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换帖子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066  |  更新时间:2015-09-07 20:07:36 全文阅读

只是张瀚和麻承恩大捧的赚银子,李慎明却只能置身事外,心里热辣辣的甚是难受,加上他知道张瀚在天成卫各地摆平了地头蛇和范家,开始大肆收粮,这也是有利可图的大生意,心里更是心急火燎,不过再急,李慎明也不会随意下注,多年生意做下来,他绝不会做轻率的决定。

张瀚道:“晋铁虽是质差,但胜在煤炭充足,所以仍然行销北方。卖不起价格,要紧的就是用煤炭炼铁,杂质太多,铁质太脆,所铸物件极易损坏,而且容易生锈,时间不久便锈迹斑斑。是以人们多不愿买用,价格自是卖不起来。更重要的,是不易拿来打造兵器。咱们大同马市,官市时也会给鞑子一些铁锅,那可不是咱们晋铁铸成的,那是朝廷拿出来抚赏北虏的,用的都是南铁……老兄,如果咱们能改变这种情形,增产又使铁质更好,恐怕赚头就会大为增加吧?”

李慎明狐疑道:“张老弟还精通炼铁?”

张瀚对这方面倒确实知道不少,他看了几年杂书,知道英国的工业化进程最重要的肯定是纺织机和蒸汽机,但焦炭炼铁肯定也是英国早期工业发展的最重要的推力之一,当时英国也是高炉遍地,但国力木柴资源有限,很快就限入了燃料不足的窘迫境地,后来改为煤炭炼铁,也是和现在晋铁的毛病一样,后来是英国贵族杜德利解决了煤炭炼铁的不足,使得这项技术推广开来,最终解决了钢铁产量不足的瓶颈,给英国的工业革命,添加了足够多的燃料。

后人惊奇于十七世纪英国工业发展时的人类科技大进步,其实张瀚倒是认为,资本逐利,只要商人迫切需要,又有利可图,自然会使相当多的聪明人投入到研究之中,并且最终出现足够好的结果。

“所知不多,但对怎么建造炼铁炉和铸造炉,怎么减少铁中杂质,怎么锻造,倒是确实知道一些。只是所知不细,还需慢慢摸索,但我还是很有信心,最少将来我们的晋铁,质量不在闽铁之下太远。”

张瀚知道怎么建出储能的高炉,尽量加大入风口,减少出风口的能耗,怎么使用焦炭,甚至他还知道在高炉边上建储水池,用水能带动鼓风机,这是英国人的发明,中国其实也有水排鼓风法,但现在知道的人反是不多……当时在书上看到是当趣闻在看,毕竟英国的水力鼓风机在蒸汽机投入使用后就淘汰了,包括水力锻造也是一样。

在这个时代,英国的进步远在华夏之上,当然也包括炼铁,在八旗入关时,英国的炼铁业已经十分高端,克伦威尔的铁骑兵人手一柄水力锻造的新式马刀,人人穿着水力锻造的胸甲,相比之下,所谓的劲旅八旗,在装备上不知比铁骑兵落后多少,组织结构什么的也就不必提了。就火器来说,明军的火器铸造落后还不太多,但生产流水化,装备组织,操练,战法,无不落后太多,明军的那种火器水平在欧洲那边真的是原始层面的,同样的几万火器兵,西班牙人分分钟能教大清八旗怎么做人。

在张瀚看来,这个时代的华夏是全面落后的时代,但他又能怎样?只能凭借自己所学所知,尽量叫自己和身边人过的舒服愉快些……反正几百年后,中国一样崛起了,张瀚只能这般想着宽慰自己。

“纵是这样,”李慎明对张瀚的话毫无质疑之处,这也是长久打交道下来的信任,若是别的十六七岁的少年拍胸脯说能改进炼铁办法,李慎明准是一脚踹过去,叫他有多远滚多远。张瀚自是不同,但李慎明还没有心动,只是笑着道:“获利终究还是不多。”

一个高炉一年出百万斤铁不少了,按张瀚所说,一年获利可以从二万到四万或六万,但比起诸多麻烦来,还有要分出去的好处,这个利润实在缺乏吸引力。

张瀚淡淡的道:“若只是在咱大明北方贩卖,确实得利不多。”

缺铁其实是全国性的,明朝的矿业还不及宋时发达,但人口却较宋时增加,铜,铁都是不足,不过晋铁只能销于山陕和宣大一带,最多到河南,再远的话运费太高,并不合算,就算产量增长利润增加,毕竟北方的购买力是有限的。

凭着成本控制和质量上升,张瀚可以多建高炉抢占北方市场,但那不是一日之功。各地的保护势力和牙行都是地头蛇,没有强悍的实力,到处抢市场,最后准会崩了自己的牙。

“老弟的意思是,鞑子?”

