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成功

更新时间:2015-08-14 09:07:39字数:3117

张瀚行礼起身,张辇皱眉道:“你是哪家的小哥,我这里也是你擅闯的?不论你模样象不象,现在没有旁证,我岂能这般就认下你?万一不是我那大兄血脉,我蒲州张家的脸往哪搁?你还是回去,带着你娘亲和老家人一起回来,当然还有我大兄旧物,这样还差不多。”

当着满屋有身份的宾客,张辇的态度倒还平和,只是语气强硬,丝毫不缓。

张瀚为什么来,张辇心中清楚,这一番只要撵了这小子回去,新平堡那边就算完了,若是这张瀚穷极来投,不妨分几间屋子,一年给几十石杂粮,落个好名声,当然还要把这小子拿捏住了,不准他在族里冒头。

这个时候,张瀚居然微微一笑,朗声道:“这么说,二太爷就是吃不准我是不是祖父的后人?”

“唔。”

张辇眯着眼,不满的打量了一下院子里,心里预备换一批门子和护院,这帮人,真是屁用不顶。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叫二太爷相信我是凤磐公的苗裔。”

张瀚缓步向前,四周的宾客都呆呆的看着他。

一个十五六的少年,年尾这时候跑来归宗,当然不少人也知道是求助事情,被拒后并不离开,这么昂然直入,在堂上侃侃而谈,丝毫不怯,在座的虽没有官员,但不少曾经是官员,多少都有举人或秀才的身份,家中颇有田产,并且诗书耕读传家,只有这样身份才够格在张家的大本堂里落座,但在场所有人看着张瀚,眼神各异,不过无论如何,都是觉得张瀚胆子够大。

张辇本能的感觉到有些威胁,张瀚年纪不大,个头已经不小,加上自幼就练武强身健体,虽不是正经武师,身手也还过的去,杀人的事也做过了,身上隐隐有点血腥气,张辇还是有些见识的,皱着眉,手枯瘦的手指一点,指道:“你站住罢,有事就在那里说。”

“好,请二太爷叫人端盆水来。”

张瀚先一点头,接着猛然自袖中抽出一柄磨的雪亮的匕首出来。

张辇一脸惊惧,说道:“你要做什么?”

四周宾客也是哗然,不少人立时就想往外跑。

梁兴和杨秋都是张大了嘴,那些护院也楞住了,两边一时都忘了厮打。

“二太爷说弄不清楚我身份,”张瀚洒然一笑,匕首已经抵在自己的脖间,那匕首磨的锋锐之至,尖头一抵在脖子上立刻扎破了皮肤,一缕鲜血自张瀚的脖子间流淌下来。张瀚毫无紧张之色,还是笑着道:“叫人拿水盆来,我要和二太爷滴血认亲。”

“啊?”张辇在内,所有在堂屋中的人都发出了惊叹声。

“这样也行?”梁兴嘴张的老大,似乎能塞进一个鸭蛋,他万没想到,张瀚这少东主耍起狠和耍起无赖来,居然比他这个专业喇虎还厉害的多?

“胡闹,胡闹什么?”

张辇当着这么多宾客,简直不知道脸往哪摆。

谁知道凤磐公的后人中,居然出了这么个惫懒人物?

滴血认亲,在民间甚有传言,不过稍有见识的士大夫可不会相信,滴血认亲只是个噱头,谁真信谁傻。

张瀚当然不是要伤张辇,也不是要真的滴血认亲,他就是拿捏张辇,匕首抵在脖子上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少年,谁都知道他当真是凤磐公的后人,你不信,来滴血认亲吧,你真的连这个面子也不给,少年手一抖,干脆自杀在你的大本堂上,好吧,你蒲州张氏,张四维,还有你张辇的脸往哪搁?蒲州张家二百年来的家风岂不丢的精光?你张辇再软硬不吃,你敢到地下和祖宗解释一下这件事为什么弄到这般决裂的地步吗?

看着抵着匕首的张瀚,张辇突然叹了口气。

……

张辇当时转身进了后堂,可谓拂袖而去,过不多时,就叫张学曾进去。

半个时辰之后,张学曾一脸高兴的跑过来,到了近前就拉张瀚:“瀚哥儿收了匕首吧,那边祠堂开了,咱们到祠堂说话。”

张瀚抬头看看张学曾,对方挤眉弄眼的道:“二太爷说身子不爽,还是不必滴血认亲了,叫你给凤磐公和你曾祖父上香,然后他有一封书子给你带着。”

说话间张瀚已经被这人拉起,两人向四周的宾客告声罪,一起了出大堂,身后是沸水般翻滚的议论声,所有人都想不到,今日来参加张家的宴席,居然还能看到这样的一场大热闹,这一趟真是超值,回家后很够和家里的子弟吹上十天半个月的。

