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夜袭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103  |  更新时间:2015-10-05 09:05:11 全文阅读

半夜已经有些露水,张瀚踩着湿滑的石板路往自己的住处走去,常氏住最里头的后园,张瀚住第二进的主屋,边上东屋是他的书房,西屋是见人的客厅,厢房摆放着府中的杂物一类的物品,这条路张瀚走了多次,再熟悉不过。

“东主,东主……”

自己房间的灯却是亮着,昏黄的灯光下有曼妙的身影映在窗子上,那人似乎是在想着心事,偏着头,也可能是在看书,或是照镜子,仅从灯光看过去,身姿曼妙,曲线动人,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诱人的美感。

张春在后小声叫着,张瀚看到自己屋中窗前的情形就是一呆,这时才醒过神来,扭头道:“怎么我房里有人?”

张春道:“东主你此前都在灵丘,屋中反正无人住,书房住了大舅爷,宁小姐住主屋,西屋住了威少爷,厢房里都住着他们带来的下人哩……”

“怪不得……”张瀚这才想起来自己出了个乌龙,他现在的居所是常氏边上的厢屋,今日早些时候是常氏亲口同他说过了,这事自己忙的一团乌糟,居然是忘的干干净净。

他看张春脸色有些诡异,显是不大相信自己已经忘光了,心里没准有什么龌龊不干净的想法,张瀚轻轻一跺脚,说道:“不早些说!”

“谁在外面?”

他刚转身要走,里头传来常宁的惊叫声,张瀚一阵心虚,刚想出声解释,但见几条黑影自左右厢房和夹道的中间地方冲了出来。

张瀚大吃一惊,张春已经在一旁惊叫道:“来人,快来人,有刺客!”

声音高亢,立刻就有人被惊醒了,但那几个黑影只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还是直接冲向张瀚的卧房……张瀚几乎立刻就断定这几人是冲着自己来的,这是他的卧房,他又刚回新平堡,可能谋刺的人没有想到,张瀚回来的这么晚,而且没有住在自己的房中。

“你去拿火铳!”张瀚简捷的吩咐一句,叫张春去拿收在院里隐秘地方的火铳,张春和梁兴是一起学习打放火铳的,装填和使用都没有问题,这时候光是叫没有用,张春的声手也不足去肉搏,不如叫他去拿火铳装填,可能还能派上用场。

张瀚算算时间,估计等蒋奎等人赶进来已经不来及,他抽出腰间的佩刀,直接往屋子那边冲去。

这时他看清刺客有三人,一人站在窗子下,另两人已经在撞门,看到张瀚过来,站在窗下的那个赶紧迎上来,挥刀就砍。

张瀚这阵子习武的时间很多,在灵丘除了有事情时,闲暇的时间比在新平堡要多的多,他每天早起先按王长富教的办法站桩,然后用自己知道的办法锻炼体能,接着再不停的挥刀,有时候也会和蒋奎或是蒋义两兄弟对练,他原本就是自幼习武的底子……当时的晋商子弟,自幼学武的很多,因为要出门跑生意,走南闯北,意外很多,土匪杆子多若牛毛,有些地方的农民,白天种地,晚上拿把刀就是劫匪,出门的商人就算带着镖师,自己能练上几手也是好的,最不济也是强身健体,张瀚的功底打的还算扎实,这几个月的练习也使他进步极多,看到那人拿刀劈砍过来,张瀚脚步移动,让开来势,也是一刀还砍过去。

他这一刀比对方还要快些,又是攻其肩部要害,那人不敢再攻,赶紧挥刀一架,两刀相错,一阵叫人牙酸的金铁交鸣声传扬开来,刀身上都是荡出一长溜的火星。

张瀚没有留手,提刀又劈砍过去,连续几刀,刀刀都是用力猛挥,那人架着两刀,感觉吃力,开始急步后退,连续退了五六步后,才又横过刀来,把架式重新摆好。

这时张瀚才有闲暇看那边,两个汉子已经撞开房门要冲进去,叫张瀚感觉庆幸的就是常宁见机的快,早就吹熄了灯,此时房间中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人影,更不可能知道人在哪里。

情况危急,张瀚顾不得被刚刚那人追斩,疾步冲向房门前。

两个黑衣蒙脸的汉子已经冲到房里,张瀚进房时,借着月色微光,看到他们正站在原地发征,常宁穿着一身顺滑的丝质亵衣站在东墙的墙角,很冷静的看向这边,见到张瀚冲进来,常宁的眼中先露出惊喜之色,接着原本沉静的脸庞又露出惊惶之色,她的樱唇微张,想说什么,最终又是什么也没说。

