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十九章 一路艰辛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280  |  更新时间:2015-08-11 08:56:53 全文阅读

“单子已经送来了。”

周逢吉走了过来,面色灰败,不过相比昨天的精神崩溃还是好的多,他举着一张单子,说道:“今天谭总甲送来的。”周逢吉将单子递给张瀚,苦笑道:“加起来全部市价三万左右,他们按官价给,只开了五千多两银子,这一样咱们就得赔两万五,还得准备一万五贿赂上到参将和清军厅上下,那五千也铁定拿不到,算算正好赔的干干净净还不够。除了咱们是行头,其余各家都是生意很小,榨干了他们也拿不到一万,咱们还得有这本事去做这样的事才行……”

周逢吉脸上似哭似笑,他已经彻底不抱希望了。

总额度看着才三万,官价才算五千,还是十几家铺行一起完纳,可总额是着落在行头身上,这压力就大了。

别家铺行肯定是实力远不如行头,加在一起也凑不出多少银子来,还得和裕升把他们逼到破产才行,而且和买银子肯定拿不到,还得大捧的银子拿出来贿赂清军厅上下,不然的话,送一次货说一次不合格,或是干脆说你怠慢公事,枷到清军厅外枷号示众,再不然打一通板子,一年时间,其中苦楚无数,这些事都是各人亲眼得见,一时间所有人都面色如土,常氏两眼一红,不是怕儿子出门不吉利,恐怕又要哭出声来。

只有两个喇虎是一脸无所谓,他们都是贫门小户出身,甚至可能是孤儿,反正不是正常家族出身,这年头不是说死了父母就没有人管的,强力的宗族会对家族每个子弟负责,管吃管住或是强行过继,一定要养大成人,如果遇到不争气的子弟,家法伺候,甚至直接打死沉塘也是有的,不能拿后世的经验来套大明现在的情形。

“娘,我走了。”

张瀚没有多说,这单子是预料之中的事,历次都是这样,到了大门前,拜别母亲,翻身上马后,又向周逢吉拱手道:“周叔,这阵子店里的事情就靠你多张罗了。”

“份内之事。”周逢吉勉强稳着道:“店里少东不必担心,最少这阵子不会出什么麻烦,这一点我还是能打包票的。”

“成,那我就走了。”

张瀚和梁宏等人均是上了马,各人的包裹也捆在马身上,这年月出门能全部骑马的也是少有,除了张瀚和梁宏的马是张府自有的外,另外两匹却是在骡马行里租的,看到四人一起出行,把守的兵士倒也没有来阻拦,只要张家在,金银细软房契地契还有和裕升在,也就不怕张瀚不回来。

真要几个人就这般走了,自也是由他,毕竟和买又不是犯罪,没有道理看着人不准出门。

“老刘家出事了。”

将行欲行之时,巷口那里传来叫声,接着是各种呼喊声,不少人从家里跑出来,赶到巷口去看热闹。

老刘家是去年的行头,怎么也没有完成数额,被催逼压迫甚惨,去年家主老刘头已经仰药自尽了,不料还是在这年尾时出了事。

“去看看。”

张瀚打马先行,回头吩咐道:“张春闭了门户,没事不准出门。”

张春答应着,赶紧闭了府门,张瀚看着门户紧闭,这才放下心来,打马前行。

刘家那里已经挤满了人,总甲和百户官都赶了来,还有衙役仵作也赶了来,刘家人的尸身被简单验看之后就抬了出来,一家七口全部上吊自杀,家里人已经死绝了,这些官吏也不知如何处理,就站在刘家门前等着后命,估计也是多数送到堡外的化人场,烧化了事了。

“惨,真惨……”

梁宏面色十分难看,连两个喇虎也面露同情,毕竟人心是肉长的,这般惨事发生在眼前,能无动于衷的毕竟是少数了。

“听说刘家是行头数额未完,清军厅还在催促,家产败光,还倒欠了人不少,无奈之下只能走这一条路。”

“这事情落在谁家头上,不是这个下场也差不多。”

“唉,听说新行头是定了和裕升张家?”

“是啊,张家平安了几十年,终于祸事临头。”

“铺行之事也罢了,当了行头可是……”

说话的人,终于一扭头看到了骑马在一旁的张瀚。

众人脸上都有些尴尬,自然也免不了同情。

在场的十有九个都是商户,有正经市籍在身的买卖人,少数是这个军堡的原住民,也就是军户,不过现在多半也是和各家商户有关,所谓兔死狐悲,众人原本就同情老刘家的遭遇,再又看到新被点了行头的张家少东,十五六岁的年纪就在这腊月初的大寒天气骑马出门,不问可知,必定是出堡去找强援求救,各人不好多说什么,只是一个个向张瀚这个少年人拱了拱手,一切就尽在不言中了。

