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过关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076  |  更新时间:2015-08-14 08:53:13 全文阅读

接见张瀚是在书房,这自然也是张辇的书信功劳,不然的话以张瀚的身份连大门也进不来,更不必说有私人会见性质的书房了。

张瀚依言起来,郑副使对他的称呼也很亲热,随意闲谈几句后又得知张瀚还是个童生,郑副使捻须道:“经商可通南北货物之不足,亦有利国计民生,然则到底读书是正途,若将来有机会还是要应试,这才可以真正报效国家。”

“是,草民亦是这般想,平素在家也没有将书本抛下。”

张瀚自穿越过后,书房都没进去一回,估计里面已经落满灰尘,但郑副使当面,也只能这般给自己吹嘘。

若是换了普通十五六岁的少年,见着红袍文官大员,必定十分紧张,甚至惶恐害怕,张瀚虽脸上时不时露出恭谨神情,对答上却是滴水不漏,郑副使原本只是敷衍,此时倒真的对张瀚有些欣赏起来。

“未知贤契可曾见过我老师当面,可知他近况如何,身体可还硬朗?”

此时张瀚才知道郑副使是张辇当年当知县时点的秀才,虽然县里也有教谕,但没有秀才拿教谕当老师的,真正的老师就是知县,当初郑副使很得张辇照顾,是以现在接了这一封信后对张瀚十分客气。

张瀚沉吟片刻,还是决定说实话:“好教大人知晓,草民未曾得见叔太爷,当年我祖父与叔太爷之间,颇多误会,此番前去蒲州,只得了这一封书信前来。”

“原来如此。”郑副使点头道:“我亦曾听说过尊家的往事,现在看来是不差了。”

说着郑副使坐在桌前,提笔写了一封书信,也不封口,接着叫来一人,转头对张瀚道:“这是马国华,我府中管事,我叫他拿这封信去寻那赖同心,贤契随他同去就是。”

“是,此番多谢老大人。”张瀚满脸感激的道:“日后三节之时,必来拜见老大人。”

“你我同家世好,似乎不必如此。”

“礼不可废,况且鄙号生意出息尚可,日后少不得有麻烦老大人的时候。”

听到这话,郑副使沉吟片刻,又指指马国华道:“我每日公务繁忙,未必次次有空见贤契,若再有什么事,寻他便是。”

说罢郑副使端起茶碗,轻轻一碰,张瀚赶紧跪下,膝盖底下金砖很硬,他叩头下去,口中道:“草民谢过老大人,草民告辞。”

出得二门后,马国华吩咐人备好车马,说话时脸色并不好看,从阳和卫城到新平堡,快马一日可至,坐车快则两日,慢则三日,这般天气出远门,自然不是什么好差事。

“马管家,此行辛苦,日后还需你多多照应。”张瀚右手伸到马国华左袖之中,对方掂出是一锭五十两足纹大银,顿时笑脸如花。

……

三日后车马返回新平堡,进堡时守门的兵丁特意多看了张瀚几人一眼,军堡虽大,事情却不多,选定张瀚家为行头之事想必已经人尽皆知。

车马没有到和裕升和张宅,而是直奔参将府邸,这一次帖子和书信一送进去,赖同心立刻请见,等众人到了二门时,赖参将居然亲自在门口迎着。

看到张瀚,赖同心满脸肥肉都在抖动,他用埋怨的语气道:“张少东主居然和马大人有亲,这却为何不早说?若早说,岂不是没有这般误会的事。”

张瀚要跪下嗑头,赖同心搀扶起他,说道:“不必如此,张少东日后在城中有什么事也不必惊动马大人,找本将便可解决。”

这话当然是当面说给马国华听的,张瀚赶紧答应着。

“少东主,你可自去了,”马国华上前一步,转身对张瀚道:“大人还交代了一些公事,我自进去与参将大人商议,事毕后也在这里休息,然后我自回转,东主可以回家了。”

“是,”张瀚转向赖同心,说道:“既然如此,草民告退。”

赖同心道:“少东主不必担心,我这就派人到官厅,着人免了你家行头差役,日后也不会再派差。”

张瀚面露感激,再三谢了几声后,待马国华和赖同心都进了二门,这才转身回转。

待他出了大门后,向梁宏等人露出笑容,又是点了点头,梁宏冲上一步,却是将张瀚举了起来。

梁宏满脸激动的道:“少东主,你可是真厉害!”