张瀚脸上露出微笑,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不需要说太多废话。

若是旁人,听着张瀚的话不免是往南方想,只有李慎明一下子就闻弦歌而知雅意,立刻就明白了张瀚的意思。

李慎明皱眉道:“往鞑子那边走私生铁或铁器,都是大罪。”

张瀚神色还是淡淡的:“所以我才有一年一万多银子在麻总兵那边,也有一年一万多银子在郑兵备那里。还有一年大几千两在赖参将手中,再把沿边的各堡、台、墩给摆平,走私铁又怎样?”

“关系重大,恐怕贽敬还要多。”

“当然!”

张瀚语气很笃定的道:“最少要加一倍以上,宣大总督和大同巡抚,宣府巡抚,山西巡抚,他们和他们的身边亲信都要打点到,沿边各路的参将和游击,各堡的操守,防守,各庄的管队官,各处都要打点到。老兄,一年几百万斤的生铁,过千万斤的粮食,大量的药材和布匹,每年获利可能超过百万两,这些银子,我会拿一半出来分!”

“你掌握了和北虏的走私路线?”

李慎明脸上终于显露震惊之色,他一下子猛地站了起来。

“没错。”张瀚还是坐着,安然道:“我打算入秋时出塞,沿蒙古各部走一圈,最终抵达辽东,有些事,要当面见一见人,说妥了,大家才好继续合作下去。”

“你,你,你可真是叫人出乎意料之外……”

李慎明脸上阴晴不定,简直很难在短时间内把消息全消化下来。

张瀚坐着不动,拿着杯子喝茶,他并不着急。

李慎明这人,他是一定要拉进来的。李家是大同城里的商人世家,和代王府都拉的上关系,各地的官绅也多有交情,张瀚需要一个得力的人帮着他打通各地的关节,比如刚刚说的那些事,他自己去做都未必有李慎明去做效果来的好。

他已经有财力和名气,但交情和人脉不是一两天积累的,比如某地的官员,李慎明可以见面就勾肩搭背一起去喝花酒,张瀚就不行,只能正正经经的说话办事,就算银子送到了,交情还是建不起来,他去打通关节,要比李慎明费力的多。

就算没有李慎明,张瀚也要找到张慎明王慎明,这是一个关键的角色,缺不得。

“老弟可否告诉我,北虏那边到底是搭了哪条线?”

“守口夷和监市官银锭台吉。”

“好,好!”李慎明两眼放光,击掌道:“老弟,你真是了不起。”

他又道:“哪一天,我们正经换个帖子,如何?”

当时结义兄弟也是常有的事,彼此换个帖子,那就是割头换命的交情。和后人把结拜和发誓当放屁不同,当时的人对这些东西还是颇为看重的,最少不会有人把结拜兄弟当夜壶,用的着是兄弟,用不着就塞床底,帖子一换,就算是正经的荣辱与荣。

张瀚笑道:“那是我高攀大哥了。”

“莫说这话。”李慎明摆手道:“兄弟手段了得,银锭这人嘻嘻哈哈的没个正形,但城府颇深,手段也有,要不然鞑子那边台吉好几百个,哪轮着他来当这个当口夷官?兄弟能攀上这条线,和银锭建立关系,咱这买卖确实能做起来。麻总兵那边,我能打包票没有麻烦,郑兵备想必就是兄弟自己去说清楚。还好,阳和副总兵调山西总兵,不然的话,倒是个麻烦。”

李慎明盘算起来,丝毫没有什么有碍国家大义的感觉,倒是叫张瀚凭白在事前担心。张瀚也发觉一个有趣的现象,当时的商人也好,士绅也罢,最多有华夷之防,也不是民族间的对立,而是纯粹的对落后民族的鄙夷,就象城里人瞧不起乡下人的感觉,真正的民族间的隔阂就是二百来年的仇杀,大同这里的人更恨的反而是北虏,而不是后来席卷天下的东虏,也就是女真人。

毕竟女真人一直在辽东,而且几乎是被大明压着暴打,强者对弱者自是恨不起来,相反有些怜悯,这些鞑子不好好过日子,胡闹什么?

谁也想不到,也不会相信,来自白山黑水的女真人不仅后来占了辽东,还占了全辽,又在崇祯十七年入关,夺取了华夏江山。在夺取天下的过程中,强迫汉人递发,改装,易服,为此杀害了不下千万人。

至于李慎明等人,做事更不会为大明考虑,张瀚若说的话,李慎明只会当他在说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