张瀚一行人就此直奔东门,新平堡只有两个门,北门为新远门,东门拱化门,整个军堡方广三里有奇接近四里,是一个中心堡,远比普通的小型军堡要大的多,比一般的县城要小些,这般面积才能住下过万人。

从拱化门出来,张瀚还是第一次出堡门,策马向前骑了一阵后,忍不住停住跨下坐骑的脚步,极目眺望着。

四野茫茫,新平堡还算平原地区,整个新平路到大同镇都属大同东路,有洋河等几条大河流淌而过,地形属于山地中的小平原地带,山地和丘陵平原地区夹杂。

在张瀚眼光极处就是大梁山脉,有一条小型道路蜿蜒曲折,直通入山,隐约似有少数人家在山涧两侧居住,张瀚知道,里头有一个倚山而建的叫桦门堡的小型军堡,这个军堡是新平堡的屏障,赖同心这个参将负责着十八里路的沿长城防线,有边墩二十六个,烽火台十六个,还有四个军堡,分别是新平堡,平远堡,保平堡,桦门堡,其中桦门堡最小,地势也最险要,就算是后世重修公路,要进堡仍然十分艰苦难行。

往西北方向看去,那里是绵延不绝的长城防线,那里就是大明内陆和蒙古草原的分界线,越过长城就是蒙古人的地界,也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的分界线。

这条巍峨纵横,蜿蜒曲折似长蛇般的长城,庇护着身后的万千生民,不仅是大明在此修筑长城,赵,秦,汉,均是在这里修筑长城,国初时,成祖皇帝曾经在此和瓦刺首领顺宁王马哈木决战,并在此击败对方,成就赫赫武功。

此时正是隆冬,沿长城一线,积雪皑皑,灰色的长城,黑色的土地和残留的白色积雪,构成了蓝天之下的凝重色块,在长城之内,有一些汉民在小路上经过,他们的身影在长城之下犹如一只只小小的蚂蚁。

张瀚心中,不知道怎地就有一股苍凉和凝重兼具的感觉,更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涌上心头。

这片大地,这一片山脉,还有在前方的急湍河流,还有保护这片土地的长城,所有一切,都是由何等伟力和决心之下才能构筑而成,自己就是这个民族的后裔,难道不应该为此而感觉自豪么?

“少东主,赶紧走吧。”

天气冷的邪乎,梁宏穿着厚厚的棉袄,披着兔毛的大衣,仍然感觉手足冰冷,特别是住马在此空旷地方一动不动,更是感觉身上快麻木了。

张瀚这才回过神来,感觉自己的情绪有些可笑……不论天地之间多么广阔,自己身处的这个民族如何伟大,最少自己身处的这个大明肯定是病入膏肓了,看官场和驻军腐朽不堪,还有搜刮民间的这副德性,真正是亡国有期,而且从自己现在的心理来说,明朝的灭亡简直是一件叫他觉得畅快的事……这个鸟国不亡才是活见鬼!

他用马鞭打了一下马,然后弯下腰去,贴在马脖子上挡着寒风,其余各人也是用这样的姿式骑马前行,零下几十度的天气,不管裹的多厚,御寒的衣服多么保暖,这么策马前行,也是实在太冷了啊!

……

当日傍晚时分,各人在天城卫城歇脚,这个卫城比新平堡大一倍不到,人口却还不如新平堡稠密,商号也少的可怜,毕竟没有马市之便,有限的商号都是带着中转性质,人们从新平堡一类的马市买来货物,一路再贩卖到内陆,从中赚取利润。

距离小市时间很近,天成卫的商人数量增加了不少,城门口客栈多的地方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几家骡马大店都是赶着大批牧群的商人,吵嚷的特别厉害,张瀚就是在一家骡马店歇脚,整个店里,多是挤满了这样的人群。

梁宏和骡马店的掌柜买了油,又到附近菜场买了肉和面,借着店家大堂的锅灶,烙饼烧肉,饭好之后,四人坐在店堂吃饭。

店堂中点着油灯,不少客人均是自己做菜,很少有人到饭馆或酒楼去浪费钱,不少人长途千里,赚的就是转运的辛苦钱,要是路上靡费等于减薄了利润,对商人来说这是不可容忍的行径。

有些人早早吃过了饭,但不回自己房间,就坐在大堂借着锅灶起火的热气取暖,同时也坐着闲聊。

张瀚几人奔波一天,中午就在马上嚼了几口干饼子,各人都饿的狠了,都是一阵狼吞虎咽,只有张瀚心里有事,草草吃了些,就找了一处商人多的地方,坐着和人攀谈。

各人看他小郎君模样,倒也不怎防他,只是有人奇怪他在这样时间和天气出远门,不免问上几句,张瀚脸上带着笑,随便编造个理由,也就瞒骗了过去。

各人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从皮毛价格到赶着骡马牛羊回家的耗费,当然还有其余各种货品,从新平堡等马市贩卖货物,其中的辛苦和艰险真是言说不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