张瀚哈哈大笑,叫梁宏将自己放下来。

他心头也是一松,连呼吸都感觉畅快的多。

自打穿越至今,这一回的事可是险之又险,如果不是还有一个实力不弱的家族可以借力,这一回真是死的不能再死。

什么穿越回来就搞发明创造,然后拼命捞金,或是种田发展什么的小说张瀚曾经也看过几本,现在看来全是胡说八道,在明朝这种政治环境下,没有官身和背、景的富商就是肥羊,底层军官没有家族倚靠,就算立功再多也毫无用处,此次能过关,也叫张瀚将明朝官场的一些规则看清楚了些,他自己的决断也并无错处,这成功,并不是侥幸得来的。

回到家中,周逢吉等人闻讯赶来,正好清军厅的人也过来,门口的兵丁和铺兵火夫,包括窝棚都撤走了,这些天清军厅已经催促过几次,这一下也绝口不提,守门的吏员倒是进来向张瀚再三、陪了不是,后来领了一小块银子,欢天喜地的走了。

“这是叔太爷一封书子,这事就完事了?”

常氏脸上满是不可思议,她到底是妇道人家,完全不明白这里头的道道。

其实就是周逢吉和梁宏也不太懂,他们说到底只是纯粹的掌柜而已。

张瀚半躺在椅子里,脚底搁着炭盆,这十来天来回奔波,也亏得他身子打熬的结实,又是后生的年纪,不然的话也熬不住。

他看向众人,笑道:“这就是家里有士绅的好处,叔太爷当过知县,马大人又是他点的秀才,这是师生之谊,本朝最重师生关系,有时还在父子之上,这还只是点的秀才,若是叔太爷是进士底子,当过学官,点过举人的再中了进士,那全天下到处都是门生,什么事门生就办了,若是阁部大臣主持过春闱,这师生之间在朝廷和地方都是一股子势力,上下同心,才能一呼百应,这里头关节甚多,我也不怎么明白。”

梁宏问道:“那赖参将又为何对马大人的信如此看重?”

“马大人正当盛年,日后很可能到督、抚,甚至入朝为官,赖参将虽然是三品,到底只是武职官,马大人又是直管上司,他岂能不给面子。”

张瀚悠然道:“说到底,咱们在人家眼里只是蝼蚁般的人物,所求之事也只是芥子般的小事,根本无足挂心。”

“阿迷陀佛。”常氏两手合在一处,念了声佛,满脸喜色的道:“不管人家怎看咱,咱安生过好自己的日子要紧,既然蒲州那边归了宗,这边还有那马大人照应,日后无人再欺负咱和裕升就好。”

“娘说的是。”

张瀚答了一句后起身出门,向周逢吉和梁宏使了个眼色,两个掌柜会意,一前一后也是跟着出来。

“此番算是涉险过关,然而日后谁知会不会有人再打我们的主意?”张瀚看着二人,语气平静的道:“马大人可能调任,蒲州的太爷年岁高了,而且我也不想老是去跪祠堂。”

梁宏十分恭敬的道:“少东说个章程,我们照办。”

周逢吉也道:“此次和裕升能捱过这关都是靠的少东,少东要做什么决断,咱们都没有二话可说。”

张瀚沉吟着道:“日后我定当设法弄个官职在身,现在暂且先不管,要紧的是和裕升的生意这般做下去不行,你们随我到书房来,我有要紧话同你们说。”

这时府中后院李金莲又叫起来,张瀚停脚听了一会,却是她吵着要燕窝吃,原来张瀚不在这些日子这金莲倒也消停,一听说无事了,便又开始折腾起来。

梁宏笑道:“少东主,干脆将她卖给蒙古人算了,这般富态又白净的小脚女子,那边的贵人们甚爱。”

周逢吉不悦道:“我等清白人家出身,岂能做这样没天良的事。”

张瀚心中一动,脸上却毫无异常,只笑道:“随她闹,反正燕窝是没有。”

众人皆笑,这时梁兴和杨秋二人过来,打个躬道:“少东主,事情已经办完了,我二人在此无事,就要回转去休。”

“你们不要急。”张瀚止住这二人,又对张春道:“将那条盘取来。”

张春答应着,不一会捧了一个黄杨木的条盘来,上面用红布绸子盖着,张瀚伸手将布揭了,露出明晃晃的银子来。

银子看着多,其实是一两一锭,摆了好几十个,张瀚对梁兴二人道:“你们跟着我一路奔波,事情办的很顺当,你们功劳也不少,每人二十两,先拿去使。”

梁兴不安道:“我等只跟着跑路,事都是少东主你做下来,怎好拿这么许多。”

他们这些喇虎,平时看着威风,其实弄不到几个钱,只有团头会头一年能弄些银子,也是不多,梁兴平常在家,一年也未必赚到这个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