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十八章 杀人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135  |  更新时间:2015-08-10 09:14:27 全文阅读

朱国勇大摇大摆的在闹市走着,傍晚时分,堡中北街和南街均很热闹,其中有不少店铺都得给他交保护费。

他身前两人,一左一右的站着,身后也是两人,这四个保镖均是他的心腹,到哪里都是跟着,别的青皮手下有事才会召集,无事叫他们自己设法弄钱,弄到了银子还得上交他一份,朱国勇则为这些人提供保护,遇到事他这个会头自然会上。

他的江湖地位主要来自于清军厅帮闲的身份,有一个经制吏员常年拿他的供奉,遇事就会保着他,历来衙门捕人从来不抓他,就算表面要抓,也会提前叫他躲着,风声过去再回来,这么多年,从未翻过船。

今早他带着人到张家闹过一番,预计可以在和裕升那边弄到不少银子,朱国勇的心情也是十分愉快。

张瀚压低暖帽的帽檐,远远的跟着。

梁兴和杨秋几人跟的更远,他们是熟脸,已经和新平会翻脸成仇,朱国勇一看就认得,必然会提高警惕。

跟了一阵,张瀚落后一些,梁兴和杨秋两人凑过来,梁兴小声道:“他这防备的太好,在街上找不着机会。”

张瀚道:“他家里怎样?”

杨秋道:“家里更难,这几人都住在他家,还养着几条大狗,人近了就叫的厉害。”

张瀚咬了咬牙,说道:“那还是在街上想办法,要想办法就在北街这里杀了他。”

杨秋撇了撇嘴,说道:“少东主这话说的容易,做起来有些难……”

梁兴也道:“不如叫齐人手,在街上混打一场算了,这样也警告了别家势力。”

“不行。”张瀚道:“我们一走,朱国勇必定报复,我不能放着娘和商号在堡里不管。”

“那怎办?”

“你叫两人绕道走在他们前头,两人一个假装被偷,高叫抓小偷,另一人将铜钱抛洒,引发混乱,我们看看能不能借机下手。”

这倒也是一个办法,虽然粗陋,但要想在街上制造混乱,倒是简单而有效。

杨秋心中佩服,接了铜钱,又带着一人,开始往前头绕道。

张瀚这时从路边的铁器铺里取了一柄铁锤,笼在袖中,慢慢朝前踱步。

梁人几人手中均笼着短刀,散在人群中慢慢向前走着。

张瀚心中平静如水,适才决定时他还有些犹豫,到此时已经排除了所有杂念。打架的事他以前常干,这般以杀人为目标的事还是头一次,难得的是他心中毫不慌乱。

到了这个时代,就要适应时代,各地的打行均有杀人的事,人命在这年头并不值钱,特别是明朝的治安水准和侦破水平连宋朝都不如,更不要说和后世比,就算后世几百年后,杀人案子也有很多破不了的。

走了半刻钟功夫,天渐渐黑下来,朱国勇在前头耀武扬威的走着,不少人都在他和打招呼,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朱国脸一脸傲然,一个千总骑马路过,带着几个家丁护卫,朱国勇这才让道在一旁,千总瞥了他一眼,也没有理会,待那千总走后,朱国勇在地上狠狠吐了口唾沫,又是大摇大摆的向前。

这时杨秋等人终于赶到前方,看看正好朱国勇将到北街路口,这里联接南街,还有一个鼓楼,是堡中最热闹的地界,四周空旷,来往人流很密集,杨秋大叫道:“狗日的偷我的钱,打死你。”

说着就上前揪着另外一人挥拳就打,那人并不说话,将手中备好的小包往半空一扔,叫道:“捡钱了,人人有份。”

里头是张瀚给的一千多金背钱,还有一些散碎银子,铜钱和银角子丢在地上滚的满地都是,人群一下子就是乱起来,这时候正好是各店铺关门的时间,那些小伙计们看到了立刻来抢,路边的行人也是,不一会功夫有人捡到好几十文,欢喜的叫起来,当然不会有人想着归还给失主,有一些人争一个银角子,各不相让,先是恶语相向,接着就要动手打架。

更多的人涌过来,将这里挤的水泄不通,朱国勇也被人流挤在路边往南街的角落,正对着鼓楼,他看到鼓楼上也有人往下跑,显然是想去抢钱,他破口叫骂起来。

四个保镖有两人被挤在人群中,正奋力往后走,有人觉得他们是捡了钱想走,便是故意挡着这两人,一时间挤不出来,另外两人在朱国勇身后,嘴里骂骂咧咧的向前。

这时张瀚和梁兴二人抢先发动,梁兴一个箭步抢上前,朱国勇见了他立刻便是用手拔腰刀,这时张瀚从他左手边抢出来,一铁锤便砸过去,朱国勇街头斗殴的经验十分丰富,百忙之间将腰身一扭,铁锤没砸到他胸腹,只砸在他左臂膀上,张瀚用力极猛,只听到咔嚓一声,这一锤子却是将朱国勇的左臂砸断了。