张瀚一看就明白,常宁真是冰雪聪明。

她已经明白了这两人不是针对她而来,常家刚到新平堡,连基业也没立,不会得罪什么人,旧日在老家的仇家也没有要生死相搏的大仇,就算有人对常进全有什么不满,也没有巴巴的跑几百里地到新平堡来,然后在张家刺杀她一个少女的地步,那不是报复,是纯粹的傻子。

不是针对她或是常家,很明显,就是因为她住的这间屋子所致,仇家必定是张瀚的,常宁知道表兄锐意进取,而且镖行和骡马行都是要武力扩充地盘的生意买卖,叔父每常闲时也隐约提起,综合在一起一想,常宁就知道这两人是针对张瀚而来。

这些事,说出来不复杂,但能在被人挥刀冲入闺房的紧张时刻,短短时间就想明白,常宁的冷静和聪慧也可见一斑。

两个蒙脸汉子只迟疑了几息功夫,反正他们接的令是杀了这房里的人,至于是男子还是少女先可以不管,将人杀人,回去再慢慢打官司,两人一个迎向张瀚,另一人手挥长刀,便是向常宁的额前猛劈过去!

紧急之间,张瀚不及细思,错步斜抢上前,刀光一挥,封挡住劈向常宁的一刀,金铁交错声中,另一人的刀影斜斜自他肩膀处划过,划破他的衣服,带出一长溜的血雨。

张瀚闷哼一声,常宁这时惊呼一声,声音很小,并不是因为自己,只是看到了张瀚的受伤,这时张瀚用左胳膊夹住了她,将常宁往床里的一处角落拖去,这床下其实是火坑,在西山墙这里有一个小的三角夹角,张瀚带着常宁瞬间躲避过来,常宁在内,他在外,长刀斜举,最少在短时间内,张瀚不怕被人攻破防御。

这时他感觉身侧的少女呼吸陡然变的沉重起来,就算刚刚长刀加顶,常宁也没有这样急促的呼吸,接着是他的身体一侧感觉微微发烫,那是常宁的体温骤然升高,张瀚心中有一些讶异,微微侧脸,却是看到常宁绝美的面部弧线和如玉般的脸颊皮肤,精致小巧的鼻子就在张瀚的两眼之下,鼻翼微张微合,呼吸仍然急促着……

“胳膊……”

看到张瀚有些怀疑的眼神,常宁的脸红的几乎令人心醉,张瀚几乎要忘了眼前还有两个生死大敌。听到常宁樱樱的话语后,他才醒悟过来,自己的胳膊一直挟在常宁的胸前,怪不得胳膊一直感受到一阵阵的柔软……

这时他才醒悟过来是什么局面,常宁和自己紧紧挨在一起,身子还在微微颤抖着,两人的脸几乎要贴在一处,常宁的脸离张瀚的下巴几乎只有不到一指之隔,他和她的呼吸都要融在一处,而张瀚的胳膊,还是紧紧挟着常宁的胸口,少女的体香也一阵阵的飘到张瀚的鼻间,直入心田,加上急促的呼吸,怀中玉人又是如此的天姿国色,在这种紧张的时刻,张瀚居然感觉到自己下半身的一些微妙的变化……

张瀚两眼死死盯着两个对手,嘴里下意识的轻语道:“该死……”

常宁和张瀚贴的太紧太近,女孩儿似乎也有所感觉,先是一惊,身子又是下意识一紧,但这种地方避无可避,常宁还是只能和张瀚挨在一处,挣了几下之后,她的身子又软了下来,整个人都软软的倚在张瀚的身体一侧……

“东主,俺们来了!”

外间传来蒋奎的暴喝声,接着是杂沓的脚步声响,外间又传来“砰”的一声巨响,然后是人的惨呼,屋里两人虽蒙着脸,身子都看出颤抖,两人这时再顾不上来攻张瀚,他们刚刚就感觉头疼,张瀚站在三角状的夹角里,身子对外防守,两人抢上去攻其实也只有一人能发挥作用,张瀚的劈斩挥刀十分果决,动作娴熟,力气也大,不是急切间可以拿的下来的软弱无能的对手,就在这时,外间动静传来,两人对视一眼,均是向外冲去。

“好了,没事了……”

看到贼人往外冲,张瀚终于松了口气,这时他才感觉到肩膀那里隐隐有痛感,那是刚刚被划伤的地方,他身上发软,手中的刀也快握不住,贼人不知底细,其实张瀚自己知自己事,他的武学底子不深,每日锻炼也比不上正经的高手,刚刚暴起挥刀,从外到内再冲进来,挟常宁在屋角作势,每个动作都耗费极大的体力,高度紧张下每人的体能都会在短时间内大量流失,高手会控制心态和动作节奏,而张瀚这样的半高的“高手”就只会加快体能流失的过程,到贼人退出后,张瀚才知道自己已经体力透支,如果刚刚的两人不管不顾的冲过来,恐怕他真的未必能挡的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