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受伤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148  |  更新时间:2015-10-05 21:05:15 全文阅读

外头又传来厮杀殴斗声响,张瀚心里并不紧张,蒋家兄弟等几个护卫的身手十倍于他之上,加上人比贼人多,拾缀下那两个家伙是很轻松的事,他松开手,将佩刀重新插入刀鞘之中,这时他发觉脚下全是自己滴落下来的汗水,短短时间滴成了一片水渍,额头的汗珠还在不停的溜下来,从脸上滴落到地上,这可是中秋前夜,月凉如水,天气很是清爽凉快的时候,可想而知,刚刚他有多么紧张。

常宁一直盯着张瀚看,刚刚的险境和外头的厮杀都没有叫她分神。

眼前的这个青年男子是她的表兄,说是亲戚,其实到目前为止,常宁都没有仔细看过张瀚,在幼年间时,她和张瀚见过一面,常宁已经记不清所有的细节,只知道当时的张瀚完全没有引起自己的注意。

现在的张瀚叫她感觉心中十分舒服,她越看越是欢喜。

张瀚的眉很粗,现在拧着,但并不难看,只透着紧张和一缕坚决的感觉,眼很大,死死盯着外头,眼神里的杀意和怒意十分明显,张瀚的鼻子并不大,但算挺拔,脸也不是很白,但也并不黑,整个人并不很英俊,属于比常人稍好看一点的脸庞,可常宁越看越是欣赏,她知道这是因为张瀚整个人散发着与常人不同的气息,那种纯粹的男子汉和上位者混杂的感觉,还有刚刚护卫自己时的坚决与紧张,这些都已经深深烙在了她的心里。

她的鼻间一直有强烈的男子气息,但她没有反感,相反,她觉得很好闻。

张瀚穿着普通的松江布的外袍,衣服并没有熨的很平,有不少皱褶,但穿在张瀚身上感觉很贴合,自有一种风度,并不叫人觉得寒酸,可能是张瀚的身材很好,衣服又做的贴身的原故,不象当时的人,要么是穿短打的褂子,那是最底层的人们,要么是宽袍大袖,故意把衣服做的过于肥大,鄣显自己的身份,常宁对这些都不喜欢,张瀚的袍子裁剪的正好,把男子健壮匀称的身体衬托的很好,在衣领里头是雪白的立领中单,给人很干净的感觉,常宁看的很欢喜,她喜欢男子穿的干净一些,不要邋里邋遢的。

张瀚这时松开手,往外走了几步,常宁这才从张瀚身侧脱开身来,脸颊上还是有叫人惊心动魄的绯红,身上的亵衣并不能完全遮挡住曼妙的身姿,张瀚只是一看,脸上又有些呆征。

“常宁多谢大哥救护之恩……”

看着张瀚呆状,常宁嫣然一笑,眼中的笑意更加明显。

张瀚挠了挠头,说道:“贼人是冲我来的,大妹妹你是受了无妄之灾,我怎么能不进来救你……”

常宁眼珠一转,说道:“若是换了别人在这屋里,你会这么拼命,拿身子挡刀吗?”

张瀚的伤处已经凝固,是擦伤,没甚大碍,外间的声响也停了,不过他没想到,常宁这么聪慧的女孩子,居然会在这种时候说这种好生无厘头的话出来……

“……”

张瀚无语以对,半响过后才道:“救是肯定都会救,会不会挡刀我也不知道……”

“东主,贼人都拿下了。”

这时蒋奎在外说话,张瀚答应着道:“好,我就出去。”

屋子里灯还是没点,张瀚也不打算点,这一点他和常宁两人在屋里的情况就算全暴光了,现在外间站着的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人,传扬开来不好,他向常宁看看,月色之下,女孩子的脸散发着玉一般的光泽,常宁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似乎对张瀚刚刚的回答也没有什么不满,张瀚感觉心中一阵奇怪,也有一点莫名的甜密,前世他经历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但又有几个能给他眼前这种微妙的感觉。

他想了想,沉着声道:“大妹妹一会早点休息,若是怕,我差两个婆子坐你门外守着……”

常宁不语,只是笑着点头,待张瀚快出门时,她才轻声道:“我爹在这呆着已经有些无聊,你找些重要的耽搁时间的活计叫他做……”

“嗯……”张瀚回转身,常宁已经羞的低了头,他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情愫,感觉身子走路也有一些发飘。

