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七十章 直言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15-09-07 09:07:00 全文阅读

张春和蒋奎蒋义还是跟着张瀚,近来和裕升家大业大,而且张瀚处于风眼的中心,现在不仅要提防商业和官面上的事情,还需提防敌对势力的刺杀了。

就那些土匪中也有不少漏网的,很难说会不会有不怕死的跑来谋刺,所以从现在起,张瀚已经不能如以前那样轻车简从,最少得有好几个得力的护卫,日夜不停的跟随。

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看着簇拥着自己的这几人,张瀚也无声的叹了口气。

……

“赖大人,我们还有机会,我们身后还有范家,范东主在各地的关系非比寻常,找个由头把这事给掩下来,然后……”

“呸!”

赖同心狠狠啐了宁以诚一脸唾沫,不顾形象的又抬脚在宁以诚用口狠狠一踹!

“赖大人你……”

宁以诚摔倒在地,脸铲在地上,整张脸都被血糊住了,那副形象自是不必多提。

“狗才,你这样的货色也和张东主斗?”

赖同心的心里居然对张瀚颇有几分忌惮,私底下也不再以“那姓张的小厮”相称了,他又上前踢了宁以诚一脚,骂道:“你还在发梦呢?人家大同镇总兵,阳和兵备,还有本将,还有山西镇总兵,天成卫指挥,这都是什么关系了?范家是认得不少人,那都是银子趟出来的路子,我看范永斗未必比这张东主手腕高明什么,两家真斗,谁赢谁输还不一定。老子不知道你吃错了什么药,一心和人家斗,却别拉着老子趟这种浑水!”

宁以诚知道必定是私用家丁的事败了,他不敢和赖同心再吵,只是眼中怨毒之色难解。

“唉。”赖同心叹息一声,缓缓道:“实斋,你我好歹算是有些交情的,本将上报当然会替你遮掩,死罪断然不会,官肯定当不成,你自己日后好自为之!”

说罢赖同心拂袖而去,却是叫人把宁以诚给看好了,不要叫他跑了或是自尽,赖同心自去召来师爷,将今日这事润饰了之后再上报。

……

“呵呵,这还真是黄粱一梦……”

刚刚堡中那般热闹,李明达当然处在拥挤的人潮之中。

人流簇拥着,张瀚和他的部下们一直是处于人潮的正中,万众瞩目的中心,李明达却只能在人群之中,不停的挤着,几百步后就是挤出了一身的臭汗。

在参将府前,他挤掉了一只鞋,拼命叫着叫人让一让,可惜根本无人理会他。

这个以往的风云人物,现在竟然落得无人理会的境地,仓惶回到范家分号的店铺之中时,李明达脸上的沮丧之色,已经是浓郁的化不开了。

一切打算,俱是付诸流水!

现在他忧心的就是土匪和宁以诚会不会把他和范家供出来?

仔细一想,应该不会!

土匪不会知道范家和宁以诚合作的细节,而宁以诚那边,则不会自寻烦恼,得罪范家这样的巨无霸。

在大同和山西各处官场范家均有盟友,宁以诚现在的罪状不足致命,最多就是丢官,若是得罪范家,恐怕就有性命之忧,以宁以诚的智略,应该不至于此。

“东主和宁大人都是智谋百出,范家又是实力超强,怎么就奈何不了这么一个小人物?”

李明达百思不得其解,身上泛出一阵又一阵的无力感。

但无论如何,今日的事还得赶紧上报,他坐在桌前,点亮油灯,开始奋笔书写。

“掌柜,这帐局的幌子,是收起来,还是明早就挂?”

一个李明达向来喜爱的大伙计走了进来,拿起范家帐局的幌子询问着。

“拿去烧了。”

“啊?”

“没听见?”李明达回过身来,眼中怒火似乎要把那伙计融化,他站起身来,顿足道:“烧掉,烧掉,赶紧拿走烧掉!”

……

相比参将府和范家分号的愁云惨雾,新平堡张家的宅邸之内,却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像。

周逢吉和梁宏早早都来了,他们没有跑去看热闹,张瀚等人进堡门时就看到了,为了叫常氏放心,两个掌柜早早就过来,一番言语后,使得常氏到底放心下来。

此外还有李玉景等帐房和管库的先生,骡马行和帐局等分店的掌柜,济济一堂,站了满满一屋子的人。

这些掌柜级的,最年轻的不过二十五六,最老的也就是周逢吉,五十来岁年纪,人人都是眼露精光,个个肚里都藏着算盘珠子,心思一拨就动的灵醒人物。

换句后世的话来说,这一群人,就是标准的商界精英。

今日热闹的还不止如此。

李慎明从大同赶了过来,距离今年的官市还有十来天,他早就放了几万银子在帐局,这一次过来十分潇洒,只带了几个随从,青衫折扇,加小厮伴当,就这么骑了几匹马而来。若非帐局,恐怕他不免要带很多随员,并且有车马跟随而来,目标变大,而且行期漫长,对这盛夏时节来说,委实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张瀚一进来,整个大客厅就轰动了起来。

