杀了一头大熊;六岁的时候就用箭射死了一个东域追杀而来的高级练气士,他看着那个练气士茫然的盯着他,浑身的血汩汩的往外流,毫不犹豫的一刀砍下了他的头颅。

四年的逃亡生涯,处处惊险,步步危机,当面对时时威胁到自己生命的敌人时,这种本领是在危机中生存下来的根本。

望着元奎,苍剑龙眉头直皱,不知如何是好。如果杀死他,不是特别困难,但是两部落上层面关系不错,年轻人切磋,将对方狠揍一顿倒是可以,如果出了人命,就麻烦了,尤其自己还是少族长,对方也是少族长。

元奎今年有十三四岁,修炼非常刻苦,他可是实打实的行气阶段圆满,要不了多久,就会筑基完成,成为初级练气士。一到初级练气士就等于不如了修玄阶段,正式踏入修士的行列。

“剑龙,你带他们几个先逃,我设法拖住他们。”既然不能使用搏杀的技能,硬拼修为又不是对手,那只能逃跑,个人英雄主义,是苍剑离最不屑。

“离哥,还是我来吧,我皮糙肉厚,不怕挨揍,再说你是少族长,挨揍了脸面不好看。”剑龙也知道这次恐怕免不了挨揍了。

“他的目标是我。再说了,只要我不想挨揍,还没有人能揍我。”

剑龙点点头,苍剑离虽然练气一直没有长进,但是才智过人,任何棘手的事情到他手里,都能迎刃而解。“好,我先把他们带离,一会儿过来帮你。”

两人从小长大,配合非常默契,就像没事似的向元奎走去。

元奎望着苍剑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儿发憷。就在苍剑离一行人快到他跟前的时候,突然之间,剑龙带领着其他人向东跑去,苍剑离折而向西,一闪就转入丛林,不见了影子。

“哥哥,是剑离打的我。”元武浑身淤青,头发散乱,身上的衣服还滴着水,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见苍剑离一跑,才高声对元奎说。

“没出息,连个没有聚气的都打不过。”元奎非常恼火,尤其是自己看见苍剑离冷漠的眼神的时候,自己脊梁都有些发寒,感觉颜面尽失,长出了一口气,随后向苍剑离逃去的方向追去。

看见元奎、元武带领着众人向自己追来,虽然符合自己的预计,但是心里还是着慌:“我的乖乖,这次要交代到这儿了。”一想到抓住被虐的情形,只有玩儿命的狂奔。

苍剑离的爆发力很强,一开始把追兵甩的老远,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修为不足就显现出来了,感觉后力不继,远远地看见元奎追了上来。

元奎是实打实的行气圆满,他还不入流,硬拼肯定打不过,跑又跑不了。如果是生死搏杀还好说,苍剑离有一万种方法轻易杀死元奎,但是这些不能用,只能拼命往前跑。

跑着跑着,前面出现一片竹林。“天无绝人之路!”苍剑离心中一阵狂喜,毫不犹豫飞身扑入到竹林中。

进入竹林的一刹那,双手齐动,就设置了一个简单的机关暂时挡住元奎,接着布置一层一层的陷阱。

一刻钟之内,苍剑离布置了十道障碍,这个时候元奎已经赶到了竹林的边缘。远远地看见苍剑离跑进竹林,元奎没有任何犹豫,也冲进了竹林,口中大喊着:“苍剑离!今天我非废了你不可!”

“啪!” “啊!”

一个被压弯的竹子突然弹起,狠狠地抽在元奎的脸上,一道血痕从元奎的眉间一直到了胸口,霎时红色的伤痕就变成了紫色,疼的元奎哇哇大叫起来,刚一转身一个竹子又狠狠抽在元奎的背上,啪的一声,将元奎打的爬到了地上。

“元奎,小爷的竹鞭打狗设置的还可以吧。” 苍剑离在竹林里哈哈大笑,一边嘲笑元奎,手下不停地继续布置陷阱。

“无耻的小人,有本事你出来咱们光明正大的交战。”元奎吃了一击,也不敢托大,趴在地上向后慢慢退出来,站在竹林外边叫道。

“你以为别人和你一样,都那么蠢,你行气都圆满了,只差一步就能到初级练气士,小爷我聚气来没有完成,告诉你,小爷有的是智慧,野兽厉害不厉害,你比不过吧,但是小爷杀野兽就如屠狗,所以野兽再厉害他也是畜生,就和你一样,没有脑子。”

苍剑离这些设置的技巧,都是跟着部落里狩猎的首领凌飞学习的,都是高超的狩猎设置。在逃难途中,苍剑离就用这些机关,杀死了一个东域追杀来的高级练气士,对付元奎这样的,简直是小菜儿。

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后,苍剑离对竹林外边的元奎百般羞辱,元奎气得暴跳如雷,连续冲进了几次,被竹子抽打的遍体鳞伤。

“小爷了累了,先睡会儿,一会儿再跟你玩儿。”说完哼着小曲儿声音越来小。似乎是睡着了。

昆吾部本身就是游猎的部族,对陷阱布置也很精通。没有了苍剑离的刺激以后,元奎迅速调整气息,不久静下心来,开始一步步拆解苍剑离布置的机关陷阱。

都是少族长,而且昆吾部要比苍熊部大的多,他也有自己的骄傲,如果用刀开路,破解会方便的多,但那就不是解开了,他也有自己的骄傲,他就是比苍剑离强,无论是练气还是智慧。

苍剑离机关设置的很是精巧,元奎一边拆解一边暗暗赞叹,弟弟栽在他手里不亏。就苍剑离设置机关这一手,就能看出他思维缜密,怒气也渐渐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好胜心,元奎摒神静气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步的拆解。

苍剑离真的睡了吗?当然没有,当他在暗处看见元奎摸索进来以后,就悄悄地离开竹林,又在竹林的外围布置了一些更加复杂的机关陷阱,将元奎困在竹林里面。

“元奎,你这个蠢蛋,在里面好好待着吧,小爷走了。”元奎在里面也不搭腔,苍剑离自觉没趣,迅速离开了。

元奎在里面上大火了,但是没有办法,自己技不如人,打又不着,论嘴皮子,自己不是苍剑离的对手,只能闷声不响慢慢拆解苍剑离布置的陷阱。

苍剑离设置的陷阱都是活扣,没有安装致命的机关,即便如此,元奎在拆解过程中,连环扣拆解错一步,就有一颗竹子抽在元奎身上,只拆解了一小半,身上已经被竹条抽的道道屡屡。元奎暗暗发誓,出去以后一定抓住苍剑离,自己也设置机关,将苍剑离放到里面,想到这里,元奎突然开心起来,拆解陷阱越来越快。

这些苍剑离当然不知道,他正走在返回苍熊部的路上,“妈的,没想到元武不但是个草包,还是一个孬种,竟然不顾耻辱,真的把他哥哥叫来了。” 苍剑离越想越生气,害得自己狼狈逃跑,差点没让元奎逮住。要是让元奎逮住,非扒一层皮不可。

苍剑离越想越上火,真要挨了揍,大大有损于他少族长的脸面。

“揍他丫的。” 苍剑离扭头向昆吾部方相走去,打算找元武好好教训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