经过这件事后,他心里多了常宁这么一个人,而且占据了很明显的位子。

但他又想到了孙玉娘,脚步也是突然一凝。

一个是自己救了的女孩,另一个女孩容光艳色不在常宁之下,而且是救了自己,也是明显的互相有着好感,这件事,该怎么办……

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张瀚把复杂的情绪按了下来,按着刀走出房门。

院里已经掌了四五十盏灯笼,站了近百号人,不仅是蒋奎等护卫在院里,府里的几个护院,张春和管家婆子等人也都站在院里,附近的暗桩和驻扎的一个镖师小队也赶了来,还有闻讯赶来的铺兵火夫,也有一些混进来看热闹的左邻右舍等人。

张瀚看的眉头一皱,看了张春一眼。

张春会意,扬声道:“各位请出,乱糟糟的防着一会清军厅的人过来验看,大家的好意我们东主领会得,一会儿自会出去谢过大家。”

这么一说,那些铺兵火夫和看热闹的才都慢慢退出去,他们手里拿着的多半是叉耙棍子一类的东西,也就是壮个声势,真指望这些人拿贼还是免了。

一时院中寂静下来,府中的下人们都被撵了开去,常进全和常进有也都披衣出来,常宁换了衣服,和常威站在一处,常氏到此时才被惊动醒转,在几个丫鬟的陪侍下赶了过来。

“少爷受伤了?”

杨柳一来便看到张瀚肩膀上的伤,旁人还都没有发觉,听到她的惊呼,张瀚转头看过去,正好见到杨柳惊惶的小脸和眼中的惊讶和担心。

他心中一动,感觉一阵柔软,向着杨柳微微一笑,说道:“不必惊慌,只是一点擦伤。”

虽说如此,张瀚的伤还是叫常氏吓的胆战心惊,念佛不已。

常氏道:“究竟是谁这么狠毒,居然要来害你的性命?”

这时各人都知道常宁受了无妄之灾,其实这三间正房是一体的,常进有和常威常宁兄妹三人一起住着,若光是常宁一个也不好住自己表兄的房子,可这贼人进来直冲张瀚最常住的正室,可见事前也是下过功夫,真的是想着一击致命,务必要把张瀚给杀死,三人出手,直冲入室,如果张瀚真的睡在里头而且猝不及防之下,很可能真的就遭了毒手。

张瀚想想也是后怕,院中躺着三个人,两个已经是尸首,身上都中了不少刀砍,有一人是被张春用火铳打翻的,当时他已经爬在院墙上,是守在外头的那个,结果被一枪打落下来,人拖到院中时已经咽了气。

“这个也不行了……”

蒋奎一脸的懊恼,指着一个人道:“已经叫各人收手留力,可当时咱们又恨又怕,出手还是比平时重些,这人也没有甲具防身,中的地方别处还好,腹间被戳刺了一下,这伤就很重了……”

蒋奎平时没有这么多话,可见现在是真的很懊恼。

这时杨秋和梁兴均是赶了过来,半夜时分,这两人脸上都有些惊慌,梁兴是关心,杨秋是恼恨,也有一点惧怕。

张瀚把几乎所有的喇虎都给了杨秋,另外每个月都有过千两的经费,叫他在灵丘和太原大同甚至蓟镇京师各处收买当地的地头蛇来收罗消息,这其中包括各地的喇虎,大户人家的佣仆,大商号的伙计等等,特别是酒楼青楼,还有与和裕升生意相关的大商号和士绅家族里,这都是要刻意收买的地方,每个地方派专人收消息,然后汇总了报到杨秋这里,每月出一份简报给张瀚看。

不仅是防着人家生事,也是收集各地的物价信息,商号的动向等等,包括雨雪天气等自然情形也在慢慢收集。

张瀚的部下没有锦衣卫或是东厂出身,他也看不上大明朝廷情报机构粗浅的情报水平,张瀚要做的就是给部下明确的目标,要求他们做什么,达到什么样的标准,然后选拔一些合用的人手,给他们资金,然后再给他们时间,凭张瀚和他部下们的财力和组织水平,还有内部纪律,超出东厂和锦衣卫只是时间问题,况且在张瀚的记忆中,明亡清兴这几十年,大明的情报机构屁用也没顶上,还不如后金那些野蛮人,连原始部落都玩谍战,大明却被兵部提塘官也被人家收买了,一次又一次的吃亏,所以张瀚在组建自己情报机构这件事上完全没任何的心理负担,并且不急不徐。

张瀚的心思杨秋大约也明白,也没有给自己太大压力,可连续两次针对张瀚的刺杀令得杨秋脸上火辣辣的难受,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件事都这么突如其来,事前没有收到一点风声。

“这事怨不得你……”张瀚这时检视着三个死者的面部表情和模样,刚刚还在倒气的那个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三人都是面色狰狞,而且很明显的是生脸,绝对不是新平堡的人……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这事要是在新平堡做,又是新平堡挑的人来刺杀张瀚,而事先杨秋没有得到一点儿风声,那么他这个情报主管就真的不能做了,张瀚得赶紧换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