拱手的,鞠躬作揖的,还有几个刚从伙计提拔上来的在门前跪了下来迎接,常氏在几个婆子的陪同下也到厅门口迎接,上上下下打量了好一阵子后,常氏才道:“还好,身上没有什么伤。”

张瀚笑道:“我又不动手,怎么也轮不着我受伤!”

“不动手好。”常氏念声佛,说道:“不过你的手下也是人生父母养的,能不叫人家犯险就不要,伤着了或是怎样了,咱就算赔人家银子,人却是比银子值钱的多!”

眼前这妇人不到五十,这半年多来在家安闲,身子骨是极好的,平时已经没事看看佛经,就等着抱孙子的老封君的感觉,不料当众说出这话来,却是饱含着道理。

张瀚征了征,接着很郑重的答说道:“娘放心,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叫我的部下们以身犯险就是。”

“嗯,我只这么一说。”常氏笑道:“这里一堆人,你们忙你们的,莫要因为我怠慢了远客。”

说着常氏自转身离开回后宅,各人均是起身相送。

李慎明向张瀚笑道:“今日见得令堂,才知道兄弟为何有这般大才。”

张瀚拱手笑道:“老兄过奖了。”

他二人彼此对个眼色,转身一起到东屋里,闭了房门细谈。

落座后,李慎明劈头便道:“这次的事后,相信老弟的帐局生意必定飞腾而起,我自大同动身时,看到老弟的书信,这才知道老弟有意开设铁矿。恕我直言,立炉出铁,产量高低不定,且时刻有高炉倒塌的风险,铁水伤人,赔累也是麻烦,地方上龙蛇混杂,我虽能与灵丘县托上关系,老弟你的蒲州那边也有关系,但终究是件麻烦事。如果没有厚利,做这样的事,实在有些得不偿失!”

开铁矿在真正的高层大人物眼中,其实也是桩下等生意。

也就是南方马鞍山一带的铁矿是江南的一些士绅会搞,在北方,都是些土老帽才弄这行当,以张瀚打算建炉的水平,一年可得百万斤生铁,但这些生铁全部出售干净,也就得银几万两,还得去掉人员薪资,用煤炭成本还低些,若是用木炭,成本很高,而且原材料很费劲,山陕这里,后人很难想象,山上的树木都砍伐的差不多了,不少山头都是秃的,这恐怕会叫很多穿越后以为都是青山绿水的小清新大跌眼镜。

另外就是打点地方官员,摆平地头蛇的费用,想来也是不小。

李慎明对这桩生意委实不大看好,若不是张瀚的帐局和骡马行发展之速令他十分吃惊,恐怕他连和张瀚商谈的兴趣也没有。

去年李慎明和张瀚谈话时,还只是将张瀚当一个变数,随手落的一枚闲棋,最重要的只是想维持大同到新平堡的路线,方便他备办货物就好。

不料张瀚的表现简直就是神迹!不过半年多的时间,和裕升的帐局已经遍地开发,配合骡马行的几条线路已经开设十几家分店,现在李慎明打过交道的商人已经不再打听“和裕升是谁家开的?”或是“张瀚是谁?什么出身?”而是已经多半将银子交给和裕升的帐局代管,到了地头再取银子买货,十分方便。

固然要有一些成本增加,但相较各地的乱象和风险,这一点成本支出还是十分必要的,也不会有商人觉得这钱出的冤枉。

当然,死抠着银子不放的也还是有不少,中小商人,银本千把两几百两,甚至几十两,来往线路也就在三百里左右,风险还在可控范围之内,愿意和帐局打交道的还不算多,不过这些人又是和裕升骡马行的主要顾客,中小商人养不起自己的车队和骡马队,和裕升的运输能力强悍,费用不高,又是无比安全,自然会成为中小商人的首选。

张瀚现在每月给麻承恩报的帐是帐局每日可赚百两,每月分红给麻总兵是一千两出头,每年过万两,这个收入已经是麻家以前半年的收入,麻承恩提起这事就夸赞李慎明有眼光,笑的合不拢嘴,李慎明心中也自是得意,不过李慎明觉得应该不止此数,但麻承恩派到新平堡的帐房查过帐,毫无问题,他自然也不会出来多这种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