“这就完事了?”梁兴和杨秋对视一眼,杨秋突地道:“梁兴咱回去后,还是跟着这少东主继续效力吧,俺觉着他是有成色的,咱跟着他,将来怕也有个好下场也没准。”

梁兴虽是没说话,还是猛的点了点头。

从大本堂出来,张学曾拉着张瀚,两人一溜烟进了祠堂,一路上还是有不少看热闹的,对着张瀚指指点点。

这一次事件之后,恐怕蒲州这里没有几个不认识张瀚的……这样也好,张瀚现在知道在大明想远离政治是幼稚的想法,没有官绅和有实力的人撑腰,商人说破家就破家,比后世狠多了。

在张学曾的指点下,张瀚按规矩给几个牌位上过香之后,张学曾对他笑道:“你那里事急,拿了书子早些回去,等你下次再来恐怕就要摆几天席面,这才算认祖归宗。”

这人倒真是热心肠,张瀚脸上露出感激之色,说道:“此番要多谢三叔公。”

张学曾抚着不长的胡须,笑道:“不必谢我,我替你说话又没有用处,这番只当你要白跑,谁料你居然有这么一手,二太爷一辈子刚强,这一回吃亏不小。”

说到这,他将手中的一封书信递给张瀚,笑道:“你的事,就在这一封书信上了。”

张瀚伸手接了来,手中书信甚薄,抽出来看看,短短几行字,他心中有些狐疑,能叫自己破家破产的大事,这么一封书信就能解决?

“放心吧,管用的很。”张学曾看出来张瀚的怀疑,微笑道:“你还不是士林中人,若你也读书应试,中了秀才举人,便知道其中关窍,这封书子你拿着,直奔阳和,你家的事就算解决了,只管放心便是。”

张瀚深深一揖,起身后道:“三叔公,日后侄孙的生意可能做到内地各州县里来,利润不小,若是都能这般摆平当地的事,侄孙少不得有所贽敬。”

张学曾倒没想到,张瀚不止是摆平自己的难题,也不止交给张辇银子,居然还有下文。

不过这侄孙说话虽是直接,有些赤裸裸的,在祠堂说这些话也甚是不恭,但蒲州这边知道新平那边家底不小,张耘算是会经营的,想来留下的家底不薄,这侄孙如此知情识趣,而且举一反三,知道官商勾结做生意才是正道,如果真的能如张瀚所说的那样,倒是真可以试试看。

只是张瀚现在毕竟太小,张学曾还是道:“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待真的做起来再说。”

张瀚也知道现在取信于人太难,一则他年轻,二则他对很多事的门道还不清楚,这一回能逼服张辇也是靠的原本的身份,如果他不是凤磐公的直系苗裔就真的把自己捅死也没用,各地被逼破产上吊的商人多了,怎么不见几个举人秀才替他们说话。

待张学曾告辞走后,张瀚等人商议一番,决定不在蒲州住下,直接出城,走上几十里后再打尖。

这样当然十分辛苦,但张瀚能顶的下来,别人也无话可说。

出城时,张瀚在马上、将那信抽出来看一看,以他童生的底子看这些书信当然毫无问题,上面是张辇问安的家常话,最后两句才是请托阳和道副使某人关照侄孙张瀚,细节什么的丝毫未提。

“这年头的大人物们说话都是这样含糊不清么?”张瀚在马上苦笑,他将信收在怀中藏好,毕竟这是惟一的指望了。

“草民叩见马大人。”

“贤契请起,万莫如此自称。”

张瀚等人又在路上奔波折返,这一次不象上回那般急迫,张瀚也有心看看沿途州县情形,特别是到大同镇和阳和地界后,遇到城池就进去打尖,看一看当地商业情形如何,这一路看下来,张瀚心里也有了些谱,不象以前只能听人说,实际情形如何是两眼一抹黑。

抵达阳和道所驻的阳和卫城之后,张瀚就到衙门投帖请见,当然,随帖子是把那封张辇给的书信一起送了进去,不然的话铁定见不着眼前这个阳和道副使。

阳和道是正四品,副使从四品,主管是整饬兵备,不论是驻防营兵还是卫所都归兵备道直管,也包括武官的任免提拔,卫所粮诸,马政,有盐铁的地方也管盐铁,职权很大,一般官员想任职巡抚,兵备道几乎是必经之途。

眼前这位副使姓郑,戴着方翅乌纱,穿着大红官袍,胸前的补服是云雁,整个人身量不高,是那种矮瘦型的身材,脸色也是黝黑,下巴留着几缕长须,两眼不大,但精光外露,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精明到了极致的高级领导模样。

----------

今天的屏避词找的我格外辛苦……嗯。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明1617》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明1617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十四章 成功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明1617”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