这时梁兴用短刀猛刺过来,另外几个喇虎也猛冲出来,一人抱着一个,将朱国勇的两个护卫从后面抱住,另外的人用匕首猛刺在这两人的左胸和右腹,几刀下去,血水就喷溅出来,洇湿了被刺人的衣服,那两人均是翻白着眼,身体往下出溜着,烂面条一般软了下去。

这几个喇虎下手都十分有数,刀刺的地方是不要命的要害,只要包扎了及时止血,就不会危及到性命,而且瞬间叫人失去战斗力。

另外一边梁兴却没有刺中,朱国勇仓促拔刀出来猛砍过去,梁兴只得歪了歪身子,收回手让在一边,这时张瀚又猛砸过去,这一下砸在刚刚断骨处,朱国勇疼的往墙上直撞,只是右手还在挥刀,想回手砍张瀚。

梁兴得了机会,回过身来,一刀砍在朱国勇右手手腕上,刀光闪过,朱国勇的右手连刀一起落地。

张瀚挥动锤子,往朱国勇的胸口处猛挥,这铁锤重五六斤,应该是石匠用的重锤,几锤过后,朱国勇胸口塌陷的厉害,口中和鼻中都在喷血,白眼翻了上来,显然是不能活了。

梁兴丢了短刀,抽出攮子,在朱国勇脖间猛刺了几下,鲜血如涌泉一般上涌。

“走!”

张瀚丢了锤,那边已经有人大叫杀人了,人群更加混乱,他拉下暖帽,将脸整个遮住,和梁兴几个趁乱往巷子里走,猛走了一刻钟功夫后,天彻底黑下来,四周人家都点了油灯,主妇们在灶间做饭,有几个孩童借着厨房的微光在门首前玩耍着,看到张瀚等人,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们。

张瀚手中满是鲜血,他蹲在地下,抓起一把泥土,用力擦了擦,干燥的泥土变成泥团,也将他手中的鲜血给带了下来。

“少东主真是了不起。”

梁兴和杨秋会合在一起,两人站在张瀚面前,脸上写满了敬佩。

“日后这等事你们帮我做。”张瀚微笑着道。

杨秋拍胸口道:“是,请少东主放心,俺这一百来斤卖给少东主了。”

梁兴道:“今日这事做的顺当,朱国勇在会头里算厉害的,出了这事,旁人知道该怎样,最少短期内,不会有人到府上找麻烦了。”

张瀚轻轻点头,眼中充满了深深的疲惫,他轻声道:“要的就是如此啊。”

……

早晨张瀚如常在家吃早饭,府中上下虽是人心惶惶不安,到底还是能各安其位,没有出现乱成一锅粥的局面。

说起粥,张瀚其实不大吃的惯山西人爱吃的黄灿灿的小米粥,他更爱的是粳米,只是粳米在山西这里出产少,而且和蒙古人贸易是以各种杂粮和小米,麦子为主,粳米较少,张瀚只能忍着。

佐餐的照例还是雪里蕻和腌萝卜一类的小菜,张瀚现在才明白,这个时代是没有反季节蔬菜的,有也极少,十分金贵,大家在夏秋时将各类蔬菜制成泡菜,用来越冬,想吃新鲜的,来年暮春时再说吧。

老是吃腌菜,张瀚已经感觉很腻味,可一般的百姓家是一坛泡菜吃一冬的,没有那坛泡菜就没有了下饭菜,没口福不说,还缺乏维生素摄入,所以一坛泡菜换匹马,其实蒙古人也没吃太大亏。

吃完早饭,擦嘴的光景,梁宏带着梁兴和杨秋一起赶到了府中。

因为要出远门,梁兴和杨秋都穿着行装,带着包裹行李,两个喇虎还捆着绑腿,一副精干利落的样子。

看到张瀚,两个喇虎都是微笑,拱手和张瀚打着招呼,同时他们也在观察着张瀚的表情。

看到张瀚正在从容的擦嘴,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时,两个喇虎的笑容有些凝滞。

就算是他们,这般杀人之后也要有些适应和调整的过程,而且昨晚杀的还不是普通人,是一个颇有势力的喇虎头目。

说话间张瀚的行李也是准备好了,四个男子一起出门,原本说备车,张瀚执意不要,他学过骑马,后世更是马术爱好者,骑马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套车比骑马要舒服一些,但也十分有限,这年月的道路很差,两轮板车没有减震,空间也小,坐在里头十分局促不说,一天下来,骨头也要颠簸散了,对张瀚来说,还不如骑马舒服。

常氏也是起来送行,事态紧急,关系到家族和商号的生死存亡,常氏虽是心疼儿子奔波之苦,还很可能遭遇白眼,徒劳无功,可无论如何,这样走一趟总比在家里坐以待毙来的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